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确实,这该给甄家的面子,马超知道,还是要给的。确实别说是在这儿了,就是在各地太守,在城池主将招待他的时候,他吃的也比平时多,这毕竟不可能不给他们面子啊。所以说这个也很正常,马超不是说那种不考虑属下的主公,那还真是没有,他还是很能体恤属下的,这个倒是没错。当然了,如今还剩下的诸侯,哪个都是如此,不管是曹操,还是说孙策,其

    实比起马超来,那也没说是差了什么,这个倒是没错。所以这么一顿晚宴,是宾主尽欢。确实,甄家人是非常高兴,纯粹的商人,这个时代的他们最在乎什么,你说是利益,那肯定是有,这个太正常了。而其实他们对于马超,他们最看重的就是马超能不能看得起他们,别

    像袁绍那样儿,虽说也有合作的地方,可从骨子里,他是看不起甄家这商人大家族的。毕竟袁绍是什么出身,那可是汝南袁家,哪怕是庶子,可也一样儿是根正苗红的世家子弟,自然不是这什么甄家所能比的。而他们也看到出来,早就知道,马超没有说看不起商人的意思,

    更何况他自己都娶了个商人之女为妻,如今这更是让自己儿子也娶了一个。所以说甄家对马超如此,他们自然是看得上眼,这个是肯定的。毕竟马超和曹操还有孙策他们都不一样儿,因为就他妻子是商人之女,曹**妾倒是有好几个,不过也不是说就没有商人之女,可那样儿真是当不了正妻,只有马超是这样儿。孙策妻子是吕布的女儿,所以这个自然和商人没什

    么关系。晚宴结束,下人撤下了残羹冷炙,之后马超也是和甄尧他们说了几句,然后就去休息了。因为甄尧的盛情,所以马超也没回自己府邸,就在甄府住下了,那甄宓太大了,装几百人,你都看不出来,感觉不出来什么。所以说甄府那可是大了没边儿,本来甄家那意思,

    也是给马超还有马焕,都准备个大府邸,但是马超没让,他那意思,不要大的,能住下几十个人就可以了。所以甄家听马超如此说,他们有不敢说准备太大的,都知道马超那人的性格。而马超也是不那么在乎这事儿,哪怕自己的府邸根本就不能和甄府相提并论,但是那真

    不算什么大事儿,他都没放在心上。而甄家也是就按照马超所说的,给他们父子两个准备的府邸,确实也不是很大,就能装下几十人,差不多就是这样儿了。甄家怎么都不可能是说没钱给马超父子准备,不过马超当初都那么说了,说实话,他们真是,不敢不听,就是这样儿。要不然的话,马超哪怕是没说什么,那么甄家也不是这么准备了,确实。在甄家休息得

    也不错,至少马超也是没什么大压力那样儿。毕竟这个时候可不是行军打仗,更不是敌军过来进攻攻城什么的。哪怕马超更多,他是为了自己儿子才出来的,不过说起来也是,有他自己要出门儿散散心的意思在里,确实如此。只不过这个不是最主要的而已,还是为了马焕,

    这个才是最主要的,毕竟也真是,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怕马超从来都是个严父,也是一样儿。可仔细一想,他不当那么一个严父,也是不可能。像宠马卿云那样儿宠着马焕的话,那么可就真要出问题,这点他很清楚。所以也确实,马超他一直以来都没认为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对的,虽说是,他觉得自己更多的期望,还是希望当一个慈父,可

    在马焕那儿,却是真心不能啊。马超休息一晚,第二日甄尧他们几个陪着马超五人一起吃朝食,难得今日马超没说自己上午就要出去。其实在无极这儿,也没什么好看的,上午的话,他是决定在甄府多休息会儿,然后下午再到无极周边转转,这个就是马超的打算。不过他是准备让马焕在甄府这儿呆着,就不用跟着自己去了,毕竟他这都是第一次来这儿,要说不在

    甄家这儿多呆,那都说不过去啊。而且甄尧和马焕什么关系,他是甄宓唯一这么一个亲大哥,马焕的舅兄,所以说很大程度上,以后自己儿子可能要靠他不少,所以马超当然是乐于让马焕多接触一下甄尧。好歹其人是甄家家主,这基本上,他只要没什么重病的话,至少二

    十几年的话,马超觉得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而之后呢,甄尧很大可能把家主位置传给自己后代,所以说对马焕来说,怎么都是好事儿。毕竟甄家和糜家比较起来,其实也没说就相差特别多,差距肯定是有,不过也是天下第一第二这么个排序,所以马超他自然是清清楚楚了。

    马超五人在甄府和甄尧他们说了一个都时辰,虽说还不是一上午,可这也是不短了。主要就是马超听甄尧说,然后他也说几句,至于其他人的话,倒是没说什么。之后甄尧他们告退,马超休息一会儿,甄尧是让人准备好了午饭,和马超几人又开始吃上了。他可是清清楚楚马超的生活习惯,这午饭基本上是不会落下。而甄尧出身在大富之家,所以他对这个也没什么

    概念,虽说不是每日都吃,可基本上他饿了,那是肯定要吃午饭的。其他时候,可能是忘了,也可能就不想吃了。毕竟大汉的百姓,那确实,是没有吃午饭的习惯,这个是真没错。毕竟战乱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上,还想吃午饭?开什么玩笑,所以说也真是,就马超这样儿

    的,不是纯粹属于这个时代的人,还有甄尧这种出身在大富之家的子弟,他们确实,尤其是马超,没那个概念,不吃午饭什么的。甄尧还是很清楚的,毕竟他纯粹就是这个时代的人,可马超不是啊。可他也不是说就一点儿都不知道什么,确实,多少人都饿死了,所以午饭什

