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那些没过来的,说实话,马超是真没什么意见。就是他也知道,一个州最后不可能谁都不在那儿,至少几个郡的郡守,就不可能轻易离开,甚至有地方郡守就不能动。万一最后出问题了怎么办,所以马超一样儿,是有好几年都没见到的人了,这个真是太正常了。对此,马超确实没意见,因为他知道,就算是自己在其位,也得那么做。不过对好几年都没见到的

    人,他也真是,心里很想念。这个可不是说主公见手下什么的,而是多少年的交情了,哪怕身份关系有所改变,可在马超看来,这关系其实还有,至少不可能因为这身份的关系,就一下没交情了,马超可从来不那么认为。是,因为如今他是主公,可主公是主公,不代表以

    前的交情都没有了,这个他可从来没那么认为。只能说如今自己是主公,而他们是自己手下,所以和自己说话什么的,自然是顾虑很多,要考虑不少,马超知道,这个情况,不会像以前那样儿了。可不管如何,真是改变不了当初的历史不是,至少曾经的交情,可真就不是

    一点儿都没了啊。不得不说,马超确实,他一直都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这个一点儿不假,哪怕当了这么多年的上为者,这么多年的主公,其实也没说怎么就改变他了。所谓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就是他本性了。只不过就因为这些年,马超是一个当主公的,凉州军领袖人物,做老大的,所以很多事儿,他也不可能去和谁去讲情义,更多的,该怎么样

    儿,那就是怎么样儿了。因为自己是主公,就这么简单,没办法。也许有朝一日,马超不再是凉州军之主,就没有了那么多的束缚,这却也是他想要看到的,确实,如此。张飞走了,其实马超也是有点儿舍不得,不过他是不得不离开长安去凉州啊,而且过几个月,马超知道,

    到时候还能再见,自己大不了在凉州多在些时日也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说起来这大过年的,除了赵云之外,就只有张飞这么一个,带着家眷来长安陪自己和那些人过年,马超这心里,也是有点儿想法。当初也没像如今有这身份地位,凉州军也没如今这样儿的势力、

    实力,可那个时候,几十号人,就都能聚在一起过年,大家和自己虽说也是有分别,但是不像如今这样儿,感觉距离远了,当初是有多近,可惜是回不去了。马超是有所怀念,如果还是当初那样儿的话,那么就不会大过年的,就只有张飞他一个带着家眷跑长安来了,就说黄忠、贾诩,哪怕就是张松,也许都会那么做,可如今……所以就是马超也不得不在心里感

    慨两句,这确实如此啊。过完年了,一切都算是步入了正轨,之前的话,不是说没这样儿,只是也忙着过年,大家吃吃喝喝,自然就是把正事儿处理少了,而且因为过节,这个正事儿肯定也是少了,这也确实没错。其实如今大汉过年还不像之后那样儿,但是也有年味儿,毕

    竟一年才一次而已,而且是迎新辞旧,在古人看来,这个确实,还是很重要的,哪怕大汉也是如此。所以老百姓也过节了,当然事儿肯定是要少,这个没错,长安城百姓不说都是比较富足,可至少真没有饿死的存在,这个倒是也没错。说明马超这些年的经营,那确实是不错,他是不敢保证其他地方如何,可至少长安城,那是真心没有那样儿的,马超对此算是满

    意吧。正月十五过去了之后,反正马超是认为这年就算是过去了。当然在古代来讲,人都说没出正月都是年,所以这整个一个正月,都是喜气洋洋的,至少人们都不至于说为了生计,而那么奔波忙碌了,至少这一个月,大多数人,确实是能轻松不少,这个马超在大汉都三十多年了,他还能没有体会吗?而此时马超就等三月的时候,天气回暖,自己好带着自己儿子

    出门,当然还有郭嘉他们,确实是一个都不能少。话说这可是自己想了不短时日才定下来的黄金组合啊。确实,还是那话,自己五人组,那是天下大可去得,什么龙潭虎穴,马超都没放在眼里,反正都是吹呗。他是开始为了出门而准备了,当然还有时间,不过在马超看来,

    就时间过得最快,这都不用说了。出门在外,马超最大的感触,自己准备不用带什么东西,就只带着钱就可以了,话说就是有钱走遍天下,没钱是寸步难行,马超觉得一点儿没错。所以他是准备了不少钱财,最后自然是要让崔安拿着,反正他要跟着去,正好这个任务就交给

    他了。而马超他是,本来可以不带这么钱财,但是他也想了,为了避免让自己手下破费,自己是很有必要带着很多钱的。确实,对于那些人,马超还是很了解的,自己一去,至少他们就得请几人吃饭,大摆宴席,是,有人知道花“公款”,但是还有的人,马超知道他们,最后肯定就是自己掏腰包了。要说凉州军官员的俸禄,是大汉朝廷制定的,不过是马超给的

    而已,所以其实也不是特别多。更多其实是马超这个当主公给他们的另一份儿,所以说马超知道,如果自己就几日的话,就算是每日都摆宴吃喝,也吃不穷他们。可时日久了,这谁也顶不住,除非是糜竺那样儿的,有钱人,腰缠万贯,马超自然不会认为能吃穷他,不过别

    人的话,就算是吃不穷,可也绝对是要给他们增加不少负担,所以那样儿的事儿,可真不是马超这个当主公的能做出来的。那也不是马超的初衷,他是不可能缺钱的,所以也不会就因为费劲拿着,而就不带多少钱了。至于说让崔安背着盘缠,他绝对是没意见的,以前他也

