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也确实,那都不重要了,就是这样儿。所以马超没对张燕说,你不用陪着了什么的,毕竟其人可不是他纯粹的属下。你看马超对其他人,这么说倒是没什么,不过他也知道,如此对张燕说,还是不太合适的。张燕能过来陪着马超他们几个用朝食,确实不是来拍马的,他就只是因为昨晚的晚宴很高兴,想着这今早过来陪陪自己主公他们几个。别看张燕嘴上心

    里都是叫着主公,这个不错,但是马超他们其实都知道,其人还不如张任呢。当然张燕不会说轻易背叛,所以马超是用着放心。而对于张任的话,马超知道,自己也算是和他杠上了,毕竟这其人那个臭脾气,自己还就不相信了,他永远都那样儿?不是自己说他,这实在是

    马超也是不好去形容啊。马超是有那个收服其人的心思,不过如今来看,这必然是还得需要一段时日才行。怎么说他张任如今还是,就没完全认可自己,这个自己还不清楚吗?所以马超也是知道,这个还是慢慢来吧,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对自己、对张任,其实都是如此。

    确实。用完了朝食,马超就和郭嘉他们在瘿陶城里转上了,这个时候张燕倒是没跟着他们。对他来说,这自己就不用一直都跟着,只要是关键时候在,那么就可以了。再说了,这巨鹿可不是什么没事儿的地方,毕竟南面就是兖州军在冀州的大本营,魏郡,这不得不让张燕重视,而且和兖州军所占据的清河国,也有一块地方是相邻的,所以说他不可能不防着点儿兖

    州军啊。虽说张燕是,他也不认为兖州军会过来进攻,但是这事儿你敢十成肯定吗?所以说不防是不行。张燕在巨鹿这儿,可以说他知道,有很大程度,就是自己要防范着兖州军过来进攻,哪怕这个一时半会儿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所以说张燕没跟着马超他们一起转,但是

    却也派了不少人在暗中跟着。张燕和其他地方的郡守其实都不一样儿,那就是其人是带着十万人马,还有他们家眷一起投靠凉州军的,别说是凉州军了,就是天底下也没有第二个这样儿的了,一下就拉出来几十万人投靠,这可不是说一个县城守将或者说一个郡的太守能比

    得上的。毕竟他们人再多,可人马能有几万?多说了,五六万,差不多。可张燕一下就来了十万,说是他的嫡系,那可一点儿都没错。而且还有那么些家眷呢,那不也都是听他的吗,所以确确实实,他不是其他人能比得上的,哪怕最后黑山只有一部分加入到了凉州军,但是张燕却从在巨鹿瘿陶这儿,守城的他嫡系人马中,挑出了最为精锐的十几个人,暗中保护马

    超他们,可见其人的重视程度了。确实,张燕所派的十几个,不光是军中最好手,那也绝对是他的心腹。武艺水平,虽然做不到以一当百,但是对付十几个二十几个普通士卒,那却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就是这样儿。而且关键时候,马超他们真遇到了什么危险,这些人可

    以说都是属于挡枪那伙儿的,因为张燕都已经跟他们说好了,那几个要是伤了,就都提着脑袋来见自己吧。所以说关键的时候,为了不让马超他们受伤,他们都得是死命挡着,这话张燕没多说,可那意思,其实都很明显了。他不怕什么责任,主要说这个面子,还有马超确确实实,他和凉州军是对自己有恩的啊,所以说这自己怎么都该是死命报答,这确实不错。

    所以说张燕所派的人,可不单单是凉州军士卒那么简单,更可以说都是死士,什么是死士,这个就不用多说了。马超他自然也有那一帮人,不过他不可能走到哪儿都带着,这个是肯定的,必然如此啊。所以说那些人更多还是在长安,而不会说跟着马超。如果真那样儿的话,那马超要多危险的情况,才能如此。而且真心那么危险的话,他自己就算是想出来,可手底

    下的人,是绝对不会同意他出来的,就是这么简单。而巨鹿这地方,张燕虽说是有事儿不能亲自跟着,他也没想,也知道,自己主公几人,其实也不想自己如此。但是派十几个死士过去,他自然是觉得很有必要的。毕竟还是那话,这巨鹿不比其他地方,可是和兖州军的魏

    郡还有清河国都是相邻的,所以自己要是再不小心点儿,真要出点儿什么问题,这也不好和其他人交待啊。对于张燕来说,他是不怕兖州军其他人,但他还是知恩图报的,对于马超这样儿有大恩于自己的人,他从哪个方面来说,其实都应该好好保护,哪怕马超不一定需要

    那样儿,但是却都已不重要了。都过了快二十年了,这巨鹿确实,在瘿陶这儿你也是看不出来当年黄巾的影响。而就算是之前冀州大战,影响也没有说一直持续到现在,不过老百姓都知道,如今冀州地盘早已是凉州军和兖州军的了,前者有五个郡国,后者有四个。双方算是平分了冀州,老百姓可不懂你占这几个地方对你有什么好处,他占那几个地方又对他有什

    么利益,所以他们就只是知道,凉州军和兖州军算是平分了冀州,如今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可不管是谁占领的地方,说实话,他们都感受出来了,毕竟那么多年了,可真不是冀州军所能比的。本来一开始的时候,在冀州的百姓,看到冀州军被灭后,他们心里是有高兴的地方,

    不过之后也是想过了,所谓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啊,他们冀州军是没了,可凉州军还有兖州军,难道就一定比冀州好吗?这个真是不见得,要说冀州军都已经让百姓害怕成什么样儿了,由此可见,袁绍他确实是不得民心。可一想也是,其人的出身其实就决定了,他看不

