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的想法差不多也是和糜贞一样儿,觉得自己也是不用管太多。再说了,几个月之后,还不是自己要带着马焕去见很多个驻守郡县的将领,还有几个州牧,这都是凉州军的关键人物。很多人和马超,都是有一个甚至更多的不得不说的故事。所以说马超知道,基本上只要自己活着,只要凉州军不让他们失望,那么这份香火情,就是一直都有的。至少很多人,可

    以说都是受了马超的恩惠,这个一点儿不假,所以说有马超当这个凉州军老大,主公级别的人物,他们自然,别说哪个都效死命,但也确实,还是很忠心的。但是换到马焕的身上,马超知道,到他那儿,那就不一定了,就说自己,比如说,一下就暴病身死了,那么还能真

    心忠诚的人,肯定要少了。所谓就是人走茶凉,马超能不知道这个道理吗?自己活着的时候,那确实,什么都好,不得不说,自己手下人,谁都得给自己面子,这个一点儿不假。可自己如果真不在了,那么还能像以前那样儿的人,马超绝对不相信和以前一样儿。毕竟说实

    话,他很清楚,人都是很现实的,这他们有人是欠了自己人情,这个不假,可他们不会认为这个就和自己儿子有什么关系。马超可以这么说,自己活着的时候,那什么都好。可如果自己身死,那么有人是,会合之前一样儿,对己方没什么改变,以前忠诚自己,之后就忠诚马焕。也会有人,甚至就比以前更好,因为为了报答下自己什么的,这也不是说不可能。但

    是绝对会有人是不如之前了,毕竟自己是自己,马焕是马焕,所以……马超就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带着马焕出去走一圈,这最后好处绝对是更多,这个是肯定的。他也觉得如此是非常有必要的,当然了,马超可没说这自己就要挂了什么的,他还没那么感觉。只是马超倒是

    很清楚,所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说实话,很多事儿,都得是防备着点儿啊,这个也确实没错。所以马超有了这么个打算,防备一下总是没错的,要不古人也总说什么未雨绸缪,还是要这样儿,这古人诚不我欺啊,马超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而且他不得

    不说,只有让马焕和那些人熟悉了,那些人都能认可他了,那么到时候自己把位置交给他,才能说是更安心。当然了,马超自认为,只要自己还活着,那么哪怕自己就是现在把大位交给马焕,其实都不是说就会影响己方太大太多,不过肯定麻烦事儿一堆,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到时候己方就要出问题,所以自己怎么都不能那么去做啊。所以如今这个时候,让马焕

    去认识认识众人,那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他们的认可,确实是很重要。所以说马超对此,可以说确实是很确定,而陆逊和郭嘉都没劝自己主公,第一他们也是认为有必要,其次,就是一个知道自己肯定是要留守长安,没什么说的,而少主,也是自己学生要离开半年,也算

    是给自己减轻点儿压力吧,所以陆逊是赞同的。至于说郭嘉,那更是赞同,没办法,谁让他也是好久都没去其他地方了,至于说跟着马超东征西讨,那可真心不算去游历什么的。所以说之前知道自己主公要出去,而且最后估计还要带自己走,郭嘉确实,他也觉得放松一下挺好,话说自己可真是,不知道多久没真出门了。所以说这一次出门,郭嘉还是抱着不小希

    望的。可以说这一次,也是能见到许多不经常见,甚至好几年都没见到的人了,这点对郭嘉来说,更为重要吧。毕竟郭嘉基本上都在长安,他都不可能出远门,所以有的朋友,多少年前相识的,除了个别人能一年见个一次之外,还有几个人,都多少年没见了,这个可真是没错。不过虽说几年不见,可有人还是有联系,这个倒是不错,所以郭嘉这个时候是希望自

    己跟着自己主公,也好见见那些好几年都没见着人。郭嘉这个人,你别管他性格如何,至少还是个挺重感情的一个,尤其如今这也都过了三十了,所以真是。人的年纪越大,很多可能就越重视感情,这个真心是很正常。其实马超也是如此,要不然的话,也不是如今这么个

    想法了,可不仅仅就是为了自己儿子,他自然也是为了自己,也想见见好几年都没见着的老朋友吧。所以说马超也是有和郭嘉一样儿的想法,这个倒是也不错。之后马超就等着过年,毕竟这都已经是到年底了,而过年的时候,能来不少人,主要是给马超这个当主公的,凉州

    军老大,给他汇报工作,当然也是一年到头,过来看看自己主公,这个倒是也对。至少不能说是让当老大的过去看你吧,你是什么级别啊。可以说还真是没人能让马超那么去做,不对,有,不过不是凉州军体制内的人。比如说马超的老师阎忠,其人依旧在凉州,那是觉得够格让马超亲自去看望的人,可阎忠还就不是凉州军的人,只能说是马超的老师而已。不过

    马超也是有好几年没见过自己老师的,他倒是,每年都让人给自己老师带去礼物什么的,不过马超也知道,其实自己老师不是需要这个,所以明年等他出门的时候,自然是要带着马焕亲自去自己老师那儿看看,这个也是马超的打算,哪怕就是顺路,但是也必须去了。其实

    他也知道,这自己不去,自己老师也未必能说自己什么,但是这个事儿……马超回到长安的第二日,马焕是亲自来将军府找自己父亲,当然他是以一个儿子的身份过来的,对此,马超是问了他如今和甄宓两人的情况,期间也是透露了,说明年,过几个月,带着他出门一趟。

