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李通看来,这个就是缺心眼的行为,那绝对是不智的,所以说徐晃他居然能干出来那样儿的事儿?他倒是不知道,这不说是公达先生随军吗,怎么没劝劝徐晃?所以说李通的想法,他也是有自己的疑惑,不过之后也是想到了,八成是徐晃他根本也没听荀攸劝,所以那这样儿的话,那可真就没有什么办法了。毕竟城外己方人马的主将是他徐晃,而不是公达先生,

    这全军自然是要先听他徐晃的,而不是听荀攸的。不是说就一点儿不会听公达先生的话,只是第一个必然就是先听徐晃的,除非他不在大营了,那么主事人,自然就变成了荀攸,还不就是这样儿。所以说李通都明白,既然能让徐晃那样儿,他既然是带兵去劫营了,那么必

    然是没听公达先生的话,可要说后者没劝他徐晃什么,这个也真是,打死自己都不相信,那可能吗?确实是不可能,反正自己是认为没可能,如果说没有谋士跟着徐晃大队人马到棘阳这儿来,自己倒是相信,也不会有人劝他什么。可公达先生都随军跟过来了,自己就真是,

    不相信他还不会和徐晃说什么?该劝他的话,肯定还是不会少了的。而此时凉州军过来激烈进攻,李通自然是在城头带着己方士卒顽强抵挡。哪怕如今这个时候,他都知道,徐晃他们其实也是指望不上太多了,可也确实,只要他们能拖得住凉州军,哪怕就一会儿,也算是有用,是起到了点儿作用啊,不是吗。所以说只要有好处,对己方有利,那就比什么都好,

    不是吗。至少他们来了三万的援军,总比一个兵力都没有强,这个就是李通的想法,他还是比较清楚的,如此。此时马岱已经是带着人马到了棘阳城下,开始了今日的进攻。别看是刚开始,这也没多少日,不过李通知道,凉州军表现,那是绝对一日比一日强了,是好了,

    哪怕这个不是那么说特别明显,可作为当事人的自己来说,自己还不知道、不清楚吗。所以也真是,这徐晃那点儿真指望不上那么多了,那己方这儿,棘阳城没准就能守一个月,就要让人给破了。可不是吗,哪怕徐晃是,他带着援军并非就一点儿用没有,还是能拖住对方

    几日的,不过也就是再过一个月,己方这棘阳城,还是要让凉州军给破了,就是这样儿。这个不能说是李通没信心,真就一直都是那话,这信心到底从何处而来,这才是最重要的那个。所以说没有这个信心来源,你还能让李通有什么想法,是吧。如果说真有信心来源,那么显然,他李通也不会是如此想法了,就是这样儿,说起来也不难,还是很简单的。可问题

    是没有,这个才是问题。如果说徐晃带来的人马不是三万,是十万人的话,那么如今不说李通信心有多少,至少不会是现在这个情况,是吧,所以当然也不能说徐晃带着的人马就少了,就算是他真带来十万人,可最后也未必就能改变得了棘阳城被破的结果,这个倒是

    真没错。如果说能改变得了最后结果,那基本上不会是十万人的事儿了,这个别管是曹操马超,还是说李通、徐晃、荀攸他们,想来谁都是清楚的,能不知道吗?不过显然,徐晃如今这三万人,是起了点儿作用,拖住凉州军,反正有点儿算点儿吧,这个还是有的。不过就算是曹操,他亲自派徐晃带兵来的,可他绝对没说就指望着徐晃这三万人马,就能挡得住凉

    州军了,那只是玩笑。所以说就算在徐晃荀攸那儿,也其实没那么大那么多压力,他们也是如此。哪怕就说他们想阻挡凉州军攻城的脚步,甚至就不让他们破城,可实际呢,他们可没那个实力啊,这才是关键。所以说能做到如今这样儿,其实也算是不错了,确实,至少徐晃荀攸,他们都觉得还可以,毕竟己方这如今人马数量在那儿摆着呢。刚来的时候是三万,

    可如今不是越来越少,到现在,可就剩下两万还没到呢,这才是问题。这两日就损失了这么多,确实也是不少了,就说第一日来棘阳的时候,是让凉州军晚上劫了一回营,就那一次,己方损失多少?真是太多了,人家只要再来,不用多,两次的话,己方基本上也就全军覆没

    了。对此,徐晃和荀攸可都清楚,所以说他们敢拉出来大军对抗凉州军吗?至少这个时候,此时此刻,你让他们动大军去进攻凉州军大营,他们还真是,不敢去。别看马超把大军拉去攻城了,可这个时候在凉州军大营这儿,他最后还是留守了五千人。对兖州军来说,五千人

    其实并不算多,但是和他们也是能一战的,就是这样儿。所以徐晃荀攸他们可没轻举妄动,对他们来说,这还是不行啊。别说是五千人了,就是凉州军大营就剩下五个人,他们也得是查探清楚了,别是凉州军的计,要个己方来一个引蛇出洞什么的。真要是那样儿的话,己方别说是还只有不到两万人了,就算是再多的人马,这该损失也得是损失啊,这个不很正常吗。

    所以说如今徐晃和荀攸,可没一个敢轻举妄动的。首先徐晃因为之前夜袭凉州军大营的事儿,这个时候,他肯定不可能自己做主,还是得听荀攸的。这都已经是让公达先生生气一次了,徐晃可不敢再惹到其人一次,真是。对他来说,那样儿的话,可真是要出大事儿啊,不

