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不是嘛,至少徐晃自己心里清楚,要让自己说,自己可说不出来这么多话,而且听着还是那么有道理。别说自己有错误,就算是自己没犯错,这听了,都觉得自己是错大了,真的。不过他一想,其实也对,好歹这个公达先生,那可是天底下有数的,有名有姓的那么一个顶级谋士啊,什么叫顶级谋士,比其他二流三流谋士都要强多了,那就是顶级谋士,也是一流

    谋士,所以说这样儿的人物,自然不是自己所能比得了的了,这个自然。而且还得说什么呢,就是这不得不承认,如果说顶级谋士这点儿本事都没有的话,那也称不上是顶级的了,真是。终于是听荀攸说完了,徐晃也算是在心里松了口气,他倒是没嫌荀攸唠叨,反正只要

    其人没生那么多气,就比什么都好。毕竟那顶级谋士,可真是己方的宝贝啊,别说是己方了,就是其他地方,不管是凉州军也好,是江东军也罢,顶级谋士可都是他们的宝贝。所以说这要是因为自己的事儿,而荀攸怎么样儿怎么样儿了,那自己不成了己方的罪人了,真的。

    你看这徐晃他带五百骑兵去凉州军大营,他还没太多担心,更是没什么害怕的,可荀攸这他之前那样儿,还真是让徐晃有不少担心,有点儿怕了。他不是怕别的,就是怕影响荀攸身体什么的,那样儿就真不好了。而徐晃这个时候从苦笑变成了满脸赔笑,对他来说,这不管自己什么样儿,哪怕就是被骂了,被骂得狗血淋头,自己都认了,谁让自己有错误呢,自己

    是没什么脸面面对这公达先生啊。只要公达先生不那么生气,那么一切就都是值得的。看着此时此刻徐晃这样儿,荀攸虽然是都说完了,但是还说了一句,“公明将军,你可知道错了?”徐晃苦笑道:“是,先生,这我早知道了!”荀攸摇头:“你知道还明知故犯!公明将

    军,你可知道,这”徐晃一听,心说完,这又来了,不过他只能是听着,什么都不敢说啊。不过他还敢说一个字,“是,是”荀攸对徐晃也没什么办法,反正你说不让他去吧,他也答应了,但是最后还是带兵去了,你让自己怎么办。当然了,他认为也没有下次了,

    “公明将军,此事我回许都的时候,还要禀明主公。”徐晃一听,他知道这个是一定的,毕竟荀攸觉得他说自己,自己不一定能听进去多少,所以要让自己主公说。对此,徐晃没有什么责怪荀攸的意思,他也知道,对方都是为了他好,为了己方,所以真没什么,自己都接受。荀攸一看,徐晃这算是特别,怎么说呢,认错态度也不错,对自己这也可以,因此,他

    也没更多的话说了。对徐晃来讲,不管如何,只要荀攸没那么生气了,就什么都好,这就是他的想法。毕竟真是,荀攸这可是兖州军的宝贝,而徐晃虽说没认为自己带兵去,就让他后悔。但是怎么说呢,还真是,这最后让公达先生那么生气,不过现在倒是好了,确实是挺

    不错的。在徐晃看来,如果说荀攸要是一直都那么生气的话,自己还真是,没办法了啊。不过如今倒是挺好,毕竟必须要承认什么的,那就是这自己别看是没办法,可脾气不错啊,至少在这个事儿上,他荀攸说自己什么,那就是什么,自己也不敢说去辩驳什么的。想公达先生都快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了,自己真是,就算是再有什么话说,这个时候其实都没说的了。

    荀攸看徐晃如今这个态度,确实是不错,所以他也就没再多说。只等着什么时候回许都,自己再和自己主公说一下就可以了。这事儿不和自己主公说,那不可能,就看徐晃这个性格,这关键时候不听人劝,五百人马的话,还好说,哪怕就都是骑兵,己方也不是损失不起。可要是五万呢,这己方有多少个五万人马?真要是那样儿,徐晃不听劝,损失了五万人马,这

    己方该如何办了?荀攸也不是说就心疼这己方人马,关键是徐晃这么一个大将,是怎么都不容有失的,只要被对方擒住,那么就是个死,没其他说的。因此,荀攸不可能不担心,好在他是没什么事儿,荀攸也放心多了。如果说以后徐晃要是再来个这样儿的事儿呢?自己能

    管得了?所以不和自己主公说,那不可能,至少自己清楚,己方中就只有自己主公,能彻底管住他徐公明,其他人,都不好使。如果说自己要是能管得了他,那估计也没这个事儿了,真的。所以说这个是不是,这必须要承认,自己都解决不了解决不好的事儿,就该找自己主

    公去说了,必然。之后荀攸是没再多说,而且如今也太晚了,徐晃比自己年轻近十岁,他自然是没太多困倦什么,可自己不行啊,自己也不是武将。而徐晃也看出来了,己方这个公达先生,身体也是倦怠了,所以赶紧说道:“先生还是早回大帐休息吧,都是晃之过也,让先生还如此操劳!”徐晃都这么说了,荀攸也没再说他别的,只是说道:“好吧!公明将军可

    千万要记得,这切不可再行那危险之事!”“晃省得!请先生放心,绝不会再发生此事!”荀攸这才是微微点头,然后徐晃是亲自给他送出了大帐。对徐晃来说,不光是打发走对方更重要,实在是这个如今都这么晚了,他也不敢不让荀攸早点儿休息。要说他那个年纪,也确

