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别的不说,就说兖州军的那个财力,怎么都是不能和凉州军相比啊。所以说凉州军能在雒阳投入很多,可兖州军呢,绝对是比不上凉州军的,就是这样儿。但是唯一有一点相同的,那就是不管凉州军占据雒阳的时候,还是说兖州军占据雒阳的时候,他们都为了城池的发展,投入了钱财物力人力,这个倒是一点儿没错。其实一想也是,凉州军不用说了,那是财大气

    粗啊,而兖州军呢,他们为了城池发展更好,为了增加收上来的赋税,他们自然是不可能不发展雒阳。而且雒阳可是东汉之前的都城,这个也很重要,别看如今大汉天子都跑许都那去了,但是在天下人看来,雒阳这个地方,还是大汉都城,原来的,所以说兖州军还可能不

    投入钱财什么的吗,这是他们必须的,你付出了才有回报,至少你不想付出多,那么你就想得到很多?这事儿基本上就不可能了,如果说有可能的话,那倒是好了,兖州军也不可能投入钱财什么的,但不是没可能吗,所以这个……不过对凉州军来说,他们投入更多的,却

    是没多大问题。所以说雒阳城的情况,就是如此。而如今要进攻南阳,虽说不是马上就进攻,但是三个多月,那还是很快就会过去的。所以这个时候,马超就已经写了亲笔书信,让士卒带到南阳,交给南阳的守将庞德,必须在这个时候就告诉他,这己方已经是准备在春天的时候进攻南阳,司隶出点儿兵,但是主力还是南阳的人马,这个就是马超的意思。而让庞

    德这个时候就开始准备一下,到时候可别来不及什么的,那样儿就不好了。当然马超其实还是很相信庞德的,别说是自己给他亲笔书信,就是没有这个,到时候只要自己出兵,让庞德调兵,那也是没一点儿问题,而且他也绝对不会说准备不好什么的。但是自己给他书信,

    这个确实,是非常必要的,也是必须的。毕竟己方在长安的人,是都已经知道自己要来年春出兵,那么南阳的庞德还有李恢他们,也是必须要让他们知道的。毕竟自己是出兵去攻南阳去了,那么他庞德作为南阳守将,是必须要知道的,自己必须要告诉他,就是这样儿,没

    其他的。庞德如今是带兵在南阳宛城,宛城不单单是南阳治所那么简单,所以庞德是驻扎在那儿,不是。而是因为宛城距离李通他带着兖州军主力的地方近,他是带兵在棘阳,防备着凉州军。而李恢则是带兵在穰县,穰县虽说距离棘阳要远点儿,但是绝对也是凉州军驻扎军队的重镇。可以说庞德在宛城,李恢在穰县,宛城—穰县一线,就是防备着李通的。当然

    了,人家在棘阳,何尝不是防备着凉州军呢,所以就是彼此彼此吧。都是要距离对方近,那才行,没人说双方相距很远,对他们有更多好处的,那没有。说起来不管怎么说,双方都是这么个心思,都是要近距离防范对方,就是这样儿。尤其是李通,对他来说,那凉州军可

    是有“前科”在,所以自己能不防着他们?必须的啊,至于说庞德他们呢,虽说不是为了进攻,毕竟那事儿更多还是自己主公说了算,但是也一样儿,更多是为了防住兖州军,虽说他觉得兖州军过来进攻的可能不大,但是该防的,那却必须还得防才行。这就和李通的想法一样儿,也没什么区别,哪怕他也是觉得凉州军基本上也是,轻易不会进攻,但是不可能说

    不防他们啊。这天庞德正在太守府中,就听士卒来报,“报将军,有长安主公信使到来!”庞德一听,说道:“赶紧请进来!”“诺!”他当然知道了,自己主公必然是找自己有事儿,要不然还用这样儿?虽说南阳和司隶都挨着,这个一点儿不假,可怎么说自己这南阳主将,都不可能回长安,自己回去的话,行,可南阳这儿谁来守着?李恢可未必就真是李通的对手,

    这个确实,真是不得不防啊。所以说自己不能动,那么当然得是自己主公给自己下令,比如这亲笔书信。马上长安送信的士卒就进了屋中,庞德问道:“是有主公亲笔书信?”士卒应诺后,赶紧把自己主公的信交给了庞德,庞德打开一看,心说好!这自己等这么多年的事

    儿,没几个月可就要实现了!可不是吗,自己主公开春出兵,这不正是好时候吗,自己这个时候就多准备准备,以便是好应战啊。此时他对士卒说道:“你先下去休息,什么时候休息好了,想离开就早回去!”“诺!”士卒应诺后下去了,自然是有他休息的地方,凉州军财

    大气粗什么钱财粮草都不缺,所以待遇自然没说的。士卒下去了,而庞德开始了准备,当然这个准备是长期的,而且尽量还是别被李通兖州军他们看出来什么。当然庞德不怕这个,不过还是让对方摸不到己方这底儿为好。当然了,庞德其实也知道,自己在宛城这么大动静,他李通肯定会知道自己的目的,而且还得说什么呢,那就是这最后其实怎么李通都得知道,

    毕竟可不是就只有自己这南阳动兵,对付他们兖州军。自己主公一样儿,他从长安出兵,是要到南阳,再进攻兖州军,所以李通还能不知道?不过就是早晚的问题,就是这样儿。不过庞德知道,他李通绝对不会说在最后得到消息,必然是自己这边儿的动静,他就能知道,

    也猜测得出来,这己方是要进攻南阳了。毕竟李通还是有那么点儿头脑的,这个庞德知道,并不是那种就只知道在场上厮杀带兵的纯粹武将,虽说没大谋略,这个不假,但也算是有那么点儿小聪明吧,这个就是庞德对其人的了解,毕竟作为对手,双方都对峙多少年了,太久

