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通他可是松了一大口气,对他来说,这马岱带着凉州军,就属今日给他的压力最大。所以是三次也没挡得住人家,这最后不就这样儿了。不过好在凉州军这个时候是暂时撤退了,对李通来说,这自然就是比什么都好了,这个确实。如果说凉州军能直接退回棘阳,那是比什么都好了,不过这事儿李通也就是想了那么一下,多了他都不敢想了,毕竟上一次的话,

    和这一次,那分明就是不同的两种情况,如果说这次己方也有九万多援军的话,那么李通也会是那样的想法,不过显然,这不没有吗。但是他也理解自己主公,没有,其实对己方更好。确实,就算是上一次,李通也没指望着自己主公派援军,更不会去求援,所以上一次来

    了九万多人,那完全就是意外之喜,这个是肯定的。而这一次呢,他知道,无论如何,自己主公是不会再派援军过来了,哪怕自己是自己主公,最后都会是如此做,所以就更别说只自己主公和他们那些人了。别看李通是不在许都很久,但是很多东西,他还是都知道了解的。

    所以说如今这个情况,还没出乎李通所料,或者说其实还都在他所掌握之中,不过就不是他想要的而已。但是总体来说,李通觉得这几日,己方表现就算是不错了,哪怕没上一次在棘阳的时候表现好,可自己呢,其实也算是知足吧。毕竟还是那话,凉州军可不是什么弱的队伍,相反还是天下强兵,所以说己方对上他们,在他们对南阳势在必得的情况之下,己方

    能有什么优势,是吧。所以如今这样儿,李通知道,其实就已经是不错了,要不然的话,更多要求,那是奢求。而比起他来,显然马超就想了不少,至少总体上来看,其实他是不满意要更多点儿,不过就是没表露出来而已。毕竟马超是当主公的,他不好说马岱太多,而且

    马超也不认为那个就真有什么用。反而看着如今这个情况,其实是己方越来越好了,这个表现,所以说这个时候,马超觉得就是今日还可以。所以哪怕总体来说,这四日还不是那么让他满意,但是这个确实,都已经不重要了,至少马超是如此想法,这之后日子还长着呢,

    对吧。之后一连二十日,凉州军已经是越来越占优,而反之呢,兖州军确实,他们也守不住多久了。不过再支持个十日半月,那还是没有大问题的。所以哪怕再来个十日,那这兖州军也是守住了舞阴一个月还要多几日,可比棘阳的时候强了。不过这事儿都在马超和李通他们两人所料之中,确实是不算什么。如果说这个时候,城池一下就破了,那样儿马超和李通

    他们才能说真就意外一下,也就是如此了。不过如今这样儿的情况,可以说对谁都是,根本也没什么意外的。而之后,双方是又继续战了八日。到了第九日,凉州军,尤其是马岱,他是摩拳擦掌,因为他很清楚,这破城也就在这两日了,因为舞阴已经是摇摇欲坠,如果不

    是因为己方的人马没那么多,可能这早就破了。如今这舞阴也就剩下不到三千人,当然了,己方也没多少人马了,还不到四万,才三万多,所以这可见双方大战的激烈程度。己方是从七万多,剩下不到一半,而兖州军更是近乎全军覆没,所以这两军的攻城战,不可谓不激烈

    啊。在李通看来,这自己也确实,是要守不住城池了,没看这双方的兵力对比吗,己方已经

    是劣势了,哪怕他们凉州军损失其实更多。可这个真心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己方保不住舞阴,就是这样儿。等什么时候城门被破,自己就什么时候带兵撤退了,这也是没有办法,谁让这己方不是人家的对手呢。结果果然,这马岱才带兵进攻没那么久,绝对没半个时辰,

    这他带兵上到城头的时候,舞阴城门就已经是被凉州军攻破了。李通这么一看,心说这在这

    儿也是大势已去啊,真心没办法。所以也只能是跑了,要不然的话,还能怎么样儿?如果说李通觉得己方还能抵挡得住凉州军的话,他倒是还能带兵抵抗会儿,可李通实在是太清楚

    了,这己方也挡不住人家啊。所以也真是,此时不跑,那更待何时,是吧。早跑早好,这最

    开始的时候,自己是不能一下就带兵撤退,可这都已经是这么个时候了,人家大军都要进城了,所以自己还不带兵跑,还等什么?对他来说,这自己主公没有下令让自己和全军死战,那么就不用死战下去,那样儿对己方可真没什么好处,所以他只能是赶紧带兵撤退了,跑了。

    看到李通跑了,马岱是在后面穷追不舍,不过还是被断后的兖州军士卒给阻截了几下,他和李通拉开了距离,越来越大,这个真心没办法。马岱心里也是有那么点儿着急,所以只能是让己方士卒和兖州断后的这些拼杀,他赶紧抽开身,去追赶李通。哪怕马岱知道最后也追不上,九成九如此,可他还是不会放过那么一丝的机会的,这个是一定的,马岱向来如此。

    对他来说,很简单的一个事儿,你追了,哪怕只有一丝机会,那却也是有机会,可你没去,那么干脆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还不就是这样儿。而此时崔安还有庞德,他们也都是策马带兵进了舞阴,之后是马超和郭嘉,当然了,跟着他们的都是凉州军士卒,他们两人身边儿的,

    更都是亲卫,护卫着他们。而崔安和庞德看到了马岱骑马狂奔的背影,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做什么去了,所以两人是二话没说,直接也是策马狂奔,奔向了前方。马超看着两人的动作,他是苦笑了一下,不过确实,马超觉得自己也是能理解的。别说是他们了,如果说自己

