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五人在这儿逛了好几圈,晚上都天黑了,他们才回去。依旧是管亥准备晚宴,还是三道菜,可却不是昨日那三道了,而是更新了,换成另外的三道。对管亥来说,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他也知道,自己要是还和昨日的安排一样儿,那这也太没水平了。确实,管亥和马超他们认识那么多年了,还不知道他们都什么性格?崔安倒是无所谓,只要有他爱吃的,

    有酒喝,给他足够量,那么就没什么问题。都认识那么多年了,他还真是,不会挑自己什么。自己主公呢,吃的不多,不过肯定是给自己面子,所以基本上三道菜,都是要没的。但是如果真就和昨日一样儿的话,那么也真显不出来自己啊,只能说明自己懒了,让自己主公

    觉得自己可能是糊弄他们呢。可自己绝对没那心思,所以自然是要出新,毕竟才三道菜啊,所以这……每日都不同的菜,这个是肯定的了,毕竟自己主公他们再怎么在这儿,都不会有几日,管亥是清清楚楚。而郭嘉他也是,如果自己准备和昨日一样儿的菜,那么他肯定不会

    有什么新鲜感的。对于那样儿一个天下顶级谋士,你要是让他觉得没什么意思,那就真心不是什么好事儿了,那管亥不会那么做啊。至于说最后两人,甘宁和马焕的话,后者怎么管亥都不敢得罪,前者的话,更多的只是好酒,所以还差点儿。而马焕这个少主,管亥也都打听清楚了,基本上和自己主公也差不多少吧,毕竟自己那个少主的心思,自己还算是了解。

    他就是以其父为标准的,很多地方,他是要看自己主公如何,然后……所以说管亥其实都了解,这今晚的更新也是必须的。要不然的话,哪怕是自己主公不满意,他并不一定会说什么,可要得罪郭嘉还有自己少主的话,那自己可真就亏大发了。确实,这里面的人,管亥最

    怕的就是郭嘉和马焕。一个是天下顶级谋士,他可知道其人的厉害,一个是少主,未来的主公,管亥就算不为自己想,还得为自己儿子着想一下吧。等马焕坐上自己主公的位置后,自己也许那个时候不在了,就算是还健在,可也未必能一直都在凉州军,也许回家养老了,

    但自己走了,可还有自己儿子呢,所以管亥也不可能多想一点儿,这个是肯定的。管亥当年为什么跟着马超一起,不当山贼了,说是为了山寨众人着想,其实也对。不过他也是为了自己后人想,就算是自己这辈子当山贼,可也没有想让自己儿子也当山贼的,那不开玩笑吗?确实,还是那话,有几个当爹的有那么样儿的想法,所以管亥是义无反顾跟着马超做事儿,

    那样儿就再也不是山贼了。所以说管亥从来没觉得自己选择错了,至少自己儿子能很骄傲去说,我父亲是雁门太守。可这如果自己是山贼的话,他肯定是不好意思说,能说我父亲是占山为王的山大王。所以说管亥很清楚,这根本就是不能比的,根本也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吧。

    而当了这么一个太守,确实,管亥觉得自己除了不能处理好政事之外,其他方面,还是能胜任的。毕竟雁门这地方,确实不在于你怎么发展其地,而就是怎么防御异族,这个才是重中之重。你要是让异族三天两头儿就过来一次,那么就算是发展再好,其实也不会有多少人在这儿的。而反之,能让百姓安居乐业的话,那么就算是这个地方不怎么富裕,可百姓也不

    会轻易离开故土的。所以说平安,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管亥也都知道,要不然他也明白,自己主公就不会让自己在雁门这儿了,是吧。晚宴结束,马超和管亥说了几句后,就回去休息了,对他来说,这今日也是,走了好几个时辰,确实是要好好休息才行。要说就在城内转悠,那是肯定不能和领兵作战相比的。但是怎么说呢,后者的话,马超基本上都休息不好,

    也不能睡死啊,所以说他这如今,可以说才能真正是彻底放松。毕竟就算是异族过来,他们也不会说直接就来攻城,那倒是不可能,这点马超还是很清楚的。而以管亥的本事,其实足以是应对了,他未必能打得过异族,可守住城池什么的,调派援军,那些还是没什么问题

    的。马超他们回去休息,管亥给他们送出会客厅,之后他没休息,还是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处理的后,他才回去。毕竟这都已经是当太守的人,确实再也不是当年的山大王,管亥也是知道,那个时候的话,都不用自己管太多,可这个时候,你不去处理好雁门的事儿,那肯

    定不行啊。所以说这就是那话,所谓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那么你在其位,就得是谋其政了,这不很正常。所以虽然管亥没贾诩那个州牧那么多事儿,也不像他休息晚,但是你要让他早睡的话,那还是没有的。就说马超在长安,他也不可能休息早,肯定还是要晚点儿,哪怕知道可能晚上都没什么事儿。确实,还是那话,不出事儿则已,只要有事儿,那么

    八成都不是小事儿,这个是肯定的了。马超最担心的不是曹操还有孙策他们,他们再进攻,己方也不过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确实,他担心的就是北方一族,哪怕就是羌人,他也有担忧。毕竟北方异族和曹操他们确实是太不一样儿了,劫掠东西,去抢东西那还是

    小事儿。主要是异族对汉人,基本上他们是什么都做,这一点马超常年在北方,他不可能不清楚。如果说曹操的话,他说让兖州军去屠个城,他多少还有顾虑,不可能总去干那事儿。但异族可不管那些,那来个屠杀,确实就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曹操能和他们比吗?好歹曹操

