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问百姓对如今凉州军的看法如何,他们当然说了是满意的,比当初冀州军的时候强多了。马超他们一听,自然是心里高兴,毕竟这民心就是基础,所以说老百姓满意了,他们才不会说去造反,上位者才更安稳,就是这样儿。如果说他们连饭都吃不上,对掌权者不满,那么他们不造反才怪,所以说马超都清楚,己方需要如何去做,收买人心。有一点是很明显的,

    那就是老百姓不会去管你是不是收买人心什么的,只要是对他们有好处,他们就会很老实,哪怕有人明知道上位者是为了更好管理才那样儿,但是他们确实,是实实在在得到了好处,这个就足够了,他们就满意了。所以说马超很清楚,知道该如何去做,因此,他是比袁绍强

    多了,谁让他看不上这底层的百姓呢,毕竟人家可是出身在四世三公的袁家,哪怕是个庶子,可也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比得上的,或者更准确来说,就算是一般般的世家子弟,其实很多都比不上他袁绍,这个是肯定的,毕竟汝南袁家,就算是在天下,那也是排在前几的世家。

    所以说就袁绍那样儿,他能看得上普通百姓才怪了,其实真是,袁绍袁术兄弟,真要说起来,他们根本也看不上眼几个人,这个是一点儿不错,没办法,谁让他们出身高呢。如果说马超也是他们那个出身,他也是这个时代之人的话,他也许和袁绍他们也不会有太大区别。这个其实很正常,出身的差别,那肯定是有的,所以就更不用说是如今的大汉了,可能没有

    吗?马超他们几个对于这个肤施,还是有不小的兴趣的,毕竟这被己方治理,和当初冀州军治下,那分明就是两个样儿。马超不用说己方比冀州军强多少,可这确实,事实摆在眼前啊,你不承认也是事实啊。马超他们对肤施这地方的治理,他们是满意的,好歹当初在冀州

    军治下都什么样儿,除了甘宁马焕他们不清楚之外,马超、郭嘉和崔安,那可是很清楚。并州是不富裕,而上郡也真穷,这是几人第一次来这儿的最深印象。不过现在倒是好了,至少没当初在冀州军治下看着那么穷了。当初也是真穷,连太守和在城里当官的都没什么好衣

    服,这就可见一斑了。本来但太守还有点儿俸禄,这点马超自然是知道,要说还不至于那样儿。可为什么当初看到的是那样儿的情况,马超也不是说没了解过,当太守是有点儿薪俸,可他都给花没了,所以说就不用多说了,至于说都花哪去了,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说当初那个冀州军下面的太守,说实话,他是想着自己以后别在这儿当太守了,可更重要的,为什么

    那么欢迎凉州军,还不是他知道凉州军最有钱,而且马超舍得花钱,就这么简单。所以说上郡这个穷地方,只有往里投钱,才能说改变整体环境,要不然的话,你就等着吧,估计这辈子也是没什么改变了。所以说凉州军来了,他带着人出城十里去迎,当初给马超惊讶了一

    下,确实还是那话,知道是对方来投降,是敌军的人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马超凯旋归来,这己方的人过来迎接呢。所以说当初的那个上郡太守,他也是有自己想法,也许是,本事没多大,这个一点儿不假,但是绝对还算得上是尽职尽责。是,他肯定不是死忠冀州军,不是忠心袁绍的,不过却也算是个合格的官员,这点倒是不错。所以他很清楚,只有凉州军到这

    儿,最后才能改变上郡这贫穷的,所以上一次马超看他是那样儿。至于说上一次投诚的那个太守,如今在哪儿,马超都不知道,不过肯定不在上郡这儿了,也许在冀州,毕竟原来其人是冀州军的人,对于并州和冀州,肯定是比己方了解。但是他肯定不是太守,己方这人才济济,肯定还轮不到他当太守。不过就算不是,官职也差不多少吧,毕竟是从冀州军投诚来

    的,对于这样儿的人,只要本事可以,马超不一定重用,可肯定要用,这个是肯定的。哪怕说就给天下人看,他也得是做出来这么一个样子,这是必然啊。要不然的话,人家拿整个一个郡都投靠你了,然后你什么也不给对方,那也太小气了,以后还可能有多少人投靠你?

    所以说马超肯定不是那样儿的人,对方不当太守了,可也不会是什么太小的官儿,这个马超就敢肯定。至少自己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而且自己要真不给人家什么,自己还有一帮手下呢,他们也不能让自己那么去做啊,所以这……马超他们,应该说是从上午一直转到了晚上,

    最后终于是都看过了,不过也是天黑了,毕竟他们确实,是在肤施都五个多时辰了。还是他们出来的早,要不然的话,只能是更晚。廖化也是在太守府门口等自己主公他们,然后一起在会客厅赴宴,完事后还是马超讲话,然后各自回去休息。在肤施住了三个晚上,两个白天还多点儿,之后马超就和廖化告辞了。本来他也没说非要在这儿呆几日,不过路过这儿去

    凉州,所以说不能不来肤施,这个是肯定的。而马超算了一下,从司隶出来到现在,可以说走了近一半的行程,可如今还没到两个月,所以说自己几个不光是速度快,也没在哪个地方呆太久,这个是肯定的。不过在凉州的话,马超肯定不好像之前那样儿了,也许在有的地

    方,可能要很多天,毕竟凉州马超的熟人太多太多了,尤其他老师阎忠还在凉州,刘辩、刘璋他们都在,所以说去陇县一次,三日肯定是不用说了,马超呆三日的话,阎忠能答应吗?两个三日的话,都不一定够。阎忠年纪是很大了不假,但是还不糊涂,你想糊弄他就不用想

