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说这个是李通的想法,难得一场战事,敌对双方都算是满意收场。如果就那么简单去说的话,好像这样儿的事儿不太可能,但是仔细一想一分析,这个事儿还真是,它发生了。所以说这个也并非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儿,如今还不就成为可能了。当然了,凉州军兖州军双方可都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他们也没想对方是如何想的。确实,因为那个早都已经不重要

    了,这个是一点儿都不错。当又一日战事过去的时候,这日徐晃是已经进入到了棘阳的地界。而此时凉州军探马已经是前来禀报,当然他们发现徐晃的时候自然是比这还要早,不过就是中间距离己方大营还有不近的距离,所以这个时候才回来。“报主公,兖州军援军已距

    我军不足四十里!”马超一听,他自然是不敢但慢,赶紧是让探马继续查探,毕竟谁带兵,这个事儿也不小。而且看这意思,他们应该是从许都来的?不是南阳本地的援军,毕竟要是南阳本地的援军的话,那么应该是早就能到棘阳了,而不是这个时候,还距离己方有三十多

    里,是吧。不过不管是从哪儿来的,马超都不可能不重视,因为他们就要出现在己方的后方了。如果说是南阳的人马,那倒是还好点儿,毕竟兖州军在南阳有十万,这个时候少了几万,就是少这个总数的,这是马超的想法。可要是从许都来的援军,那么就给南阳增加了人马,不是吗。而从探马所说来看,和自己的分析来说,这分明就是许都来的援军啊,所以说

    马超不可能不重视,反而他还是如临大敌,不过不是害怕,就只是担忧啊,这不担心不可能。所以他打发走了探马之后,是赶紧召集了众人,哪怕这个时候都已经晚上了,黑天好久,都快要休息的时候,可这人家援军到来,那可不会等你什么,所以说马超是让己方士卒把众

    人都找来了。他没擂鼓聚将,毕竟不是要点兵去攻城,不是决战什么的,所以马超没那样儿。而且只要己方鼓一响,那么棘阳城内的李通,一定会知道点儿什么,他就不难猜到,可能是他们的援军来了。而显然,马超是不准备把这个事儿就这么轻松让对方知道,这个也是

    一点儿都没错。毕竟双方可是敌对啊,这个才是根本,如今在棘阳城这儿,那确实,是拼死拼活的,双方都算得上是不死不休了。一方守城一方攻城,所以说马超有如此的想法,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就算说李通是马超,他其实也会这么做,就像他也没对凉州军表露出来也更没说这他们一方派援军来了,那对自己一方士卒说,那是必须的,一点儿都不错。没多

    一会儿,所有人都到齐了,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都知道,这么晚自己主公还找自己这些人来,那必然是有事儿,而且还是紧急的事儿,所以他们当然都是动作不慢。而且也不得不说,碰到自己主公聚将的事儿,尤其还是这么晚了,这他们是哪个都不可能怠慢一点儿

    这个真是没错。不管说是跟着马超一起从长安来的郭嘉他们,还是说宛城跟过来的庞德,可都没一个怠慢了的。这样儿的事儿,说起来你要真是来晚了什么的,也许自己主公当面真不会说太多,可以后总是会找回来的,这就是他们的想法。关键是他们也不是说就真怕这个,可确实,不得不说,这不小心不听话,那肯定是不成的。所以说这没一会儿,所有人都坐好

    了,就等自己主公发话呢。此时就听马超说道:“各位,这么晚了,还召各位前来,确实是有一件紧要之事,要与大家商讨!”众人一听,心说果然,此时他们是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就等着自己主公说到底是什么事儿呢。要说他们确实,没一个知道徐晃要带兵来了,哪怕就是郭嘉,他可不是万能的,不可能什么都知道,这是肯定的。不过众人却都知道,这确实是

    有突发事件啊,要不然的话,自己主公可不会这样儿,不会这么说了。马超看了眼众人,然后是继续说道:“各位,刚才我军探马来报,说”众人此时一听,不少人都是稍微惊讶了一下,毕竟这说兖州军来了援军,而且是不足己方四十里了,这确实,是出乎他们所料

    的。而且看那样儿,显然他们不是南阳的人马,而是从许都过来的援军,不要多久,就能出现在己方的后面。这事儿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至少他们都清楚,如果说真来了好几万人在己方后面的话,己方也别想好好攻城。毕竟你这边儿一攻城,后面就可能把你的大营给

    端了。当然了,你要留守几万人,那么去攻城的,不就少了,所以怎么说,马超都不可能说放任不管,真不管的话,只能是对己方没好处,对人家有好处,就是这样儿。众人一听,第一个开口的,自然是当谋士的郭嘉,这也算是当仁不让了吧,必须的啊。所以就听郭嘉说道:“主公,嘉所想不错的话,此必是许都过来的援军也,所以如果他们在我军后方扎

    营,那么可以趁他们立足未稳,远道而来的疲劳,趁机进攻!”按理说郭嘉很少说这样儿的话,但是如今人家都已经是要到家门口了,己方要是再没点儿措施,那不是让人小看了?他们最多也就四五万人,郭嘉觉得这都可能多了,所以他们只要敢来,那么己方马上就进攻,

    这样儿一来,是对己方有好处,必然啊。而棘阳城内的李通,只要己方一动兵,还没动手,有了动静,他就会知道,是他们的援军到了。不过郭嘉看来,哪怕对方知道如此,可也不会说出城来和己方一战,也许有人会如此,毕竟人和人不一样儿,但是郭嘉觉得李通不会那么

