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说有的帝王,你如果就只看正史,好像看着感觉还不错,可实际上,真就是那样儿?确实不然,可以说有不少都是没写的,或者直接就给改了。毕竟上位者搞点儿小动作,你拿他也没办法,这就是胜利者拥有的。而失败的人,那自然就是胜利者怎么去书写,就怎么去写了。这不就应了那话吗,史书是由胜利者去书写的,就这么简单。而上位者争来争去,最后

    受苦的还都是老百姓,这就是历史,确实是用血写成的。至少马超就很清楚,所以他自然是想着自己能当最后的胜利者,那样儿的话,就是自己去写别人,而不是别人去写自己了,不是吗?当然了,这个肯定不是他最在乎在意的那个。还是自己家人,亲人才是马超最为看

    重的,这个一点儿不假。天黑了半个时辰都多了,这马超五人他们是刚进城,这主要就是在族老那儿耽误了一个时辰,要不然的话,还不至于回来这么晚。之前不耽搁的话,至少比现在要早回来半个多时辰,这点马超还是很相信的,不过想那个都没用,还不算回来晚就好。

    而贾诩也是早已出现在州牧府门口等着自己主公他们了,他不知道自己主公怎么今晚这回来晚了,不过贾诩也是想到了,必然是因为什么给耽误了,要不然的话,确实还不会说这样儿。看到自己主公五人,贾诩是赶紧给他们都请进了州牧府。马匹是有士卒牵了下去,自己主公几人的坐骑,自然是没人敢怠慢。谁都知道,自己主公和崔安,那是可紧着他们的宝马

    了。也确实,就算是全天下,其实也没有多少宝马,有名有号的,那真就是更少了,所以这个也真是……你看这普通的老百姓,村民之流,他们是不认得马超崔安的宝马,他们最多就知道是宝马,可州牧府的士卒、下人,可有人知道这马。所以说这个眼界也是,你没有这

    个眼光,确实很多东西都认识不到。老百姓就只是知道马超和崔安的宝马而已,还以为只是普通宝马,但说实话,真不是。两人的马已经是宝马第二代了,因为第一代已经老了,所以要是他们父亲的后代,可并不比他们第一代差。因为以马超如今的身份地位,那给马配个

    种,肯定是要早好的宝马,所以都不用多说了。而之后繁衍出来的后代,还能弱了吗,就算是超不过前一代,可也绝对不会说差了多少,这个是肯定的。不过最后就只有两匹,自己一匹,然后崔安一匹。之后没多久,马超的白狮和崔安的黑云,就死了,这也没办法。不过毕竟是跟着自己两人那么多年了,马超和崔安他们心里都挺不好受的,可还是能看得开,这

    倒是也没错。不过终究还是影响了两人几日,这个倒是一点儿没错,毕竟不管是马超还是说崔安,可都是很重感情的,哪怕就是两匹马,但是和他们的朋友其实也没区别,应该说就是了。不过这人死都是如灯灭,这总是该过去就会过去的,所以就更不用说是两匹马了,这

    马超和崔安也是很快就走了出来,没什么特别大的影响。不过两人,尤其是崔安,那绝对是个爱马之人啊,这对黑云的感情还在,就给了他的后代,这崔安拿二代的宝马,确实是宝贝得不得了,马超是清清楚楚啊。不过这也难怪,他倒是觉得都很正常,如果自己是崔安那样儿人的话,基本上也会如此。可自己不是他崔安,所以不会说那样儿,马超是也挺喜欢宝

    马不假,可却不像崔安那样儿,这个倒是一点儿没错。会客厅中,马超吩咐摆宴,下人就陆续端上了吃食。毕竟马超都回来晚了,所以贾诩就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自己主公什么时候回来,就吩咐下人去准备了。还别说,这个时间可以说是正好,马超他们回来的时候,晚宴基本上就已经准备完了,所以他们洗簌了一下,就过来了,马超让人摆宴,然后都上来后,

    就吩咐大家开动。马超对贾诩的准备,他当然是满意的,要说他对自己、郭嘉还有崔安,那真是熟悉不能再熟悉了,所以这自己几个喜欢吃的,他都门儿清。就算是甘宁和自己儿子,贾诩肯定也是早就知道,根本就用不着去现打听。马超知道,这可不是什么要拍马,贾诩还

    真不至于那样儿。他那么个低调的人,你让他去拍马,难比登天啊。也就只能说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吧,差不多就这样儿。贾诩在并州当州牧,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这个当主公的不满意的。说起来他是想早日回家,所以这当州牧还能不尽力?这己方早日一统

    后,他才能回家啊,自己才能放他走。所以贾诩这个并州,那可是相当重要的一环。这地方可不单单就只是防御北方异族,同样儿是要当着兖州军,这个是肯定的。而有朝一日,马超要出兵幽州的话,除了冀州可能要出兵之外,并州军是一定要出兵的,这个是肯定没跑儿了。毕竟冀州人马肯定是没并州人多,这个一点儿没错,而且真论起来,哪边儿的战力更强

    点儿,马超他们心里也有数。其实差距肯定不大,可依旧是有上下啊,这个是肯定的。所以到时候,冀州未必出兵,而并州的话,马超是肯定要调拨人马去幽州的,这个是肯定的。晚宴毕,贾诩让人撤下,马超就开始说上了今日的见闻。那在某个小村,族老非要留下自己

    几个人的事儿,他自然也都说了出来。毕竟这晋阳这儿的百姓,还真是很好客的,之前都没这样儿的事儿。不是什么地方都有那么大年纪的老人,而也不是什么时候他们都能看到马超,看到了的话,也不是谁都要留下他们,就是这样儿。而贾诩一听,他也知道了,这自己

