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实际,实际上却不是那样儿,对吧。所以没有一个好的缘由,哪怕就是凉州军财大气粗,马超也没说就摆宴庆祝一下什么的,因为没那个原因啊,而不是钱粮的问题,一直都如此。兖州军呢,也是这样儿,没错。马超徐晃两人,他们都是各自带兵回了己方大营,对他们来说,其实都不是说就真心希望这战事就这么一直持续下去,他们都想胜了,不过如今来看,

    真都是不好说啊。马超是对己方有信心,可最后的结果,己方要不伤筋动骨,那都不可能。而徐晃呢,他自然也是想着,己方能胜利,他没马超那么有信心,只能说是希望最后获胜的是己方,全军覆没的是凉州军。但就从如今这个形势上来看,这个事儿难啊,不是说就没点

    儿可能,但是可能性都不大,就是这样儿。是,最开始的时候,己方比他们人马多几千,但是如今是已经没这个优势了。这三日下来,别说是己方比他们多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和他们凉州军一样儿,这自己也满足了,可显然,如今是已经变成了己方比他们的人马少,是他

    们凉州军比己方的人马多了。这“风水轮流转”,这不就转到他们凉州军那儿去了吗,之前是己方人马多,可如今呢,就变成了人家的人马多了,这个徐晃都知道,很清楚,自然也是非常了解了,如此。所以说对于最后能不能获胜,徐晃真就没什么信心,反正对他来说,只要是尽量给凉州军造成大的伤亡,其实他就觉得足够了,毕竟事实在那儿摆着呢,人家士

    卒的战力,是要比己方强了那么点儿。是,这个不是说每个士卒都如此,但是大多数可不都是这样儿吗,所以那么多士卒,这差距是什么样儿的,不用多说了吧。凉州军大营和兖州军大营,马超中军大帐和徐晃的中军大帐中,他们两人都是在给几人说着今日战事,其实就

    是简单作下总结,毕竟也没太多说的。不管是对马超来说,还是对徐晃来讲,这今日的战事,己方表现就是平平,没什么出色出彩的地方,这个倒是一点儿没错。但是哪怕如此,至少没让他们觉得己方是退步了什么的,就算是不错。毕竟这也才三日,至少还得有个三日吧,

    差不多就是这样儿了,所以棘阳城内的李通也是知道了之前的具体战事,对他来说,他自然是巴不得己方最后能赢,那不就是给棘阳城解围了吗。而最后就算不是这样儿,是凉州军胜了,不过只要他们伤筋动骨,那么其实也算是给棘阳城解围了,这点李通看得还是很清楚的,而他这只能是在棘阳城内,确实不能参与战事,不过对于城外的战事,他还是了解

    不少的,毕竟兖州军的探马,那可不是盖的,这确实一点儿不假。这探马这么多时日,也没被凉州军发现,可见其本事了,确实是可以。不过在李通看来,这个时候,他倒是希望战事早日结束,因为外面战事结束了,可以说就是凉州军要退兵的时候了,这个就是李通所认

    为的。至少他觉得如果说自己是马超的话,到时候确实是会如此做。当然了,现实情况,是不得不让他那么去做,其实也没办法。毕竟最后凉州军就算是人马还有,他们还能有多少?一两万人,差不多吧,而从十万人马,到最后一两万人,他们是要损失八/九万,说起来凉州军不是损失不起,但是一下少了八/九万人马,他们暂时要是不撤回,这个就不像马超性

    格了。所以说两军尽快结束战事,其实这个才是如今李通所期待的。毕竟之前他也有希望说两军一直那么对峙着,不过显然,那样儿的事儿,己方在城外的人马是要吃亏,所以徐晃没那么选择。是,马超他们凉州军倒是希望那样儿,自己的话,倒是也想,不过显然,徐晃他们是不想啊,所以之前对峙的情况,就那么一日多就完事儿了,没有达到自己所预计的。

    不过虽说如此,可如今也是让李通看到了战事结束的希望,再多的话,还能有几日,两三日,足够了,毕竟伤亡不起,最后人马都没了,你还拿什么战。己方都已经损失一半的人马了,李通是从探马那儿了解到了具体情况,所以说自然是知道,这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呢,是

    吧。所以他知道,确实是很清楚,等己方人马没了,当然凉州军人马要是早没了的话,那样儿更好,但是从如今的情况来看,是徐晃他们的人马要先没,所以说这最后先退走的,那还得是己方。虽说这个不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只要最后凉州军能暂时撤回,其实就是对棘阳

    城好了。现在李通所想的不是说己方胜利,还是凉州军胜利,说起来根本问题其实就是凉州军什么时候撤退,这个才是最重要的。而相比这个,其他的,真就没这个来的那么重要了。所以说这个才是他的根本想法,怎么样儿能解了如今棘阳城的围,其实才是现在对李通来说最为重要的。他是不可能带兵出去的,所以自然是把希望寄托在了徐晃他们身上。而从这几

    日来看,李通觉得徐晃和己方他们表现都不错,至少他知道,如果是自己带兵的话,可是不如人家。这点他是很清楚,所以李通也没什么不满意的,别看如今还是他们在城外的兖州军损失更多,可这也没办法啊,谁让己方单兵战力,总体上确实是不如人家呢,这个你不服

    不行。李通可是在心里一直都承认这个,别看他嘴上是不说什么,也对,他要是说凉州军比己方强,那对兖州军可也没什么好处。而且还得说什么呢,那就是李通一直都认为,那样儿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可一点儿都不差啊,所以说他能那么去说吗,显然不