    了。就因为不管是马超也好,是曹操也罢,他们两人可每一个说找一个其他人,然后替换了己方在南阳的守将,所以这可以说庞德和李通两人彼此熟悉程度,那可是说真是,也许不如他们家人,但是也没差多少,好歹这天底下你的敌人对手,可以说还是了解你的,尤其还是对峙了那么多年的敌人,这还不了解,可能吗?庞德了解李通不少,就像李通也是了解他

    那样儿,所以说也是彼此彼此。因此,庞德对于自己主公亲自出征,他是双手赞同啊。毕竟自己和李通,可以说是太熟了,所以自己是不怕他,但如果就因为他了解自己,而最后影响了己方战事,那么这个就真不好了。所以庞德他宁可是放弃自己主帅的位置,只要自己主

    公能带兵来,那么其实自己最后,不也得是跟着一起出征吗,所以对此,庞德其实都已经想清楚了。而且还不得不说,是不得不承认,那就是自己主公亲自带兵出征,从司隶再带点儿人马过来,那可是比就只有自己带着南阳的人马进攻,好处多多了。其实一想也是,如果不是说好处更多的话,试问自己主公能亲自带兵出征吗,他难道就真不想在长安多呆?所

    以……庞德是从心里往外,那都是希望自己主公带兵来,这可比他想自己带兵想得更多了。此时庞德是把自己主公的亲笔信,连带着自己的一封信,交给了己方士卒,让其快马,送到穰县李恢处,务必是要亲手交给他。士卒应诺后,便把信收好,告辞离开了。对庞德来说,李恢没在宛城,那么自己就是要最早把自己主公的信,送到穰县。而同样儿送去的,还有自

    己的一封亲笔信,李恢看过后,就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其实在庞德看来,不一定非要自己亲自给他写封信,但是怎么说呢庞德是相信李恢,就算是自己什么都不写,他也知道是该如何去做。不过自己给了他一封信,这不就说明自己的重视吗,自己是要告诉他,自己的重视

    就是这么简单。而庞德也知道,李恢是能明白自己的意思,毕竟自己都那么重视了,他自然是了解自己重视,所以说他也只能是更上心去准备,自己根本就没什么可担心的。别说有没有自己的信,就说有自己主公的那封亲笔信,李恢就不可能不重视,不可能说就怠慢了。

    看到士卒离开,庞德是放心不少,在己方的地界,就不用想能碰到兖州军。关键是他们得敢过来啊,所以……而且还必须要承认是什么呢,那就是己方士卒所选择的路线,未必就是宛城到穰县的最近距离,可却绝对是最为安全的,这个庞德也很清楚,所以他有什么不放心的。要说他并不着急信到李恢那儿,所以说耽误点儿,没什么关系,重要的是安全,这个才

    是自己最为在意的,而并非其他啊。说完庞德,再说李恢那儿,本来他是在穰县也没什么大事儿,不过就是每日都处理下县城内的事务就可以了,至少他不认为李通真就能带兵来这儿,而且就算是他们兖州军真出兵了,也未必就第一个进攻穰县,所以这都不一定,说不好。

    李恢是在府中处理事务,就听士卒来报,说有宛城来的信使,他是赶紧让人进来。在李恢看来,这宛城来的信使,是庞德有什么事儿找自己?要不然的话,是什么呢。他还没一下就想到是马超的原因,结果士卒进来后,把两封信给了李恢,他这么一看,算是终于明白是怎

    么回事儿了。先打发走了士卒,之后李恢是微微一笑,可以说他也是就等着自己主公的军令呢。因为当年庞德出兵,在南阳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所以说这些年庞德基本上都不会再主动出兵了,至少李恢知道,他是真心不会怎么动兵了。但是庞德虽说如此,可自己主公没有啊,因此李恢也是等着,什么时候自己主公带兵来南阳呢,争取是一战灭了李通兖州军,这

    样儿的话,就都好了,不是吗。说起来这是李恢一直以来的心愿,他也知道,其实庞德也是如此想法。当然了,就是李通兖州军他们中人,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太正常了。于是乎,李恢也开始在穰县做上了准备,他知道,这样儿的事儿,是瞒不住的,只要你有动静,别管

    大小,李通是一定会知道的,然后他只要是稍微一想,就不难知道什么。要说庞德确实,他绝对没李恢这个二流谋士有头脑,至少李恢想法比他多,而且想得很对。庞德没那么确定的东西,在李恢这儿,是直接就给确定了。要不他是谋士,也是个武将,和满宠基本一样儿,

    可他庞德就只能是武将,根本也成不了谋士,而只有李恢,他和满宠一样儿,既是一个二流谋士,也算是一个二流武将。要说凉州军兖州军哪怕就是江东军,都有这么一个比较怎么说呢,就算是文武双全的人吧。凉州军就是他李恢李德昂了,兖州军自然是满宠满伯宁,而江东军呢,应该说是虞翻虞仲翔,就是这么三个,算得上是文武双全了吧。当然这个不是说

    你文武双全,就厉害没边儿了,那显然不可能,所以说他们最强,也不过就是个二流水平。不过肯定不能小看二流水平,二流算是一个军中的支柱了,更何况他们还是文武双全呢,所以这个……二流已经就是难得了,毕竟有多少一流的,那真是,太有限了,就说是能数得过

    来,是一点儿都没错。要是真都数不过来了,那么可有意思了,一流都满地走,然后二流的多如狗,那还没有,至少现在没有,以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