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哪怕就是再加上他家人,是,张燕都能跑出去凉州军的地盘,对此,马超可是没半点儿怀疑。可他老哥儿是走了,也能带着家人一起走,不过当年张牛角留下来的那些人呢,他能带走?或者说他到底能带走多少?这就是问题,因为就算是那些人愿意跟着他走,他张燕也得有那本事啊。这几个人,甚至几十人的话,那还都好说,张燕要给他们都带走,就是凉州军

    也是未必拦得住。可真要是一下就来个几万人的话,凉州军要再拦不住,那得多废物。他们那是什么水平?毕竟号称天下最强,那可绝对不是吹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是天底下公认的。哪怕兖州军和江东军,一和凉州军相比,

    是没差多少,不过总体这么一算,那可就多了。所以也真是,几万人想在凉州军眼皮子底下跑的话,那纯属做梦,或者做梦都未必能梦到。所以说都这样儿的情况了,马超还能怕什么,他给张燕安排在巨鹿,可以说还是很放心的,别说还有赵云在,就是没有,那也没事儿。

    所以说这样儿安排,马超觉得也算是人尽其才了吧,确实。对他来说,除了像孟达那样儿的,用了自己也不放心,所以给他安排在自己身边儿,以便监视。而像张燕这样儿,哪怕马超也知道。其人可是没那么高的忠诚,但是说实话,确实,这张燕可不是孟达,所以说马超是敢用,也敢不把他放在自己身边儿,就像现在这样儿,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有赵

    云在,马超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要说赵云还对付不了张燕?那真是开玩笑了,两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吧。在太守府会客厅中,马超和张燕他们说了几句,然后就到了晚上,张燕是命人准备晚宴,他也就知道自己主公喜欢吃什么,像其他的郭嘉他们,张燕也是现问的,

    没办法,这事儿不现问,他也不知道啊。至于说赵云他们那儿,肯定是知道的,不过张燕没那个想法,说什么从赵云那儿知道郭嘉他们几个喜欢吃什么,他确实是没想从那儿知道。张燕就只是知道,这事儿自己问问他们就可以了,至于说提前打听什么的,对这样儿的事儿,

    那还真不是他能做出来的。就说其人那个性格,你让张燕去溜须拍个马什么的,那是想都不用想了,根本也是不可能。别说张燕根本对马超和凉州军都没那么高的忠诚,就算说他是有,以他那性格,更不是那样儿的人,所以其人是真心不会那么做就是了。如果说孟达那样儿的,都不用多想,其人就早已出手了,这自己主公来扶风,那还不是正好该他拍马的时候

    了。不过他倒是真不知道,就说他自己在马超那儿的印象,实在是差,太差了,所以说孟达什么都做好了,那么都是,没什么说的,可要不是那样儿……但是显然,张燕就不是那样儿,可以说孟达在马超心里是那样儿,但是张燕没有。而且还不得不说,张燕在马超眼里看

    来,他倒是有很多好的地方,哪怕其人对凉州军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归属感,这点马超心里是太清楚了。可他也不准备说让张燕如何如何,至少自己能用其人,其实就比什么都好,不是吗?或者说其实有一点很重要,就是马超不是说相信张燕他本事什么的,主要是其人的人品性格,马超还是相信的。以为当年的张牛角就是对其有恩,所以张燕照顾了黑山军那么

    多年。是,黑山军还有十万人马,可自己知道自己家里的事儿,要说张燕的黑山军,到底给他多大的压力,可以说他自己最为清楚,所以……在张燕这儿,马超倒是喝了不少,主要是他和孟达还有黄权、彭羕和赵云、典韦他们都不一样儿。就说孟达那溜须拍马的货,你让灌马超酒,那不开玩笑吗,他敢吗?别说是对自己主公不敢,对其他四个,孟达也是不敢。

    至于说在冯翊高陵,黄权和彭羕他们,他们不是孟达,不是他们敢和不敢,而是实在他们真心没那个想法,和自己主公喝两爵就行了,至于说什么灌酒之类的,他们是这点儿想法都没有。至于说上党那边儿,马超都没给什么机会,直接就是祭拜张杨为主,其他的,他都没

    那么看重。至于说到了常山真定,赵云和典韦,这个就不得不说,太熟了,关键是赵云不光是马超属下那么简单,更是他妹夫,所以你说赵云去灌酒?那不是开玩笑吗,所以这个也没有,典韦的话,他在冀州,一直都是听赵云的,他也算是挺佩服其人,因为其人武艺不比

    他差,更重要的是其他方面,人家都比自己强啊,所以典韦是很佩服他。因此,这赵云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他没什么动作,典韦能如何?就在巨鹿这儿,确实是不一样儿了。毕竟张燕不是孟达那种溜须之徒,也不是黄权彭羕那样儿的文士,没什么想法,更不是赵云、典韦,和马超他们那么熟,又是亲人的。作为一个纯粹的武将,在黄巾的时候,张燕就是大口

    喝酒,大块吃肉,十足一个山大王的样儿,所以哪怕是到了凉州军,也没改变他多少。所以一上来,马超敬酒之后,张燕就赶紧先敬了马超一爵,之后马焕、郭嘉、崔安和甘宁,他是挨个敬了一圈。说实话,张燕绝对没有说要灌酒的意思,只是一种客气而已,对,就是这

    样儿。而且还真得说,其人酒量绝对不差,比马焕、郭嘉和甘宁都强,和崔安相比,可能还差点儿,和马超的话,差不多吧。所以这屋中的酒量就出来了,第一肯定是崔安,这么些年了,也没有什么对手,之后就是张燕和马超,他们差不多少,然后是甘宁,最后是郭嘉、

