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说这么争脸的事儿,哪怕就是赵云和典韦,他们也是不能免俗啊,还是挺好面子的,这个是一点儿都不错。毕竟这在座的那么多人呢,郭嘉他们几个可都是有名有姓的,就算是在真定的几个,那也都是排得上号的,所以也真是,这确实,是让他们感觉是倍儿有面子。要说做到赵云他们这个位置了,说实话,也不是说就那么好面子。但是这里不光是有郭嘉几

    人,更是有真定他们的同僚,或者说是属下也对,所以在那几个的面前,赵云和典韦,两人是肯定不想丢了面子的,甚至就想着能争面子,在几人面前,让自己主公一表扬,一敬酒,这面子不来了,这确实,对他们比赏赐什么的,来得更好更重要。敬完酒后,马超把手一挥,

    让众人是敞开了吃,不吃好喝好了,都不能出这个门儿。当然了,这不过就是玩笑话了,众人可都不敢喝多了,要不然的话,其他倒是好办,可万一撒酒疯的话,或者是什么酒后失态,这可怎么好,自己主公可就在旁边儿呢。所以你让他们吃,那都没问题,可多喝的话,

    那就算了。至于说吃的话,除了像崔安那样儿的之外,可确实也没几个人就那么大吃了。毕竟虽说这宴席确实,在冀州比长安那只能是更少,可哪怕如此,他们也不是说就想要吃什么,还吃那么多。确实所有人里,除了崔安样儿的,他是根本就不怎么在乎别人的看法,这从上党出来之后,这一路上就没好好吃过什么,所以这个时候有好吃的,那自然是让他心里

    高兴,这个是肯定的。所以他这个时候,那是甩开腮帮子吃,是自己能吃多少,他就准备来多少。而众人对此,可以说都是很熟悉了,自然没感觉有什么奇怪的。就是在真定的那几个,和崔安不熟悉,可也知道其人就是这么个性格,如此作风,没看到骠骑将军他们都没说

    什么,也都没什么表情,这就绝对是说明问题了,因为他们是太熟悉也太过了解了,就是这样儿。确实,就和之前所说那样儿,马超他们早都是没什么感觉了,只能说这最开始,要是第一次看的话,那么他们没准是有想法,这个很正常,可这都已经多久了,说是多少年了,

    其实还真是没错,就是如此。当然对于在真定的几个大汉官员来说,他们是虽然知道,可却和崔安没什么熟悉的,所以自然是不那么了解,当然是不能和马超他们相比了。所以屋里基本上就只有两个表情,对于马超他们来说,看到崔安如此,都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最多就是看一眼,然后就是继续吃喝。而其他几个和崔安不熟的,但是多看了几眼,确实,虽说

    也不是没听过,可这看他如此,那可真就是第一次啊。这第一次晚宴,众人吃了足足一个时辰还多,终于算是完事儿了。主要是崔安,就这厮吃的最多,而且看这样儿,好像还能吃?马超知道,他确实是还能吃,不过这就已经算是收敛了。要说历史上这能吃的,基本上都属

    于大将、猛将,那都是有名有姓的,所以崔安这么能吃,在马超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像他这么个武力,自然是应该能吃不少。就说吕布,虽说没提到过其人平时吃多少,可马超跟着他混过一段时日,自然是比较清楚其人的饭量,至少他自己知道,自己可比不上人家,还差着一块儿呢。可以说吕布真要是吃起来,他所吃的东西,比起崔安来,那是只多不少,

    所以马超没在三国的时候,他确实没觉得一个人能吃多少,毕竟他那个时代,不是没有能吃的,但是在一定程度上,马超自认为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他在三国这儿看到的,才知道,这以前所见的,和如今所看的一比较,那绝对是“小巫见大巫”了,以前和现在还真是不能比。现在这人能吃,那绝对不是夸张,当然没说太夸张,可比之前他所看到的,那可

    是强多了,这个也是没错。终于是都吃完了,对马超来说,他是没什么感觉,而其他几个,对崔安没什么想法的,也是自己自顾自去吃,根本也是没受到什么影响。至于说其他几个,和崔安不熟的,那确实,是受了点儿影响,这个也难怪,毕竟崔安吃上东西,他就很少去顾

    及别人了,他认识的,他都不可能多去想,更何况他不熟的,或者说根本就不认识的呢。一顿晚宴结束后,马超和赵云典韦他们说了几句,无非就是从长安出来,之后又到了扶风、冯翊然后去了上党,这最后是来到了冀州常山真定,这一路上,马超是简短说了几句,给赵

    云和典韦他们听。说完,马超回了自己在真定的府邸去休息,他不知道在哪儿,但是有典韦带着他们去,赵云的话就没过去,让典韦带着马超他们走了。毕竟常山真定,虽说不是冀州的治所,可一直都是凉州军在这儿的大本营,所以每个州这样儿的地方,都有马超这个当主公的府邸,所以自然是有地方住了。冀州其他地方,是没有马超的府邸,可在常山真定,

    这确实是有。马超五人回了他自己的府邸,这真定好歹是如今凉州军在冀州的大本营,所以又是马超的府邸,这自然是没什么。马超这一夜,算是从上党出来之后,休息最好的时候了。因为之前都是在赶路,哪怕这两个郡,其实是挨着的,不过马超五人也是跨州才从并州

    到了冀州。而之后他们从冀州离开了,还得再去并州,这是马超从司隶就已经定下来的路线了。当然离开了冀州,再去并州的时候,他们就不用再过上党了。毕竟去了一次也是可以了,没什么太大必要,马超是不会再去的。而且也不得不说,上党对马超来说,还是一个伤

