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贾诩和张松告退,他们自然也是和赵云还有黄忠他们一样儿,之后要去拜访几个人,当然也有人要去拜访他们,这个是肯定的。晚上戌时,马超是宴请众人,主要是给贾诩和张松他们俩接风。对贾诩,他们自然是熟悉不能再熟悉了,这都认识多少年了,当初自己主公给贾诩绑了过来,那也算是费了不少劲儿,最后才让其人真心拜服的。而张松呢,那也算是凉州

    军的老人儿了,关键是当初也算是“弃暗投明”了吧,所以如今也是身居高位,众人对他此,也没什么意见。就不说其人功绩,只说其人的本事,当个州牧,那是足矣了。对此,众人当然都是认可的,而且这些年就看益州什么样儿,他们虽说都没去,不过也是听说了不少,

    确确实实,这些年益州在人家张松的治理下,可是比当初在刘璋治下那可是强了太多太多了,这个确实一点儿没错。而这些年来,他们也是认可其人的。他们是认为,益州少了别人也就少了,可唯独是不能少了张松。所以说张松这些年的作为,他们也是一样儿认可认同。

    所以在长安的众人,虽说大多数没人像熟悉贾诩那样儿,和张松有什么接触,可更多的,他们对其人的认可认同,那还是一点儿不少,这个真心没错。也就是张任这样儿的,他是熟悉张松可比贾诩多多了,可也就是相熟,关系确实谈不上怎么样,甚至还不算好,无非就是认识熟悉,如此而已。毕竟张松算是出卖了当年的益州军,他是主要人物,所以如此“卖主

    求荣”之辈,自然不是张任那样儿性格的人能看得上眼的。可以说当初在益州军,张任对他就不感冒,而如今哪怕张松他成了益州牧,而且更是马超面前的红人儿,张任依旧是对其人爱搭不理的,真心对张松没什么感觉,他依旧是在心里有厌恶情绪,这个可是一点儿不假

    啊。对张任来说,不管你马超如何重用张松其人,可要是让他自己怎么和张松关系好了,那基本上就是比登天还难,真是这么回事儿。所以众人也都知道张任的性格,所以确实不和他说张松什么事儿,好坏都没有。在张任面前,就不要提其人就对了。不过马超设宴宴请众

    人,张任知道是因为张松来了,可他也没说不去,毕竟他是给马超面子,不是说给张松的面子,而且还有个贾诩呢。对于贾诩,张任心里还是有点儿敬畏的,真就是“人的名,树的影”,贾诩名震天下的时候,张任不过才在益州军有名而已,虽说他也是号称益州军大将,可他自己家人知道自己的事儿,他那益州军大将,无非就是益州军实在是没人了而已。就说

    比自己武艺高的,益州军不是没有,就是严颜还有雷铜,他们武艺都不比自己低,就李恢都是个二流水平。当然了,当然最后综合起来,还是自己能排到第一,所以益州军第一大将,就是这么来的。可自己能说是自己在益州军排第一,可是真心不敢当什么大将啊,这个是一

    点儿不错。可人家贾诩,除了没什么武艺之外,其他方面,尤其是天下顶级谋士,还是有名的毒士,就这么两个称谓,可都没一点儿水分,这个张任可是清清楚楚。马超在凉州军之初,可以说是多靠其人,幸好是有贾诩,能让凉州军胜利那么多,损失少。所以对于贾诩,哪怕其人名声就没有好的时候,可在张任看来,至少贾诩不是张松那种买主求荣之辈,所以

    说哪怕就是天下有名的毒士,其人也是有可取之处的,也是有让张任佩服的地方,这个可一点儿不假。而反观张松,他在张任眼里就没什么好地方了,至少张任所想其人的,都是不怎么地的地方,所以张松也算是挺倒霉了。他这在一个熟人的眼里,居然还不如一个毒士,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不是张松觉得自己不如贾诩,或者说就比他强,不是那个想法。只

    是贾诩在天下的名声而已,张松不会认为自己这名声连其人还不如就是了。要说贾诩在天下,可从来没什么好名声,而张松呢,虽说当初是,做事有不地道的时候,不过也算是分成两种观点。有人是说他卖主求荣了,可也有赞成他的,就是弃暗投明,古人都说了,所谓是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不就是这个道理。而张松从来不给自己辩解,这事儿让别人去说吧,自己对得起天地良心就是了。是,刘璋当年对自己也算是有知遇之恩,这个不假,可自己也算得上是报答了其人,而且知道其人在马超手里死不了,所以自己投靠了马超

    加入凉州军,也没什么不对吧。所以说张松也不是不知道张任那点儿想法,不过确实,更多的他不知道就是了。要不然的话,真知道张任心里那么编排自己,他还不知道什么想法呢。而其他人多少也都知道,张任其人就是看张松不顺眼,哪怕他们都姓张,但是这个说明不了问题啊,别说才五百年前是一家,就现在是一家人,就看张任那个脾气,也不好使。要不然

    他如果能那么轻易改变自己想法的话,如今他还不早拜马超为主了?所以这个也真是,想让张任那么轻易改变想法,也真是,难比登天啊,这事儿其实连想都别想。马超多少也知道点儿张任那心思,所以和贾诩张松他们说话,而且说到他们的时候,他都不会去看张任如何。

    因为马超也知道,这自己一说张松,再看他张任,那么显然很容易让对方误会啊,所以马超再不害怕什么,可是他也不想让张任误会什么啊,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不过一顿晚宴,总体上是大家都尽欢了,除了张任这货,确实是想法不少。当然他也没说去认为这就是马超

