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崔安不傻,他自然是知道自己与张郃其人的距离,确实是很远。e┡1xiaoshuo但是哪怕如此,也改变不了他对张郃逃跑方向的紧追不舍,没办法,这他对张郃,那怨念实在是太深了,这个是一定的。所以说想让崔安就这么放弃,那是肯定不可能的,哪怕追不上,现在的他也不可能放弃。放弃的话,那还是他崔安崔福达了吗,显然那不是他性格啊。而且不得不说,崔安去追张郃,

    他也不是没想过,自己最后就追不上,毕竟这事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基本上自己追谁,都没追上过。但是还能追上落后的敌军士卒,这样儿一来,也算是给了自己点儿心理安慰吧。哪怕跟着张郃跑的兖州军士卒,其实也没多少了,但是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城内,基本上

    也没有了,所以说崔安觉得跟上张郃,他是认为很有必要的。至于说最后的结果如何,崔安这个时候也不是那么特别看重,显然,他是更在意这个过程,这个是一定的,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说是这样儿了。而他后面是马岱、甘宁还有张任,基本上在司隶出现的追击组合,

    就是他们四个,不过就是都没什么建树而已,但现在也没见过他们几个追上过一个兖州军将领。而四人就这么一路追了下去,他们是真没看到张郃的影儿。绝对不是他们没追对方向,那倒是没有,而实在是对方跑得太快了,那度。别看崔安是宝马,可张郃是一人三马,这个是什么概念,就是跑一会儿,他就换一匹,所以那度,可以说是一点儿都不慢。后面的

    几人,不过才一人一匹马而已,哪怕是凉州的上等战马,可也比不上人家张郃有三匹马啊,这个是肯定的。所以他们是注定追不上其人,而他们当然也不知道,张郃是一人三马。不得不说,其人绝对是经验丰富,至少在逃跑这上面,没几个人能比得过。其实一想也是,更多

    的守将,逃走前都没什么准备,而真有准备跑的,也没人准备一个人三匹马。但是张郃就不一样儿,他不但是有准备,而且还给自己准备了三匹马,这就不得不说,是经验丰富。而且显然他也知道,凉州军的一些情况,毕竟崔安那骑着的是宝马良驹,可绝对不是一般般的

    战马所能比的。而其他人,马自然也是,不过他也不可能带兵追来,所以可以忽略不计了。至于说其他人,那可都是凉州的上等战马,所以说张郃觉得三匹马,是能比得过人家的。宝马什么的,他是不敢比,但是那普通战马,他有什么不敢比较的呢,哪怕是凉州的上等战马。其实就是宝马,也未必就真比得上三匹上等战马,不过张郃那三匹马不是凉州的,而是

    幽州战马,所以和凉州战马相比的话,确实还差了点儿。不过因为张郃和他们的距离,所以崔安他们还是追不上,哪怕他们有一匹宝马,那三匹也是凉州上等战马,但是也不好使啊。这毕竟距离在那儿摆着呢,所以也真是,宝马也不好使了。但还是那话,崔安他们不知道啊,

    其实就算是知道了,他们也一点儿都不会说放弃了追击张郃。他们是没指望着追上其人,这个是没错,但他们不会放弃,这个也对。而对于张郃来说,他可没什么担心的,毕竟张郃所想也对,这自己是带着三匹马,而且还没等他们现自己,其实自己就已经跑了,所以他不认为张任他们能追上自己。至于说落后的士卒,那真是没有办法,至少自己都没准备带他

    们,这最后自己要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结果最后自然就是崔安他们都没追上张郃,其实一想也是,追不上,那是太正常不过的了。要说真让他们给追上了,那才是奇了怪了,哪怕崔安还有宝马,那也没用。别说是宝马了,就是奔驰也不好使啊。所以说四人是没能追上张郃,最后也只能是带兵回雒阳,总不可能他们跟着张郃去许都吧,那都开玩笑了,不可能。

    崔安他们四个带兵回了雒阳,而马正在雒阳的河南尹太守府等着他们呢,要说雒阳是有比这太守府还好的府邸,比如说汉皇宫,不过马能到那儿去吗?显然是不可能,所以也只能是在太守府的府邸等着他们了。至于说其他地方,他也没去。马对这在什么地方,他没

    什么要求,没什么大**。对他来说,再大再豪华的地方,都没用,睡觉的地方,就几尺足够了。所以说不管是皇宫,还是说太守府,其实对马来说,他没觉得有什么太大不一样儿。当然了,如果说有朝一日,自己真称帝了的话,那么就算你不住进皇宫,手底下人也得

    让你去,不就是这样儿吗。可如今呢,你终究还是汉臣,不能逾越啊。四人在太守府会会客厅见到了自己主公(马),四人个马施礼。马一看他们这样儿就知道,这去追张郃,什么都没捞到,不过这也算是预料之中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他是赶紧让四人坐下,他好说下面的。这个时候,马除了是非要众人都在这儿的话没说之外,其他的,什么见还在

    雒阳的大汉官员这些,他都已经做完了。毕竟崔安他们追张郃,都已经过了好几个时辰了,可以说这个时候的马是等他们四个回来,都没错。而且只有他们带兵回来,才能统计出来具体的己方伤亡人数,毕竟他们也带走了好几千人马,所以不过这个时候是好了,马

    等到四人回来了。虽说他们也没抓到张郃,不过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马觉得正常啊。别说是他张郃了,之前的徐晃、满宠还有曹洪,哪个己方追上了?就是李典,张绣也没把他怎么样儿。所以说这样儿的事儿,除非是你有万全之策,布下天罗地网,让对方逃不走。要

    不然的话,真就是没有办法,对方怎么都能跑了。所以说马是早知道,哪怕崔安有宝马,那也不好使。就算是加上自己的宝马,也不好使。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人家张郃跑得快,拉开了距离吗,当然你要说不想拉开距离,那你得有那本事。好歹人家是大将,所以并非说是

    你想要抓住,就能抓到的。真那样儿的话,那么容易那么轻松的话,那可真是太小看大将这

    两个字了。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沙场宿将啊,不是吃的那个大酱,所以也真是,此大将非彼大酱,所以说这个大将自然是厉害了。大将终究不是大酱,所以想要吃了对方,那还真是。反正大酱是能吃,但是大将嘛,至少崔安他们可没吃下人家张郃,这不最后还是让他给跑了?

