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人在马超手下都多少年了,所以该了解的,那真都是了解了。也真是,他们也都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不过虽说如此,在马岱看来,这自己肯定是不能放松就是了。别看自己主公今日是没说什么,那是因为今日是己方的第一日也是第一次进攻,试探进攻,所以他自然是没多说。毕竟开头的话,自己主公不出什么意外,是绝对不会直接就去批评的,这个是肯定

    的。但是在马岱看来,明日的话,哪怕自己主公没说就对己方有什么希望,但是自己可不能掉以轻心了,要不然的话,自己真表现不好,那么没准明日,自己主公就要说自己了。当然了,这个还得说是自己表现很差,要不然的话,几乎不会那样儿。不过这事,也确实,如

    果自己明日真能表现好的话,那自然是什么都不用说,不过就只是看今日李通这样儿,他们兖州军的士卒状态,如果是明日的话,那还真是,马岱自己也不能确定什么,他也只能是说,自己尽力而为,也就这样儿了,毕竟这才只是刚开始的攻城,而己方可并不占大优势啊。

    所以说马岱对明日的战事,那可真是没多大的信心。对他来说,这如果还像上一次在棘阳那样儿的话,那自己可真是又要丢人了。他自然是不想让自己丢人,毕竟之前都来一回了,哪怕之后表现可以,不过那一次确实是不怎么样儿啊。所以说马岱也是有自己想法,他不是那么看好自己明日的战事,毕竟加上明日,也才是刚开始两日的战事而已,己方还不容易在

    两日内就占据什么优势,这个他是知道的,也很清楚。转眼就到了凉州军第二次进攻舞阴,对于今日的战事,马超确实,他没什么期望。他已经想到了,己方不会占什么太大的优势。就看马岱的状态,其实也就不难知道点儿什么了。至少马超认识马岱几十年了,可以说其人

    心里的压力肯定不小,不过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如果说自己真说了,那么往好地方发展的话,那确实,是比什么都好。不过要适得其反的话,那么肯定就不好了,这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对马超来说,不是非要他要说点儿什么的时候,他是肯定不会多说的,只有关键的

    时候,他才会多说点儿,这个倒是。所以说马超当了二十多年的主公,这点儿事儿,他还是知道的,确实。所以很多话,他也知道什么时候去说,而什么时候不能说,就像是如今这样儿的情况,就是不好多说。又一日的进攻,这个时候李通肩上的压力,能稍微小了点儿,不是说他看到了什么守城希望,那可真是没有。反而可以说李通是早看清楚了,这舞阴也一

    样儿是守不住,不过他还唯一觉得比棘阳好点儿的,那就是在这儿拖住凉州军的时日,是能比上一次多,就是这样儿。李通是带兵顽强抵挡着马岱的进攻,这今日才第二日,所以他当然是不希望马岱带兵上来。而且李通也是看得出来,己方在自己的带领之下,发挥还算是

    不错,而凉州军呢,马岱想带兵突破自己的防线,今日估计是不行了。这其实也没什么稀奇的,毕竟这才是第二日,又不是二十日了,所以……马岱心里有那么点儿着急,他自然是希望自己上去,哪怕己方士卒不上去,自己上去,然后一下就被打退,那也比如今这上不去

    强啊。但是怎么说呢,这李通可是不给自己机会,所以说马岱对今日的战事,他是更没底儿

    了,毕竟人家李通和兖州军,才是主场作战,人家是东道主啊,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可不是己方的啊。所以在马岱看来,其实自己今日发挥不好,还是没上去,也并非就是不可原谅,其实还是情有可原的。还别说,这时候马岱就已经是知道给自己找理由了,关键是他带

    兵面对李通兖州军,实在也是很无奈,这个倒是没错。李通他倒是不知道马岱具体想法,不

    过终究其人也是马岱强劲的对手,而且这个时候正在攻防战,所以李通也是感觉出来了一点儿。是,他不可能什么都知道,还没那么神,但是大致上的东西,李通还是有所感觉的。

    因此,他自然是怎么都认为如今这才两日是己方占据优势,而不是他们凉州军。别看凉州军

    也算得上是大兵压境,可也真是,自己一点儿都没有惧怕过。至于说己方士卒,他们当然是和自己不一样儿,这个自己清楚。不过就算是他们再如何害怕,这该王玩儿命的时候,却还得如此,这个也确实,是一点儿都没错。要不然的话,还不是他们凉州军的天下了,而不

    是……没出什么意外,应该说一切都算是在马超、马岱还有李通,他们的所料之中。马岱最后虽说也是努力了不少,可依旧是没上到城头。这个就真不得不说了,并非是他实力不足,更不是故意如此不尽力什么的,而实在是李通带着兖州军士卒防范太严,这个可是一点儿都不错。马超让士卒鸣金,而马岱是无奈带兵撤退。哪怕这都是他所料之中的不错,可却也是

    他不想要的,这个也确实是不假。但是马岱对如今这已经既成事实,而改变不了的东西,他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了,所以也只能是在心里说,明日继续努力吧,如此。回了大营,在马超的中军大帐中,他今日倒是没说马岱什么,显然,如今这个情况,其实还是在他所料之

    中的,这个倒是没错,如果说马岱真让马超特别失望的话,那么他也不可能什么都不说,这个也确实如此。所以此时此刻,马超没有多说,而众人自然也都没说什么了,因为他们也都知道自己主公那意思,谁不明白啊,所以……第三日的战事,这马岱也是,他自己想了不