    做。马超闻言点头,他也知道,这兖州军的援军,己方不可能不管,所以和他们战,就看什么时候了。不过马超显然不可能只问郭嘉一个,此时他是再次问道:“令明觉得,我军该如何?”庞德一听,自己主公点名儿让自己说话,显然,这些人当中,就属自己,对南阳最为了解,所以自己主公问自己,也属正常。此时他说道:“主公,属下附议!奉孝先生所说

    极是,我军是该趁机进攻,如此甚好!”显然庞德是赞同郭嘉的,他也知道,那样儿一来,是对己方有好处,更何况他可是个武将,这攻城的战事没他,但是去劫个营什么的,没准自己主公就让自己去了。马超一听,也是微微点头,至于说其他人的想法,他都不用问,必然

    都是一个,战!而且就是马上就要去战,崔安那样儿的,正愁没事儿做呢,所以他当然希望是带兵去作战了。而马岱和甘宁,他们的想法也都差不多少,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这时候不和兖州军的援军一战,那么就等于说是错过了一个好机会啊,而机会稍纵即逝,这次没了,

    下一次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而且人家能给你?所以说都是一个想法,今夜就和兖州军援军

    战!而马超最后是问了所有人一下,这也算是规矩,“不知各位觉得,是否就如奉孝和令明说话,今夜便与兖州军援军一战!”“我等附议!”大帐中所有人齐声说道,对他们来说,自然就是如此。哪怕马岱知道,估计自己主公不会让自己去了,自己因为带兵,这个已经是机会,所以这一次不会让自己去,只能让自己留守大营。但是这事儿他也没什么意见,依旧

    是改变不了他想要己方和对方一战的心思,这个不错。马超看了众人一圈,然后说道:“好!既然各位都同意今夜和兖州军援军一战,那么咱们等兖州军援军一到,就开始进攻!”“主公英明!”显然众人是都同意如此,而且不得不说,除了马岱,他是带兵攻城,而郭嘉一个文

    士,基本上他都不带兵之外,其他将领,哪个都想跟着自己主公去劫营。是,他们可没认为,人家援军一到,哪怕就是趁着他们都疲劳的时候,哪怕就是趁着他们是立足未稳的时候,去进攻,也不可能一下就让他们全军覆没了。要说他们来几千人,三五千还差不多,可那是

    兖州军的援军,能来三五千人马?那不开玩笑吗,估计玩笑都没有那么点儿人吧。所以说一次的话,这么都解决不了,但是进攻,那是肯定不能不去的。所以这个时候,马超和众人就已经是决定下来了,到时候,等兖州军援军过来,就趁他们立足未稳,开始进攻。哪怕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全军覆没,但是来这么一次劫营,至少也是要让他们心惊胆颤,绝对不会让

    他们好过就是了。好歹己方是有十万人马,对,这个时候已经是不到十万人了。可即便如此,这人也比他们援军多好吧,而且这是属于在城外的野战,是凉州军的强项,而兖州军和己方对上,是己方占优,他们不占优。毕竟己方和他们都在外面,他们没有城池作为依托,

    自然就是己方占优,而他们没有优势啊。如果说他们都在棘阳城内,那自然是没有这事儿,可显然,那都不可能。马超他们还不知道吗,还是那话,他们也知道,就是别说棘阳城装不下那么多人马了,就算是能装下,这他们几万人进城那工夫,己方可早就过去进攻了,真那

    样儿的话,试问棘阳的城门还能保住?估计是守不住了吧,所以说怎么看,那兖州军援军的几万人,都是必须出现在己方的后面,而这个时候他们的方向,不就是这样儿的吗。凉州军是一点儿都不惧,而且看他们众人的样儿,显然哪个都是摩拳擦掌,就等着兖州军的援军过来呢。一想也是,他们中除了马岱,其他也都是好久都没带兵作战了,就算是崔安也一样

    儿。甘宁是从辽东回来,他就没再带过兵。至于说庞德,那年头更久了,主要是他作为南阳守将,虽说是可以带兵去进攻,但是至从上一次之外,他可再也没动过兵了,所以年头更久。只有一个马岱,他好歹是带兵攻城的主将,所以自然是别人不能比的,因此,他们都想

    ,是能带兵去和兖州军一战,马超都了解。而此时徐晃他们已经是距离马超凉州军大营越来越近,至于说凉州军的探马,他们真是没发现。毕竟马超只派了一个探马,一个人,所以哪怕兖州军探马号称天下第一,他们也没发现那么一个人。如果说凉州军探马多了,那么彼

    此肯定是要发现对方,到时候双方都得有伤亡,这个是一定的。但是如今凉州军就那么一个人,还小心翼翼的,生怕被对方给发现了,所以兖州军还真是,他们没发现。在凉州军大营,马超给众人打发走了,不过也是安排好了,除了马岱留守大营,其他人都跟着自己去劫营。这个是必须的,首先必须在大营留下人和人马,所以就只有马岱最合适,而其他人,郭

    嘉是必须跟着自己去的,毕竟一个谋士的重要性,就不用多说了。而除他之外,崔安也是必须去,除了其人的本事,就他那性格,你能不让他去?然后甘宁和庞德,这两人,尤其是后者,多少年都没带兵去作战了,所以马超不可能不给他这么个机会啊,因此,就要带着他

    们几个。众人在各自大帐等着自己主公传令,此时凉州军探马已经是再次回来了,“报主公,敌军主将徐晃带兵三万左右,已经距我军不足五里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