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董卓也知道,如今对自己来说,当务之急就是先解决了韩遂一伙叛贼,然后自己才能去做其他的事。而把以韩遂为首的叛贼解决掉,这才是自己目前最为首要的任务。

    “如今的当务之急便是剿灭韩遂叛贼一伙,至于其他事,是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我们一定要把握如此的大好时机,这样一来,我们才能获取更大更多的利益!”

    李儒听了董卓的话后说道:“主公英明,如此便可,我方首当剿灭韩遂叛贼一党,然后对雒阳之事静观其变。让张让和何进他们狗咬狗去吧,而我方则坐山观虎斗,只让一切都尽在我方的掌握之中即可!!”

    “哈哈哈,不错,不错!”董卓大笑道。

    而此时李儒的嘴角边勾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来,真正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每当李儒李文优做出这个表情的时候,那么就代表着一定有人要倒大霉了。至于这回倒霉的人是谁,不用说大家也知道,那就是韩遂韩文约,除了他还能有其他的候选人吗。

    此时大帐中就只有董卓和李儒两人,而李儒的表情董卓自然是注意到了,所以他连忙问道:“文优有何计策?”

    李儒笑着点点头,“主公慧眼,儒确实有个主意!”

    “计将安出?”

    在听说了雒阳的变故后,本来之前董卓对韩遂一直都是拖延政策,如此便好让自己从朝廷那儿得到更多更大的利益。可至从知道了雒阳的情况后,董卓此时他确实想早些把韩遂解决,然后就有功夫坐山观虎斗了,以不变应万变,寻找有利的时机,进驻雒阳。

    “主公,儒之策说来不算困难,那就是,如今正值……我军便可……如此即可……”

    李儒把自己的想法和自己主公都说清楚了,而董卓边听是边皱眉,有时也点点头,这自然说明他对李儒的计策的认可,至于皱眉吗,那则表示董卓对此计还是没有完全的信心。董卓也明白,李儒如今这也算是兵行险招了,这样也符合他的性格,可行军打仗,用兵用险,谁也没有那个绝对的信心啊。

    李儒是什么人,他自然是看出来自己主公的担心了,只见他淡淡一笑,“主公必然觉得儒有些行险,不错,却是如此。其实我军所虑者,非是那韩文约,乃是成公英耳,韩文约名闻西州不假,但其人在用兵谋略上却还是差了一些的。可成公英则不然,这么些年过来,相信主公也知晓了,其人正是我军的劲敌啊!”

    董卓是不住地点头,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如果没有成公英的话,只要李儒动动手腕,相信韩文约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可叛贼那儿就因为有成公英在,所以己方是不得不小心谨慎啊,就怕让叛贼给抓住机会。

    “文优以为,此时当如何?”

    董卓之前也想过,派人暗杀成公英,不过他知道了成公英被韩遂保护地比他自己都严实后,他就放弃了,根本就没机会嘛。如今李儒又提起成公英的问题了,董卓相信李儒尽然能摆出来,那么他一定就是有想法了,要不他不能直接就这么说。

    “主公,儒的想法简单,无非就是离间耳!”

    “文优对此可有把握?”

    “不错,六成!儒觉得我方应当如此……”李儒把他的离间之计和董卓都说了。

    “好,如此一切就拜托文优了!”

    “主公言重了,为主公分忧,儒是义不容辞!!”

    ---------------------------------------------------------------

    汉阳陇县刺史府中,马超手中紧紧地握着从雒阳送来的密报,此时他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也不知道他在那儿想着什么。

    突然,他眼眉一挑,自言自语道:“时机已经成熟了吗,董卓,你可莫要让我失望才是啊!”

    说完,马超提起笔来,写了两封信,这第一封信便是写给青州管亥的,先是询问了一下最近山寨的情况,然后信中点名让臧霸到陇县来,自己要用他。而第二封信就是写给臧霸的了,说此时有一件事要他去办,务必马上赶来凉州。

    写好信后,马超差专人送到青州管亥的山寨,专人离开后,马超又提笔开始写了,这次写得不是信,而是上书。给刘宏的上书,上书的内容很简单:陛下命臣为凉州刺史现在也叫州牧时日已然不短,臣今不负陛下所望,如今凉州正州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与之前形成鲜明对比韩遂的军队大体上说是在凉州和司隶的交界处,但再准确地说应该是在司隶的范围,而却没在凉州。

    而此时叛贼依旧猖獗,所以臣恳请陛下命臣出兵讨贼,以报国家,以报陛下!臣为大汉之臣,陛下之臣,亦为人子,臣父马腾公惨死于叛贼之手,臣对此从不敢忘怀,今报仇时机已到,臣定手刃仇人,恳请陛下恩准!

