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别就是个文士了,哪怕像廉颇那样儿有名儿的大将,不也是让人给调侃,“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所以也真是,马超都知道,这人不服老,是真不行啊。张飞就更知道了,毕竟阎忠情况是亲眼所见的,第一次见对方的时候,如今都快二十年了吧,那个时候阎忠年纪也不,但是还没如今这么老啊,所以也真是,他是每个月都去,所以对此感触可很深。

    其实马超也不是没和自己老师过,阎忠到长安来,但是对他来,那凉州就是故土难离啊,陇县更是,他家就在那儿啊,阎忠就是汉阳人。所以你让他来司隶,他是真心不愿意的,哪怕司隶和凉州都挨着,但那也不行。所以他不同意之后,马超也就没再提这个事儿,毕

    竟自己老师那个脾气,他可是知道。这样儿的事儿,除了他自己,其他人谁都没大用,自己老师长辈是都没了,所以哪还有人能管得住他了,对此,马超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就凉州那地方的气候,都没法和司隶比,所以在那儿住,那就等着减寿吧。不过他什么都不

    能啊,那是自己老师,怎么都轮不到自己什么。听张飞所讲,马超是点点头,他不得不承认,张飞所讲,都是自己想了解的。可自己哪怕是凉州军之主,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而且凉州军哪怕是和司隶挨着,但是那也有距离不是,所以张飞所的,基本上都是他不知道,而且也想了解的。这个也不得不,张飞是很了解自己的,马超承认这点,也是,好

    歹都认识那么多年了,所以谁还不知道谁啊,是吧。至少张飞就很清楚,凉州军是轻松不假,可一样儿是有自己主公看重的人,可也不能都把他们放司隶,别凉州是很需要他们,就是他们自己,也没人愿意离开凉州。就李为十八子他们,王伉还有庞柔他们,真都不愿

    意离开凉州。十八子和庞柔可都是凉州本地人,就是王伉,他也在凉州二十多年了,所以凉州是他们(第二)故乡,他们就和阎忠一样儿,故土难离,更为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武将,尤其还是如今这个身份地位,自然是要保卫家园,而凉州可不就是他们家园吗。当初十

    八子因为村子被羌人屠了,所以本来就已经是有这么一根刺,让他们心里不好受,所以你让他们离开凉州去别地方驻守,那是想都别想,当初连落草,当马贼,都得在凉州呢,所以就别现在了。王伉和庞柔他们倒是不像十八子那样儿,可心里也都是有自己想法的。所以马超多少也知道他们的想法,因此,问过他们,他们都不愿意去除了凉州的其他地方,马超

    也就不多了。毕竟其他地方真是,不缺人,而凉州的话,确实是更需要他们,这点没错。毕竟他们都在凉州多少年了,对凉州的熟悉程度,那绝对没几个人比得上,所以马超知道,让他们驻守凉州,肯定好处是比坏处要多,这个自己一点儿都不怀疑。可马超也清楚,真要

    是有强敌来犯的话,最后的结果,他们守不住城池,最后不会带兵跑,而只能是与城池共存亡了。城池不破,人在,城破,人亡,马超还是了解他们的,不过这事儿马超也确实,他知道自己做不了主啊,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儿。那是凉州军元老人物,他们对凉州军对凉州的感情,自己是理解的。而且可以在凉州,有一部分人绝对是百战老兵,那都是和他们出

    生入死多少年的了,所以……是,这么多年了,有人战死,也有人退伍,但是还有一部分人,是活下来了,而且也没都退伍年纪,这一部分人,可以虽然还不是精锐,可也绝对比普通士卒强,那是凉州军的老兵了,绝对经验丰富,就这么一点,就已经是能超过很多士卒了,马超当然知道这个。之后张飞又和马超了,这他过年就在长安了,马超也都知道,

    要不然他也不至于把妻子儿女都带上了,这所有人里,就他张三爷这么做了。赵云那是妻儿都在长安,他是不可能去别地方。不过张飞有选择在凉州,不过今年却不在那儿了,而是准备和自己一起过年啊,马超对此自然是很高兴。毕竟张飞也是难得见到的一个,因为马超

    都不去凉州,张飞这职务,他也不可能没事儿就到司隶来,所以这一年就见这么一次,其实也算是不错了。有的人是一年都见不到一次,马超也没多,所以带着自己儿子离开,那确实是势在必行。这也不光是让他去见见世面,认识认识己方将领,也是自己啊,多看看好

    几年都没见的人,多好。其实马超是,他一直都有这个心思,可就是没那个机会,所以如今有了机会,他岂能是轻易放过?以马超那个性格,确实,不出什么大意外,他是带自己儿子出门定了,还有郭嘉、崔安和甘宁他们三个,都是要跟着马超一起走的。而这事儿如今就只有陆逊、郭嘉和糜贞他们几个知道,对其他人,马超都没。不是他想藏着掖着,确实,

    马超还想着能给别人个意外,或者给个惊喜什么的。哪怕他如今都这个年纪了,活了更是七十多年了,可这还是有那么一丝孩儿心性的,这个倒是也没错。毕竟要马超一点儿不受自己妻子影响,那也不可能。可以糜贞在马超面前,有时候她就这样儿,有孩子的一面,

    也有其母性的一面,当然这些都是对自己夫君了。而母性一面也是有对自己孩子的,不过她孩子的一面儿,就只有对马超了,别人是看不到的。而马超自然也是真心喜爱自己妻子,不过自己不可能永远陪着她,马超怎么想都是早日结束了战事,早日把事儿都交给自己儿子,