    一听自己父亲的话,马焕确实是高兴,因为自己父亲那意思是要出远门,而且要走不少地方。话说这可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啊,不过在长安被自己父亲限制太多,所以也真是没什么机会。不过看如今自己父亲说了这话,马焕也是放心多了。之后马超和他闲聊了几句,然后给他打发到糜贞那儿去了。马超的话很简单,直接就对自己儿子说了,你母亲有事儿找你,

    你去后院一趟吧。对此,马焕不可能不听。其实糜贞找马焕,也是因为过几个月马超要带他走的原因,而主要就是为了早让甄宓怀孕。这话马超这个当父亲的,还不太好说,而且显然,是糜贞这个做娘的,当母亲的去说这个,更为合适。所以马超和糜贞都已经说好了,等

    马焕过来,让糜贞和他说,马超就不管了。其实马超倒是不怕别的,关键是自己和自己儿子说了不要紧,那都无所谓。不过等不知道,什么时候,马焕就可能对甄宓说,自己父亲说了什么什么话了,马超觉得这个事儿就不太好了。好歹甄宓是自己的儿媳,虽说这个事儿没当面和她说什么,但是在马超看来,和自己儿子说,就和对她说,其实也没太多区别,因为

    这怀孕在这个年代,怎么也不是一个人的事儿啊,所以……马超倒是不怕马焕去多说什么,但是这个事儿终究是不太好。所以他交给自己妻子了,因为这样儿的事儿,糜贞这个当娘的,做母亲的,怎么去说,都无所谓了。别说是和自己儿子说了,就是当着甄宓的面儿去说,那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这样儿。可自己不行啊,这性别不对。所以马超也是有自己想法,

    而看到自己儿子离开了,他也算是放心多了。这话自己确实是不好对他说,不过有他母亲在呢,一切都没有问题。说起来马超也知道,糜贞这个当娘的,是比自己不容易多了。就只有一子一女,儿子是唯一继承人,不可能不严格对待他,所以哪怕是糜贞,也是严格要求马

    焕。而女儿倒是,糜贞还算是宠爱,不过肯定没溺爱,可马卿云这丫头,马超都知道,喜欢跟着她姑姑混是早已超过父母了,马超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所以说糜贞这个当娘的,确实是不容易。一个儿子必须要严厉,不严格要求都不行。而好在有个女儿,可以放松,不过

    如今来看,这也是太松了,连影儿都看不着,所以马超也是知道,不过他不多说而已。也只能是自己尽量多陪陪自己妻子,这个就真是挺好了。至少马超知道,在儿子女儿的问题上,如今只能这样儿,那么自己还能做到的,能去改变的,那就只有自己多陪陪自己妻子,让她多开心快乐些。至于孩子,还是那话,“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年纪也都不小了,就随他们

    去吧,马超觉得有些事儿其实自己也不好管太多,哪怕自己是但父亲的。过了几日,马卿云和她姑姑马云騄回来了,知道自己父亲也是回到了长安,她自然是直接就来到了将军府。马卿云见到自己父亲,心里当然是高兴,这一晃也是有好几个月了,她是没见到自己父亲了。

    其实马卿云还是很喜欢在马超身边的,不过自己父亲太忙,所以也没那么多时辰,她都知道。最后也只能是更多时日在自己姑姑那儿了。马超也只是问了下,自己女儿这几个月都做了什么。要说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其实也真是不太合格,至少自己女儿都干什么了,自己还

    都不知道呢。谁让自己之前就知道南阳的战事,而没去怎么关心儿女,这个自己做父亲的,也确实是失职啊,马超也有些责怪自己。而马卿云自然是乐于和自己父亲说说自己这几个月的事儿,她也知道,平时都不容易见到自己父亲,也就是这个时候吧,自己还是能多陪陪自己父亲的。马超听自己女儿讲着,他觉得这自己确实,就是很幸福,也许其他的什么战事,

    胜利,那些对自己来说,还真心没家人来得更重要。想想自己为了什么要争霸天下,初衷其实还不就是为了能更好保护家人吗,而如今来看,这个自己倒是做到了,也是做得不错。不过自己还得是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进,继续努力。到了晚上,马超是来了一场家宴,除了没

    在长安的赵云,还有远行的两个兄弟之外,其他人可都到了。自己母亲、自己妻子、自己,马云騄、马卿云、马焕和甄宓,最后还有个马岱,当然也少不了崔安。前者好歹是马氏族人,马超的族弟,马超家宴肯定也是要找他一起来的。而后者和马超和马家的关系,他们也都是

    把崔安当成自己家人一样儿,这个确实也没错。而毕竟是家宴,所以也没那么多讲究,对马超来说,他让所有人聚在一起,大家吃吃喝喝,也是没人反对什么,话说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了,众人可是早都习惯了。而对马超来说,也确实,如今情形,那还是比较难得的。除了在冀州的赵云,和远行的马铁、马休之外,这自己能聚集这么多亲人,还是不容易的。

    因为有时候可能马云騄就不在长安,有时候可能崔安、马岱他们因为有事儿,所以也不在长安,因此说想要聚集这么全的人,可不是每日都可以,这个倒是也没错。至少在马超,在众人看来,还不就是这样儿吗,而且马超也不是经常就举行家宴,偶尔而已,就是这样儿了。

    他带兵凯旋归来,要不就是节日的时候,他能如此,其他时候,倒是都没有了。所以说家宴也不比马超平时宴请众人的时候多,说起来也是比较难得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