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真让他说的话,那么对不起,也就没什么了。所以说你还能指望他说什么,反正马超的话,他是真不指望什么。甘宁就更别说了,就路过一次,估计那次过来,还就是没呆一日,他就离开了,所以马超也不会多想。因此,这么一看,那也就只有说是郭嘉了,就他还能说两句,而且最后也真就是这样儿,郭嘉没说几句,可都说到关键之处了,马超觉得确实是挺

    好,你让崔安说,他都说不出来什么,甘宁就更别提了,所以……这么一说,四个时辰就过去了,天快黑了,马超五人是赶紧都回了州牧府。他们虽说也知道,贾诩并非就会那么担心他们,毕竟其人肯定把这晋阳城内的危险,给降到最低了,贾诩做这样儿的事儿,还不容

    易吗?但是虽说如此,可马超他们却依然知道,这贾诩心里多少还是要想着几个人的,毕竟这如今自己几个可都在晋阳,所以这他的责任也大,是压力也大,这个再正常不过了,所以说哪怕他不像其他人那样儿,担心多,可要说什么都不想,几人都知道不太可能啊,是吧。

    果然,州牧府门口,贾诩这个时候正等着他们。确实,他也知道,这自己主公可马上就要回来了,所以说自己还得是在门口迎着。马超回来也没和贾诩多说,就只是和他赶紧进了州牧府,毕竟这虽说也死活马上天黑了,可这大街上还是有不少人的,这一看州牧在门口,那肯定是要等什么重要的人啊。这个不可能所有人都认识贾诩,可肯定有认出他来的人,至于

    说对于马超的话,基本上这儿就这么没几个能认出他来的了,只能说是猜测吧。可哪怕如此,马超也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自己到这儿来了。不是他怕什么,主要是到一个地方,要真是被太多人知道的话,那么肯定就有要过来拜访自己的。之前在其他地方,不是没有,可都

    是,让马超派人给打发走了。而作为凉州军老大,自然马超说不见你,就不可能见你,你还说不出什么来。毕竟马超的借口很多,要不就说身体不适,要不就说没在府里。反正你也不敢直接就说马超骗你,不满也只能是放在心里而已,别的,那就只能是怎么来怎么回去了。

    而对于马超如此,其他人也就只能是无奈了。确实,谁让马超是老大,老大说见你,你肯定是要马上过去,可你要见老大的话,基本上就不用多说了。所以身份地位都不对等的,是不可能平等的,这个肯定的。如果说世家大族的势强,而马超相对弱来说,那么就不是马超拒绝他们相见了,而是对方不会见马超,就是这样儿。所以说这双方的关系,其实就是这样

    儿。马超他们简单洗簌了下后,便去了会客厅,肯定还得和贾诩聊一会儿。当然这个时候他已经是让下人去准备晚宴了,毕竟已经是黑天了。对自己主公的习惯,贾诩还能不知道?而马超在晚宴之后,还是依旧夸了贾诩几句,这个是必须的。到哪儿,马超看到地方治理不

    错,他都是这么说。不过却也不得不承认,贾诩在并州,他也确实是用心了,这个连崔安都看得出来,所以就更不用说是马超他们几个了。而贾诩对自己主公的话,他也没说那么谦虚,确实,这他也知道,自己主公基本上他到哪儿,都是如此说辞。当然并非就是千篇一律,主要就是有功就要说,赏赐什么的,他们也是不那么看重,而自己主公显然也是知道这个。

    没说几句,马超就和郭嘉他们回府了,贾诩是亲自给自己主公五人送出了州牧府。他也知道,自己主公既然是要住在将军府,那么自然就不用住州牧府。贾诩其实知道自己主公那意思,不是说他乐于享乐,他知道,自己主公还不至于如此。主要是自己主公不住将军府,那么将军府基本上就真是个摆设了,干脆是没什么用。可这住在那儿呢,哪怕就是一次,可好

    歹是住过人了,不是吗。所以贾诩都知道,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让自己主公住在州牧府的,哪怕这地方其实也不错。可不错归不错,马超也不是不知道,但是贾诩很清楚自己主公的心思,所以他真心不会多说。要说算计人心上面,这凉州军还得是首推贾诩,别看郭嘉也

    是很懂马超,可要说算计人心,还得是贾诩。不过贾诩肯定不会说去算计自己主公,那样儿作死的事儿,他怎么都不会去做的。因为很简单,马超一时不察被算计的话,等他反应过来了,就是你该倒霉的时候了。再说除非是不准备干了,要不然的话,哪有当属下去算计自

    己主公的,贾诩肯定不能就是了。马超郭嘉他们回府了,贾诩就是把他们送出州牧府,也没说送出太远,那都没什么意义。对贾诩来说,他知道,自己做到自己能做的,也就差不多了,多了都没必要。而且自己主公那个性格也是,他在这个时候,确实并不希望属下都安排好什么什么的,所以……之前去过的州郡都什么样儿,贾诩多少也是听说了点儿,这个倒是

    也没错。对贾诩其人来说,别说他今日都有了如今的身份地位,就算是他不是个州牧,他那性格,也不至于说怎么去拍马之类的。但是怎么说呢,该了解的东西,他是肯定要了解点儿的,这个也是一点儿不错。就像是这之前自己主公都在各州郡,没说详细的了解多少,就

    是大体上的,贾诩都知道,就是这样儿。所以说自己主公都是如何做的,他还能不清楚吗?而且也必须要说什么呢,那就是贾诩也确实,他那个性格决定了其人绝对就是比较低调的一个。你看他有时候来个毒计什么的,那是其人性格,就是那样儿,没办法,不过那样儿也不