    心地,所以他是能不过去,还是不会过去的。第二日一早,赵云典韦他们也是陪着马超一起吃饭。马超倒是没对赵云和典韦说什么明日不用来了,他们要是想过来,马超自然是不会拒绝,不会阻拦的,毕竟和孟达还有黄权、彭羕几人一比,赵云和典韦显然,他们的关系和马超几人更近,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所以马超也不好对赵云和典韦说,你们明日就不用来

    了。你看对待孟达他们几个是那样儿,可对赵云和典韦,那就不同了。尤其是前者,那可是马家的女婿,如今唯一的一个女婿。是啊,马超女儿马卿云要是嫁人的话,这个时候马家就能有两个女婿了。不过如今来看,他女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嫁人,就看马卿云那个性格,

    虽说和她姑姑还是有所不同,可在这上面,她和她姑姑,好像也没他大区别,至少马超是没感觉出来什么,所以说自己女儿最后估计也是和自己小妹一样儿,都是要晚婚晚育的,这个倒是也正常。毕竟对于自己女儿的性格,马超还是知道的。她和自己儿子不一样儿,自己儿子别说是父母之命让他成亲,就是甄宓这么一个顶级大美女在这儿,他都不可能不想别的,

    哪怕他还是能克制住,但是甄宓毕竟是天底下能排在第一的美女,所以自然是不一样儿。用完朝食,马超就和郭嘉他们就在真定城内转开了。而和扶风还有冯翊,当然也都包括了上党都不一样儿的是,这之前那三个郡,都是太守派人暗中跟着马超他们,以便保护。当然这个是没什么大用,可自己这当手下的,确实,也得做出来样子。不过在冀州,在常山真定这

    儿,却没那样儿,赵云是让典韦跟着马超他们,算是个向导,当然也算一个保镖了,这确实不错。不过赵云也清楚,就凭自己主公和崔安还有甘宁这么一个组合,天底下真能给他们威胁的,那确实是没有多少了。而赵云肯定是不能跟着,他还要处理冀州的事务,但是典韦

    可以去。而且确实,这不得不说,因为冀州还有四个郡是人家兖州军的地盘,你就想让这个地方那么太平,基本上也是不一定了,所以至少冀州和司隶、益州这样儿的地方都比不了,就是和荆州比,也是有不一样儿的地方。至于说凉州和并州,那么这两个地方是有异

    族很大的威胁在,所以冀州和这两个地方,在这个上面,凉州和并州,那确实不是冀州所能比的。有了典韦这么个向导,可以说马超他们在真定转得很快,毕竟有熟悉路的人带着,那自然是好事儿了。所以这个速度,那确实是比之前扶风、冯翊还有上党那儿快多了,这个还真是不错。毕竟这有个熟人和没人带着,那分明就是两种情况,毕竟马超他都多少年没出

    过门儿了,那带兵征战的话,还不能算是出门儿啊。对于赵云自己没来,让典韦来了,马超他对这个事儿,他还是比较赞成的。如果说是在槐里或者是高陵,孟达、黄权他们如此的话,那他肯定不会让。但是在真定这儿,赵云让典韦过来陪着,马超觉得倒是都不错,确实。

    有着典韦当向导,马超他们是在城内转了好几个时辰,不过他们有熟人,却是不会走什么冤枉路,也不会因为不熟悉路什么的,而绕远或者迷路之类的,更不会耽误多久,就是这样儿。到了晚上,还未天黑的时候,马超他们就回去了。他也知道,今日正是因为有了典韦这

    半个真定人,所以这自己几人才没用几个时辰,就算是逛完了真定。回到就算是凉州军在冀州的州牧府之后,马超和赵云他们说了会儿话,这就开始摆宴了,毕竟已经是天黑了,该是晚饭的时间了。马超是从来都不耽误晚上设宴的时间,这个确实,他不会那么去做啊。毕竟马超可一直都认为,这吃不是小事儿,而且还是晚上的大宴,这个就更不是什么小情况了。

    一顿晚宴,马超他们吃的是比昨日兴致还高,毕竟今日他们才真在真定这儿转了几个时辰,昨日的话,那不过是才来而已。所以昨日所说不过更多就只是路上的见闻而已,最多最后是夹杂了不少扶风、冯翊和上党三个郡的一些事儿。可今日不一样儿,至少今日马超他们在真

    定转过之后,那自然是能对真定说上几句了,这至少的都是如此。而听自己主公意思,赵云和典韦知道,这自己主公是满意的,要不然的话,自己主公也不会说那样儿的话,更不会说那么多。以赵云和典韦对马超的了解,那自然是知道他心情不错,心里满意的时候,会说

    什么,而相反的时候,又会怎么说怎么去做。而且必须要承认的是,自己主公绝对不会说因为和你相熟,哪怕就是亲人,他也不会说太给你面子,就是这样儿。所以赵云和典韦他们真是清楚,这自己主公可绝对不会因为那样儿,他就不说什么了,反而很多时候,其实就因为是那样儿,还可能对你就不讲什么情面,这可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所以如今看自己主公

    的表情,听了他所说的,赵云和典韦自然也是心里高兴。确实,对他们来说,这赏赐还没有马超表扬他们几句来得更加实际。毕竟他们可不是说在冀州能听到自己主公如此的,毕竟马超都不上这儿来,所以这在真定,在府邸会客厅,自己主公如此说,那么就是给了他们大

    面子了。所以这刚开始,还没摆宴之前,马超的几句话,确实是让赵云典韦他们心下满意,之后摆宴,大家开始吃喝,这个时候马超倒是没多说,大家都是以吃喝为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