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估计孟达要是知道马超心里真实想法的话,他会在心里大叫冤枉啊,这真是先入为主,自己这些年,是吧,对凉州军,那是没功劳还有苦劳呢,可自己主公居然是这么想自己,真是……不过还好就是,他基本上是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了。但是有一点没错,那就是现在的孟达,还让马超这么想,其实对其人来说,是有不少不公平在。但是马超作为凉州军的领

    袖,凉州军主公,他自然不会去考虑这个,只要不让孟达知道,只要自己继续防备着对方,那么基本上就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不是吗?本来在马超看来,天底下就没有绝对的公平,说起来那只不过是相对的而已,就是这样儿。更何况自己是什么身份地位,而他孟达呢?自己

    是当主公的,可他孟达只是属下,还是后来投靠的,哪怕他是个元老。但他之前不是益州军的吗,而这他这么个出身,和本来就是己方的将领谋士,马超当然是觉得后者更好,这个肯定如此。当然了,他怎么都是承认其人本事的,要不然还是那话,就不会说把那么重要的

    一个郡交给他孟达孟子敬了。晚宴大家都是吃好喝好了,宴席撤下后,马超是特意表扬了黄权和彭羕一番,毕竟是因为有了他们,这才有了今日的高陵。至于说其他地方,马超是不清楚,但是差也不会说就是天壤之别,马超觉得还不会那样儿,毕竟他是相信黄权他们两人的。所以说其他地方,马超都不用亲自和郭嘉他们去看,他就已经是想到不少了,这个还真

    是没错,是他所想到的,没错。对于自己主公的表扬,黄权和彭羕他们两人,自然是心里高兴。对他们来说,这真就是,这些年来的努力,是没有白费啊。确实,还是那话,两人到这儿来了,那就没指望着什么战功之类的,所以有自己主公如此说,那就是对他们最大的肯

    定,确实是这样儿。黄权和彭羕,要说两人打仗是有一套,不过这个治理郡县,那其实比他们征战沙场,更厉害,这点确实也是没错。至少在马超看来,两人在政事上面,看着发挥更好,是比战场还要强,马超觉得是用对人了。确实,两人在这个政事上,确实是不差,至

    少马超慧眼,他所看到的不错。但是他们更大的兴趣,其实还是带兵征战,而不是去治理个什么郡县,这个也是没错。不过所谓是“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自己主公把这么重要的一个郡,交给自己两人了,那么自己两个就得是任劳任怨,把冯翊郡给治理好,这就是黄权和彭羕他们一直以来的想法,都没改变过。当然了,如果说真有机会,自己主公能带着他

    们征战的话,他们宁可不当什么郡守,就当个普通将领,也想去参战。这个绝对不是什么战功勾引他们,而是他们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所以说他们虽说治理郡县都不错,而且也不是他们讨厌的事儿,可相比去征战沙场,显然还是后者,那才是他们最喜欢,这个一点不错。

    不管是年纪不小了的黄权,还是说还算年轻的彭羕,他们可都是期待自己什么时候能再次征战沙场,这就是两人的想法。对他们来说,确确实实,这能和自己主公出征,太难道了。别说这个,就是自己主公不带两人,让两人跟着别人出征,自己两人也没什么不愿意的,不过如今来看,这样儿的事儿,是想都别想了。不是说就一点儿都没可能,可确实,实在是几

    率渺茫啊。所以说这个其实也算是“退而求其次”,他们俩知道自己两人几乎是没什么机会上战场,那么在治理郡县这个方面,有自己主公的表扬认可,他们确实,也是很满意了。毕竟没有最期望的,可也没算是白努力不是?毕竟自己主公看到自己两人的努力了,这其实就足够了,至于说上不上战场,那却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就是这么简单。而对于自己主公

    的表扬,他们两人虽说是心里高兴,这个没错,毕竟被表扬了,心里还能不开心吗?不过黄权和彭羕他们两人也是赶紧谦虚,毕竟这自己主公虽说话还不至于那么夸张,可他所说的,如果传了出去,自己两人就这么受着,那么肯定也是要被人嫉妒的。虽说自己俩确实,不怕

    什么,可真还是那话,就是麻烦确实是越少越好,这个是肯定的。对他们来说,这每日的事儿,已经是不少了,毕竟整个冯翊一个郡,那确实,不是什么小地方,也不是什么不重要的地方,更不是没什么事儿的地方,所以他们俩每日事儿还是不少的。你看这是到了晚上,

    陪自己主公几人一起晚宴,这个是必须的,要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是该休息了,也是劳累了一整日,该歇歇了。所以两人谦虚了一下后,马超也是把该说的都说过了,让他们明日一早不用陪自己等人吃饭,然后他们就下去了。马超也是一样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躺下休息。不得不说的就是,今日过得让他觉得是真心很快,马超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不过

    他倒是希望每日都能如此,那样儿的话,就都好了。不过显然,这事儿是不可能。不是说就一点儿都没可能,是没什么太大可能,几率是很小了。今晚,马超休息是最好的吧,是很快就沉睡下去了,可以说这个绝对是难得的一回。而且还不是以为他累的原因,是因为他今

    日很轻松,就是这样儿。确实,劳累的话,也是一样儿能让马超很快入睡,可今日虽说也是转了四五个时辰,但是对马超来说,确实不算个什么。别说是他了,就是对郭嘉他们四个,也一样儿不算个什么事儿。哪怕是马焕,你别看他是不出来,但是他却从来都没有缺乏

