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豫州可是曹操的老巢,毕竟如今兖州军的重心都在那儿。而兖州的话,他们也不是不重视,但是和豫州一比,那还是差,这个确实没错。所以说等凉州军占据了舞阴,那么豫州和南阳的防线,马超觉得曹操还得是派重兵。毕竟他也算是了解,曹操这人,你占南阳,他还没说要势在必得守住城池,可你要是对豫州有想法,那么他肯定是不会让,这点马超还是清楚的。

    尤其是许都一线,那绝对是不能轻易触碰的地方,许都于兖州军,对曹操来说,那就相当于长安于凉州军,对马超的重要,其实都是一样儿的。而曹操对豫州的看重,就像马超看重凉州,他不那么看重司隶,只是对长安有想法,不过对于司隶的看重,马超还真没那么多。

    但是对于凉州,那可真是,他确实是非常看重,而曹操看重豫州、兖州,就像马超看凉州,益州,其实这都是差不多,甚至就说是一样儿的。所以说马超清楚,这己方等占据了舞阴,甚至还没占上的时候,兖州军也许就要在南阳和豫州的边境,安排下重兵了,以防己方啊!

    不过马超觉得,这对己方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确实是这样儿。反而可以说增加压力的,那绝对是他们兖州军,而不是己方,不对吗。因为曹操那个性格,他明知道己方这个时候绝不会去进攻豫州,可是他却要派重兵驻守,这个就是马超对其的了解。当然了,以马超来说,曹操这么做,其实你还真不能说他就不对,所谓是“防范于未然”,不就是这

    么回事儿?他这个当主公的,以曹操那个性格来说,最后就得那样儿,很正常。所以说他那么去做了,马超才能认为,曹操确实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奸雄曹孟德。如果说曹操不那么做,估计马超就得想,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要不然的话……当然这个增兵,肯定不是说兖

    州军就在南阳和豫州的边境来一个大兵压境,马超了解的曹操,他是绝对不会那么去做的。如果说曹操那么做了,那么他这个时候都没准派兵再来南阳了,所以说马超自认为自己还算是了解其人吧。不过虽说如此,可在南阳和豫州的边境的几个县城,增加个几万人马,马超

    觉得这个还是可能的。其实兖州军在豫州的,那绝对不少,这个马超是知道的。至于说怎么知道的,那自然是从情报中得知的了。就一个南阳郡,兖州军在这儿都有十万人马还多点儿,就这他们还没占据整个南阳呢。当然了,这里面的原因其实有不少,这十万人马,对于兖州军所占据的南阳地盘来说,虽然不是一个天大负担,可却绝对不轻松,这点马超很清楚

    的了。不过兖州军可是全据了整个豫州,而经过了他们这么多年的发展,豫州的人马,也许是没到三十万,但是也差不多少了,绝对不会低于二十五万,这点马超也清楚。就这还是之前徐晃带兵在南阳全军覆没了之后,如今在豫州的人马。是,马超也知道,这个时候在豫

    州,兖州军也是在征兵,他们不是说一下就征个多少万人,还真没那样儿,不过就是循序渐进,每日都征点儿,差不多补充回来十万人,也就可以了。所以说如今的豫州不到三十万人马的话,等征兵过后,那却一定是要超过这个的。至于说对豫州有多大的负担,那马超可

    真没觉得,好歹是天子所在地,因此,哪怕是再穷的地方,其实也是有限的。而豫州这些年

    在兖州军的发展支持下,可真不是什么穷地方,穷的州啊。至少经过了曹操这么多年的经营,豫州早已不是当初黄巾之乱的那个豫州了,这个确实是没错。毕竟曹操他们兖州军都占据豫州多少年了,而且说是从把刘协给整到豫州之后,兖州军的重心可以说就已经是在豫

    州了,所以那地方的人马可少不了,二十五万,只多不少。所以派几万到南阳和豫州边境的

    几个县城来,那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李通等来了凉州军大军,不过要等对方再来攻城,那么还得是明日,他都明白。至少李通知道,今夜马超是不会动兵了,当然,这个事儿己方

    却是还不得不防,这个是肯定的。依旧是在城头看着凉州军扎营,这李通都不知道是第几次

    如此了。不过每一次看到这样儿的情景,他就不由得想到,凉州军确实是训练有素,这大营驻扎不单单是速度快,而且看着质量应该没什么问题。李通虽说没去过凉州军大营,更是没带兵袭击过他们的大营,不过其人的眼光,那还是不错的,这个倒是真心没错,所以他看

    得出来。马超让众人休息了一日,对他来说,每一次都如此,不过这次休息一日,可以说己方也算是足够了。毕竟虽说是从棘阳行军到这儿的,这个不假,可就因为是从棘阳过来的,话说之前不是在棘阳也休息了一日多,所以这个自然也算是休息了,因此这自然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己方的状态都不错,这个马超都了解,好歹如今自己是引得胜之师,来舞阴这儿攻

    城的啊。而他李通呢,是带着残兵跑这儿来了。对,从马超带兵到了舞阴这儿,他就已经知道了,李通是跑这儿来了。毕竟凉州军也是有探马的,虽说他们探马和兖州军探马相比,确实是还差了那么一点儿,或者说是一丝吧,可虽说是如此,但还是那话,他们可不是废物,

    所以说其实早就已经查探到了,李通是带着棘阳的残兵,到了舞阴。而等马超带着大军进了舞阴的地界之后,他就已经知道了李通是带兵到这儿来了。其实一切都不出乎他所料,李通的选择,那也是一点儿都没错。至少马超认为,如果说自己是他的话,最后也会如此去做。

