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郭嘉看来,己方的优势自然就是己方的将领多啊,比他们兖州军多。可不是吗,这兖州军,在棘阳城外,加上徐晃,也才只有两个将领,哪怕这两个都是大将,荀攸就不用说了,所以说和己方没比。因为己方就不算自己主公,那还有四个将领呢,而且三个都是大将。是啊,崔安是一个,然后甘宁和庞德,这两人也是,唯独马岱,和他们比还差了点儿,因此,

    前三人,是足以抵挡徐晃和夏侯渊了,甚至还要超过他们。而多出来的,不算自己主公,可还有个马岱呢,所以在这上面,还不是己方占优了。因此,郭嘉也是很清楚,这己方的优势在什么地方,别看这确实,是很多地方,看着对方挺占优,可不是说和他们一比较,己方

    就没什么优势了,那真不是。所以说两军厮杀,大战,最后鹿死谁手,真是不好说。是,他自己也承认,那就是己方就算是最后胜利,也是个惨胜。但是惨胜总比惨败强吧,是比这个好啊,这个谁不承认?所以说相比之下,哪怕是个惨胜,凉州军也是要胜利,而不是失败,

    就是如此。而对此,可不光是凉州军众人知道,就算是徐晃他们三个,也不是不知道马超他们的那点儿心思。其实一想也是,别说是他们了,就算自己是他们几个,也会是如此想法,确实很正常。如果说马超他们不是这样儿的想法,那倒是让他们觉得有点儿不对了,不过显然,确实是没什么不对的,就是这样儿。而此时场中的庞德和夏侯渊两人,已经是战了九十

    多个回合,马上就要到一百了,而此时马超已经是下了令,抽出,然后举起自己手中的湛卢宝剑,对着全军大喝道:“全军冲锋!”这个时候就应该是当机立断,必须是要赶紧让己方大军冲过去,和兖州军一战。而己方这士气什么还都好,至少庞德可没输给夏侯渊,两人斗

    了个旗鼓相当,确实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对面的徐晃,他自然是听到了马超大喊,他也不甘示弱,知道是己方出手的时候了。所以是高举手中大斧,对全军喊道:“弟兄们,凉州军来了,冲上去杀啊!”两军就这样儿,都向前冲锋,开始了今日的大战。双方近二十

    万的人马,就在这个地方,开始了惨烈的厮杀。为什么说惨烈呢,毕竟那么多人马,虽说没到二十万,可绝对是超过了十五万,快十六万人了。所以这么一场战事,就算是战小半个时辰,那伤亡都不会小了。而谁知道双方到底要战多久,这个没准。而此时庞德和夏侯渊他们两人,居然还在那儿单挑呢,还别说,他们是上瘾了。主要是这么多年了,碰到一个旗鼓

    相当的对手,那可以说是绝对不容易的。如果说什么事儿都那么简单的话,那倒是都好了,可显然,有可能吗?当然是没可能了,所以此时他们也是,不想错过了这么个好机会。庞德和夏侯渊两人是又斗了一百多回合,两人也是真挺累了,而此时凉州军和兖州军,是越厮杀

    越激烈,这也算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吧。而徐晃则是和甘宁对上了,主要还是前者找到的后者。要不然的话,徐晃知道,自己要是和崔安对上,这自己虽说不至于身死,可估计也得受伤,所以自己还是找甘宁,对上他更好。而以崔安其人那性格来说,自己既然和甘宁对上了,那么其人就必然不会再过来攻击自己了。话说除了当年的吕布,他是和别人联手过之外,对

    上其他人,就再也没听说过,崔安和别人还在一起联手对敌什么的,那都不是其人的性格。要说徐晃如此想法,那真是一点儿没错。如果不是他早已和甘宁交上手了,那么崔安肯定会直接过来,找他麻烦。不过既然他和甘宁战上了,那么崔安就绝对不会再来找他,这个是肯定的。崔安有着武将的骄傲,除了当年的吕布之外,他可没认为还有谁需要自己和别人联手

    一起对付。别看对吕布那人,崔安是从心底往外,就是不服,但是对其人那个武艺,他是真心觉得,自己比不上对方,这个是心里承认的。所以说崔安嘴上不会说自己怎么怎么就不如吕布了,但是心里也知道,其人武艺确实是比自己高,这个是事实。所以这也是,嘴上不

    承认,可不代表这心里也没谱,那可真没有,不是那样儿的。而此时两军惨烈厮杀着,无数的士卒倒下,能起来的,不过就是受伤而已,可起不来的,不是身死,就是重伤了,要不就是装死,不过也是少数,而且装死不是什么好事儿,真要是让人当成死尸给踩过去,基本

    上最后不死也是重伤,这都没什么不可能的。所以说装死只是极其少数而已,而且还得是非常有经验的老兵才行,并且不好是被人发现,要不然被检举了的话,处罚是相当严厉的,所以他们都得是想好了,才能决定要不要真那么去做。不过每一次战事,都有那么几个人,确实是装死成功,最后最多也就是个轻伤,对于这样儿的人,就算是主帅知道了,也未必就

    去处罚,毕竟这事儿并非就算得上是什么大事儿。你在战场上能保住小命儿,那就是你的本事,所以说主帅并非就真是,总去管这事儿。当然了,需要处理的时候,那是肯定的。比如说三番五次,都那么去做的士卒,那就算是马超,都不可能姑息这样儿的士卒。那对己方

    来说,决定是害群之马,所以是当以儆效尤,这个是必须的。但是说凉州军,也真是,这样儿的士卒,也没几个,不像是兖州军江东军,他们那儿这样儿的士卒,倒是要比凉州军多,这个倒是也挺正常。要说你做这事儿,一次两次,那确实是没什么太大问题,可一多了,试