    马焕。对,马超这个儿子的酒量,那还不如郭嘉呢,主要是经验少,还年轻,就是这样儿。张燕是先敬酒,敬了一圈,之后他就不找马焕他们喝了,就光盯着马超,时不时就来那么一下。而对于自己手下的将领给自己敬酒,马超肯定是不能不喝,所以也只能是来者不拒,结果一下就喝了七八爵,而这不过就只是晚宴才进行了一半而已。马超看张燕那意思,是没完

    了,他确实,没其他的意思,就只是想和自己多喝点儿,马超都懂。而且看张燕这样儿,他确实是心里高兴,所以才和自己喝了这么多爵,马超也不是不能理解,确实,他都明白。上一次看到张燕也是去年,不过显然,那个时候,那个气氛,张燕也不好说一直那么敬酒,

    而且府里几百人,他张燕算什么啊?比他有身份有地位的,说实话,可真是多了去了,所以他也是没什么存在感。最后就只是和自己主公喝了一爵,又和马焕这个新郎喝了一爵,就算是完事儿了。而对他来说,确实是不过瘾,不过那时候主角不是他,所以张燕也没什么太多的想法。可今日却不一样儿了,这在巨鹿,那主角就是自己,所以自己高兴,和自己主公

    多喝点儿,其实也不算什么,张燕还是知道自己主公酒量的。至少是绝对不比自己低,这点他还是知道的。要不然的话,张燕也不敢说这么和马超喝酒,真要是让自己主公喝多了的话,那么自己主公也许还不会多说什么,但是郭嘉他们呢,尤其是崔安,张燕是一个都得罪不起啊。马超他这也算是“舍命陪君子”了,当然这还不算是那么严重,只是对他来说,之

    前几个郡,可真是没有张燕胆儿这么大的。而其他几个,就只是看了自己主公一眼后,马超对他们微微摇头,他们也就没多说什么,毕竟都知道,张燕是高兴,没其他的意思。所以马超一微微摇头,众人更是不会多说什么了,他们也都知道,本来张燕他对己方这就没什么

    归属感,所以如今他能这样儿,其实也算是促进彼此感情的吧。因此,他们自然是不会多说,没看到自己主公也是没说什么吗,当然了,他们其实也都知道,就凭自己主公的酒量,如果张燕想要让他醉,那么一般来说,很可能都是他自己先醉了,就是这样儿,所以众人其

    实也是没什么太多的担心。如果说真要那样儿的话,倒是不如多想想张燕,他才是更需要别人担心吧。所以说这众人对自己主公确实,他们都没什么想法。之后张燕也没和马超喝多少,他也是看得出来,这要是自己一直就这么跟着自己主公这么喝,那么确实,自己主公不多说,那郭嘉他们呢,所以也真是,这自己可不能那样儿啊。确实,差不多也就行了。所以

    之后张燕也是明白事儿,关键是他确实,不怕自己主公,就怕崔安啊,当然也是怕郭嘉。至于说甘宁和少主马焕,至少这个时候,张燕还真是不会觉得他们让自己有什么怕的。毕竟崔安什么武艺水平,至少张燕是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人家对手,这别看崔安是年纪大了不假,

    可这自己也不年轻,而且关键是本事就真不如人家,这才是绝对的。而其他的呢,这酒量,自己也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说崔安要说话,和自己来拼酒,那么自己也只能是甘拜下风了,没什么说的。至于说奉孝先生,对张燕来讲,那就更得罪不起了,也许崔安还没那么多谋略,

    就是头脑也转得不那么快,但是郭嘉,这个奉孝先生一上,自己肯定是不好使,至少是真不行啊。所以说比起崔安来,其实张燕更忌惮郭嘉,因为自古以来,他都是觉得,必然是武力不是第一,还是,项羽那么厉害,最后不也是落下了自刎身死的下场,他看不上的韩信,倒是给他来一个十面埋伏,直接就灭了楚军。可不是吗,韩信这也算是缺大德了,这十面埋

    伏一上,项羽就算是不自刎,他最后也是全军覆没,哪怕回到江东,其实也蹦跶不了几年,毕竟刘邦的汉军才是大势所趋,所以这个才重要。张燕不知道那么多,可是这垓下之战,他还是知道的,毕竟这么有名的战役,他身为武将来说,还是必须要了解的。张燕是佩服项羽,

    这个不错,主要是对方的勇武,对他来说,这辈子也只能是仰望了。别说是那种武艺,一流自己都到不到,就只能是个二流水平,就那么混了。可是要说韩信,说实话,他可看不上对方。哪怕韩信本事不错,这点张燕也承认,可是其人那个人品,确实是太不好了。要说韩

    信他这辈子做了好几件让张燕觉得不怎么样儿的事儿,比如说活埋生母,问路斩樵,这不都是韩信做出来的吗,所以张燕确实是看不上他。活埋生母不是说韩信把他母亲给活埋了,他还没那么大能耐。只是听说什么有个地方风水好,只要把父母安葬在那儿,就能发达,结果韩信把他母亲用的东西,就给埋那儿去了。说实话,这在古代来说,就是不孝的典型,而

    他韩信为了自己飞黄腾达,是都能做出来这样儿的事儿,所以张燕看不上他,至少他是做不出那样儿的事儿。问路斩樵,是韩信问陈仓的路,结果樵夫告诉他了,之后他离开的时候,趁着对方不注意,就给樵夫杀了。因为韩信那意思很简单,这秘密的路线,要是被敌军给知

    道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啊,所以是越少人知道就越好。所以说韩信这样儿,张燕要是能看得上对方才怪了,而且韩信还有好几件事儿,都做的不怎么样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