    一夜之后,上午巳时,此时凉州军就要第一次试探进攻了。而城头的李通,看着城下黑压压一片的人,说实话,他心里肯定也是有压力,不过就是大小的问题。而此时李通虽说没去想,这凉州军什么时候破了舞阴,不过他却也知道,自己还是要尽力拖住他们才行。至少这可比那之前在棘阳要强吧,好歹那个时候他们凉州军有十万人马,而如今可少了三万,只有

    七万人。而己方在舞阴城内的人马,那可没比之前在棘阳少多少,这个还真是。看到依旧是马岱带兵,李通在城头一笑,心说这也是老对手了,真的。可以说李通对凉州军的人,其他人,他可真是,都不熟悉。不过唯独这个马岱,可以说两人也真是很熟悉了,哪怕他们一

    共也没说上五句话,不过那个重要吗?真心都不重要了,主要是在城头的战事,两人的距离,那可真不远,太近了。所以说他们两个加一起也没说上几句话,可彼此对对方,那也算得上是熟悉了。至少李通就对他马岱一个熟,而凉州军的其他人,那真是对不起,他不熟啊。

    不过李通这么一笑,这被不少城头的兖州军士卒看到了。他们倒是没想太多,还以为自己将

    军很轻松,所以就这么笑了。不过将军轻松,自己这些人却不能放松啊,因为一个整不好,没准小命儿就真没有了,所以……不过李通这么一笑,也确确实实是带来了好处,至少是让兖州军士卒减轻了点儿压力,虽说没一下就减少那么多吧,可也不是说就一点儿用没有,这

    个倒是没错,有用,那还是有用的,这个确实。如果李通知道自己无意中的一笑,还能有如

    此效果,还真不知道他心里会是什么样儿的想法,估计最后也是哭笑不得吧。不过总得来说,是好事儿,那就可以了,而李通也确实,他不会管其他的,只要是对己方有利,那么一切都好,就是这样儿,如果说是对兖州军没什么好处,那自然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好的了。

    此时面对马岱带着凉州军士卒的激烈进攻,李通心说,来得好!这你们凉州军既然是敢来舞阴,那么这次和上一次,可真是不同了。至少上次你们有十万人马,己方有三万。不过如今呢,己方还是有三万,不过你们却只有七万人了,这对你们来说,还真就是不占什么太大

    优势啊。第一日也是凉州军第一次的试探,虽说马岱他们也是努力了,不过他却还是没能上到城头。对他来说,不是自己和己方就不尽力什么的,虽说就只是个试探而已,但是他不可能一点儿都不看重,所以如此也只能是说对手之强,就是这样儿。不得不说,之前在棘阳战了一个月,如果说加上最开始,也就是马焕大婚之前,凉州军在南阳的战事,那么他们在

    棘阳,可是战了一个多月,多不少时日呢。所以说李通也算是了解他们点儿,这个倒是真心不错,马岱,老对手了。而对于这个对手,李通自然是有自己的认知,所以马超一直让马岱带兵,李通觉得也是对己方有那么点儿利的。至少不光是他马岱是这几人当中,这武艺最

    低的那个,其实还得是说,李通对他最为熟悉,所以这个也一样儿是很重要,确实是没错。马超看马岱这第一次的试探,他是上不去城头了,最后马超也是果断让士卒鸣金了。对他来说,既然马岱是这么样儿表现,己方试探目的基本达到,那么就可以了,这个确实是没错。

    马超带着大军回去了,对他来说,这今日的一个目的达到了,就可以了,至于说马岱没上到城头,这个倒也是自己所料之中的,确实是没什么。毕竟这如今己方不过七万人,而人家却也有三万,所以还是那话,己方是没什么优势在这儿,这个倒是一点儿不错。而反观兖州军他们,可以说就真是,这己方不占优,对他们来说,那自然就是好事儿了,这个是一定的。

    回去马超也没多说什么,就只是说了,明日再接再厉,然后说了下他所看到的兖州军,之后就让众人都下去了。对于今日战事,马超之前可没说什么,而众人自然是都明白,自己主公没觉得你马岱表现特别好,所以当然是不可能多说什么了,这个他们可都知道。明日的话,

    就只是看自己主公这个态度,他们却也不难感觉出来,他对明日的战事,对己方的话,真是没什么太大的期望。毕竟众人在马超手下都多少年了,真是,对自己主公该了解的,那可以说真都是了解了,所以也真是,他们也都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不过虽说如此,在马岱看

    来,这自己肯定是不能放松就是了。别看自己主公今日是没说什么,那是因为这今日是己方的第一日也是第一次的进攻,试探性进攻,所以他自然是没多说。毕竟开头的话,自己主公不出什么意外,是绝对不会直接就去批评的,这个是肯定的。但是在马岱看来,明日的话,哪怕自己主公没说就对己方有什么希望,但是自己可不能掉以轻心了,要不然的话,自己真

    是表现不好,那么没准明日,自己主公就要说自己了。当然了,这个还得说是自己表现很差,要不然的话,那几乎是不会那样儿。不过这事儿,也确实,如果自己明日真能表现好的话,那自然是什么都不用说了,不过就只是看今日李通这样儿,他们兖州军的士卒状态,如

    果是明日的话,那还真是,马岱自己也不能确定什么,他也只能是说,自己尽力而为,也就是这样儿了,毕竟这才只是刚开始的攻城,而己方可并不占大优势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