    上老百姓什么,所以那样儿作为,还是正常的,他也好,是袁术也罢,不都是不得民心吗,搞得天怒人怨的。所以说从世家出来的,除非是那种有大智慧的智者,像荀彧还有荀攸那样儿的,要不然的话,真没那么多就重视百姓的,这个确实,很多人,其实都看不上,这个真心没错。在瘿陶这儿,虽说不像是在真定,有典韦那么个向导,但是马超五人的速度可是也

    不慢,毕竟瘿陶城绝对不能说是一个很大的城池,所以说马超他们几个时辰,其实就已经转完了。所以在天黑之前,他们就已经回到了太守府。因为还有一会儿才天黑,所以张燕这个时候也没说是在等他们。毕竟在瘿陶这儿,如果说十几个死士在挡不住,自己主公他们几

    个都受伤的话,那么除非是出大军了,其他的都要不好使。毕竟张燕是什么眼光,他还能不知道吗。如果说连自己主公还有崔安、甘宁那样儿武艺的都要受伤,那么十几个死士,如果真起到了作用还行,可要是没派上用场,那可真就出大事儿了,毕竟郭嘉和自己那个少主,一个没什么武艺,另一个武艺也就是二流那样儿,所以说那时候可能就真要出大事儿了。那

    么不用大军的话,估计也不好使了,只要几千弓弩手一上,别说你是游侠什么的,就是吕布,也不好使。确实,这大将军不怕千军,可就怕寸铁啊,这关羽也是万人敌,可一旦是碰到弓箭多,他有时候也躲不过去,一样儿是被射中了。而虽说张燕没一直等着马超他们,可他们回来的时候,在院中,张燕还是出来迎接了一下。毕竟马超他们的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

    张燕就算是在凉州军这儿再怎么没有归属感,可他有心思报恩,所以其实就足够了,至少在这个方面,那确实是没什么问题的。所以说,马超也是一直放心用他,连把这巨鹿在冀州这么重要的一个郡都交给他了,其实就可见一斑,就是张燕自己,他其实也是知道马超的想

    法,明白他的意思。对于其人能相信自己,这个确实,在张燕的想法中,他感觉还是不错的。毕竟自己也没说要给马超给凉州军效死命,但自己一定是要报恩,这个确实是不错。而马超他们显然都知道,所以让自己当了这么个巨鹿的太守,而自己呢,也算是对得起凉州军

    了,就是这样儿。马超他们几个先是去简单洗簌了一下后,就被张燕给请到了太守府的会客厅,马超也是简单说了下今日在瘿陶城内转,给他的感觉。显然更多的,那都是赞美的地方,他是对张燕还算是满意。毕竟马超也都知道,其实他张燕并不擅长去治理郡县,要不然的话,当初在黑山,也不至于说都让他们快饿死了,都吃不饱饭。是,张燕也就能吃饱,可

    他手下士卒和他们家人,未必就能吃饱了。所以马超能让他们有如今的生活,可以说张燕是很感激他的。而袁绍就不行,别说袁绍根本就看不上他们,他确实是有那个能力,能让黑山军都温饱,可试问他会那么做吗?所以说当年的冀州军只能是和他们敌对,而绝对成为不

    了什么朋友,这个和袁绍,可以说是有着直接的关系。但马超可不是他袁绍,别说凉州军财大气粗,就说马超的身份,也决定了他不会是袁绍那样儿的想法。而且解决黑山的问题,对当初的凉州军来说,那绝对是利大于弊的,所以他为什么不去解决好呢?因此,张燕是欠

    下了马超和凉州军的大人请,他这不就开始慢慢还了吗。说到了天黑都好一会儿了,张燕早已是让人去做吃食,再次招待马超众人。不过今晚和昨晚就不一样儿了,至少他不会再找马超喝那么多,对张燕来说,这有一个晚上就可以了。他也知道,这自己要是不懂去收敛的话,别说崔安他们了,估计自己少主对自己也得有意见。至少这个时候,他是看得出来,自

    己少主对自己感觉还可以,对张燕来说,他虽然没怎么看重这个,可终究这不是什么坏事儿。毕竟这若干年之后,这凉州军的大权,怎么都得落到马焕的手里,不过到时候自己还能不能在,这倒是不好说了。因为这个若干年到底是多少年,这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是十几年,

    也许是几十年,这都不一定。所以到了那个时候,段时日的话,自己倒是还能在,不过要是真久了,那么自己也许就不在了,这都不是什么没可能的事儿。不过如今来看,就这天下大势,估计十几年的光景,可能也就差不多了。张燕至少他是很清楚凉州军本事的,这如果

    要是全力施为,未必就灭不了兖州军、江东军,可最后真那样儿的话,己方也剩下不了多少人马了,而北方异族一出,那么中原是再无敌手,所以谁能想当那个罪人?没有,所以说张燕也都清楚,这是不可能去做的事儿,就说自己主公,绝对不会那样儿就是了。所以如今的情况,说起来还得是循序渐进,就是这样儿。所以连张燕都知道,凉州军其实并非没那个

    实力,可却真不敢那么去做啊。其实别说是己方了,就是他们兖州军,如果真有那个实力的话,他们也一样儿是不敢。江东军的话,也是没什么不同的。毕竟什么叫“兄弟阋墙,而外御其侮”,就是这个道理。自己家里怎么打,那么一家人的事儿,不管是凉州军还是说兖

    州军当然也是包括江东军,怎么打,那都是汉人自己的事儿,可只要异族敢大举进攻,那么就是所有汉人的事儿了,在生死存亡的面前,自己人的矛盾是和外人的矛盾才是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