    会。所以说这个是李通如今的想法,如果说他最开始的时候,还想着己方是能胜了凉州军的话,那么这个时候也真是,基本上就没那侥幸心理了,真的。关键是那话所说不错,信心源于实力,这己方没人家的实力强,李通还能有什么信心呢,是吧。所以他很清楚,如今自己所希望的都是什么,这个才是根本。如果己方是比凉州军强,李通觉得自己也没这样儿的

    想法了,可现实不是这样儿的啊。又是一日的战事,如今两军都已经只剩下一半多的人了。凉州军能比兖州军多,可有没比之前一半多多少就是了,不过如今确实是凉州军比兖州军人多了,这个倒是没错,没差一点儿。而此时庞德是主动找上了夏侯渊,或者说后者其实也是

    马上就找了他,这他们可都是轻车熟路了,确实。庞德对着夏侯渊一笑:“夏侯妙才,来战!”夏侯渊冷笑了一声,“呵呵!庞令明,怕你否!”说完,两人就各出兵器,战在一处。对他们来说,这都已经好几日的单挑了,可每一日他们都是没尽兴。别看每次最少都能战个近二百回合,但是说实话,他们都属于那种单挑比较快的将领,你来我往,速度不慢,所以

    别说是二百回合,就是三百多回合,也用不了太久的时辰就是了。但是累可是真累啊,这个一点儿不假。毕竟每日可都是大战,那可是要玩儿命的,所以说没谁敢怠慢了,因为一个不小心,非死即伤,不会有什么好处。因此,不管说是庞德也好,是夏侯渊也罢,两人每日可都是拿出来了看家本领对付对方,不过这么几日他们也算是很熟悉了,因此,这别说刚开

    始就是个平手,如今这个时候,更是一样儿,没什么太大区别,就是如此。如果说这几日他们就能分出了胜负,那才是奇了怪了,可显然,这个不可能,哪怕他们双方的想法,其实都是那么想的,胜了对方,伤了对方。至于说杀死就不用想了,那事儿没可能,生擒就更不

    用说了,痴人说梦,差不多少吧。而此时两人是大战上了,两把大刀是上下翻飞,别看两人都用大刀,而且武艺是不分上下,但是这刀的招式,那还是有区别的,自然是有分别。不过虽说如此,两人也算是从不熟悉到如今这很熟悉了吧,至少对对方的招式,其实都熟悉了

    不少,这个倒是也没错。而两人虽说是对彼此招式有熟悉了,但是说起来这一流武将的单挑,更多的不是在于这个招式上,反正哪怕是如此,两人真是,更不可能说要胜对方就能赢的。毕竟要是有那么容易的话,这几日就早好了,可显然没有啊。而且他们每日战的回合还

    是不多,要是战几个时辰,五六百回合的话,那倒是没准了,最后能分出来胜负,也不好说。

    可如今的话,显然还是不行啊,至少一两百个回合,是真不好使就对了。凉州军和兖州军士卒惨烈厮杀,彼此看对方就像是杀父仇人似的。确实,虽说事实不是如此,但是双方在这儿,那可真是不死不休了,这个是肯定的,必然如此啊。而在庞德找上了夏侯渊,他们也是

    彼此找对方的时候,徐晃也是找上了甘宁,或者说后者也是一样儿找他,徐晃想躲都不行,甘宁都盯上他了。毕竟对他来说也真是,有这么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那是殊为难得,如果不是第一日徐晃特意来找自己一战,这个时候没准他早就被崔安给接手了。可不是吗,所以

    说甘宁一直都很庆幸,当时距离徐晃也不是那么远,至少不比崔安距离他远多少。要不然的话,距离对方太远,他徐晃就算是有心找自己,可也得被崔安给拦下来,不就是这样儿吗。甘宁可没想着自己能赢,还真是不行,这马上的本领,自己和他徐公明,还真就是差不多少。对方一柄大斧,那可真是,力量太足了,那没劲儿的人,用不了那兵器。而徐晃在这天底下

    用大斧的人当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排不上第一,也必然是第二,不过应该是第一没问题。以前倒是有个叫潘凤的,最早是韩馥冀州军的将领,不过那武艺确实是没法和徐晃相比,这个是肯定的。而甘宁呢,他步下是用铁链,毕竟当水贼的时候,都是步下作战,也不可能

    拿着大刀,别说甘宁不是最擅长这个,这大刀也太沉太长了,所以说步下的话虽然是能拿动,但绝对不好施展。要说在步下还能使马上大刀的那种人,要不就是饭桶,没什么本事,要不就是武艺高超,基本上就是这样儿了。而甘宁是用铁链,算是比较奇门的兵器之一了,

    但是在马上,肯定不能再用那个,哪有在马上用铁链的,那不等着吃亏吗。所以甘宁马上是用大刀,对付徐晃的大斧。因为自认为是力量上不能和对方死磕,所以甘宁都不和徐晃硬拼,毕竟自己达到和对方那种沉重的兵器碰上,基本上就没自己好。毕竟甘宁不认为自己的力气比徐晃还大。要说对方是以这个力气闻名的武将,所以甘宁知道,最后是要拼不过人家

    啊。不过虽说如此,但是徐晃也是找机会和甘宁拼,所以他是更耗费力气,哪怕对方不和他拼,只是周旋。别看是如此,可甘宁也不轻松,毕竟他得防着被对方抓住,对方那大斧和自己的大刀碰上的话,自己可不认为吃亏的是他徐晃,所以说甘宁尽量是不那样儿,以巧劲

    儿和对方周旋,这个就是他如今做的。所以说庞德和夏侯渊他们两柄大刀是总碰上,但是在甘宁和徐晃那儿,还真是没这事儿啊,关键是甘宁不敢和对方硬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