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人是直接、间接,都可以影响到兖州军的士卒,而李通和他们士卒都配合多少年了?他们还能不知道自己将军?所以说李通能稍显轻松点儿,而这对兖州军士卒来说,其实是好事儿,确实是不会增加他们太多的压力。而凉州军士卒呢,至少他们肩上的压力,那是肯定不会小就是了。是,也许他们还感受不到太多,不知道自己主公到底他是承受了多少压力,不

    过就看着这如今可是自己少主刚大婚完,就一日多,己方就从长安出兵了。就冲这么一点,其实就不难看出来,自己主公到底是有多重视南阳。虽说之前因为少主的婚事,进攻南阳的事儿,确实是往后拖了,不过这如今呢,这少主刚刚成婚,自己主公可就带着人马来了,所

    以……凉州军士卒也不是傻子,还是那话,他们也许感受不到自己主公具体到底是个什么情绪,可他们却可以从这正面、侧面,是不难看出来点儿东西了,就是这样儿。而且这都已经到四日了,很多东西他们知道,也能感觉得出来。知道的,他们必然都知道,这个肯定了。

    至少他们就知道,自己主公对南阳战事的看重,这个确实,是一点儿都不错。所以说士卒还能没点儿想法吗,肯定是有啊,这个必然。所以说双方的士卒,受到自己(己方)的主公(帅)所影响,这个是肯定是有的。因此,李通想法并非没道理,凉州军士卒肩上的压力,要不兖州军士卒大了那么一点儿,如此。一转眼就是第四日的战事,可以说对于今日的战事,

    马超的希望很大。就从他昨日早早鸣金收兵了,还有之后在中军大帐的表现就不难看出来点儿什么。而凉州军众人,他们自然也是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至少今日己方要是表现不怎么样儿,自己主公可就真要失望不小了。不过这个和绝大多数的将领,也没有太大关系,更

    多的,还是他马伯瞻一个人的。不过不管马岱这个人人品如何,至少和来的这些个将领,当然也包括郭嘉,马岱和他们的关系还真是不错,就是庞德也一样儿。毕竟后者可是追随马腾的老将了,而马岱是马家人,更是凉州军的元老,他自然是和庞德相熟,关系也还算是不

    错。第四日的战事,凉州军摩拳擦掌,他们倒是不知道自己主公和将军们都是什么想法,可尽管如此,却不代表他们就没什么想法,这个确实。至少他们多少也看出来了点儿,这自己主公对今日的战事,好像是很期待,所以这自己这些人,那自然是不能不表现太差,那样儿的话,这自己主公也没什么脸面啊。所以说有的话,其实也真不用马超说什么,这连凉州

    军士卒都能感觉到一点儿,所以更何况是凉州军的将领了。此时马岱是带兵第四日也是第四次进攻棘阳城。今日是要自己如何,他心里很清楚。马岱知道,自己主公不是说就要让自己表现逆天,还真没那样儿,但却绝对是要比之前强不少,如此,才能说让自己主公让众将

    满意。对此,马岱确实没说自己就一定能做到,不过却绝对是尽力,这个是肯定的。此时李通也是对上凉州军的进攻,他是带兵顽强抵挡。对他来说,看着今日的凉州军,就不难发现,他们确实,是奋发了一次,不是超常发挥,但却也是他们的真是水平,没影响了他们的

    状态。此时马岱已经带兵上去了,这可比之前强多了,不管第一日、第二日还是第三日,可

    都没有今日顺利容易啊。对马岱上来这么迅速,城头的李通和兖州军士卒也是稍微惊讶了一下,但是想让他们过于惊讶,那还是没有的。毕竟这个不得不说,他们也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所以虽说马岱表现是超过了他们的预期,不过还真是,不算什么。但是虽说如此,

    可李通还是不愿意见到凉州军如此。因为他们这样儿,就是对己方没那么多好处,所以……

    马岱上来了,还有点儿凉州军士卒,对他来说,这今日第一次到城头,自然还是满意的,因为比前几日表现都好,所以说就只看这么一次的话,马岱觉得还是可以的,这一次他是满意了。不过之后还有两次,如果都和这一次一样儿,那么马岱认为今日的攻城,可以说就算

    是圆满了。当然,这么一来,就是其他人,也都不会说什么了,而自己主公自然也是会满意了,就是这样儿。李通是看到马岱到了城头,不过他那武艺却也不能上前,所以只能是让己方士卒进行围攻。而马岱确实是不知道这都多少次被城头的兖州军士卒给打退了,上一次

    的话还是昨日,更久远的,那就是上一次来南阳的时候……李通虽说是没一下挡住马岱这带凉州军士卒的激烈进攻,但是此时此刻,他让己方士卒,已经是很快打退了在城头上的马岱。同样儿,就像马岱对自己这上到城头那么满意,这李通对于己方士卒一下就打退了马岱,他也是同样儿满意。对他来说,凉州军不可怕,所谓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其实

    就这么回事儿。李通不怕凉州军的任何形势的进攻,无非就是己方损失如何而已。可从之前自己也在南阳这儿征兵两万之后,他也不怎么太在乎己方的损失了。毕竟李通也是知道,以后己方守不住南阳的地盘,那都是凉州军的,而己方在这儿征兵,那只是对他们凉州军没