    故意恶心他什么的,毕竟这每年他们这些州牧,或者州里最高负责人都得来长安一次,给马超汇报,这个是每年必须的。别说是凉州军了,就是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也没什么区别。不过就是兖州军和己方一样儿,都是有好几个州牧过来,不过江东军就一个而已。至于说张昭,可以说就不算在内了,他要汇报什么,在建业就直接汇报了,不像在交州的,还得跑挺

    远不是。也就是凉州军和兖州军的那些人,他们才是最费劲的,这个可是一点儿不错。晚宴结束,马超让下人收拾,最后也没和众人多说,直接就让他们回去休息了。新一年的前一天,除了赵云之外,其他那几个早就走了,回去过年。他们都是马超最为信任的人,所以他

    们是在长安有家不假,可他们的家人却都是在他们驻地。所以就不难看出来,马超对他们确实,还算是不错。而赵云算是半个马家人了,马云騄和孩子基本上是一年是一半一半时间在长安和冀州,而赵云他怎么都得是跟着马超他们过年,而不是自己回冀州和那些人过啊。而这一日,张飞终于是到了长安,他就是在凉州的最高负责人,马超把他自己最看重的一个

    州,就算是交给他了。而他自然也是非常相信张飞的,不光是其人本事还是其他的什么,马超都是对张飞很放心。张飞这人,说实话,在马超看来,除了脾气不好之外,其他方面还都不错。而如今这个年纪了都,这脾气算是收敛不少了,都成亲有孩子的人了,确实,他也算是改了不少。张飞妻子是夏侯渊女儿,马超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历史上的那个,不过也许是

    也许不是,但这个重要吗,真心不重要。反正如今这个,确确实实,没一点儿假的,是夏侯渊的嫡长女,当初是张飞给“抢”过来的。马超对此能说什么,反正他喜欢,还能让张飞送回去?如今他儿子和女儿,也都不小了,虽说是没马云騄和马焕大。而张飞也不是自己来

    的,他可是把妻子儿女都带长安来了,从这马超就知道,他是要在长安过年,和赵云一样儿。当然凭大家这关系来说,马超还是挺喜欢和张飞一家一起过年的,真是挺好。毕竟马超如今这个身份地位了,要说真是找不回当年那个感觉了,自己还没如今这身份地位,没啥实

    力的,就和三爷一起在涿郡混,这一晃儿都多少年了,往事还历历在目啊。马超一样儿是在自己书房见到了张飞,这也是有一年了没见到他了,马超也是有点儿想念。而三爷确实,成家了有孩子的人,就是和年轻时候不一样儿,马超自然是看得出来,三爷算是一点点在改变啊。不过一想也是认识三爷的时候,三爷也不过就是个杀猪卖肉的,也就是这样儿了。但

    是这如今都算是一州州牧了,不单单是身份地位上的,更是早已娶妻生子,儿子女儿可都有了,做父亲的人了,没年轻时候那么冲动了。要不然的话,马超就算是还能让张飞守着凉州,可也有不放心的地方啊。但是如今呢,他可没什么不放心的。而凉州也确实,算得上是

    事儿最少的吧,张飞整天没那么多事儿处理。这第一确实,凉州没什么事儿,其二,更多的,那都有人处理,其三就是,凉州主要处理的是商业这方面的东西,说白了就是挣钱、卖马,买粮,丝绸之路税收,这些,这可没一个是三爷擅长的,所以除了必须他过目的之外,

    其他都交给手底下人处理了。张飞是给马超讲凉州的事儿,“这主公,鲜卑不敢来凉州,羌人更是不敢!就把李为他们放到那几个郡,羌人如今可不敢蹦跶!”李为十八子,可以说羌人都怕得不行,只要他们在边境一出现,羌人都不敢动了。所以张飞这么说,马超也都理解。至于说其他的,也都没什么了,凉州确实算得上是最轻松的,和其他几个州一比,还真

    是这样儿。但是凉州却也是自己最看重的,这也确实是没错。之后张飞也说了下各个郡守的情况,毕竟凉州很多人,那都算得上是凉州军的元老了,从马超是敦煌太守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其手下了,所以那交情自然不用多说。除了十八子之外,还有王伉、庞柔他们,这

    都是马超比较关心关注的。要说他们的本事,当郡守什么的,其实还是够的。不过再大的官职,不是他们当不了,不过可能就真是不合适了。张飞是能当州牧,不是州牧,但是和州牧没太大区别,可他们呢,就差了,做州牧,肯定是不行。但是你看赵云、黄忠他们,当州

    牧这个级别的官员,那都是没问题的。说白了,他们都是沙场大将,是能当主帅的人,但是十八子、王伉还有庞柔他们,他们那些人,最多也就是个主将,带个三五万人,也就这样儿了。但不管是张飞,还是赵云、黄忠他们,随便领个十几万人马,那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甚至再多,其实都没什么大问题,所以这就是差距,这就是本事。你让十八子他们那些个去

    领那么多人马行吗?显然马超是不相信,他们也不行啊,可张飞他们可以,确实,如此。而最后马超是听到张飞说到自己老师阎忠的消息,阎忠是一直都在陇县,而张飞每个月都亲自去看望他,这个也算是代替马超去的,毕竟你让马超每个月都去陇县,这个确实不太现实。

    所以也只能是张飞代替自己去看看,这样儿。不过虽说阎忠身体什么的都可以,但终究是年纪大了,这个可真是,所谓“人老不讲筋骨为能”,就是这个道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