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今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鲜卑他们暂时这几年,不出大意外的话,是不会过来大举进攻。当然这个事儿不是绝对的,没人能保证,只能是基本上是如此。但是对马超来说,或者说是对整个大汉对整个中原来讲,只要鲜卑越晚来攻,这对马超他们好处就越多。马超是不怕他们过来进攻,可确实是担心他们来得太早。真那样儿的话,己方和他们死拼之下,实力肯定

    是要受损,这个不是马超想要看到的。到时候兖州军有机可乘,虽说他们还灭不了己方,可占据己方的州郡,那却还是没有问题的,这就是马超的想法。不过他也知道,试问鲜卑能给己方一个好机会对付他们吗?显然是不能,所以己方是时刻做准备,就是来面对他们的进

    攻。可以说凉州军最大的敌人,不是兖州军也不是江东军,而就是异族,马超很清楚。至少异族的实力,那是绝对要超过兖州军和江东军的,这个是肯定的。所以哪一方才是大敌,马超自然是清楚了。如果说异族没什么实力,他也不至于说是那么想了。所以说实力才是王

    道啊,这你没什么实力,那就什么都别说了。如果凉州军没什么实力,可以说鲜卑早就来大战了,马超是一点儿都不怀疑这个的。异族还不就是这样儿,可以说他们比汉人更加现实,实力为尊,这就是他们那些人。所以说马超自然是很清楚。而如今哪一方都不敢轻举妄动,所以这个时候就是这么样儿的一个状态,可确实,不管是马超也好,是异族也罢,他们可都

    知道,再来战斗的时候,就该是大战了,这个很正常,不是吗。可就说最近几年吧,他们是肯定都不希望双方大战的,所以说他们算是有那么一种“默契”吧,这谁也没大战,没动。至于说小打小闹,那肯定是有,还不会少了,这个很正常。就说在凉州那边儿的羌人,他们

    那么害怕凉州军,可小打小闹却还是有,所以这个也真是,哪有那么太平的呢,尤其还是这挨着异族的地方。这别人那儿不说,就说凉州军地盘,除了益州之外,其他挨着异族的地方,真心就没太平的地儿了。就是益州,那还是马超打了那么久,最后才让孟获他们服的。

    可不是吗,如果最后他们不服的话,马超也不知道还得打多久。确实,这杀他孟获一个容易,可之后呢,真让他们大多数服己方,这个确实就是不容易了。而且关键是鲜卑还不会联合在一起,他们是有顾虑进攻。如果一方来进攻,他们还得防范那两方别过来进攻他们,所以说有这么大顾虑,马超也知道,他们解决不了这信任问题,那就不会过来。而己方更不会

    说是去进攻他们,至少这几年肯定不会,真有的话,那么没准是天下一统之后了,那还差不多吧。毕竟他们有顾虑,同样儿,己方也有。就说自己带兵去对付异族了,那么曹操和孙策他们,你能保证他们不出兵来攻?至少马超是保证不了,而且如今己方凉州军的实力,其

    实还不足以所一下就灭了人家,三分之一都灭不了,就更不用说是全部了,是吧。鲜卑三分之一是实力,那都是非常强的,这点马超很清楚,所以也真是,自己如果说没有一个万全之策,自己才不会进攻去对付鲜卑呢。当然如果是己方实力一下就增加了,或者说出现了什么大意外,对方实力一下受损了,到那个时候,马超没准还真能带兵去对付鲜卑,毕竟是机

    会难得啊。所以这个事儿确实,不是绝对的,只能说是根据实际情况来定,最后到底是如何。凉州军要是势弱,不行了,那么异族马上就来进攻,还是那话,一点儿不错。反之,异族要是不行了,那么凉州军也是一样儿,马上就会过来进攻,一点儿都不会差的,就是如此。不过显然,如今来看,这没什么意外,双方都是不会轻举妄动就是了,这个有是一点儿不错。

    在雁门这儿,确实,和晋阳还不同,至于说冀州那边儿,那就更不一样儿了。雁门算是穷地方,和晋阳都没法比,所以就别说是和冀州地方相比了。哪怕当初冀州受到黄巾之乱的袭扰很严重,可之后袁绍同样儿是投入了不少钱粮进入,这个是一点儿没错的。但是并州的话,

    如何能和冀州相比?不过也确实,马超占据并州之后,发展倒是比之前强了,毕竟他投入的,那可不是袁绍所能比的。不过雁门这地方还是不怎么富裕,也没办法,除了往来异族的商人之外,也没什么商人了,这个也属正常。小商人而已,马超不会说是怎么在乎,大商人

    的话,那就别想了。是啊,这小商人都没多少,所以这大的就更不用说了。就算是真有,那最多也只能说是路过而已,其他的就真心没了。雁门这地方,管亥是不擅长这个经济上面的事儿,不过每年都有马超批的那么多钱粮,因此,肯定也不会说缺少钱粮的地方,总比兖州军强啊。毕竟兖州军在屯田之前,他们总是缺钱少粮的,没办法,穷啊,这人马还多,所

    以如此也正常。不过之后倒是好了,但现在也还没根本解决问题。当初都吃上程昱准备的人肉了,可见兖州军都缺粮成什么样儿了。而如今肯定没有那样儿的事儿就是了,但也就算是刚够吃,差不多就这样儿,和凉州军,那还是没法比的。凉州军应该说从马超开始让糜竺

    他们开始走丝绸之路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缺少过钱粮。没办法,和西域通商,还有更远的地方,别看往返一次很久,可确实,挣到手的太多了。要不然的话,为什么有那么多商人,都是冒着大危险,还在丝绸之路通商,要知道那地方最开始可真是不太平啊。哪怕最后马超

