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李通是想知道,最后凉州军到底是回哪儿了,所以是让己方探马仔细查探一下这个事儿。至于说其他的,他也知道,这对方都已经是拔营了,所以他们也不可能再回来了,至少暂时是没大问题。而且他们可就剩下几千人了,真是成不了什么太大的气候,你看之前是之前,李通确实,因为凉州军没走,他也是没彻底放心,不过凉州军这么一走,他就真是彻底

    放心了,就是这样儿。什么时候再让他紧张,那就只能是得等到凉州军再卷土重来的日子了,也就是那个时候吧,才能再一次让他感到压力增加,就是如此。不过如今呢,确实,是没这样儿,李通是彻底放心了。至少他就知道,也很清楚,这一时半会儿,他们凉州军是不

    会来了。这至少也得一个多月吧,这就是李通所认为的。他觉得马超应该是先带兵回返宛城,然后再回到长安,因为现在不着急回长安,所以先回宛城,其实是必须的。如果说自己是他马超的话,肯定要这么做。当然了,马超他到底如何选择,这个自己也肯定不了就是了,

    不过说他先回宛城的几率能大一些,回宛城对他们凉州军好处更多,不是吗。不过不管是到哪儿,李通觉得自己都是要知道下的,毕竟他可是非常关注凉州军,因为那可是己方的强敌,劲敌,所以说自己不关注也不行。而且他们不会让自己等太久,就一定会卷土重来,所以说自己是应该如此。当然了,他们要是不来南阳,那倒是最好了,不过这个事儿可能吗?

    所以说李通根本也不会说把信心都寄托在这样儿的事儿上,与其说那样儿,还真是不如好好练兵什么的,争取是对方再来进攻,不说给他们打退吧,至少也是要拖得住凉州军啊。或者在棘阳这几个地方征点儿兵,都挺有用。别看李通不会说直接就去找自己主公请求援军,

    但是在本地征兵,他未必就不会那么做。多了没有,可一两万,在这儿终究还是没什么太大问题的。还真是这样儿,好歹李通也是带着兖州军的人马在这儿经营这么多年了,一直也和庞德一样儿,都没在南阳征兵,毕竟谁都知道,可以说南阳是黄巾之乱破坏最严重的一个

    郡之一了,那绝对是排在前面的,因为之前也说了,南阳的人多啊,所以参加黄巾的也多。那黄巾军是什么组成的,说白了,就是一群吃不上饭的老百姓,就是农民军,不过就是有宗教性质的而已,还不就是这样儿。而不管说是庞德还是李通,他们可真是都不想征兵,要不之前怎么一直都没有。不说兖州军缺少钱粮,就说凉州军粮草什么的都那么多,可庞德也没

    说征兵,所以这个就是说明问题,是他们不想。可真像是如今这样儿,没有再好的办法了的话,也是真无奈了。不征兵的话,这地方就是缺兵,就是因为经历了这么一场战事,之后……而兖州军,就是李通所带领的,不是徐晃他们带着的援军,虽说是没有凉州军损失那么多,

    但是因为知道凉州军还得卷土重来,所以李通不可能不去征兵。至于说钱粮物资什么的,他还真是不缺。应该说南阳这地方,别看兖州军就只是占据了一半还差点儿到,但是他们这地方,还真是不缺少钱粮,至少钱粮还是很充足的,征个两万人马,确实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不过这有征过来的两万,也只不过就是新兵,这个才是问题,所以说别的和这个一比,

    倒是差了。凉州军是彻底走了,他们是根据自己主公的意思,先回了宛城。马超还是那么想,就是在宛城休息两日,然后自己和郭嘉他们就可以回去了。确实,没有太多士卒跟着,因为几乎所有人都要留在宛城,而马超让亲卫跟着自己几人回去就可以了。至于说安全问题,那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就马超、崔安、还有甘宁马岱,这四个人的组合,天底下也没有

    哪个不长眼的敢劫他们。至于说兖州军,他们就更不可能了,马超知道李通都不会动兵,看己方离开,他们都没追,这个就说明问题。更何况还有几百亲卫呢,都要跟着他们的,所以马超他们可没一点儿担心。要真是有什么意外,倒是好事儿了,崔安还觉得之前的战事没

    让自己尽兴呢,所以……就是其他人,也就是庞德还有甘宁,他们倒是都觉得不错,至少那些时日和夏侯渊还有徐晃大战,他们确实,感觉还行。也就是马岱,他和崔安一样儿,都没人对上,就只能只好是带兵厮杀了,所以说他们的想法倒是多点儿,而马超郭嘉他们是没

    什么想法。毕竟一个是主公,根本也不可能说拿着自己兵器上前和敌军厮杀,还是那话,马超就算是那么想,可手底下人能让吗?郭嘉就更别说了,一个文士,就算是“手无缚鸡之力”了,所以也真是,他对这自己参与战事,能有什么想法?不是武将啊,所以说问郭嘉点儿什么,还是没太大问题,哪怕就是让他带兵当主帅,也不是不行,可唯独他是不可能带兵

    在两军阵前厮杀,这个可真就没有了,毕竟他不过就是个文人,一个谋士而已,有几个能像李恢、满宠还有虞翻那样儿的,一共不才那么几个吗?所以说那样儿的都属于是凤毛麟角,因此,也就别指望太多了,至少郭嘉肯定不行就是了,其他人也不行啊,就说荀攸,不也一

    样儿。马超带兵回了宛城,李恢是带着人马出城好几里来迎接自己主公。这个不在于己方是什么情况,不管凉州军胜败,还剩下多少人马,这自己主公回来了,你作为属下的,不可能不出城迎接。你不迎接,难道还等着你主公进城来然后来找你汇报一下之前的战事?那不