    什么好处,对己方好处多。可李通也没征兵那么多,毕竟这第一,就是李通对南阳多少还有那么点儿感情,所以也是不人心让这地方满目苍夷的,那真不是他性格。要不然的话,让己方在被破城之前,劫掠一番,多少还是能抢到些东西的,可李通却绝对不会那么去做就是

    了。其次就是,这征兵最后,都只是新兵,说实话,李通并不是说就看不起新兵蛋子,但是真心说,这他们这些人,在短时日内,有了还不如没有,多了不如少,所以说李通自然是知道自己要怎么去做。他看到被逼退也就是被己方给打退的马岱,心里是有点儿得意,对,就只是有点儿,毕竟李通也知道最后的结果,自己可守不住棘阳,这都不用说了。如果说上

    一次没有己方那九万多人马,这也就一个月,多说一个多月,这城池就要被人给破了。还不就是这样儿。虽说自己是,不希望那样儿,可终究那不是自己所能决定得了的,所以……

    马岱对于下了城头,他是一点儿都没什么意外的,知道这自己之前也算是钻了空子,在李通

    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自己就上去了。要不然就凭借兖州军这守城的本事,他们这么多人,想阻挡自己一会儿,那可真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这个是一点儿不假。所以马岱知道,这自己第二次、第三次,要是再想像之前那样儿,基本上是不用想了,除非己方今日就能破

    了棘阳,不过这个不可能啊。后面的马超,他确实是觉得之前第一次,马岱表现不错,可他

    自然也是看得出来,这不过是己方钻了空子而已。不过这个空子钻得好啊,如果有的话,每次都钻就最好了,可显然,这个不可能。所以他也知道,别看第一次看着是挺好,可之后呢,马超自然是知道,可没那么容易,也没那么轻松了。对这个他要再看不出来,他就白带

    兵征战二十多年了,是吧。就是马岱,还有凉州军的其他人,也都看得出来,不过是不会多

    说而已。不管第一次什么原因,什么情况,只要是对己方有好处,那么就一切都好。马岱是继续带兵进攻,对他来说,因为自己主公看重今日的战事,所以今日如果只有之前那么一

    次上到城头的话,哪怕速度快,可也不是一个好的结果。至少今日要上去三次,这就是马岱

    的想法了。马岱是第二次带兵上了去,不过这次确实,是没有上一次速度快了,这个倒是没错。不过虽说如此,可对马超来说,这马岱能第二次上去,真心是挺不错的,至于说要比第一次的时间长,这个倒也确实是很正常,也是能理解,毕竟这个时候才是刚开始进攻,前

    几日而已。看到马岱他又带兵上来了,李通心说好,你只要一上来,这我又能让己方士卒给你打退了!这马岱在下面的时候,说实话,李通就是想让己方士卒有什么大动作,也不好使啊。毕竟他就只能是让士卒往下扔东西,而马岱不傻,他会躲啊,所以这对他真心没什么太大威胁。毕竟其人可是个带兵攻城的老将了,所以……只有他上到城头来,李通虽说武艺

    不如他,他是不能亲自和马岱较量一下,但是却绝对能让士卒,在其不注意的时候,给他伤了,这个一点儿不错。不过是马岱小心而已,要不然的话,他也真是很可能受伤,这个还真是,并非就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而且也算得上是李通很期待的,不过他却也知道,这个

    还真是很难啊。但是虽说如此,他却一直都没有放弃,一直都是往着那个方向努力,这个还真是不错,就是如此。马岱上去了,别看这一次是比上次用的时间长了,这个没错,可在城头,他其实也是比上一次的时候,支撑的时候多了点儿,这个也确实是如此,所以也是有

    不好有好的地方。今日马岱是第二次被城头守卒打退,他觉得还可以,至少是支持时辰久了。其实别说是他了,就是后面的马超和凉州军众人,其实也都是如此想法。而等他第三次上去,又被打退了之后,马超是让士卒鸣金收兵了。马岱是带着士卒跟自己主公回了大营,在中军大帐中,马超一开始就表扬了马岱两句,可以说今日的战事,他是满意的,这个一点

    儿都不错。他也知道,马岱他们昨日就已经是看出来了,自己的意思。所以自己其实都不用再多说什么,他们都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确实,马超知道,昨日自己已经是不用多说,他们就已经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这自己如果是多说了的话,那真是,反而是不美了,

    真是。而看马岱今日表现,其实就已经知道不少了,所以今日马超也知道表扬了他一番,这是他应得的,更是自己应该、必须去做的,做到,也要做好。就像马岱今日也是,他算是尽力了,自己都知道。也许他能表现更好,可这最后的实际情况,还是如此,自己就算是满

    意,所以这个时候,马超最先开口说的,就是表扬马岱他今日的表现,而不是其他的。众人自然是都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不过他们也都是如此认为,也是觉得自己主公最先表扬马岱,是应该的!所以马超说了两句,他们也都是不住点头,自然都是赞同。而最后马超让他们都下去休息,他们也算是看得出来,这今日自己主公是对己方希望不小,而己方确确实实,

    表现还都不错。明日的话,自己主公的意思,自然还是再接再厉,却是没有今日这样儿,给己方那么多那么大的压力了,他们都明白,所以说今日不轻松,那么明日呢,至少是比今日要强,比今日要轻松点儿,就是这样儿。如果说昨日自己主公是对今日抱了很大希望的话,

    那么今日呢,他对明日可真就没今日这么大希望了,至少是没给众人压力,如此。所以凉州军众人,对他们还是那话,他们自然是能轻松了,就是这样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