    了。马超从并州离开后,这一日五人终于是来到了陇县,这距离他们从长安出来,也已经两个月了。张飞亲自出来迎接自己主公,如今凉州牧还是马超,毕竟朝廷一直也没说话,马超就一直这么当着,而张飞虽说不是朝廷认可的凉州牧,但是他在这儿的权利,和凉州牧也没什么区别,无非就是没那么个名儿而已。而马超也是嫌麻烦,没去上报朝廷,让自己别当

    这个州牧,让张飞当,他也没派人去,至于说你让曹操主动做这样儿的事儿,他也嫌麻烦,所以就不用想了。马超和张飞寒暄了两句后,就进了城。这陇县,在这儿的熟人,除了阎忠没来,其他人都在这儿呢,哪怕就是刘辩刘璋他们都出来了。阎忠因为身份在那儿呢,所以

    只能是马超去看他,而不会是他出城,哪怕他其实也想出来,不过终究还是年纪太大了,腿脚也不方便,更是没人敢让他出来啊。马超自然也是知道,他也准备明日去看自己老师,至于说今日,这都下午了,快晚上了,所以就算了。至于说自己老师那边儿,自己自然也是有说法的,都没什么大关系,他都能理解。阎忠那性格,马超还能不知道吗,自己老师不会

    因为自己来了,没马上去看他,他就挑理。如果说明日还没去,那么自己可就完了,不过自己不会那么去做啊。所以说马超其实都已经打算好了,或者说他早就准备好了,这个肯定是这样儿。今晚是张飞要宴请自己,这个是肯定的,所以等完事儿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所以说再去自己老师那儿,显然不可能,实在是太晚了,所以自己准备是明日下午再说。因

    为自己老师肯定要留自己,至少晚宴肯定得有,所以马超的意思还是下午去更好。这个就是马超的意思,他也和郭嘉他们几个说了,几人自然是都不会有什么意见,这事儿肯定是自己主公(父亲)说了算。晚上,张飞是宴请马超,其实陇县的话,虽说不是马超的故乡,可

    也确实,实在是太熟了,而一顿晚宴,是大家都吃好喝好了,最后马超也没说什么,直接就回去休息了。要说在陇县这儿,以前马超是州牧的时候,他是有一个州牧府。不过之后他又成了骠骑将军,所以他的州牧府又变成了将军府,之后马超离开了陇县,去了长安,将

    军府还是马超的将军府,一点儿没变,不过他又新建了一个凉州牧府,所以说如今马超回去休息的地方自然就是他自己的将军府,也是最早的州牧府。而张飞宴请他的地方,自然就是马超之后修建的新州牧府,就是这样儿。本来不管是凉州牧,还是说骠骑将军,都是马超

    一个人,他不用分得那么太清。但是给州里官员办公什么的,马超觉得也不好让他在自己将

    军府里,所以就重新建了州牧府,他觉得这个分开还是挺好的。所以说将军府是他的将军府,州牧府更多的是办公地点,就是这样儿。和张飞过年时候还见了面呢,所以说马超也没和他多说,如今他是和郭嘉他们回了将军府,这在这儿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这将军府和

    新的州牧府都在一条街上,所以几人走两步就到了。而他们里面的人,除了甘宁是没来过这儿,其他几个都很熟了。就算是马焕,他和马超也来过陇县,那时候也是住在这儿的,唯独就是甘宁没到过这儿来。不过也是受了几人的感染,这哪怕他是第一次来,可也没说就那

    么不习惯。一夜后,张飞一大早就陪着马超他们吃喝,马超也是没说让他别陪了,他愿意就那样儿吧。之后他们是聊了一个上午,直到中午,众人是一起吃午饭,显然马超是不准备出去,就等下午去自己老师那儿。阎忠一直都是住在陇县,就没搬过家。对他来说,在这儿其实也挺好,所以就一直在这儿了,都没动过地方。马超和张飞是聊到了下午,和张飞的话,

    他们说得确实是很详细,马超把从长安出来之后,这一路上碰到的有意思的事儿,都和张飞讲了。别看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是张飞确实,还是很喜欢听马超讲那些有意思的事儿,这个是一点儿不假。哪怕他都那么大年纪了,孩子都挺大了,但是他那性格脾气,还真是没改

    多少,这个是一点儿没错。之后张飞告辞,他也知道,自己主公几人今日要去他老师阎忠那儿,这个是肯定的。而且张飞不光是知道这个,他还知道,估计阎忠还得留下自己主公他们几个几日,三五日都少了,这个是肯定的。张飞离开后,马超他们就出了将军府,去了阎

    忠的府邸。虽然阎府不在这条街上,可距离这儿也不远,所以也是没一会儿就到了,几人连马都没骑,就是走一会儿罢了。到了自己老师这儿,马超是赶紧给自己老师见礼,“弟子马超,见过老师!”阎忠虽然是老了不假,但是还没糊涂,说话也还利索,见到马超来了,他是真心高兴,“孟起过来了,来,焕儿是不是也来了?”马超是赶紧让自己儿子见过老师,

    可以说有了马焕之后,阎忠就更喜欢他了,马焕是赶紧给阎忠见礼问好,阎忠微微点头,除了去年他成亲的时候,他见了马焕一面,这今年也是第一次见。要说当初马焕和马卿云的名儿,还是阎忠给起的呢,这一晃儿都过去十多年了,他心里也是不住感慨了,不过阎忠也

    没多说,赶紧是让他们都坐下,自然郭嘉、崔安和甘宁,都给老先生见礼,阎忠那可是老前辈了,所以说就算不是马超老师,也是当得他们如此了,这一点儿不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