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己家人的矛盾,再大,可在外人面前,那都是小。因为在大汉这儿,不管最后胜利的是凉州军还是兖州军,甚至就算可能是江东军,不管是哪一方,最后大汉还都是汉人的天下,这就算是傻子,估计都知道,可如果异族真过来了,如果只是帮个忙什么的,比如说这事儿兖州军、凉州军,甚至说江东军,他们都做过。异族去进攻敌军,找异族帮忙,他们都做过

    这样儿的事儿。说起来对这样儿的事儿,三路诸侯就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是不做得过火儿,那就随便,不越过底线,那就什么都好说。可一旦谁要是越过底线了,那么就是民族罪人,就是这么回事儿。所以说三方都很清楚异族的危险和威胁,所以能不去让他

    们出手,就绝对不会用他们。而更多的,说起来其实是利用他们,这个才是根本,所以三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那么样儿了。可要是异族真来一个要灭了汉人的什么行动,那么马上三路诸侯就会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就这么简单。你看之前怎么打,那其实都是自

    己人的事儿。可一旦异族要来个亡国灭种的事儿,那么三方的人,没有一个会同意的,必然是要和异族死磕到底。什么一统,什么相争,那都不重要了,一致对外,那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说异族也没说这就过来,要给中原来一个亡国灭种,他们也知道,真要是那样儿的话,最后肯定是三家联合起来对付他们,而这却绝对不是他们想要的。异族差不多是有这么一个

    概念吧,算是。就是一个汉人并不可怕,就算是一堆汉人,也没那么可怕,重要他们有矛盾就好,因为汉人最擅长的几是内斗。不过一堆团结起来的汉人,那才是最为可怕的,至少异族知道,确确实实是得罪不起啊。不过怎么说呢,很多时候,其实他们不会真就团结一致

    的,所以只要不让他们团结一起,那么对异族来说,这样儿的汉人,其实并不可怕。当然了,汉人有本事,他们其实也承认。可他们却抵挡不住己方的骑兵,己方的铁蹄可以去践踏他们汉人的江山,而他们却挡不住。所以说异族是想方设法,就是不让汉人能团结起来,因

    此,一叫他们出兵什么的,他们可是乐于参战,就是为了让汉人内斗,然后他们也能得到点儿利益,这个就是他们的想法。所以说不管是马超还是曹操,亦或者是孙策,只要他们派出了使者,然后许下给异族的利益之后,基本上八成,他们都会出兵帮忙。当然了,如果说异族有什么好心,那你是想都别想,根本就一点儿没有,半点儿都没有。他们是最为在乎利

    益得失,只要对他们有好处,他们不可能不那么做。因为还是那话,他们觉得,这如今汉人的地盘,自然就是越乱越好,不乱的话,那不是自己这些人的利益所在。所以说只要有人让他们出兵,从总的方面说来,他们是愿意的。之后就是大汉诸侯给他们的利益,也是让他

    们不好拒绝,就是这样儿。可这个也确实,他们认为是能在汉人的地盘夺取利益,不过马超他们几个,何尝不是利用他们一下呢。至少异族来中原,他们的人马不会说越来越多,只能是越来越少。当然他们并非是傻子,这给他们的利益也不少,不过对凉州军、兖州军还有江东军来说,不是什么物资钱粮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人,对,就是这个,人才是最为重要的。

    马超说了声开宴,这下人就开始陆续摆上了酒菜,这都不用张燕再说什么了,毕竟马超是老大,张燕多少也得是听他的。这次确实,张燕没再说敬酒给马超,他也知道,这就算是适可而止了吧。毕竟怎么说呢,这如今也确实,如果说张燕一味地和马超喝酒,就算是他这个当主公的不多说什么,那么郭嘉他们几个呢,不可能谁都和马超一样儿。马焕的话,基本上

    在外肯定是听他父亲的话,这个倒是没事儿。因为只要马超一个眼神,那么马焕就不会说轻举妄动,什么都不会说也不会去做。而甘宁也差不多,自己主公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不让自己做什么,那自己就不会去做。至于说郭嘉和崔安,这两人倒是有点儿麻烦,郭嘉还算

    好,毕竟其人是天下顶级谋士,绝对是识大体,一点儿不假。如果说张燕说什么都要和马超喝酒,马超不多说,还制止不让郭嘉说什么做什么的话,最后基本上,其人九成九不会在当场说什么做什么,至于说暗地里,那就不知道了。而唯独就是崔安,可以说关键的时候,

    马超可真不认为自己能管得了他,这个还真是。如果说崔安关键时候都能听马超说的,那么一切就都简单了,所以这个唯独就是崔安,可能要有意外,真要是张燕不知道进退的话,那么出问题也是在崔安这儿。崔安这辈子真正怕的人,他老师,他父亲,结果一个早就去世了,另一个还在茂陵不出来,所以基本上就再也没什么说让他害怕的了。如果非要说马超的

    话,那倒是能让他害怕一半吧,也就是这样儿了。其他人的话,还真是没让崔安怕过什么,这个还确实是不错。所以说张燕也是知道点儿东西,至少他是害怕崔安的,这点没错。而听说其人连自己主公说话都不好使,那么真要是自己惹到他的话毕竟是“人的名,树的影”,

    如果崔安就只是阿猫阿狗的话,那么无论如何,都当不起张燕那么多想法。可其人这辈子做了多少事儿?很多事儿,都让张燕是心里打鼓,没办法,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哪怕其人如今都五十多岁了,但是这个重要吗?真心不重要了,至少张燕知道,自己三十多,