    实,不早休息可不行。这个时代三十岁都老了,所以说荀攸都要五十了,自然就是老人,这个是肯定的。就是徐晃他这个年纪,也都是能自称老夫如何,老夫怎么样儿了,都一样儿,所以就更别说是荀攸这个年纪了。看到他离开后,徐晃是松了口气,这里自然是有这自己不

    用再受批评的放松,也是有其人能好好去休息的放心,就是这样儿。可算是走了,徐晃心说,他倒不是嫌荀攸说自己太烦什么的,实在是这让他真是,有担心。自己做错事儿了,被说了也就说了,不过这都这么晚了,哪怕之前荀攸也不是没休息,中途是醒了,但是这么晚,他还不继续休息的话,徐晃也是担心。对他来说,荀攸说自己,怎么说都无所谓,反正自己

    做错了,错了还能不让人说了?但如果真因为这个,荀攸身体不好的话,那么自己可真是,还是那话,自己就成罪人了。可不是吗,如果说自己不那样儿的话,一切倒是都好了。所以说看到荀攸离开后,徐晃可是大松了口气,这可比之前他挨说的时候,放松了不少。而之前

    被说的时候,他这也是紧张,不过那时候,那可绝不是因为被说而紧张,其实就是被荀攸这样儿给吓了一跳。在徐晃看来,那个时候对方还在生自己的气,而且看那样儿,是正在气头儿上,确实,如此是让徐晃心里没底儿。不过说着说着,荀攸就没那么大那么多气了,这才让徐晃能稍微安心了点儿。确实,不如此的话,这他就对着荀攸说他什么,他还没那么多

    在乎在意的地方,他所担心的,是其他方面。荀攸回去休息了,徐晃这看对方离开,他也回了大帐,终于是休息了下来。至于说什么战损的事儿,他也没让士卒过来禀报,这自己都不用看,显然都没回来几个骑兵,所以都不用多说了。自己回来了,而几乎就是全军覆没,这是在自己所料之中的,可以这么说。不过在面对己方的公达先生,自己倒是担心不少,但

    是如今这也好了,就比什么都强啊。这明日还有明日的事儿,不知道凉州军是要对己方如何,马超会继续带大军来进攻?不知道啊,反正可能性还是有的,自己虽然是说不准,不过这个几率不是很小就对了。如果说真是他们过来了,估计自己更大可能,还得是带兵撤,说

    好听了,是撤退,不好听,就是带兵跑,反正就是这样儿呗,还能如何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撤还是不撤,跑还是不跑,有一点是没错的,那就是最后己方和凉州军怎么都得再战,也许是最后一次,也许不一定。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最后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就是这样儿了。再说凉州军那边儿,徐晃跑了之后,马超也没让人去追,而之前追他的,没追着,自然就是直接回来了,这个也提过了。之后马超除了让士卒打扫下战场外,其他的,他也没多说,带着众人回了大营,马超就说了两句,就打发众人回去休息了。不过就是明日战事的问题,而徐晃来袭营,他也没多说。一共才来了几百人,哪怕都是骑兵,说实话,也

    不在马超太过惊讶的范围内。要是来五千人马的话,哪怕都是步卒,他也能多说两句,但是这就几百人,说实在的,马超还真是,没什么兴趣。要说他们那些人,还不足己方的百分之一呢,所以己方一走一过儿,不就把他们给灭了,真是。这个必须承认,还不就是这样儿

    了。众人听了自己主公的话,是陆续告辞了,而且这也真是太晚了。不过却也没人抱怨徐晃过来袭营,只是觉得,这对方来的人,实在是太少,根本也没让己方施展开啊。可不是吗,几百人的话,如果己方是几千人,那么他们来的不少了,可己方有八万呢,这个他们的人马,

    就显得少多了。明日还有明日的战事,马超所以没和众人说太多,就让他们都回去睡觉了。不过他也没打算说明日就继续带兵去进攻在棘阳城外的徐晃兖州军,因为马超也知道,这自己再带着大军过去,徐晃还得是带兵撤退,带兵跑了,因此,自己带兵去了,其实也是无用功。所以说是不是,这自己就应该是明日暂停一日,他徐晃要是赶来,那是最好,不过他要

    不敢来的话,那么己方对他们,就算是休息一日。不过攻城战的话,肯定还是必须要有的,这个是一定的。而且还不得不说,这明日不是自己就派两万多人去攻城了,还是,不用去徐晃那儿,那自然就是把所有人马都放上,对付棘阳城。不过棘阳城内的李通,估计他是对徐

    晃有不小的期待,但是他们人马终究有限,所以终究是指望不上他们太多。如果说徐晃那几万人要是能指望上的话,如今这战事也不会是这样儿了,对吧。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他们是,拖住了己方,这个自己也承认,事实就是这样儿,确实如此啊,不可能一点儿用都没

    有。一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当然,仔细一看,其实是不到一个晚上,因为中间凉州军和兖州军的战事还算在里,所以如果从那个时候来算的话,还不到一个晚上,应该说是大半个晚上,差不多这样儿。李通是再一次迎来了凉州军的激烈进攻,而他在城头上这么一看,对方黑压压一大片人马,他就知道,这果然,是马超没去进攻徐晃,没带大军去,而是都来攻

    城了啊。至于说昨夜的战事,多少李通还是知道的。至少那个动静他是听到了,刚开始他还是,以为凉州军过来攻城了。结果等他到城头这么一看一听,根本也不是那么回事儿,是人家对上徐晃的人马了。是,后者带了多少人去劫营,自己不知道,但是绝对不多,这个自

    己还是能分得清的。而对此,其实李通还是有点儿意见的,因为在他看来,你徐晃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所以还派人去劫营,这个就是不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