    少,还是怎么上到城头的事儿,当然了,对于今日,他还是有不少信心的,毕竟这都已经是第三日了,不是前两日,所以马岱觉得也不能每日都那样儿啊,自己发挥不好,他们兖州军都是表现好了,这事儿能吗?反正他是不相信,如果说真那样儿的话,李通早在棘阳就能逼退己方了,还不至于说带着残兵跑到舞阴这儿来。所以说马岱也是,他知道思考,觉得他

    们兖州军也不可能每日都那样儿,所以说自己是有很大机会的,比如说今日。不过马岱他是想法挺好,可实际这么一攻,他发现这自己想要上去,还是要费劲啊,真心不轻松。还别说,马岱费了不少劲,最后终于是上到了城头,对他来说,也是这三日以来的一个突破吧,

    就是这样儿。而李通呢,自然是让兖州军士卒,给马岱打退了城头。对他来说,这让马岱下去,绝对是轻车熟路了,这个可真是一点儿没错。别管最后的结果如何,至少此时此刻,兖州军对上马岱,那就是后者被打退的节奏,是,哪怕马岱也想多在城头一会儿,不过还不

    行啊,被打退的马岱也是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然后再一次带兵猛攻舞阴,这对他也一

    样儿是轻车熟路,不过显然,第一次他是上去了,不过想第二次再上,这个可真就是很难了。确实,李通也不傻,今日这能让马岱上来一次,可未必就能再次让他上来了,之后马超看到今日也差不多了,事不可为,所以是让士卒鸣金了。对他来说,这和上一次进攻棘阳的

    时候差不多,就算是可以了。毕竟上一次己方可有十万人马啊,而这回呢,却只有七万人而

    已。还是那话,少了三万人,那可真是差别很大,对凉州军来说,就是如此。毕竟十万人,那也只是三万人的三倍多一点儿而已。三万人,那可绝对不是什么小数目,不管是对凉州军

    也好,是对兖州军也罢,都是不小的数目。毕竟这个时候的凉州军,在舞阴城外,也不过只

    有七万人,如今不到这个数儿了。所以这个时候,也就是三万的两倍多点儿而已。至于说兖州军的话,那舞阴城里,也才有三万人,就是这么多了。所以说对双方来讲,三万人,那是绝对不少,反而还有点儿多,这个是肯定的。如果说凉州军如今多了这三万人的话,马超

    马岱他们也不会认为是这样儿啊,不过如今可是比上一次少了十万,可人家兖州军呢,和上次在棘阳时候的人马,其实没什么太大区别。所以马超他们自然都不认为己方在这人马数量上面有什么优势,所以说这个时候,马超他们怎么都不会认为己方能占多大优势,所以他看到了马岱上到城头一次之后,第二次很难上去,最后就果断让士卒鸣金了。这如今不收兵

    也不行啊,毕竟马超也真是看不出来,己方今日,马岱还能上去?凉州军是再次撤兵,而李通也算是松了口气,毕竟面对马岱带兵激烈进攻,这他要说没什么压力,那可定是假话啊。不过总体来说还好,那就是给凉州军暂时逼退了,这点让他觉得就是不错,当然了,李通也

    是,没指望着每日都能如此,只能说是自己尽力吧,就是这样儿。这次在中军大帐中,马超是表扬了马岱一句,好歹他是上到城头上了,所以今日就凭这么一点,马超就肯定要表扬他一句。确实,多了没有,但是一句话还是不成问题的,这个也确实如此,而且这一次可比

    在棘阳那次能强了那么点儿,所以马超也是表扬了马岱一句,对他来说,这也算是够了。又是一日战事,这一日马岱表现也是比之前强了,也是,毕竟连三日都过了,这是第四日,也算是凉州军开始能慢慢占点儿优势了。不可能什么好事儿都是兖州军的,那还真没有啊。对李通来说,这自然不是他想要的,不过自己也算是硬挺着阻挡了马岱三日,哪怕昨日对方

    还上来了,不过这个不重要,重要是己方说起来也确实,算得上是阻击了凉州军。不过今日的话,他却知道,是挡不住人家了。果然,马岱是连续三次上到城头,哪怕每一次都是很快被城头的兖州军打退,可也好歹是上去了三次,确实,这样儿算是他能给自己主公给己方

    交差了。等到马超再让士卒鸣金的时候,马岱是有那么点儿意犹未尽,他自然是觉得,自己依旧还是能上去几次,不过是没那个时辰了。至于说李通,他可是纯粹松了一大口气,对他来说,这马岱带着凉州军,就属今日给他的压力最大。所以他是三次也没挡得住人家,这

    最后不就这样儿了。不过好在凉州军这个时候是暂时撤退了,对李通来说,这自然就是比什么都好了,这个确实。如果说凉州军能直接退回棘阳,那是比什么都好了,不过这事儿李通也就是想了那么一下,多了他都不敢想了,毕竟上一次的话,和这一次,那分明就是不同的两种情况,如果说这次己方也有九万多援军的话,那么李通也会是那样儿的想法,不过显

    然,这不没有吗。但是他也理解自己主公,没有,其实对己方更好。确实,就算是上一次,李通也没指望着自己主公派援军,更不会去求援,所以上一次来了九万多人,那完全就是意外之喜,这个是肯定的。而这一次呢,李通知道,无论如何,自己主公都不会说再派援军过

    来了,哪怕自己是自己主公,最后都会是如此做,所以就更别说只自己主公和他们那些人了。别看李通是不在许都很久,但是很多东西,他还是都知道了解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