    开玩笑吗,所以李恢也不可能不出城来迎,见到众人后,李恢给马超施礼,马超一笑,然后就带着众人回了宛城。他也知道李恢是不可能不出来,不过出来这么远迎接,也算是难为他了。而马超是表面笑着,但心里可真是哭笑不得,这知道的是自己属下来迎主公,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己方是凯旋而归了呢。可是赢了,就算是赢了,但是绝对算不上什么大胜啊,也

    就只是一般般吧,这人马都要没了,所以……众人是到了太守府的会客厅,至于说己方那几千士卒,自然是有他们自己去的地方。在会客厅中,众人都坐下后,马超开始说了下之前的战事,主要是给李恢说的,毕竟这在座的除了他之外,就没人不知道了,所以主要是给他

    说的。李恢是认真仔细地听着,对他来说,这屋中的人,就只有他一个不知道具体战事。虽说知道最后的情况,虽说己方胜了不假,可这还剩下几千人回来了?所以别说攻城是不用想了,这如今自己主公不是带兵回来了吗,因此,李恢也是知道,一时半会儿的话,己方是不会再轻易动兵了。至少要在南阳这儿征点儿兵啊,这己方损失了多少,那可是近十万人马

    啊。之后马超是继续说,不过都是简单说而已,没那么详细,而且他也知道,对李恢来讲,那么详细也没太大用,只要比探马所说具体点儿,就足够了。要不然的话,就从第一日战事讲到己方回到宛城,那么估计就算是说个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啊,不就是这样儿吗。最后马超是终于讲完了,当然李恢不是这么个想法,他还是有点儿意犹未尽,哪怕己方并不是那么

    占优,但是怎么说呢,这毕竟曹操很看重南阳的地方,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直接就派了九万多的人马过去。是他们兖州军正规的人马,他就派了九万多,要是再加上其他的民夫什么的,那都十多万了,所以说曹操投入在南阳的兵力,看着都比己方多了,所以己方最后

    能胜,其实还真是,不错了。至少李恢看来,真就是可以了。如果说己方发挥不好的话,那么最后的局面都能颠倒过来,不过还好,就是最后己方还是胜利了,哪怕这个胜利并非就有那么大用,那么多好处,可胜了终究是胜了,这个结果才是己方想要的,让己方士气高涨

    啊。所以说胜利还是他所希望的,李恢自然是希望己方赢,不过他是更希望己方还能剩下很多人马,而不是如今这几千人,只是可惜这……之后马超和众人,主要是和李恢,闲聊了几句,当然了,他也是把这些时日宛城的情况,和自己主公说了下,毕竟这事儿也是要让马超知道的。最后马超是对众人说道:“各位,在宛城休息两日后,咱们就回返长安!”这话是

    对郭嘉他们说的,自然是不包括依旧要在这儿的庞德和李恢。当然了,马超之前也是跟他们说了,这应该在南阳征兵了,到时候了。以前是以前,那个时候没征是那个时候,但是如今己方损失了那么多,所以说要是再不在南阳征点儿人马的话,这可是很难补充那损失的那

    些啊。而且马超他们也不是没想,就是说李通也得是在南阳征兵,毕竟他们兖州军也是损失了不少,关键是不光是他们曹操所派的援军损失了,就是棘阳城内的守卒,不也是一样儿损失了一部分吗,所以说马超他们知道,李通要想把这部分兵力给补充回来,自然是要在南

    阳征兵,不用多,一两万就可以了。之后马超是对众人说,今晚摆宴,招待各位。本来之前是李恢在这儿,但是这事儿肯定轮不到他做主,也不该他去说,自然都是当主公的马超去说这个了。而众人这一晃又是很多时日没在一起饮宴了,所以听了自己主公的话,都是很高兴。主要是可以随便喝酒了,这个可真是不容易啊,尤其是崔安他们几个,心里更是如此想

    法。之后众人是陆续告退,只有庞德和李恢还有郭嘉,是被马超特意给留了下来,众人都知道,自己主公是找他们三个有事儿。说白了,就是有话说,这个很正常。庞德和李恢都是南阳这儿的守将,之后自己主公和自己这些人离开了,他们还得一直在这儿。郭嘉更不用说

    了,那是如今在这儿的顶级谋士,所以有什么事儿什么话,自己主公自然是要对他说一下,这个太正常了。众人离开后,就剩下三人,加上马超四个,他们在屋中,此时马超是叮嘱了庞德和李恢几句,无非就是等两日后自己离开,南阳的事儿,他们还得多注意。虽说己方是

    胜了从许都来的援军,李通也不会动地方过来进攻什么的,但是该防的,确实还必须要防啊。而有些话不用说太多,庞德李恢他们都懂,所以马超也没再多说,点到为止,差不多他知道了就可以了。然后征兵的事儿,马超也只是简单说了下,都交给了庞德和李恢他们,至于说具体人马,要征兵多少,马超那意思,两万人左右,也就是这样儿了,两人是齐声应诺。

    之后马超也是和郭嘉说了几句,无非就是说了下李通那边儿,估计是不是也和己方一样儿,他们也要征兵。郭嘉自然是点头,他认为这个是没错的,所以等己方下次再来的时候,棘阳城那儿的人马,绝对不会比如今还要少就是了。而且郭嘉那意思,还得从益州再调兵过来,

    不过可不是到南阳,而是到长安,毕竟到了下一次进兵,不还得是从长安派出来人马,己方才能过来吗,所以人马要补充到长安去,这样儿就行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