    过锻炼,而且是胜在年轻,自然而然,他是不会被这几个时辰累垮的,那样儿的话,也真是,太小看他了。所以说就连马焕走了几个时辰都无所谓,那么就更不用说是崔安还有甘宁他们了,哪怕郭嘉这么一个文弱书生,确实,怎么看他,都是一个文弱书生,可郭嘉和马超征战多少年了?别说是几个时辰而已,就是再多几个时辰,对他来说,也不是没经历过,所

    以真是,这都是小意思了。至于马超,那就更不用多说了,哪怕如今年纪都不小了,但是其人身体还都不错,体力什么的也都可以。毕竟马超是一个军人,所以……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确实是非常快,其实就是一觉的事儿。早晨黄权和彭羕,他们果然是没再来,看来昨日

    马超的话,是很有作用的。确实,你主公都已经说了不让你作陪了,那么正好,也不用过来。真要是有什么其他的事儿,那么当老大的,自然会找你这个小弟,这当手下的,都明白。而且黄权和彭羕,他们其实也知道自己主公的性格,可还是那话,作为手下,他们昨日早晨,那是不可能不过来作陪,至于说自己主公说什么了,那是之后的事儿,可不是之前他们就要

    去实施的,所以最开始还得去。因此,这他们昨日是该来,而听了自己主公早晨说了一次,晚上又说了一次之后,他们就不来了,这个是肯定的。毕竟当老大的发话了,那么当小弟的,那自然是要听从命令了,所以今日早上,他们自然是不会过来。不过要是自己主公找他们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怎么说,马超也不会在吃早饭的时候,让人找他们。而且今日还

    只是在高陵城的周边转而已,根本也是用不到他们两人什么。至于说他们和孟达一样儿,也是给自己几人暗中整了几个保镖,这个马超他们当然都清楚,也就不用多说什么了。黄权他们倒是和孟达一样儿,不过孟达做事儿,是有保护自己的意思在里,这个自己也不是不清

    楚,可他也有给自己溜须拍马的意思,这个马超也都明白。但是这事儿也确实,是看破不说破,要不就没意思了。可黄权和彭羕,马超确实是知道他们的意思,两人可真不是给自己溜须拍马,而就是为了自己几个的安全,为了安全着想啊,毕竟真要是出了点儿什么事儿,

    哪怕自己和郭嘉他们不会受伤,可他们也是要担责任的,这个一点儿不错。所以说他们如此准备,也算是让自己安心了,至少暂时,还是可以的。如果说自己主公他们几个,真要是在高陵或者冯翊遇到了什么危险,那么基本上是用不到他们派去的那些人,就早得让自己主公几人给打发了,不过之后处理的话,还得是他们那些人上去。可要是真碰到连自己主公也

    对付不了的敌人刺客什么的,那么那些人,有什么用吗?真心是没大用,不过也许,是在可能的时候,可能会有点儿用,这个都说不好啊。所以说黄权他们肯定是不会希望自己主公遇到什么危险,因为那样儿的话,哪怕最后什么事儿都没有,自己主公也不会处罚自己两人,

    可在其他同僚面前,自己两人可就要丢大人了,确实,丢脸丢大了,不就是这样儿啊。所以这样儿的事儿,如此情况,那是他们一点儿都不想要的,因为一出事儿,他们这肩上的压力可一下就大了,这样儿自然是他们不想要的,是都希望自己主公几人在冯翊这儿能平安。

    这个是肯定的,在高陵边儿上的一个村子,马超他们是直接就进了村里。毕竟这个地方绝对不算是偏僻,所以路过这儿的人,其实还是不少的。因此,村民见到马超他们几个,也没什么意外的。只有说在与世隔绝的地方,估计见到外来的几个人,他们那儿的人,是有意外。但是在这儿的话,那确实,是没有。在村口,马超是看到了一个老大爷,他都得认老大爷,

    可见老头儿年纪肯定不小了,至少在这个时代来说,那是绝对长寿。马超下马,后面郭嘉他们几个也是都下了战马。马超对老头儿一笑,“老大爷,这今年高寿了?”这老在古代绝对是尊称,这么叫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老头儿别看年纪大了,但是马超这么一问,他还真是

    都听清楚了。他看着马超,一笑,“外来后生,老夫今年七十有五了。”马超一听,心说这年纪果然是不小了,七十五啊,这自己两辈子加一起,也就差不多这个年纪了。马超点头,然后是接着问道:“老大爷,这几年收成如何啊?”别看这个村子不大,但是占的耕地还真

    是不少,至少没家都有不少亩地,如果马超所料没错的话,这地应该是凉州军的地。对,不是什么世家大族的,是凉州军从他们手里买来的,不过付出不少就是了。而且在冯翊这儿,没什么世家大族,不过就是二流的而已,所以凉州军要买他们的一少部分地,不过就是九牛一毛,他们也不敢说去得罪凉州军,所以给他们的利益足够,他们觉得可以了,自然就成交

    了。老大爷此时说道:“还挺好,这除了去年大旱,这今年收成都不错。这马将军去年还给咱们免了税,不用交了,这家里还是有余粮的。”马超一听还提到自己了,这他还算是满意。至少这么一个村,这落实自己的政令,还是没问题的。看着百姓有口饭吃,他们就绝对

    不会跑来造反,所以对马超来说,其实这就足够了。马超不敢说治下什么国泰民安,但是比之前战乱时候强多了,这其实就挺好了,自己也是没白努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