    自己也是早日轻松了,和自己妻子一起隐居,比什么都好。所以这个才是马超最想的,而其他什么一统天下,还不都是为了自己以后安稳生活铺路的吗,马超一直都是如此想法。而真正了解马超的,就只有他家人了,尤其是糜贞,是非常清楚自己夫君想法的。其实对于现在自己夫君如此,糜贞也没什么怨言,本来自己夫君这如今的身份地位,就决定了他不可能

    和普通人一样儿,成天整日有那么多时辰,去陪着妻子家人。他是注定要忙很多事儿,能陪着妻儿其人的时候,真是少,所以糜贞没什么怨言。不过她知道自己夫君的想法,她是很欣慰的,别管最后的结果如何,至少自己夫君心里有自己,还能想着自己,其实就已经足够

    了。而且如今自己夫君只有有机会,就陪着自己,甚至是延后处理一些事务,自己都是知道的,所以马超做到如此了,糜贞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呢,本来她也没有,所以这么都不会有的。对此,她也没什么不能理解的,可以从糜贞认识马超那时候开始,她就一直在慢慢了解马超,而最后她自然也是能真正理解自己夫君,对马超了解又能很了解他的人,除了

    他母亲之外,那就得是属他妻子了。所以他们也是互相了解互相理解,这个倒是也没错。此时马超听完张飞的话后,也一样儿是告诉他,回凉州之后,带走自己给他们的东西,张飞应诺。依旧是马超晚上摆宴,宴请张飞,而其他那几个,除了赵云之外,别人都没在,倒是

    少了好几个。不过这个也没关系,少了就少了吧,马超也没办法,不过多出来赵云和张飞,

    其实就已经很不错了,确实如此。过年的时候,除了张飞,还有只要在长安的,都是陆续来到将军府给马超拜年,当然也是给他母亲给糜贞她们拜年,毕竟辈分,还有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呢,凉州军众人不可能就只看了自己主公,然后就不管他母亲和妻子了,那不开玩笑

    吗,谁能那么去做?毕竟凉州军可没傻子,所以这事儿也没可能啊,估计傻子都不能那么去做吧,所以这……马超这个年过得挺好,或者几乎每一年都不错,确实是这样儿。要去年一年里,最让马超高兴的事儿,当然不是占据了南阳,哪怕这个是他很久的心愿。而就

    只是自己儿子成亲了,南阳肯定不能和自己唯一的儿子相比,所以这个才是让马超最高兴的。当然己方占据了南阳,马超自然也是觉得不错,这个倒是,好歹也是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啊,不容易。所以什么是马超最得意最高兴的,不是战事胜利,而是自己儿子成亲。当然马超给众人做一年总结的时候,他这个当主公可不会我这去年最高兴的是我儿子成亲,那

    话他可真不可能那么去。马超对众人还是了,去年是达成了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能全据南阳。可以从南阳落入到兖州军和刘备军手里的时候,我就已经是期待这一日早日到来了,不过等了不短时日,但是终究是能达成所愿,我还是很高兴的,在这里,是感谢所

    有人,没有你们,我军不会全据南阳,谢谢大家。这就是马超总结中的一段原话,之前还有开场白,之后还有很多很多句,不过重点就是这个。可以马超作年终总结,还是有用的,这个未必对手下那些人有什么太大作用,但是传到凉州军士卒的耳朵里,还是起到了点儿作

    用。而在豫州、在扬州,兖州军和江东军那里,和马超长安这儿也没什么太大区别。都是州牧过来,年底了汇报工作,然后回去。不过兖州军那儿,也有带着家眷和曹操一起过年的,那都是曹操亲族,曹氏将领。就像马超那儿,赵云还不是和他一起过年,这不都一样儿吗。许都热闹程度,比起长安来,那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许都才是如今的大汉都城,长

    安现在可不是啊。至于建业那儿,比起长安和许都来,那儿就冷清多了。不过这也只是和两个地方一比,比起一般般的城池,建业这儿自然是热闹的,这个自然,没什么问题。但是江东军肯定是没人家凉州军和兖州军人多,这个一点儿不假。而且就是建业城内,也是没

    有长安和许都的人多,这个也是一点儿都不错,哪怕建业的百姓也不少,但是要看和哪儿去比较了,和长安、许都一比,就有差距了,这个倒是没错。不过不管怎么,这过年了,肯定都是比平时要热闹多了,这是一点儿不错。其实一想也是,如果过年过节还比不上平

    日里的话,那可真是有意思了。而且古代和现代还不一样儿,现代娱乐方式太多,就算是在家里死宅,还能上个网什么的,可古代在家里有出外面有意思吗?所以他们能出去的时候,自然都是出去,死宅的终究还是少数,这个是没错。张飞走了,带着家人离开了长安,回凉州去了,马超是亲自带着众人,给张飞一家人送走。“益德,多保重!”“主公!各位,回吧,

    走了!”对张飞来,哪怕他是再有不舍,这个时候却也得带着家人和士卒离开。再回长安,那就等今年年底吧,还有一年,是不到一年了啊。看着张飞带着家人离去,马超倒是不像他那样儿,他只是心,益德啊,咱们没几个月,还能再见啊。到时候还不止是我一个人

    了,还有好几个呢,看看这些年你把凉州到底治理如何啊,也去看看我都好几年没见着的人。要马焕大婚,马超是看到了很多人,可依旧还有人没来,实在来不了,只是让人带了礼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