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在马上,肯定是不能再用那个了,在马上用铁链的,就只能是吃亏了,所以甘宁马上用的是大刀,对上了徐晃的那柄大斧。因为自认为力量上也是不能和对方拼,所以甘宁都不和徐晃硬拼,毕竟自己的大刀和对方那种沉重的兵器碰上,基本上就没自己好,这个甘宁可不认为自己的力气比徐晃还大。要对方还真是以这个力气闻名的武将,所以他知道,最

    后是拼不过人家啊。不过虽如此,但徐晃也是找机会和甘宁拼,所以他是更耗费力气,哪怕对方不和他拼,只是周旋。可别看是如此,甘宁是一点儿也不轻松,毕竟他得防着被对方抓住,如果对方那大斧和自己的大刀碰上的话,自己可不认为吃亏的是他徐晃,所以甘

    宁尽量是不那样儿,只是一直以巧劲儿和对方周旋,这个就是他如今所做的。所以庞德和夏侯渊他们两柄大刀倒是总碰上,但是在甘宁和徐晃那儿,还真是没那事儿啊,关键是甘宁不敢和对方硬拼,徐晃倒是希望那样儿,不过甘宁行吗,这他不是以力量闻名的武将啊。

    所以他要尽量躲开,而徐晃是用力不少,所以他们这相比之下,就是个平手。本来他们两人武艺也都差不多,所以这样儿也没什么意外的。而对两人来,他们也是,和庞德夏侯渊都一样儿,甘宁是想胜了徐晃,而后者也是一样儿想法,哪怕他是主帅不假。但这个绝对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徐晃这个想获胜的心,确实是没错。当然他也知道,很清楚,这

    个事儿自己也不要想了,看看庞德和夏侯渊就知道了,他们都分不出来胜负,那么自己这儿和甘宁,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当然了,换一个对手,自己对上庞德,夏侯渊对他甘宁,其实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区别的。除非是崔安那厮出手,那么自己承认,自己可不是其人的对手,

    而夏侯渊也一样儿,他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不过确实,还算好的就是,对方这几日可都没过来,这不就比什么都好吗。当然了,这个不得不,是自己找到了其人性格弱点,就是不会和其他将领,一起来对付一个人。当然了,就算他想替换了甘宁,可后者能让吗,所以

    ……徐晃找上甘宁,他就不再担心崔安能过来了,因为这事儿没可能。除非甘宁主动让给他,或者他根本就没上,但是这两个是真不太可能的事儿,几率很很,徐晃都知道。所以他也没什么怕的,真要是出现那样儿的事儿了,自己可以直接就躲,让己方士卒对付他崔安,应该是没太大问题。无非就是己方士卒损失多,而崔安因为不能和自己对上,

    他更是要发狠对付己方士卒,就是这样儿了。所以徐晃知道,只要自己不让崔安给抓到,那就什么事儿都没有。其实就算是没那样儿,这如今看崔安,他对己方士卒也不是不狠啊,对敌人吗,这样儿很正常,所以徐晃自然是没感觉什么。而他则是继续对付甘宁,他倒是

    希望自己能胜,可根本也没那么简单就是了。而甘宁就没他所想那么多,至少这他徐公明没去找崔安,或者他本来就是躲着对方,而找了自己,那么自己自然就是当仁不让,他都找自己了,自己还能退缩半步,把对付徐晃这事儿让给崔安?所以这个根本就不可能,因

    此,只有自己对上他最好,显然对方也是那个意思。最后战事又是暂时结束了,两军都是撤退。马超带着凉州军撤退,徐晃带着兖州军退走。对他们来,这己方都是,越打,这己方的人马越少,可以也没有几日可这么大战下去了,要双方加一起,还剩下不到十万人,而经过这一日之后,这人马只能是更少,所以……要这四日战事之后,两军都剩下多少

    人,可以凉州军就只剩下了三万多点儿,而兖州军呢,剩下了三万左右,差不多就是这样儿。最开始的时候,兖州军是有近八万的人马,而凉州军呢,是有七万出头儿,对比是这样儿。而经过了四日的战事,如今是这样儿的情况,每日凉州军基本上都要阵亡近一万的士

    卒,而兖州军呢,显然是要比这个多那么一点儿点儿,一万多点儿,就是这样儿。所以哪怕他们最开始的时候,是比凉州军多了几千人,可在第三日战事结束之后,他们就没这个人数上的优势了,而如今四日的战事结束了之后,就和第三日战事结束了一样儿,他们的人马确实是不如凉州军了,而且这个差距还越拉越大,这个就不得不,是对他们兖州军不利了。

    之前第四日两军是厮杀惨烈,而战场之上,兵器碰撞声,喊杀声,都是连续不断,虽根本就听不清,可这也是能知道,到底是什么声音不是。当然了,擂鼓和号角声,就从一开始就没断过,这个倒是也都没错。对凉州军和兖州军双方来,都是希望对方被己方所灭,哪怕这个事儿不容易。别看凉州军的单兵战力强,这个不假,但是战了这么几日,他们其实也

    并非就占了多大的优势,如今也没比兖州军多几千人,所以他们这个没大优势,这个倒是没错。不是凉州军就不行不厉害了,实在是兖州军这之前有一日还算是超水平发挥了,是,他们全军整体都超水平发挥了一把,这那一天自然不会让凉州军占到什么优势,所以

    当然就把差距给整了,就是这样儿。要不然的话,如今的凉州军还剩下的人马,一定要超过现在,而兖州军呢,他们的人马也一定是比现在还要少就是了。不过如今他们两军是早结束了第四日的战事,各自都带着己方的士卒回了大营,此时战场上除了负责打扫的士卒外,

