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说这个相貌什么的,确实是说明不了太大问题,不过也不光是古代,就是现代,其实也算是比较看重这个。Δ┡eΔ wwㄟom可就算是他刘备和孙权,真都比较特异,一个双手过膝、双耳垂肩,然后那个是碧目紫髯,就算是他们真都那样儿,那又能如何呢?可以说那最后魏蜀吴,三国里面蜀和吴加在一起,才能堪堪扛住一个魏国,这不就是说明问题吗。所以相貌什么的,真

    说明不了什么太大问题,尤其刘备、孙权那样儿还不知道真的假的,所以这个曹操和马确实是不一样儿,至少在吃饭喝酒的态度上,他们就真不同。但是一顿晚宴下来,这兖州军这边儿,和他们在雒阳的凉州军那边儿,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儿的,众人都是吃好喝好

    了,这个就是他们一样儿的地方。可以说兖州军和凉州军也差不多少,他们都不知道多久,自己主公没摆宴了,好像没有凉州军那么久,可时日也绝对是不短了,这个他们是很清楚就是了。不过和凉州军不同,兖州军这边儿没他们那么样儿的好酒,毕竟马那边儿的酒,那

    可是他独创的,就算是菜,他也不是没指点过,所以在这吃喝上面,兖州军肯定是没凉州军吃得丰盛丰富,不管是酒还是菜,不少都是不能和人家相比的。但这个肯定不是因为他们的财力什么的,不如凉州军的原因,还是那话,就是因为马一人,好歹其人也是个穿越众,所以自然不是这个时代的土著所能比得了的。别的方面不多说了,就说在这吃喝上吧,

    要是凉州军再不如别人,比不上人家的话,那么马这穿越者,还真是太丢人了。哪怕他是对这个还没那么大兴趣,可架不住自己手下人,这真是很有兴趣是吧。所以说哪怕是为了自己那些好吃喝的属下,马就是露几手,他觉得也是无所谓了,毕竟这算个什么事儿啊。

    因此,在这方面,兖州军,自然也包括江东军,他们确实是不如凉州军,这个倒是一点儿不错。而凉州军众人呢,他们确实,都是已经习惯了。而且他们也不是不知道,这己方可是有着兖州军还有江东军,他们双方都没有的菜色和酒,所以就看这么一点,己方都是过他

    们了。当然凉州军众人不是说就去比这个,但是衣食住行方面,除了说行军打仗之外,生活这必须的东西,哪能不重要呢,是吧,所以就是这样儿。毕竟凉州军确实,行军打仗,这个是必须的,当兵的吗,做将领的吗,哪个不如此?尤其如今这还是乱世,那是必须的。但是除了战事之外,生活是什么,生活绝对不光是只有打仗,那不是凉州军的生活,也不会是

    兖州军不会是江东军的生活。生活对所有人来说,还得是衣食住行,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是这些,肯定不是战事。所以说也就是马这样儿的,他对这个时代的吃喝是没太大兴趣,因为实在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啊,所以他确实是不同。但是对于手下人来说,这个时代的人来

    讲,马拿出来的那些,自然是他们没见过的,所以当然是要追捧了,这个很正常。而马也知道,对此,他还是,确实算是满意了。别看自己是没什么兴趣,这个不假,但是能让自己那些个手下,心情都不错,挺开心的样儿,都挺好,他觉得就真是不错了。毕竟这打天下,不是靠着自己一个,自己老哥儿一个,那是什么都玩儿不转啊,他当然太清楚了。一个

    好汉还三个帮呢,所以说这个还得是靠着己方的将士,如此才行。别说是自己了,他曹操、孙策,哪个不是如此呢?所以说是吧,自己手下都算是不错了,那么自己其实也就是可以了,不就是这样儿嘛。哪怕还有什么不如意,但是那很正常,马清楚啊。所谓是“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其实一想,还不就是这样儿,太正常了。所以马确实他对此也没太大的感觉

    了,因为他早已都习惯了,就是如此啊。晚宴结束,曹操让下人撤下残羹冷炙,然后和众人聊了几句,这个肯定是必须的。当然还有他也说了下凉州军的事儿,毕竟他们下一步的动向,虽说都认为他们会回长安,不过等他们休整好了之后呢?他们就能一直都没动作?至少

    曹操是是不相信的,因为凭他对马的了解来说,他是,知道马要是,如果说他想休息的话,他就休息个几年,都很正常。他那性格,休息几年,都可能。不过他如果不那么想,想要动兵的话,那么也绝对是没人可以拦得住他的,至少曹操就是如此认为的。而如今的马

    ,他认为是要动,而不是静,就是这么简单。毕竟在司隶这儿胜了,对他们整个凉州军来说,都是有好处的,那太多了,所以说,自己如果是他马孟起的话,都得是继续动兵。当然不是动司隶的了,未必就再用司隶的人马,可凉州军那么大地盘,其他的地方,哪不行呢?最后曹操和众人简单商讨了一下,觉得马凉州军用兵的地方,估计还是荆州,毕竟这个地

    方,是唯一三方都争夺的一个州,所以重要性,其实都不言而喻了。但是具体怎么来,这个谁都不知道,只能说是去凭空猜测。而这他们所认为是荆州,其实又何尝不是凭空猜测呢。当然了,凭借曹操对马的了解,凭众人对马的了解来说,他们认为马凉州军,八成,

    再动兵的地方,就是荆州,没其他地儿了。主要是这个地方有很多理由,是马必须要动兵不可的,如果说凉州军这个时候不在荆州用兵的话,那么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行?至少他们越拖,其实对他们就越不利,这个是很正常的。当然了,如果是在兖州军和江东军来看,