    当然了,这个不得不说,就是满宠、曹洪,乃至于李典,他们都能跑,那么更何况是张郃其人了。马此时看到四人都坐下后,他是对他们说道:“这今我军二个月多以来,有众位的努力,今日终于是破了雒阳!”众人此时都听着自己主公(马)的话,虽说都没说什么没附和,但是有人却也是微微点头,那意思主公说得对啊。接着马就是点名表扬了张任一

    番,毕竟其人是带兵主将,可以说是出力最大也是最多的一个了,最后他说道:“各位,晚上在此摆宴,请各位准时赴宴!”“诺!遵主公(将军)令!”众人也都知道,要说别的时候,自己主公(将军)还真是不会这么做。毕竟两个多月,也就是那么一次,在大帐中摆宴,宴请众人。他们也清楚,不是说自己主公(将军)吝啬了,实在是没那个放松的时候,所以

    那么这个时候,此时此刻,张郃和兖州军都被己方打退,这司隶战事就算是结束了,所以说这个时候,有什么不能放松的呢。张郃又不会卷土重来,也许他有那个心思,可没那个力量啊,就说他们兖州军在司隶哪有那么多人马来进攻呢?所以说是吧,他们有兵力,那还不

    如守着汜水关,就比什么都好,而不是来进攻,那是傻瓜行为,就是这样儿。因此,兖州军是没什么好担心的,那么在司隶还有什么了?所以说这个时候还不放松,那就不对了。反正在马看来,是应该的,之前自己就只是摆宴了一次,显然这已经是很少了,毕竟都过了

    两个多月,才那么一次,所以这众人对此,倒没那么太多期待,毕竟他们也知道自己主公(将军)是什么意思。说起来还是那话,除了崔安之外,其他人,对这吃什么东西,真都不那么太在乎。当然了,这个时候,可以说算是随便喝酒了,因此,他们倒是心情都算不错。哪怕没追上张郃,但是那都已经不重要了,确实。其实都在他们所料之中的,追不上,

    实在是太正常了,追上了,才是不对。而晚上的晚宴,他们也算是都准备好了,就等到时候开喝。对崔安来说,是连吃带喝,确实一点儿都不能落下。所以和别人一比,显然崔安是要吃喝都得有好的,别人的话,不太在乎在意吃得多好,只要有酒喝,就是好。不过对崔安

    他来说,有就有肉,才是最好的。当然了,就凭他在凉州军的身份地位,可以说就算是每日大鱼大肉那么吃,都随便。不过怎么说呢,崔安是能管得住自己的嘴,而且也确实,在吃这个方面,他和马都差不多。别看马是凉州军主公,但是他可从来都不铺张浪费,更不

    是每日都大鱼大肉那么吃,那可真不是马。说起来马吃得肯定比士卒强多了,这个是必然。不过和手下将领相比,也都差不多少,这个倒是也没错。并且其人是从来不浪费,自己能吃多少,就让下面做多少,这就是马。其实别说是马,就是曹操孙策他们,也都差不多这样儿,都算不浪费的人,这个倒是没错。所以说马都这样儿,那么崔安也不可能说

    是其他样儿,他和马也都差不多少。所以这一摆宴,他自然是心里高兴,有吃有喝,确实是不错。关键是有好吃的,还有好酒,对崔安来说,这个可是不容易啊。要知道平时可未必就能喝到好酒,那都是让自己主公藏着的。不过只要是破了城池,那么之后的宴席上,就

    绝对不会少了好酒。所以说崔安自然是期待晚宴,这个他比别人都期待。毕竟其他人最多就是多喝两口,可他不但是要喝,还得是吃好,所以这个才是他的目的。其实众人也都知道了崔安那性格,确实是如此啊。这样儿才是其人,这个倒是一点儿都没错。到了晚宴的时候,

    马是特意是敬了张任一爵,然后又是敬了众人一爵,这就两爵下去了。对崔安这样儿的酒桶来说,真是不算什么,其实别说是他了,就是对众人来说,那也就是毛毛雨了。马手下的将领,从他开始,一直往下,不管是文臣武将,没几个说喝得少的,哪一个拿出来,都是能喝的主儿,这个倒是一点儿没错。郭嘉从年轻的时候就好酒,这都不用多说了,崔安也

    是,不用说他了。至于说马岱甘宁,一个是跟着自己主公这么多年,他不能多喝?甘宁就更不用说了,那是纵横长江的头号水贼,没事儿就和自己那些弟兄喝,这必须的啊。然后张任张绣他们,也没少了喝酒,所以说这还差什么了,真就是没有说差的,都是能喝的主儿啊。

    所以马之后也没多说,是直接就让他们开始开喝,他也知道,这己方众人可真是,一直都没这么放松过了,所以今日可真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