    就没其他人了。依旧是马超和徐晃,在自己中军大帐给几人作总结,今日的战事,他们也没就很满意,但是显然也没有不满什么的。总体上来,己方表现就算是可以,马超觉得最后照这样儿下去,己方还能剩下点儿人马,而兖州军他们,基本上就全军覆没了。而徐晃呢,他显然也是这样儿的想法,他可不认为这己方人马都比对方少了,这己方最后还能逼退

    凉州军,让他们全军覆没,而己方还有点儿人,这事儿基本上就不用想了,所以徐晃已经想到了,最后己方是要什么样儿,对他来,这自己也不能等着己方全军覆没,再让己方跑。这个就不是他要留下多少己方士卒了,而是这不剩下人了,那还不是等着让凉州军追击

    吗,所以徐晃也真是不能那么做。他最有可能的,就是在他们和凉州军战的过程中,没剩下几千人了,他就赶紧是带兵跑了,这样儿是他很可能做的,而不是很早就带兵撤退了,那样儿不是。关键是之前他都已经是被曹操给处罚了一次,这要是再犯事儿,那么就不是之

    前那样儿的处罚了,徐晃很清楚。而且不得不,之前在司隶,在函谷关,那些士卒是跟着徐晃都多少年了,而如今他带来的,加上夏侯渊带来的,他们才跟着徐晃多少时日,所以徐晃是,他爱惜士卒,但是没接触那么久,显然感情也不会有多深,这个确实,也是没错啊。因此这在棘阳城外,确实是和函谷关不同啊,而且之前他可是让自己主公给处罚了一次,

    这就不得不,徐晃还敢犯事儿吗?而且之前他不听荀攸的劝,带着五百骑兵就去凉州军大营了,就这么一个事儿,他就知道,自己主公知道了,也不能轻易就放过自己就对了,是吧。所以这个时候,徐晃都不敢就再犯事儿了,因为到时候真要是犯事儿的话,这最

    后自己主公还不知道要怎么去处罚自己呢,所以……徐晃为了不让自己主公更狠处罚自己,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再犯函谷关的错误了。不管他自己当初是怎么认为,反正在曹操和兖州军众人的眼里,徐晃做得就是不对。是保住了己方几千士卒不假,可他却违犯了军令,这个怎么都是不对的。而己方士卒,既然是选择了在那儿守关,那么就必须要,最后身死,

    那都是太正常不过了。所以绝大多数兖州军的将领,谋士,他们可不认为,就必须要带着多少人马回许都,所以只有个别人,是真心赞同徐晃的,但是绝大多数,他们都认为他是做错了,就是这样儿。所以当时曹操也不可能不去处罚他,哪怕从他个人的角度来,他是觉得徐晃做得不错,可从公事上来讲,他作为一个主公来,徐晃犯了军令,那么就必

    须处罚他,没什么的,就是如此。所以当时的情况,怎么徐晃都避免不了被处罚的命运,而他自己也清楚。并且知道,其实自己主公就算是手下留情了,就是这样儿,要不然的话,徐晃也知道,自己估计是要在榻上趴更多的时日了,不就是如此吗。要怎么处罚自己,

    还不就是自己主公一句话的事儿,而给自己行刑的,显然是受到了自己主公的暗示,没使十成的力,也就是六成左右。再少的话,那不是让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所以那样儿的事儿,自己主公也不能去做啊。而且还得什么呢,就是这些,其实都是在徐晃所料之中的,而如

    今的自己,之前可是又犯事儿了,所以这个时候,自己也不敢再去挑战自己主公底线啊。因此,徐晃有自己想法,还就是在己方和凉州军大战的时候,等己方没剩下多少人马了,自己就带兵撤吧,别的就不用多了。至于想要胜利,那门儿都没有,别是基本上没希望,就是有,也没可能实现啊。而马超和徐晃所想的,当然是不同了,毕竟他所想的就只是,

    这什么时候己方能彻底逼退了兖州军。当然了,到时候没多久,也就是之后一两日,己方也得回去了。确实,马超还没想要从长安再调兵过南阳来,在棘阳城这儿和李通死战。为什么,第一长安没那么多人马了,这从长安那儿,自己已经是调拨了四万多人马过来,这长

    安之前在司隶大战的时候,已经是损失了那么多人马。虽之前也不是没补充,但是绝对没补充全,还差着一块缺口呢,所以马超不准备再调兵在棘阳这儿战了。只能是回长安之后,再从长计议吧,也就是这样儿了。不过征兵什么的,都是势在必行,这己方在南阳的十万人,

    等把兖州军彻底逼退之后,也剩不下多少人了,所以在宛城、穰县和长安,自己是早已下了命令,让他们征兵,这个是必须的。至于钱粮的问题,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长安钱粮充足,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宛城和穰县的话,自己从司隶调拨点儿钱粮过去也就是了,没什么太大的问题。这些年就自己所了解的,庞德和李恢他们,那可真是,没有征兵过一

    次,因此这只要己方一在宛城和穰县征兵,多了马超不敢,但是两三万人,是绰绰有余的。别看南阳,尤其是宛城,在黄巾之乱的时候,可以是损失最惨,不十室九空,可也差不多少了。但是在凉州军占据宛城之后,在这儿实施的一系列措施,确实是不错。虽

    宛城肯定是不能和长安比,而且其实就连雒阳都比不上,可怎么呢,马超每年在那儿投入的钱粮,可真是不少,还不就是为了发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