    对上人家五十多的老头儿,可依旧不是人家对手就是了。所以今晚张燕是没和昨晚一样儿,不过倒是在晚宴之后,和马超他们几个多说了几句,反正是比昨日要多。毕竟他也知道,这自己主公他们几个在巨鹿这儿,多说也就几日,差不多就这样儿吧。张燕所认为的,不是说

    在瘿陶的时日,而是在整个巨鹿郡的日子,没有多少日,所以在瘿陶,那么就更不会有多少

    了。看到今晚张燕是没和自己喝酒,倒是说了不少话,马超心情也是不错。毕竟他也不是那么喜好喝酒的人,这个是一定的。但是要说和手底下的人说会儿话,这个他还是很乐意如此的。毕竟张燕确实,绝对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人了,这个一点儿不假。如果说张燕是马超

    每日都能见到的人,或者说是经常能看见的一个,那么马超绝对就不是这样儿了。毕竟每日都能见到的人,除了他妻子糜贞之外,马超和谁也没有那么多话说,他也是没什么兴趣,这个可一点儿不假。至于说自己妻子,马超自然是有很多话和她说,这个一点儿不假,因为从认识她那一日开始,其实就是如此,马超也是早已习惯了,其他人的话,还真是没那么多

    话啊。和张燕说了不少,这都半个多时辰了,马超他们也是回去休息,张燕亲自给马超他们几个送了出去,毕竟还是在太守府中,所以张燕也是给马超他们送出了会客厅之后,就没再多走,他也是回了自己府邸。对张燕来说,这今晚虽然是没和自己主公喝多少,但是这却不妨碍他这心情依旧是不错。确实,就是因为今晚这他和马超几人都说了不少,现在一想,

    其实也是非常难得如此的啊。毕竟本来这五人就是很难见到的,你要说赵云的话,那确实,张燕想见他,就能见到,只要去真定,还能见到典韦呢。但是对于马超他们几个,确实不是说张燕想见就一定能见到的人。除了之前马焕成亲之外,可以说张燕都多少年没去长安了?

    应该所除了各地的州牧之外,其他的太守要想去长安,那肯定是要马超同意的,或者说是马超亲自找过来的。他不管别人那儿如何,反正在凉州军这儿,马超就是这么安排的。要不然的话,谁都想来见自己,那么自己可不是有的忙活了,而那样儿的情况,确实不是他想要

    的,这个一点儿不错。当然也不可能说每个郡的太守都要来长安见马超,总体来说,其实不会是绝大多数就是了,真要算起来的话,应该说是少数,差不多就是这样儿了。但是少数也不行啊,话说马超可没那么多时间去见他们,这个倒是真的。对他来说,这一年见每个州的州牧一次,其实就足够的。用不着说每年都得见各地的太守一回,那样儿的话,自己要见

    多少人?马超是嫌麻烦,这个是肯定的,如果说能没有这些麻烦,他当然是何乐而不为啊。所以说他也是觉得没必要,因此这必须要承认,如果说马超真要是想见谁了,那么他一个令过去,人家就肯定得过到长安来,而不是说还不来的,那可能吗?确实,你要是连自己主公

    的话都不听了,那么你还要不要在凉州军混了?这老大的话都不好使了?那么就让别人有充分的理由去怀疑你了,至于说怀疑什么,那可就多了去了,比如说你是不是有反叛的心思啊,要不就是要投靠其他诸侯等等吧,那不多了吗。不过这事儿也没人能做出来,因为就算

    是再有那个异样心思的人,最后也得是乖乖听话,还不能说让自己露出什么破绽来,就是这样儿。又是一日,马超他们用完了朝食,是再一次出了太守府,也出了瘿陶,这今日马超他们是要在瘿陶的周边儿转悠,还是比较偏的地方,不到晚上,他们是肯定不会回来的。而这也给了暗中保护他们的十几个死士更大的压力,毕竟偏远的地方可不是瘿陶城。你看在瘿

    陶城里,你是感觉不到有什么黄巾的痕迹,可要是去那偏远的地方,没准还能碰上几个黄巾余党之类的,这都不好说。但是怎么说呢,马超和崔安,那绝对是当初让黄巾军闻风丧胆的两人,所以说马超和崔安都不用显示出来自己的武艺,就那么一说名儿,在黄巾军里的,

    就没有不怕他们的。就算是郭嘉、甘宁,那也是在凉州军中排得上号的,尤其是郭嘉,在天底下都是排得上号的顶级谋士,所以说那也是惹不起的存在啊。至于说甘宁,其人在天下出名儿的还是加入凉州军之后,当然之前的话,其人是在绿林,是有那么点儿名声,好歹是

    大名鼎鼎的“锦帆贼”,确确实实,并非什么无名之辈啊。也就是马焕,马焕的名儿不是他自己闯下来的,而是他的身份,决定了他如今的名声。因为他是马超唯一的儿子,也就是唯一的继承者,所以就冲这么一点,也没人敢小看了。并且还是甄家的女婿,可以说这个在别的地方,也许还没什么,毕竟甄家不过就只是富商家族,还不是什么世家,可在冀州这儿,

    甄家就是那么出名,尤其是凉州军占据了冀州一半还多点儿的地盘之后,他们女儿嫁给马焕后,甄家就更出名儿了,这不出名儿也不可能啊。所以甄家女儿嫁给了未来的凉州军主公,这自然是让甄家水涨船高,这一点,那就不是其他家族所能比的。而马焕也是娶了甄家的女

    儿,所以在冀州,他是绝对有名儿有号的,这个确确实实是没错。所以就连张燕也是想了,他们这五人组合,也不会说有哪个不开眼的,就过去找他们了,那可真是,绝对找死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