    过还好,不管是自己,还是公达先生,可都不认为这个时候要出兵。既然人家凉州军都没来,那么己方也乐不得就在这儿,挺好。如果说凉州军来了,那么再从长计议,如何去对付他们,是继续跑,还是和他们再大战一场。不过真要是后者那情况的话,己方是要吃亏的啊。

    此时马岱已经带兵上来了,因为每一次李通都躲着他,也不上前,就直接让他们兖州军的人马过去。虽说马岱是知道其人那意思,可这次,他却并非是一句话不说,而且不光是说了,还不是对己方士卒说的,是对李通说的。马岱虽说是已经被兖州军士卒给围上了,可他还是没忘了喊道:“李文达,有种你自己过来,别让你们的人马都来!”李通一听,嗤笑了一声:

    “马伯瞻,自古成败百口,休得多言!你能在我军人马围攻下坚持五个回合再说其他!”不是李通小看马岱,而是如今这刚开始,凉州军士卒确实,没那么多人马上来呢,所以这马岱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他可真是,还支持不到五个回合。马岱一听,心说自己就知道,你

    李文达不敢过来,不过这自己也不用多说了,说什么都没用,显然这李通除非是跑了,要不然的话,他就算是后退,都未必能影响到他们兖州军什么。这个应该怎么说呢,就是说李通确实,他训练人马,也有他自己一手。守城的兖州军士卒,可绝对不会因为自己将军武艺不如敌军将领,躲着对方,甚至后退,他们就士气下降什么的,确实,真不会这样儿就是了。

    所以说马岱的话,除了说让李通回答了那么一下后,确实是没有什么大用了。至少他所想的,想让对方人马士气下降什么的,那却都没有。这个就不得不说,还是那话,李通确实,有他自己一套啊,一点儿没错。而马岱此时也真是,没到五个回合,就让城头的兖州军士卒给打退了。还真是,和李通所说一样儿,马岱可不是在城头兖州军众士卒面前,支持不到五

    个回合吗,还确实是如此啊,李通算是了解了。不过马岱是下去了,李通也是满意了,但是他也没多说什么风凉话。这在他看来,都是战场上见真章,别的,都没什么大用。如果说在城头上,自己说几句,就能打退凉州军,让他们撤退,他们败了,那自己每日都那么说了,

    可显然,这事儿可能吗?因此,他还没像马岱那样儿,主要是李通觉得没大用。当然这个也不是说他在城头一个字一句话都不说,之前回了马岱一句,那不是说了吗,所以这个马岱第一次上去,被打退了,一切都在他所料之中。在马岱看来,这城头兖州军士卒是真没

    什么大影响,对自己说李通的话。还真是,这不服不行,他李通未必就比自己强多少,在守城方面,自己至少嘴上不会承认太多。可这练兵,至少其人和兖州军士卒的配合,兖州军士卒的状态,这个自己是认可的,确实是可以,所以是不是,这其人虽然是敌对,可也有可取之处,有好的地方,自己承认。而马岱也想了,这如今在己方大营十几里外,也有兖州军

    在那儿驻扎着,李通他显然不会指望着徐晃太多,因为指望不上啊,也没大用。所以他肯定,必然是要好好守城,就比什么都好。当然了,马岱也不认为,说徐晃带兵在外,就一点儿用都没有,他那不是没用,而确实,指望太多的话,肯定是不足,但是少了的话,是可以

    的。好歹当初有三万人马,这如今虽说不到三万了,可也有近两万人,和己方也是能死战一场的,至少,是吧。所以说也不真不能就认为一点儿用没有,那肯定不是,不过也确实,没大用啊,这个也是一点儿都没错。如果说真能指望上,那就好了,如今棘阳城也不是这个

    样儿了,不是吗,所以还是,指望不上太多,这个对。所以说马岱他也知道,李通想法,肯定,不说和自己所想一样儿,可也差不多少,毕竟自己也是能看得清的。而此时马岱是要继续努力,他是准备再快点儿,第二次上到城头。这这几日的战事,总体来说,自己表现就算是可以吧,你说好,肯定不是太好,但是差不多,至少每一日比前一日能强了那么点儿,

    这个就是不错,就是好事儿,马岱知道,不错。马岱第一次上去被逼退,没多久,他还没第二次上去的时候,距离凉州军十几里外的兖州军大营,徐晃和荀攸,就已经是知道这个消息了。可以说兖州军探马禀报还是很及时的,哪怕这回来,还是有十几里的路。但是凭他们

    的本事,在查探的时候不被凉州军探马发现,这回来的时候,也是没被发现。还真是,这不服不行,他们确实是天下第一,这个倒是真没错。至少凉州军要是说在这上,这个方面,和兖州军比的话,他们确实是略有不如。至少别看他们单兵战力,那确实是天下第一,这个

    是公认的,不过要是比起来探马的本事,那么还是兖州军,他们才是天下第一。而不管说是凉州军,还是江东军,在这个方面,他们都是和兖州军不能相比的,就是这样儿。如果说凉州军和江东军的探马,有兖州军探马那本事,他们倒是都好了,而凉州军探马这个时候也不至于说发现不了兖州军的探马,是吧。如果真那样儿的话,他们三方都差不多,那么也真

    是显示不出来,这兖州军探马的强大之处,这个倒是也没错。所以就因为有了对此,有了差距,哪怕差距并非就是天壤之别,不是什么天差地别,可也绝对不可能说就是忽略不计,这个是肯定的。如果说兖州军的探马是一流上等,那么凉州军和江东军就是一流下等,差不

    多其实就是这样儿的情况,所以说差距还是有点儿,哪怕不是特别大,可有这个是不可能忽略的,就像一流上等武将和一流下等武将一样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