    也是管了不少,这个不假,但凉州军可不是万能的,所以那地方还是不太安全,这个是肯定的。不过没人敢动凉州军,糜家的商队,那除非是不想活了。都知道,不是马超灭不了你,只是他不愿意那么麻烦,毕竟大军一来,马贼就跑了,所以他们是能耗得起,可凉州军不行啊。所以说马超最后也不管了,癣疥之患而已,只要他们不来惹自己,自己确实也是懒得搭

    理他们。所以从这里也是不难看出来他们那些马贼,一样儿都是欺软怕硬。除了凉州军和凉州军有关的他们不敢动之外,其他的,基本上也没他们不敢碰的。而马超觉得自己当初也是想当然了。他以为李为他们不在了之后,应该就没什么马贼了,可惜是马超想错了,李为

    走了之后,可以说实力最强的马贼是没了,但是之后实力弱的马贼,慢慢变得实力强了,而且之后又出来了新的,结果就变成了如今这样儿。马超也没太好的办法,毕竟如今天下都没一统,自己哪有那么多时间在丝绸之路上动兵围剿他们。自己不去,别人带兵去了,他们

    就跑了,他们还知道往西域那边儿跑,结果凉州军是真没什么办法。所以说马超就算是“睁

    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这事儿如今,暂时他是解决不了了。所以说凉州军经商有优势,这个也不是别人所能比的。马超他们在阴馆逛,说实话,明显感觉雁门这儿没有晋阳的人多。其实一想也是,毕竟晋阳可是州治所,那不是阴馆所能比的。更重要的是,这地方不安全啊。如果说异族不来的话,那倒是比什么都好,可要是来了,那就真是,什么都不好了,不就是

    这样儿。所以这阴馆连晋阳都比不上,就更不用说去和冀州还有司隶比了。这正所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那话,别看冀州是,经历了黄巾的战火,可当初作为袁绍的大本营,他可是投多银子了,所以说人肯定比并州多啊,这个是肯定的。而司隶人也不少,就说马超

    这些年来的发展,那人还能少了吗?真心是不少了,所以说三个州比较下来,人口最少的,还是并州。哪怕每年马超都往并州投入不少钱粮物资,可终究还是不可能让这地方的人一下就超过司隶、超过冀州。毕竟那两个州的投入也不少就是了,尤其是司隶,马超就在司隶,

    所以还用多说吗。不过人少归人少,马超他们其实也知道,这事儿还得是慢慢来,想那么快就解决问题,那根本就不可能。而且还得说什么呢,就是这哪怕雁门这儿确实人少点儿,这个不假,但是马超对管亥的治理,他还是满意的,这个也没错。马超对郭嘉,当然也是对几人说道,尤其是对马焕,“这看阴馆如今,百姓还算是安居乐业,我心甚慰!确实,没有

    战事的时候,是多可贵!”别看阴馆的人少,这个傻子都看得出来。但是百姓脸上基本上人人都没什么愁苦的神色,还算是正常。虽说看着是没有特别胖的人,但也不是说个个都面黄肌瘦的,真没那样儿,就算是正常。要说还是那话,这个年代的胖子,那不光是少,而且

    真有一个,那么谁都知道,那绝对是有钱人出身,不一定是做什么的,可肯定是丰衣足食,一点儿都不会差了。而基本上这个年代的胖子,大多数都是商人,其他的世家大族的人,豪强地主,自然也是没少了。毕竟你要说一个普通的老百姓,那基本上是成不了胖子的。你这

    吃饭都吃不饱,还能变胖了?那不开玩笑吗?所以说这没那条件啊,哪有不吃饭就喝白水能变胖的?也许有,不过真是这辈子也没见过。所以马超他们哪怕是没有在阴馆这儿见到那么胖的人,但是他也知道,这事儿也属正常,还不可强求啊。所以对这个,他确实也是没多想,还是那话,这阴馆这地方,没胖子,其实才是正常的事儿,真要是出来不少,那么可真

    就不正常了,可不是吗。所以说马超没觉得有什么,其实就说崔安吧,其人那么能吃的一个,也没见他很胖,确实是没有。崔安最多,你只能是说他长得五大三粗的,说是像铁塔,也是没什么夸张的地方,所以说这么一个人,真就不是胖,但确实非常魁梧,知道的人都清

    楚,绝对是吃不少才能这样儿的。或者说这么一个人,你说他不能吃,那都没人相信,确实啊,太能吃了。阴馆别看没那么多人,可依旧是阻挡不了马超五人在这儿逛了好几圈,晚上都天黑了,他们才回去。依旧是管亥准备晚宴,还是三道菜,可却不是昨日那三道了,而

    是更新了,换成另外的三道。对管亥来说,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他也知道,自己要是还和昨日的安排一样儿,那这也太没水平了。确实,管亥和马超他们认识那么多年了,还不知道他们都什么性格?崔安倒是无所谓,只要有他爱吃的,有酒喝,给他足够量,那么就没什么问题。都认识那么多年了,他还真是,不会挑自己什么。自己主公呢,吃的不多,不过

    肯定是给自己面子,所以基本上三道菜,都是要没的。但是如果真就和昨日一样儿的话,那么也真显不出来自己啊,只能说明自己懒了,让自己主公觉得自己可能是糊弄他们呢。可自己绝对没那心思,所以自然是要出新,毕竟才三道菜啊,所以这……每日都不同的菜,这

    个是肯定的了,毕竟自己主公他们再怎么在这儿,都不会有几日,管亥是清清楚楚。而郭嘉他也是,如果自己准备和昨日一样儿的菜,那么他肯定不会有什么新鲜感的。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