    主公他们几个,为什么最后是这么晚才回来,确实,这不是没有原因的啊。不过还别说,就和族老对贾诩有那么点儿印象一样儿,贾诩对那个族老,也是有印象,所以知道是个什么小村子。确实,其人能出口留下自己主公几个,贾诩没觉得有什么意外的,他倒是觉得很正常,确实。因为自己主公几个,根本他们就得罪不起,要是好的话,那么什么都好了,可万

    一要是不好呢,那么肯定就是什么都不好了,就是这样儿。马超和贾诩说完,他就和郭嘉他们回府休息去了,贾诩还是给他们送出了州牧府。之后马超又在晋阳一日多,然后他才和贾诩告辞离开,离开的时候和他们来的时候也没太大区别,都是贾诩亲自带着晋阳城内的大

    小官员,亲自给马超他们几个送出了晋阳。马超对贾诩一笑,“文和,好了,留步,留步吧!”对马超来说,这如果不是己方真是就需要贾诩,他真想让对方隐退了。毕竟贾诩都那么大年纪了,你就真让他再在凉州军这儿,估计也就是个十几年吧,差不多了。贾诩在历史上,他是活了七十多不假,可他最后不是当州牧来的,而就只是在许都,在曹操身边儿,说

    是半养老了,其实也没什么区别。但是如今他在凉州军是什么身份,那是个州牧,还是并州这样儿一个州的州牧,那一天的事儿,可真是不少。可马超是一狠心,一咬牙,就上马走了。他也真是,怕自己再在晋阳这儿呆下去,真就让贾诩回家了,所以也真是,此时不走都不行啊。贾诩也是看出来了自己主公那点儿心思,他也只能是在心里苦笑几声。他何尝不知

    道,就算是自己主公会动摇他的想法,这个太正常了,可却不会改变。确实,在不出什么大意外的情况之下,是真心不会改变的。所以贾诩也就只是在心里苦笑了两下,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之后呢,他是看到自己主公五人远去的背影消失不见后,便带着晋阳城的众人回

    去了。毕竟这当州牧的,确实每日事儿都不少,而且也不光是自己啊,这他们这些人,都有自己的事儿做,所以这个如今确实,还得是赶紧回去,这个是肯定的。马超他们是结束在晋阳这几日的行程,来到了下一个目的地,并州雁门郡。毕竟作为北方重镇,这个地方马超

    他们还是要去一趟的。雁门太守管亥,也是带着众人在阴馆城门口迎接自己主公一行。可以说管亥的本事,马超还是认可的,而作为北方人,他也知道异族的祸患。因此给他放在雁门这儿,马超还算是放心。是对他放心,也是对这儿放心。更何况并州牧可是贾诩,对贾诩,他是更放心。毕竟管亥和贾诩,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了,所以说这个都真心不用多说了。

    马超见到管亥,是真心挺高兴的,毕竟都多少年的朋友了,这个一点儿不假。和他一样儿的还有崔安和郭嘉,都是和管亥认识那么多年了。也就是甘宁还有马焕,他们确实,和其人不怎么熟悉,可却也知道,自己主公(父亲)确实是很看重和管亥的交情,这个一点儿不假。

    而管亥如今年纪也不小了,比马超都大那么多岁呢,所以这个也真是。而以其人本事当个太守,那还真不是什么大问题,哪怕雁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郡,是防御北方异族的军事重镇之一,这个一点儿没错。见到管亥,高兴归高兴,可这还得是赶紧进阴馆,要不在城外久了,

    都是问题,有可能要有麻烦。在太守府的会客厅中,马超是和管亥寒暄了几句,之后也说了一下之前在晋阳的事儿。而管亥也说了自己这从去年参加完马焕亲事之后,这如今雁门的情况。马超听着是不住点头,管亥在这政事上,那是肯定不能和贾诩比。但是怎么说呢,他确实,也是尽力了,这点自己都清楚。这雁门需要一个纯粹的武将,而不是一个擅长政事的

    这个是肯定的。所以说管亥在这儿,那可是马超亲自任命他在雁门的。而他能把雁门治理还可以,马超觉得就不错了,毕竟他可不擅长这个啊。所以说马超是挑不出来什么毛病,总体来说,他是满意的,毕竟管亥是什么情况,他自然了解。你让他守个城,带个兵去进攻,

    那确实是没太大问题,可要是这让他发展经济什么的,你就别想了。其人是个纯武将,所以你还能指望什么。马超和管亥一聊就一个多时辰,天已经黑了,他是赶紧让人准备晚宴。之前只是马超最开始说了两句,而之后都是管亥在给马超说。要说当初管亥只能说是个山贼,

    如果不是碰到了马超,他这辈子都不知道在哪儿呢,还能当上雁门太守?管亥是有自知之明,虽说他不认为自己一点儿本事没有,可自己主公能把这么重要的一个郡交给了自己,这就不得不说,确确实实是对自己的信任啊。而且还得说什么呢,就是自己主公也认可自己的本事,要不然的话,这让他信任的人也不少,怎么就没说让其他人来雁门呢,所以说管亥都

    知道,自己主公是信任自己,也认可自己本事,至少守城可以啊。管亥让下人准备酒菜,他和贾诩其实都差不多,至少在这个方面差不多,他也是很了解自己主公几人喜好的。无非就是甘宁,不过他在之前也是都了解清楚了,所以吃什么东西,那都是没大问题。管亥可是

    一直都认为,这辈子碰到自己主公,可以说真是自己最走运的一次了,要不然的话,自己基本上就没有今日这样儿的身份地位。而当初可是自己主公放了自己,收服了自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