    问上位者,能轻饶了你?所以真正聪明的士卒,也知道己方主帅的底线是什么,而且你要有本事不被人发现,不要让己方主帅知道,那倒是最好,可要不这样儿的话,那可真是都不好了,就是这样儿。而此时的庞德和夏侯渊的大战,其实已经是接近了尾声,毕竟看如今这个情况,双方可都是要收兵了。所以说都要收兵了,他们也不可能再战,哪怕两人都是意犹

    未尽,可却绝对不可能不遵守军令,这个是肯定不能的。结果就在两人斗了近三百回合的时候,马超和徐晃,几乎是同时下令收兵。因为他们都已经是看出来了,这己方不好再战,收兵正好。而庞德和夏侯渊他们呢,虽说这战了近三百回合,但是他们确实,希望再战下去,

    不过因为近三百回合,实在是太消耗体力,可以说比他们杀多少士卒都费体力,这点他们是深有感触的,一点儿都没错。所以两人很清楚,这个时候就不好再继续战下去了,哪怕彼此都是意犹未尽,哪怕他们都是想要继续战下去。可实际情况,却是不允许他们那样儿,不管是己方的收兵,不让继续战了,还是说两人的体力,都是影响着他们,不让他们继续战下

    去,如此。两军收兵了,双方士卒自然都是停止了进攻,直接是赶紧后退。毕竟几乎就是同时收兵的,所以都是同时后退,生怕退晚了,让人给结果了小命儿。毕竟这如今都到今日战事的最后了,如果说之前都保住了小命儿,就差这最后不行,那可真是,得倒多大的霉啊,所以这个肯定不是双方士卒想要而。而在双方几乎所有士卒都没发现的角落,有几个“死尸”

    居然是无声无息“复活”了,当然双方是都有这样儿的,不过却没人注意到什么而已。毕竟这个时候都想着自己撤退逃命,谁还看角落那不怎么被人注意的地方啊,那是傻瓜行为。如今这个时候,你只要跑得慢了,最后可能就要被人给咔嚓了,所以这个时候,是真不容你

    分心。别看对方也在撤退,可不代表你就真没什么生命危险了,只有距离到了一定程度,那样儿的话,你自己才能说,自己是没什么生命危险了,不是吗。所以说这角落里的几个“死尸”,确实是掌握好了不错的时间,要不然的话,被人发现,虽说未必最后就一定受到什么

    处罚,可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儿啊。凉州军和兖州军几乎就是同时撤退了,当然他们可不是说一下就马上拉开了双方的距离,那不可能。都是缓慢撤退,别看双方的士卒,其实速度并不慢,但是却绝对不敢过快,因为那样儿的话,多少万人,真就容易乱,一乱可就容易出事儿啊,他们可都清楚。所以都在双方将领的命令下,算是很有秩序那么撤退,要不然的话,

    谁希望出事儿呢,至少两军可都不希望如此就对了。双方终于是退回了自己的大营,当然他们速度也都差不多,几乎是同时回了大营。而打扫战场的,不会是他们双方同时,是兖州军先,之后他们人走了,凉州军的人才上。毕竟这双方这刚大战了一场,仇恨正值是很高,

    所以说要让他们同时在一起打扫战场的话,那么保不齐出什么事儿,这绝对不是马超和徐晃他们想要看到的。所以是不约而同,有先来后到,徐晃兖州军先去,他们完事儿了后,凉州军的人才出来,就是这样儿。而此时两军的中军大帐中,马超和徐晃他们都在和己方的人

    总结着今日战事。在马超的中军大帐中,虽说这己方去打扫战场的,还没回来,可己方大概损失了多少人马,他还是知道不少的。可以说就这么一战,凉州军就损失了近万人。对,是阵亡了近万人,还不算是受伤的,所以可见战况惨烈,比攻城可激烈多了。毕竟之前的凉州军才有多少人,七万多而已,所以这七分之一都没了,这当然是让马超他们心疼了。虽说

    看兖州军应该是比己方伤亡多,可怎么说呢,这虽然如此,可结果也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马超作了今日战事总结,“今日我军与兖州军一战,虽说伤亡不少,可兖州军比我军伤亡更甚!尤其令明,与敌将夏侯渊,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确实也是为我军争光了!”别看

    庞德确实,他三百回合,都没胜了夏侯渊,可这事儿绝对不是这么看的。为什么这么说,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庞德虽说在天下也并非就是籍籍无名之辈,可和夏侯渊相比,不说是天壤之别吧,可也差不多少了,就是这样儿。因此,这今日他和对方战个平手,马超当然是认

    为,对方给己方争脸了,就是庞德他名声和夏侯渊还是不能比的。如果换成是崔安和夏侯渊战个平手,那么马超也不可能表扬他。别说这事儿他本来该赢,就说他名声,也是比夏侯渊大啊,这个是没错。所以说要是换成是崔安,他像庞德这样儿,和夏侯渊战个平手,那么马超根本就不会说去表扬他,不说他,那就算是不错了。但庞德是崔安吗,显然不是,所以

    这在马超这儿,待遇也是不一样儿。如果说把庞德换成是崔安的话,那么凉州军这儿倒是没什么,不过兖州军那儿,徐晃是肯定要好好表扬夏侯渊的,这个是肯定的。不过如今是庞德,这个就没什么太多的话说了。当然了,抛开这徐晃是如今棘阳城外兖州军的主帅外,就

    说其人和夏侯渊的关系来说,他表扬夏侯渊,对徐晃来说,还真是有那么点儿别扭,这个是肯定的,毕竟本来对于夏侯渊在他下面的位置,徐晃就有那么点儿不习惯。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