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这事儿谁都说不清楚,至少自己主公到底如何想法,那谁知道了,是吧。所以说荀攸对此,他也不是那么确定就是了,毕竟他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不是,所以……但是他确实是有这个感觉,这倒是没错。不过他要是在许都,那确实,是能第一时间知道曹操的打算,可他这时候不没在那儿吗,都跟着徐晃来棘阳了。不过在荀攸看来,这个绝对是好事儿,但是

    以其人那个性格来说,却是绝对不会在没看到他们兖州军另一路的援军之前,就告诉徐晃什么,他是绝对不会对徐晃说什么的。这个不是说他猜测准不准,而是荀攸认为没必要。毕竟派援军,不是自己说的,不是自己决定的,而是自己主公,如果说自己主公要和徐晃说什

    么,那倒是没问题,可自己却不用多说。而荀攸也绝对不是说怕什么自己跟徐晃说,后者会有什么意见,那绝对没有,荀攸没那想法。别看他谈不上就对徐晃如何如何了解,但是大体上,他还是知道不少的,就说这个援军的事儿吧。如果说自己主公没让徐晃带兵来南阳,

    没到南阳这儿来,那么确实,徐晃可能是要有点儿意见,这个太正常不过了,不过时日多了,也就没什么在乎在意的。但是既然自己主公都让他带兵来了,别说是三万,就是一万人,徐晃也是很满意的,他不在乎人马多寡,而是这个事儿,他在意。并且真再派一路人马的话,必然还是他徐晃说了算,对此,荀攸可不会认为徐晃有什么不满意的,反正自己是他的话,

    都不会有什么不满。当然,这事儿没绝对,不过荀攸觉得自己所想,差不多就是“**不离十”了。不过怎么都不会和徐晃说而已,而什么时候援军来了,他也自然会知道。而万一要是自己猜错了呢,这也免了尴尬不是。所以这个就是荀攸此时的想法,更多的,他还是为

    自己考虑,当然真不是就怕尴尬什么的,他还不是那么在乎。不过因为是他觉得,这个确实,不是自己要去说的。自己要去说的,不过就是如何对付凉州军,而己方还别全军覆没了,如今来看,是马超没出手,可万一他们什么时候再来呢,那么己方也只能是继续跑了,这都

    没办法啊。就说己方这不到两万人,能埋伏他们?这事儿可能吗?只有人家埋伏己方,可没有己方能埋伏人家的。所以说这己方如今就剩下这些人了,可更是没优势了,都是劣势。而马岱第二次上到棘阳城头,又被打退的消息,此时也已经传到了徐晃的大营,对此,徐晃觉得这对方上到城头的速度,好像是快了点儿?不过被逼退的情况,还是和之前差不多啊。

    对于棘阳的战事,可以说一举一动,徐晃和荀攸他们都是特别关心。毕竟他们是被曹操派南阳来支援了,尤其是棘阳,是他们援助的。所以说哪怕他们未必是能拖住凉州军多少,可有一点是没错的,那便是徐晃和荀攸,对棘阳城的战事,那可都是无比关注,这个是一点儿

    不错,确实如此。打发走了探马,徐晃对荀攸说道:“公达先生,看来今日文达守住城池,自然也是没有问题。不过凉州军,从如今来看,可真是……”徐晃是说,凉州军表现是越来越好,优势也越来越大了。当然他也知道,这个事儿很正常,如果说不这样儿,那才不正常了。荀攸一笑,“是啊,公明将军,看来咱们也真是,要拖住凉州军才行,不管怎么说,这……”

    徐晃闻言点头,确实是这样儿。如今这情况,哪怕是对己方不利,这个是一点儿都不错,可越是如此,这自己在城外的这些人马,都要起到自己的作用。是,如今来看,在棘阳城外,自己所带的这些人马,根本也起不到什么太大作用,可只要还有那么点儿用,就算是好的。不光是自己,就是公达先生,也都如此认为,毕竟聊胜于无,这点却是一点儿都没错的啊。

    而且显然,可以说棘阳城那边儿是需要自己这些人马,他们需要自己这些人马的那点儿帮助。不过徐晃他们也知道,就是在棘阳城的李通,他绝对没说指望着自己这边儿太多,显然,也指望不上什么,这个倒是真的。而荀攸是也有这样儿想法,不过他想了,援军可能过几日

    还能再来一批,不过自己却是不能对徐晃说啊。但是再来一批援军,最高兴的,不会是徐晃,绝对是李通,因为他才是最大受益人。不过其人那个性格,也真是,绝对不会说如今这样儿,就向自己主公求援什么的,还真没有啊,所以都是自己主公主动派人马过来,如此。

    马岱再次上去,也已经是今日的第三次到棘阳城头,结果依旧是被打退,马超让士卒鸣金。一切都在所料之中,也没什么太过失望,更不会说有什么大希望,至少此时此刻,暂时是这样儿的。马超还不知道,兖州军是有六万人,正在往棘阳这儿赶,是之前徐晃所带人马的两倍啊。当然他就算是真知道了,对这事儿,他也阻止不了,这个是一定的。不过如果他知道

    的话,他绝对是要赶紧带兵灭了徐晃部,因为那六万人再加上徐晃那不到两万人马,这一下就近八万人了,而如今凉州军这儿,才有这么多人马,所以说马超不可能不担心。好歹那可是兖州军的正规军啊,不是什么在县城的郡国兵,那可真不是。凉州军的战力,号称天下

    第一,可这个第一,没比兖州军和江东军强太多,有差距是有,可绝对不是那么特别大,这个是肯定的。要说差距都那么大的话,凉州军没准就早一统天下了,还用得着这么费劲和两军交战?所以这个也是,说明问题,至少凉州军有那本事,灭了江东军,是不成问题的,