    经常做这事儿,早都是轻车熟路了。别说就几百斤,更多的,也不是不行。好歹崔安能拿得动,并且他那战马可是一匹宝马,这个一点儿没错。而马超的坐骑虽说也是宝马,可他当主公,当老大的,还不是让谁拿着东西,谁就得拿着东西。而且也确实,这个是一直以来的习惯,当年马超出门的时候,崔安跟着,都是崔安背着盘缠,马超可不拿那些东西,这个是

    一点儿不假。所以说马超和其他人,都是很轻松,武将就拿着兵器就可以了,而兵器还不是时刻都要手里拿着,不过是放在马上。当然盘缠那些也一样儿是要放在战马上,不过崔安肯定得小心谨慎,别让钱丢了才行。所以说崔安肯定责任更大,和其他人可不一样儿,别人

    可没拿钱啊。所以马超已经想好,主要的事儿,就是归崔安了,自己是不会拿着财物就是了。两个月之后,临出门前,马超是特意给众人开了个会,这个既是自己要离开前的安排,也是告诉了众人自己的动向。而除了陆逊和郭嘉之外,其他人可一个都不知道自己主公要离开的事儿,所以他们今日第一次听,也是稍微惊讶了下。而除了郭嘉之外,崔安和甘宁听说

    自己主公出门要带自己两人,他们心里自然是高兴。毕竟己方那么多人呢,是吧,所以能让自己两人跟着,这也是自己主公认可了。崔安倒是没多想,不过甘宁就是如此想法,毕竟他和崔安可太不一样儿了。崔安是凉州军元老,甘宁不是,人家是和马超从小就认识,自己也不是,对方武艺什么的都比自己强,自己也更比不上对方。所以说崔安是习惯,而甘宁绝

    对是有惊喜,也有被认可的欣喜,这就是甘宁此时此刻的想法,因为他不是崔安,就这么简单。所以这也算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对于崔安和甘宁来说,他们自然是高兴,当然也包括了早已知道此事的郭嘉。之前他还没十成确定自己主公就一定带自己去,而如今却是确定了,

    所以哪怕也算是所料之中,可郭嘉心里还是有一丝高兴的,这个确实也是没错。然后就是其他人,尤其是想跟着自己主公离开,却是没被点到名的,自己主公不带去的,留守长安,他们几个心里确实,自然不会高兴。可也没办法,自己主公既然都那么决定了,那么这个事

    儿基本上就不要想着去改变了。最后马超是嘱咐好众人,也把自己走后,出现什么事儿,大事儿的话,如何通知自己,告诉了众人。长安依旧是交给陆逊,他是很放心的。别说兖州军不会过来进攻长安,就算是真来了,就凭长安众将和士卒,主要是有陆逊,就能一直守住,到自己回来,就是这样儿。所以马超也确实,他是没什么担心的,对他来说,担心这个,那

    还不如是早去早回,这个不比什么都好。和众人最后说了几句,马超就让他们下去了,告诉了士卒,让其去找马焕过来。马焕没有在这儿,他还不是凉州军的人,只能是马超亲自找他,这样儿才行。没多久,马焕是过将军府来了,知道自己父亲找自己,那肯定是有事儿。

    至于说之前马超和众人所说的那些,他是不知道,知道的话,他就明白自己父亲来找自己是什么意思了。别看他是马超儿子不假,可这事儿他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这也不能怪马超,就是糜贞,也没和他说什么。哪怕如今马焕都成亲了,这个不假,可依旧,实际年龄还只是

    十几岁,马超知道,这事儿早告诉他之后,就要走漏消息,没多久,整个长安城都得知道。所以就陆逊、郭嘉和自己妻子知道这个事儿,抛开他们和自己,就不会再有第五个人知晓。所以如今来看,马超自认为自己做得还是很对的。至于说自己儿子最后如何想法,那么自己也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这虽说自己是当老子的,不过只要他是走正路,做正事儿,那

    么哪怕是有点儿什么想法,其实自己都不会说去管太多。毕竟他也是那么大的人了,都成亲了,虽说他是不能和自己比,但是在如今这个年代,就已经是成家该立业,自己有自己想法,自己做自己的事儿的时候。马焕坐了下来,马超对其微微点头,“今日我找你过来是为

    了……”马超把自己要带他出门见世面的话,和马焕都说了。马焕听着,他是双眼放光,确实是心花怒放的。这自己长这么大,应该说还没走过什么远道,所以如今自己父亲要带自己走,他自然是心里高兴。对马焕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机会,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之后马

    超是特意说了下,自己的用意,这个事儿,务必是要让马焕重视起来才行。马焕闻言点头,他知道自己父亲用心良苦。有的人,自己父亲都好几年没见了,那么显然,有的人,自己长这么大,估计都是没见过的。而自己成亲的时候,也没来。所以对于这样儿的,还是自己父亲看重的人,那么自己必须是要亲自拜访一下,不如此不行啊。而此时此刻,他也算是知道

    了,前几个月,自己母亲为什么和自己说了不少,关于子嗣的事儿。敢情不光是她着急,还有这自己要离开的原因。不错,其实糜贞还有马超,他们就是这个意思,甄宓怀孕了的话,马焕和他一起走,这样儿就算是不错。至少马焕离开,甄宓不是没事儿做了,还得养胎等着

    生育,之后糜贞更会把儿媳给接到将军府来,所以马超也是没什么不放心的,她们和自己母亲,也算是做个伴吧。而这个事儿也确实实现了,甄宓是上个月,她就有身孕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