    代表说他就不低调了,这个倒是。所以说贾诩是有他自己的想法,这个倒也是看着自己主公五人策马离开,贾诩这才返回了州牧府。这他毕竟是并州州牧,这个时候没什么事儿,可贾诩不可能休息那么早就是了。怎么说并州都是北方异族紧紧盯着的一个州,所以他很清楚,自己和己方,那是不能掉以轻心。你看鲜卑他们好像是老实点儿,可贾诩知道,那不过就只

    是表面现象而已,真实情况是他们绝对是在酝酿着和己方的大战,不过是在等待时机罢了。所以对这个,贾诩可以说都清楚,确实。因此,他怎么都不可能不小心。对贾诩来说,如果真是己方实力不如对方,然后败了,那是属于很正常的事儿,没什么大不了。可如果说是因

    为自己大意了,己方大意了,最后输了,那么贾诩是不可能甘心,就是这样儿。所以说贾诩在这儿,他不可能那么早就休息了,哪怕他年纪很大了,可依旧是睡得不早,这个一点儿没错。所以说贾诩确实,还是很负责的,就是马超都知道。对他来说,自己还能做的就是早日一统,早让贾诩回家养老,这个比什么都强。马超也知道,比起在这儿当州牧,贾诩更希

    望早日解甲归田,可他很清楚,哪怕就是自己主公那样儿的性格,也不会说放自己回家,所以他都不会说那样儿的话。贾诩实在是太清楚了,他知道,自己主公肯定了解自己,明白自己的心思。而自己确实,也不用多说,因为没什么用。就像自己想回家养老,可却不能那么做,结果都是无用。也是自己主公,其实他的心里何尝就不想让自己回家颐养天年呢,可

    实际情况却决定了如今是不可能那样儿就对了,所以贾诩也不是一点儿都不了解,反而他还知道比一般般的人多多了。所以越是知道,他就明白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就只有所好好去做,确实是比什么都强,比什么都好了。可以说贾诩,其人是绝对希望己方赶紧一统天下

    的人,他算是众多着急人里的一个吧,绝对是排得上号的。因为他很清楚,己方最后胜利的结果,就是当日一统,自己当日和自己主公说要退隐,他马上就会同意,就是这么简单。绝对说不出来什么还需要文和你之类的话,凭贾诩对马超的理解来说,就是这样儿没跑儿了。

    贾诩还能不了解自己主公吗,好歹也是二十多年了,怎么都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要说离开,那么真是,自己主公怎么说都不会同意。可要是等天下一统了之后,自己到时候再说,那么就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了,就这么简单。贾诩很清楚,这个时候除非是自己病重,或者直接就身死,那么没有办法,自己也只能是回家。可如今自己这个状态,那么自然而然,自己

    主公是不会放了自己的。应该说等马超他们都已经倒在了榻上快睡着了,贾诩才准备休息。没办法,谁让他如今是并州老大呢。这如果没什么大事儿,晚上都这个时候了,那绝对是不会有什么公文信函过来的。可只要是有,那必然是有大事儿,必须州牧亲自过问处理,必须

    要知道了解的。而真有那样儿的事儿,贾诩也是别想休息好了,这一晚上就算是完。要说贾诩这么大年纪了,他就算是醒了,其实也不用太费劲,还是能再睡着的。可如果是他故意不睡的话,那么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毕竟并州这么重要的地方,贾诩很清楚这儿对己方

    的意义和作用,所以……不过最近还真是,至少今年还没发生让贾诩一宿睡不着的事儿,所以也真是,他知道,至少自己几个月,都是没那么大压力,这个很正常。其实说起来贾诩确实很了解自己主公,马超还不就是那么一个人嘛。贾诩这样儿的人才,他这个时候要说撂挑子不干了,马超是打死他都不会同意其人解甲归田。除非真就是其人死了,或者是重病,

    实实在在是不能给己方做事儿了,那就真没有办法了,这是马超的想法。而他也知道,贾诩这个时候,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和自己说什么归隐之类的话的。而等什么时候天下一统了,他贾诩绝对是第一个和自己说要归隐的人。马超了解他,就像他了解马超,都差不多吧。应

    该说他们彼此认识二十多年了,也确实,那绝对不是白认识了,这个是肯定的。一夜无话,马超休息确实是不错。有时候他也是想了,这自己的府邸都在每个州的治所都有,是不是还是浪费了点儿。毕竟自己基本上有的地方都不会去,所以……但是你说不让他们几个当州牧

    的去准备?那可真就会让他们有什么想法,这个马超也不是不知道。他不敢说每个人都有想法,可有想法的,那是一定会有的。所以说马超也算是为了安定团结吧,他觉得浪费也没办法。那诗说得挺对,“世间安得双全法”啊。确实,很多时候还就是这样儿,没有两全其美的时候,有的话,那只能说是少数,不是吗。所以说马超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取舍,这个他

    是很清楚了。又一日的上午,马超他们五个是没在晋阳城里转,还是跑到周边去看了。还不得不说,这并州确实,比冀州民风剽悍,这马超他们一直都是如此感觉。凉州、并州和幽州,在这个时代,民风都差不多,这就是马超他们的感觉。毕竟有着异族的威胁,这你不那

    么剽悍不行啊。就说异族真来的,在城内的倒是能好点儿,可在城外的呢,没有城池作为依托,那就等着异族劫掠吧。命好的话,最后能活着,不好就死了,还不就是这样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