    还有点儿良心好吧。可异族呢,在马超看来,那可真是没良心,要说黑心也行。好歹异族他们做出来的事儿,曹操做不出来。而曹操做出来的,在异族那儿来说,那都是家常便饭了。再怎么说,曹操都是汉人,不是异族,所以马超自然都是区别对待。哪怕曹操这人也是,有时候为了自己,他不会顾虑太多。其实马超倒是觉得也算是正常吧,虽说他是不认可,但是

    其实这么一想,他倒是知道曹操的想法,这个倒也是。所以说马超更担心的,从来都是异族,而不会是曹操他们。毕竟曹操兖州军还有人性,可异族的话,马超觉得基本上就没了。差不多就是这样儿,所以说他担心异族,而不会担心兖州军。对他来说,和兖州军一战,哪

    怕就是大战,最后只不过就是己方损失多少的事儿,哪怕最后己方再不好,也就只是丢了地盘,差不多就这样儿了。但是异族一来,地盘倒是未必能丢,可己方人马损失绝对不会少,更有老百姓的损失就更多,那绝对不是说和兖州军一战所能比的。至少曹操在徐州之后,他就没再让士卒去屠戮哪个地方,他觉得对自己对己方影响太不好,可异族却没那么多顾虑,

    所以……不过那是在长安,马超是要晚点儿休息,可在雁门这儿,没那么多事儿了,他自然那是可以早休息了。也算是难得早休息一会儿,要不然在长安的话,还得和糜贞说会儿话,这个也是马超每日的习惯。毕竟夫妻之间,很多时候还是要好好交流的,而且这语言上的交流,那肯定是少不了。可这出门在外,马超就算是想找自己妻子说话,这也找不来啊。要是

    和郭嘉他们说的话,马超也没兴趣,他也没觉得有意思。当然了,他也知道,其实郭嘉他们也是这样儿的想法,就是自己儿子,也差不多这样儿。毕竟这如今是天天见,所以有什么话是不能白天说的,还非得到了睡觉之前来说,那可真没有。马超在长安找他们,那是真有

    事儿了,需要大家聚在一起,或者开个会讨论一下,不说不行啊。可现在呢,确实是没什么事儿,不管是马超还是郭嘉他们,最多也就是看看书睡觉了,其他的,那可真是没有了,确实如此啊。所以马超这个时候,他虽说还没休息,其实也快了,如今他是想这今日在雁门

    的见闻,没想多久,就去见周公了。马超没那么累,但是怎么说呢,确实,出门在外,只要不是带兵打仗,那么肯定就比在长安还轻松。不过也是没有在长安有好处,至少长安还有家人,主要还有自己妻子。那个时候有自己妻子陪着,可这个时候,马超也只能说是自己“独守空房”了。不过好在他是已经习惯了,再说都那么大年纪了,也不像以前年轻的时候那么

    热血,这个是肯定的。一夜就这么过去了,要说出门在外,马超觉得这时间过得都快了。当然他也知道,这其实是自己放松了,而没感觉到什么大压力的原因。要不然还是那话,不好的时候,你只能是感觉度日如年了,还能觉得时间过得快?那只能是笑话,确实,不是这

    样儿。不过如今肯定不是那样儿就对了,对马超他们五人来说,都是难得放松点儿,至少是比在长安的时候要轻松多了。毕竟他们在长安的时候,除了马焕,其他人每日工作都不少。哪怕就是马焕,他除了和陆逊学习之外,也不是说就没别的事儿了,只是相比之下,确实是

    不如郭嘉他们了。哪怕就是崔安和甘宁,两个武将的事儿,其实也绝对不少,这个倒是也没错。就是马焕吧,就他,确实还算是没什么事儿,不过也是比这出门在外多。如果说是在长安的话,他肯定没这么清闲就是了,也就是和他父亲还有郭嘉他们出来了,他才能轻松不少。确实,要不这样儿的话,那基本上也没什么机会让他如此轻松、放松了。又是一日,还

    是和之前一样儿,管亥陪着马超他们一起吃朝食,之后他们几个出门儿了,管亥就不陪着了,除了当初在冀州,有典韦陪着之外,马超他们这一路,也没有人再陪着了。晚上还没天黑的时候,马超他们回来了。就这样儿,之后马超他们又在雁门一日后,他们就告辞离开了。

    虽说雁门这儿确实是让马超看重不假,可怎么说呢,他在这儿三日也就差不多了,多了的话,也没什么太大用。三日的时间,可以说他是把自己想了解的,该了解的,其实都已经了解到了,这个也是一点儿不错。而管亥呢,就是早晨朝食,晚上晚宴的时候陪着他们,然后

    就是马超他们离开的时候,他亲自带人送一下,其他的,就没他什么事儿了。毕竟也不能因为马超他们的到来,管亥就什么都不做,就陪着他们。别说这事儿马超他们干脆就不能让,你就真让的话,这雁门的事儿谁去处理?没管亥的话,确实,肯定是要耽误的。小事儿就算了,可万一出了点儿什么大事儿,那责任谁都承担不起啊。所以马超怎么也不能让那样儿,

    管亥的话,他就更不可能那样儿了,之前自己主公走的州郡,除了典韦,可没其他人那样儿,而典韦的话,他可不是什么州牧太守,就是一城的主将,他其实都不是啊。可除了冀州那地方,其他地方也没几个像典韦那种身份的,像赵云那样儿身份的啊,所以他们其实都不

    会说多想什么,其实也就是冀州,常山国真定是那样儿,其他地方的话,基本上也是没那条件,对吧,所以说这个也真是,就真定那么一定地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