    兖州军的话,你说他们还有不小的势力,确实不是你想说灭他们,就能灭得了的,是吧。但是真有那战力,灭掉江东军,还是没问题的。可人家还在江东、交州还有荆州的几个郡蹦跶呢,这不就说明问题。不是凉州军不想灭了人家,也是,不是那么轻松,没那么容易想当然啊。所以说这个差距绝对不会说很大,这个是一定的,凉州军的战力,兖州军和江东军他

    们和前者相比,其实就相当于是凉州军和江东军的探马,同兖州军探马相比。所以说这个差距,并非就是很大,这个是一定的。哪怕兖州军是,探马强于两方,可也没说能完爆他们两方了,至少凉州军和江东军的探马,可绝对不是饭桶废物。自然,凉州军的士卒战力强,

    可兖州军还有江东军的人马,同样儿不是废物,这个是一定的。要不然的话,兖州军和江东军加一起,是能对付凉州军的。别看之前在争夺荆州的战事上,看着是凉州军占优,可实际上,也是他们人多,而且损失了多少人马,这个马超他们太清楚了,就是这样儿。可以说凉州军是有强大财力在后面支持的,有多少钱粮,正因为这样儿,这个方面,他们两军还不

    能和对方相比就是了。凉州军暂时退兵的消息,被兖州军探马传到徐晃大营,对此,他和荀攸自然都是没什么可意外的。对他们来说,这再正常不过了,确实如此。如果说这个时候凉州军表现非常的话,没准他们还可能惊讶一下,确实。可如今这样儿,他们也没什么触动。而一日之后,夏侯渊已经是带兵进了南阳地界,他带兵的速度,确实是很快,而且他是特意

    让探马去通知了李通和徐晃,他觉得是很有必要的。所以因为有他亲自派探马去,就用不到南阳本地的探马去通知李通他们了。而显然,兖州军的探马,是必然要比夏侯渊行军快,快多了。好歹六万多人和一个人相比,哪个更快,不用多说了。而李通和徐晃可都不知道,

    自己主公是再一次派遣援军来了。不过他们知道的话,肯定心里都挺高兴,这个必然。而且还不得不说什么,李通知道消息的话,他是做不出来什么,关键是他在棘阳城内,也真是,做不到什么啊。就像之前徐晃带兵来棘阳,他也一样儿,是做不出来什么,甚至连联系对方

    都没有。这个不是说他就联系不到,实在是李通觉得没什么大用,而徐晃那边儿呢,同样儿是如此想法,就是这样儿。所以说两人都没联络对方,因为实在是没什么大用,就是荀攸,他都没说什么,显然,也是那个想法啊。不过这如果说徐晃知道了自己主公又派了一支人马过来支援,他自然,就是和荀攸所想那样儿,心里一定高兴。并且还得马上就撤兵,等着和

    援军合在一处,共同对付兖州军。因为别说是有援军来了,就是没有,徐晃都想着要保住己方如今这不到两万的人马,所以说援军要来,他更得是保住了。而且他认为,只要自己想带兵跑,那么凉州军是绝对拿己方没有什么办法的。不过这个时候,如今徐晃可不知道己方

    还有援军要来,至于说荀攸,他也不过只是猜测而已,更何况,这事儿就算是准确,他能确定,也真不会对徐晃说什么。不过只要有消息过来,他是一定会让徐晃暂时退兵的,至少此时此刻的情况,不管是徐晃还是说荀攸,他们可都是清清楚楚。那就是棘阳城,一时半会

    儿,还不会被凉州军攻破。但是同时,这己方在城外的人马,可未必就不会被凉州军抓住,然后让他们给整成全军覆没了。这个事儿绝对是徐晃所担心的,而荀攸,他是更担忧这个。可他却没有什么好办法让徐晃继续撤兵,到一个距离凉州军非常安全的地方,毕竟这如果说凉州军来了,过来进攻了,那么什么都好说,己方九成九,是要暂退。或者说己方的援军要

    到了,都不用自己多说,他徐晃都得带兵先退。可显然,如今这样儿,凉州军也没来,也没有己方援军的消息,在荀攸看来,自己也是没什么劝说徐晃继续撤退的条件。毕竟己方再往后退的话,那士气,必然是要下跌更多,这如今都下降了很多,所以也真是,他都不得不

    好好考虑一下。而且你看连之前他半夜袭营的事儿,徐晃都不听自己的,这事儿他能听?关键是如今援军来不来不知道,甚至就算来了,什么时候过来,自己也不清楚,而且自己怎么都不能对对方说这个方面的事儿,所以荀攸他其实也是没辙了。并且他很清楚,徐晃是真

    心不想退兵的,就是这样儿。如果说凉州军按兵不动,那么他也会是如此,这个自己也算是知道。所以此时此刻,荀攸是什么都不会对徐晃说了,他只是希望己方这又派援军的消息,赶紧传到棘阳,就比什么都好。哪怕是不如这个,就算是凉州军马上过来进攻了,也是好事儿啊。不过显然,这个事儿,暂时好像不太可能。因为他们清楚,他们要来进攻,己方就要

    跑,所以他们没有一个万全之策能抓住己方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过来的。就因为他们人多,而己方人少,和他们没法比,所以是他们占据着主动,而不是己方。因为他们可以随便来进攻己方,己方还得跑,可己方却不敢轻举妄动,去对付他们,因为那样儿的话,是真正

    中了他们凉州军的下怀,他们可就等着己方过去呢,那样儿的话,也好决战啊,那就是他们想要的,就是这样儿,自己还能不知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