    不是当主公的,为将的话,最后也会如此。而此时断后的兖州军士卒,在凉州军大军入城后,真就是没两下,他们就全军覆没了。不过一想也是,这个算是很正常的,毕竟凉州军多少人马,而他们兖州军才多点儿?是吧,所以最后是凉州军虐了他们,而兖州军断后的,都覆没了。留下一部分士卒打扫战场,其他人是有维持城内治安的,有的到城头城门防御,有

    的也是回了大营,还有去检查府库等等。至于说马超和郭嘉,他们自然是去了李通办公的府邸去休息,那地方是早已让己方给占领了,这个也没错。马超和郭嘉到了府邸的会客厅,马超也是见了见在舞阴城内,大汉的官员,安抚了他们几句,然后就打发他们走了。还是那

    话,马超并非就多么看重那些个人,但是怎么说呢,这每一个城池,一个县城,说实话,少了他们还真不行,至少就玩不转了,这个自己知道。所以说还真是,不能缺了他们,要不然的话,也都是麻烦事儿啊。不过还好,就是这些人,没几个说死忠一个诸侯的,那可真没

    几个,所谓的大汉官员吗,就是我是给大汉朝廷为官的。不管是你们凉州军来了,还是说兖

    州军,哪怕就是江东军,不管是哪一方,如今可还都承认大汉,所以……而且这些人别说还有点儿用,就是其他方面,绝对不会说是别的诸侯的死忠,所以说也确实,可以放心用,就是这样儿。当然了,你用了他们,他们也不会死忠于你,他们更没几个死忠大汉的,要真

    说的话,他们倒是忠诚于自己,这个倒是没错。所以说就是了,哪路诸侯,都可以放心用他

    们,但是却绝对交托不了他们重任、大任,因为他们不会说忠诚于你,所以说……马超给他们都打发离开后,是和郭嘉说了几句,谈笑风生,看着马超,就知道他的心情不错。其实

    一想也是,好歹今日是破了舞阴,这怎么说都是好事儿。是,最后己方损失也不少,但是这

    却没有办法啊。马超是真不想,但是却也阻止不了这样儿事儿的发生发展,所以说确实是无奈了。因此,这刚才他和郭嘉的话里,也是说了调兵的事儿,不过郭嘉可没说从司隶调兵,那还没有。他只是说了,从宛城、穰县两地调兵过来,以解决如今的这己方人马不足的问题。

    确实,这两个地方多了人没有,但是一个地方出一万人马,那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这个郭嘉知道,马超自然也都清楚了。所以说此时,马超已经是让人拿着自己亲笔书信去了宛城,交给李恢,他自然是知道该如何去做,就是这样儿。所以在下一次出兵前,马超是要等到李恢的援军才行,要不就己方这三万多人,那可还是不行啊。所以说马超很清楚,调兵是肯定

    的,这不就这么去做了,而且郭嘉是万分赞同的,就因为己方如今就这么些人马了,再去进攻对方城池,那可真心没什么大优势,所以郭嘉是说这己方的援军越早到舞阴越好,这个是肯定的,所以马超让人加急给李恢传信,而自己呢,他则是在舞阴这儿等着,等李恢的人

    马过来,就是这样儿。也没多久,崔安他们几个就回来了,他们都在会客厅坐下之后,马超是把自己的意思和他们说了下,就是先调兵到这儿来,然后再去进攻,众人也都没意见。其实他们也不可能有意见,毕竟己方如今什么样儿,他们还是知道的,而且这不得不说,这

    自己主公都让人去了宛城,所以你就算是再有什么意见,其实也都没有用了,不是吗。之后没两日,李恢就派援军来舞阴了,果然就和马超他们所想一样儿,李恢派来了两万人马,可以说这个数量,真是已经不少了。为什么这么说,就说最开始的时候,上一次南阳有十万人马,不过一下损失了好几万,之后补充了,还是十万人。而这一次,马超从长安带来六万

    人,加上南阳的四万人马,一共是十万去进攻,而如今,又要从宛城、穰县那边儿调兵,因为南阳就剩下六万人了,还是分散在好几个县城,所以说李恢调来了两万人马,确实是不少了,至少马超知道,可以了。因为如今还留守的士卒,也就是四万人,这四万人要守御好

    几个主要县城,虽说兖州军九成九不会过来进攻,但是这个事儿,确实是不得不防啊,马超清楚,那四万人,还得留下来守城呢,所以真是不能轻动。但是这两万人,却是跟着自己一起去进攻了,这也没办法,谁让己方的人马少了那么多,这如果不是这样儿,就没这事儿

    了,不是吗。当凉州军援军到来的时候,马超也是没急着去进攻,对他来说,这还得休息一日才行,毕竟己方的援军,那也才是刚到,所以休息一下还是要的,就是这样儿。马超那意思,还是明日再进兵为好,众人对此,自然也都是没什么意见。对他们来说,这几日都已经等了,所以还差这一日吗?显然,确实是不差了,所以自己主公说什么,那也就是什么了。

    马超为了给众人鼓励,这这日晚上,是再一次摆宴,宴请众人。当然之前一次,那还是在破了舞阴之后,第一日的晚上,马超设宴招待众人。而这过了几日之后,看自己主公又是如此,众人觉得是不太符合自己主公的性格。不过他们却也知道,自己主公是为什么才如此的,

    虽说之后未必都是大战了,不过也够己方忙的了,毕竟兖州军在南阳的地盘,确实还有好几个县城,而看如今这个情况,至少自己主公就要亲自带兵再拿下一个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