    以上就是马超给刘宏上书的内容,作为臣子,自然是先国而后家,这样没错。而马超又身为人子,所以如果他要是一点儿都不提给父亲报仇的事儿,估计也没人相信,那样儿就太假了。刘宏可从来都没觉得马超是什么特别大义,又大公无私的人,所以如此才对,才符合马超的性格。所以马超知道,刘宏看过后,一定能准了自己所奏,这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马超对这个还是很有信心的。

    上书也送走了后,马超心道,如今就只等着臧霸来到陇县,还有刘宏的圣旨就行了。

    其实如今刘宏已然病重,就算马超没有圣旨,但是依旧出兵为父去报仇,按说这个也不是不可以。但马超觉得自己那样儿肯定是不行,刘宏是病重了没错,但可不代表他就什么事儿都不关心了,至少这点马超还是了解的。

    是,自己就算是没有圣旨,但是也出兵,最后也许也没什么,毕竟自己有自己的道理,也有自己的说辞,算是情有可原。但是这么做了之后,马超知道自己肯定就是要授人以柄了,然后麻烦事儿一下就会都涌过来。马超其实倒是不怕麻烦,但是如果说能避免的话,那么他还是尽量要避免的。毕竟马超也知道,如今的自己可还没做到能让所有人都惧怕的那个程度,而自己如今更是做不到能把任何人都无视的程度,要说自己可还没到那个地步呢啊。

    所以说如今的情况,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也得卧着,直到有一天你真正是做到了龙翔九天,虎入山林的时候,那时的你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什么。

    几日后,臧霸先来到了陇县,见到马超后,他赶紧施礼,“属下见过主公!”

    臧霸的声音比以前更大了,像晴天霹雳似的。还好马超是见过大风浪的人,而且算是早已有所准备了,要不还真就容易被他吓一跳。

    “听闻你表字宣高,以后就称呼你为宣高了!多年不见,宣高你别来无恙啊?”

    臧霸一笑,可不是吗,当初自己认识主公之时才十六七岁,如今自己都二十四岁了,表字还是自己父亲给自己起的,“劳主公挂还,属下一直都不错。而属下的父亲常常提及主公,常言道,没有主公,就没有属下父子的今日。而老父更是总嘱咐属下,一定要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马超暗中点头,当年自己冒险救人是一点儿都没救错啊。无论是臧戒还是臧霸,这对父子可是知恩图报的人。当然臧霸能拜自己为主,自然这里也有是因为自己也是真正折服了他。不过却不得不说,当年之事,还有他老父臧戒,这些才是起了最大的作用。

    马超很是相信,就算自己只是个庸碌之辈,那么相信臧霸父子还是会如今日一样来对待自己的。因为这就是臧氏父子,你说他们傻也好,一根筋也罢。反正只要是他们认为是对的,那么就一定会去做。而其实在古代来说,这样的人也不是特别得多了,这个马超还是了解的。

    看到此时的臧霸,马超也不得不感慨良多。当初臧霸十六七,而自己比他还小三岁呢。如今他虚岁是二十四,自己周岁则是二十了,虚岁二十一嘛。此时是都已经到了中平五年,公元的一八八年啊。

    马超停止了自己的感慨,对臧霸说道:“此次有一件重要之事,要宣高去完成!”

    “一切全凭主公吩咐!这些年来,属下在山寨,日子过得虽然不错,但也不得不承认,还是缺少了不少东西的!”

    “哦?宣高何意?”

    “不敢瞒主公说,这些年属下听闻主公剿灭玉门关马贼,平定黄巾之乱,这些听着无不让属下是热血沸腾,而且也时时都期待着能追随主公征战沙场!”

    “好,宣高还请放心,此事一定能实现!不过如今还有一件事要你完成,此事异常重要,非你不可啊!”

    “诺!全凭主公吩咐!”

    “是这样的,凉州……如此……最好如此”

    “诺,属下定不负主公所托!”

    马超点点头,“宣高此去,颇有危险,毕竟虽然不是龙潭虎穴,但是……”

    “还请主公放心,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马超则摇了摇头,“不,宣高,任务虽然重要,但对我来说,宣高你更重要!一定要平安归来,我等着你,别忘你还要和我一起征战呢!”

    “诺!属下一定平安归来!”

    臧霸如今还是年轻,而且马超其实说得也是真心话。“千金易得,一将难求”,对他来说,什么任务也比不上一个臧霸臧宣高重要啊,所以有此一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