    么的,基本上绝大多数的人都不吃,也没那习惯啊。但是马超却一直都有这个习惯,可以说从小就是这样儿了。那个时候,马家虽说也不是什么世家大族,可却算是豪强一支,虽说说没天给马超多吃一顿饭,那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之后马超这习惯影响了很多人,就说郭嘉、崔安他们,没一个不是受马超影响的,马焕就更不用说了,他从来都是和他父亲一样儿,

    一日三餐,应该说糜贞也是如此,她就知道自己夫君的那套理论,还是很有道理的,一日三餐,是马超一直都没改变的习惯之一。而且糜贞和甄尧其实差不多,都是出身在大富之家,根本也没觉得一日三餐有什么不对。应该说有时候,其实她也是中午吃饭,而和马超认识之

    后,两人交往多了。糜贞也是受了马超的影响,也是那样儿。这个事儿一想也确实,马超和糜贞两人,他要吃饭,糜贞还不得是让人准备,而她能让马超一个人在那儿吃吗?所以怎么都得陪他一起,这么一来,糜贞就算是不想吃,她也是要养成习惯了,更何况她根本也不反对这个。应该说直到今日,只要马超在长安,那么陪着他吃朝食、吃午饭的,肯定都少不

    了糜贞。也就是晚上,有时候马超是要宴请众人,所以就不能和糜贞一起吃了,不过大多数的时候,晚上他们也是一起吃饭的,这个是一点儿不错。所以说身边儿的人,是早已让马超给影响了,习惯吃午饭,因此,这郭嘉他们几个自然是和马超一起吃午饭来着,甄尧也是一直都陪着,这是肯定的。吃完午饭后,马超休息了一会儿,就和郭嘉他们离开了甄府,

    当然了,马焕没跟着离开,他是让他父亲给留了下来,马焕也知道自己父亲那意思。所以下午出行,就不是马超五人组了,而就只有他们四个,马焕留在了甄家。对他来说,和自己父亲出去,这个时候肯定不是最重要的,而在甄府和自己舅兄还有甄家人说会儿话,其实比

    什么都重要,这点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而马超他们四人也是没走远,虽说也是出了无极不假,可就在周边转了一会儿。对他们来说,这无极周边什么样儿,大致的情况,已经是心里有数了,毕竟他们是从卢奴来到的无极,在之前路过这儿的时候,确实是已经看过不少了。

    所以他们就转了两个多时辰,然后就又回了甄府,因为还没黑天,所以甄尧也没说在府门口等马超他们。主要是这个时候,显然他还是和马焕聊着呢,这个是肯定的了。毕竟他们也才是去年马焕成亲的时候才见过,这根本也没说有那么熟。可这自己家人能不好好熟悉一下吗,所以说马超都明白。果然,等马超洗簌完之后,就看马焕和甄尧还在那儿聊呢。其实马

    超确实,他是乐于看到如此的情况。话说当年的自己和糜竺,也像他们那样儿,和糜芳关系也都不错,确实,比现在马焕可是强多了,至少不像他这样儿,这如今才算是熟悉吧。应该说当年最开始的时候,自己和糜竺还有糜芳,那可比和糜贞熟悉多了,就是这样儿。可现

    在自己儿子不是自己那样儿了。主要是当初自己也糜贞也算是自由恋爱,不过到了马焕这儿,却还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确实,是和自己不同了。当然马超不是说就一点儿都不让马焕去来个自由恋爱,实在是等他找到甄宓的时候,那都不一定是什么样儿了,所以

    说马超是等不起。对于自己儿子成亲的事儿,可以说他还是很上心,也比较着急。毕竟甄宓比自己儿子大了十岁,这个事儿马超不可能不考虑进去。对自己儿子来说,马超觉得什么时候成亲,其实都问题不大,可甄宓呢,越晚的话,对她肯定是好处越少,所以说马超不能那么做啊。当初既然都把人给接到长安来了,虽说不可能那么快就成亲,可也得是差不多才

    行,所以……之后是由马焕一个人和甄尧说话,变成了马超他们五人和甄尧一起聊上了。当然了,郭嘉、崔安和甘宁,他们几乎是一句话都没说,都是马超父子和甄尧说。或者是甄尧说,而他们五人听着,就是这样儿。没一会儿,天就黑了,甄尧是赶紧让人准备晚宴。他

    可知道马超的习惯,基本上都是天黑的时候吃饭,这个都是多少年的习惯了,确实,一直都是如此。而甄尧的习惯和马超也差不多少,就这个晚饭的时间,那确实都差不多啊。而在下人准备晚宴这个时候,马超他们是继续说着,这里面包括的东西就多了,比之前马焕和甄

    尧说的,那全面多了,毕竟马超可是凉州军之主,而马焕他知道什么?别说他如今这在凉州军也没什么职位,就算是有,他这年纪和马超一比,那差距太大,至于说懂的东西,那也相差太多,毕竟马超是什么级别的,确实不是马焕所能比的。确实,这话不是小看他,马焕和他老子,还有很大很大的差距,这个就算是郭嘉他们,也都知道。所以没一个人说让马超

    现在就立下继承人什么的。哪怕他们都知道,这个继承者的位置,只能是马焕,而没别人了。但是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觉得确实,如今还没到时候,别说马超虽然年纪不小了,可依旧是年富力强,身体什么都挺好,所以说手下人自然都是希望自己主公能多在位置

    上几年。而他们很清楚,自己主公那个性格,他要真正式立下继承人的位置了,那么也就说明他已经是有了隐退的心思,至于说到底什么时候,那就不一定了。

    :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