    那么可以说凉州军永远都不在荆州军用兵才好呢,不过那事儿可能吗?他们是认为八成凉州军要攻荆州,但是具体什么样儿,他们也不清楚。如果说凉州军怎么进攻,他们都知道的话,那料敌于先,这肯定是对己方有好处的,必然啊。不过显然,这事儿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可不是嘛,就是而已啊。所以说他们一个不确定,这里面可就有不少的问题了,当然

    了,凉州军到底如何,那谁都不知道。你认为他们要进攻荆州,可最后他们要是从冀州出兵了呢,这不也是有可能吗?要是从并州出兵进攻幽州呢,这事儿也不是没可能吧。其实就算是进攻豫州兖州,这个也并非就一点儿可能都没有吧,所以说这个事儿还真是,一切都有

    可能,可不单单是一个荆州的问题。再说了,谁规定凉州军就非要和己方战,他们和江东军,未尝就不能再战一下。毕竟荆州还有江东军的地盘,这个是没错,所以说他们凉州军能不想要?因此,这个事儿其实都有可能,不过就是几率大小的问题而已,这进攻,和己方的几率大,而和他们江东军的几率小。所以众人最后一致认为,他们凉州军要夺己方的南阳,

    这个估计是差不多了,八/九不离十吧。毕竟第一,己方在荆州的地盘,就南阳那地方了,所以他们进攻荆州,就是南阳。第二,就是南阳和司隶可是挨着啊,这点很重要,马要出兵,哪怕南阳的兵力不足,那么再从司隶调兵,也不是不可能。虽说这个几率不是很大,但是谁又敢说,谁又能说这个事儿不可能生呢?所以是吧,这个还是很有可能的,所以

    最后如果说凉州军真要是进攻南阳的话,对己方还是很大的考验。不过兖州军还是如临大敌,曹操是特意书信一封,让人送到南阳,交给李通。对于南阳,曹操/他不可能不重视,毕竟那地方,己方占据,是对己方有很大的好处,这要是再让凉州军给夺走的话,那

    曹操不会怕凉州军什么,但是他们真出兵南阳的话,那么他也不得不担心。之前凉州军在南阳战过一次,那一次就算是没让他们占什么便宜。不过如今来看的话,这一次只要凉州军出兵,那么就一定是大战,他们要不夺下整个南阳郡,他们肯定不会说防守的。己方和他们

    凉州军,在南阳的地盘势力,基本上也就是一半一半,这样儿。所以说真算起来,己方和他们凉州军在南阳的实力,其实是相差无几,绝对是不相上下,就是伯仲之间,真是有差距,那么绝对不会说大,就是很小那样儿。而曹操当然更不会说在嘴上承认,是他们兖州军不如凉州军,那不可能。而兖州军众人也都是如此,没什么大区别。他们哪怕就是心里承认,可

    嘴上却一个字都不会说己方可能不如凉州军什么的,就是这样儿,他们可从来都是如此。而此时,他们已经是有了讨论结果,曹操也是给李通去了自己的亲笔信,之后他是打走了众人。说起来曹操也是头疼啊,这如今就是只有兖州军进攻自己的份儿,己方不能攻击他们?

    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儿。你不能说兖州军就真是,进攻的话,就占不到凉州军地盘。可要是真那样儿,这兖州军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曹操也不是说没想过。而如今可还没到了那样儿说生死存亡的地步,所以说己方要真是和凉州军死战的话,那么就只有说拉上江东军,

    再和凉州军一战,只有这样儿,曹操觉得最后损失的话,自己也算是能接受。要不然的话,自己可是接受不了,也不想那样儿啊。再说马那边儿,兖州军是商讨凉州军到底下一步要在哪儿动兵,不过他们所想最开始这个时候,倒是没错,马自然是带兵回了长安。至于说汜水关的情况,他暂时算是放弃了。对他来说,也不好是给兖州军逼迫太紧了,这兖州军在

    司隶的地盘,除了汜水关之和其周边的几个县之外,其他地方可都没有了,所以说对于还剩下一万多人的汜水关,马是没再进攻。因为真要夺那地方,己方至少还得是拿出来好几万人马,损失的话,将近两万那都是往少了说,多了都不一定损失多少了。而且在汜水关守

    着是曹仁,这个不得不说,马觉得还是算了吧。他也算是知道,曹仁守城水平绝对不低,你看他武艺是不如徐晃、张郃他们,但是在兖州军中,曹仁绝对是一个守城的大将。至少马很清楚,其人守城本事,不会低于关羽,比徐晃肯定强,比张郃的话,自然也是要强点儿。

    至于说曹操为什么没放曹仁在雒阳,其实马也是想了。就因为其人没张郃那么狠心,是对己方士卒的狠心。要说曹仁对待兖州军士卒,可以说还是不错的,比张郃那强太多太多了。所以说你要让他给整个全军覆没,最后城门破了,还得来巷战,这样儿的事儿,曹仁基本上还做不出来。当然不是说他做不到,而是像雒阳那个情况,他是不会那么做就是了。所以说、

    曹操不会认为曹仁适合在雒阳,比起他来说,张郃确实是更加适合,这个是一定的。但是别看曹仁对待己方士卒,他是没张郃那么狠心,但是对待敌军,他可心狠多了。至少曹操马他们可都知道,曹仁带兵,不管是说守城还是野外作战,可以说其人为了胜利,是“无所

    不用其极”啊。为什么这么说,就是因为曹仁他为了他们兖州军能获胜,真可以说是什么招儿都敢用,这个倒是真没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