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任这点儿信心那还是有的,你看守城攻防战,是一种情况,但是这进城了之后,巷战的话,这战力和攻城被人家打,确实是不一样儿。e Δ小 说wwom所以说攻城的时候怎么战,那是攻城,是那样儿。可到了城内,那确实,就不一样儿了,至少和攻城是不同。而张任也就只是稍微想了一下,然后是继续带兵登上云梯,他没在城头指挥士卒攻城门,张任觉得自己在城头的话,

    更好。至于说城下的话,那等城门被攻破了之后,自然还有其他人进来,到时候城头自己也轻松了。而此时张郃看到张任上上来了,他就带着士卒对上了他,不再是之前和己方士卒一起对付凉州军士卒。毕竟虽说城头还有凉州军的人马,但是他们还起不到决定性作用,所

    以不至于说让张郃那么特别重视。当然城下城门都要被破了,张郃是很清楚,对此他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如果说城头如今的凉州军还起不到决定性作用的话,那么城下攻城门的,那是绝对能起到决定性作用,但是张郃又不会分身术,所以他是真没办法。只能是期待城门

    不被攻破,甚至就晚点儿被攻破为好,这是他的想法。不过在张任还没上去,是快上去的时候,城门终于是被凉州军士卒给攻破了。就听凉州军士卒不少都大喊着,“城门破了,大家冲啊!”毕竟这个时候是夺取城门的大好时机,有这么多凉州军士卒在这儿,那是不可能夺不下城门的。在后观战的马众人一看,心说终于是他娘的把城门攻破了,真是不容易啊,

    算算这都已经多少时日了。马是拔出湛卢宝剑,对着全军大喊道:“全军冲锋!”结果崔安是第一个就带兵过去了。要说马并不是让所有士卒都跟着张任去进攻了,那还没有,绝大多数是跟着他去了。而剩下的,一部分留守大营,另一部分就跟在马和众将身后,不过

    如今终于是有了用武之地啊。马一看崔安是身先士卒,也知道,这两个月真是给他憋坏了。先他崔安是不喜欢带兵攻城,那么最后也只能是这样儿,等什么时候城门被攻破,他好带兵杀进去。不过这一等就是两个月,真可以说这个时间不短了,不过崔安也是没办法,

    谁让自己主公非要让张任去带兵呢,而且雒阳这儿的守御力量这么强张郃这个时候一看,心说完,这城门还是让凉州军给破了。显然,如今自己只有两个选择,要不就带兵撤退,如此的话,还能保住一点儿士卒,己方人马。还有就是和他们凉州军死战到底,最后基本上就是全军覆没的样儿。而张郃自然没选择前者,依旧是在城头挡着张任,显然是要和凉州军

    死磕到底了。当然还是那话,他不是要牺牲自己的性命,而是要牺牲掉在雒阳的兖州军士卒。由此可见,其人确实是比较狠的这么一个将领了。要不然的话,此时此刻,就算是带兵撤退,曹操也绝对是说不出来什么的,而人家不管是满宠也好,是曹洪也罢,都是在城门被

    攻破的时候,知道己方大势已去,于是赶紧带兵走了。徐晃那度更快,破城前几日,他就带兵跑了。就只有他张郃,显然,此时此刻,他是绝对不会带兵跑的。而且还真是,要和凉州军死磕到底,是要巷战啊。确实是没有出乎了马所料,其实一想也对,毕竟其人那个性格在那儿摆着呢,而且还必须要说的就是,显然曹操不可能不知道张郃是什么人,他什么

    样儿。但是他还让张郃在雒阳,这可真是,说明了不少问题啊,可不是吗。如果说曹操真想保住己方士卒的话,至少他不会让这么多人在雒阳。而且别说他用不用张郃,至少要是想保住己方人马,他是一定会给张郃下令,让他保住己方的士卒,就是这么简单。但是这个时候都没有这令,这不就说明问题。曹操根本就不想保住这些人,说他们是弃子,其实也真是,

    没什么太大错误。所以说张郃都知道,他很清楚,自己就把他们全军覆没了,也是无所谓的。毕竟自己主公什么性格,自己还能不知道,不清楚吗?而他之所以是没对自己下什么令,就是他也知道,这没派援军,所以这雒阳是必须要和凉州军死磕了。其实一想,这个事儿也

    属正常。至少在张郃看来,他觉得很符合自己主公的性格,要说自己主公如果说保住士卒性命什么的,让自己赶紧撤回,那倒是不像他了。还真是,至少张郃不认为自己主公会那么做,你看这没派援军来雒阳,他觉得很正常,毕竟己方在司隶这儿和人家凉州军一比,真是,

    差距不小。但是其他的呢,这马他们是说死,是要用整个凉州军来和己方死磕,可己方做不到用整个兖州军和他们死磕,所以也只能是只好是在雒阳这儿的人马,和他们死磕了。这是张郃想法,他也知道,自己主公,必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说这最后哪怕是城门被破,可自己也不会马上就带兵撤退,而是真正巷战了之后,己方再也无力对付凉州军了,自己才

    能说是走,或者说白了就是跑,都一样儿。所以说张郃的想法,是这样儿的,他绝对不会像满宠还有曹洪那样儿,城门一破,就直接带兵撤了。那样儿的话,确实不是他,因为那不是张郃的性格。而张任这个时候,知道张郃的打算了,这真是要和己方死战到底。不过也好,

    自己正好也是不想他就那么跑了,那样儿的话,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其人,是吧。所以说张任也是,他觉得自己抓紧这样儿的机会,也好是能和张郃再战一会儿,至于说能战到什么时候,那肯定就是他们兖州全军覆没,或者说他张郃觉得该跑的时候了,就是这

    样儿。而此时张任还是没下去,虽说城门被破,但是他没从云梯下去从城门进雒阳,而是直接大喊着,那意思城门都破了,大家加把劲儿,赶紧破了城池,占据雒阳啊!然后是带着己方士卒登上了城头,还别说,毕竟凉州军不说是所有士卒,可基本上八成往上,都看到己方破了雒阳城门,所以他们也都知道,这夺城可就在今日了。所以一堆士卒都奋起了,跟着

    自己将军,就那么上了城头。张郃一看,心说大势已去,这城头估计已经是保不住了。结果就和他所想一样儿,城头真是没保住,主要是从城门进来了那么多凉州军士卒,他们中可有不少都上到城头拉了。张郃一看,大喊道:“撤下城头,撤回城内!”显然他是真想士卒和

    凉州军巷战。但是显然,还是有兖州军士卒不买账,知道如今己方是大势已去了,所以自然是趁着这个机会跑了,至于说最后能不能跑得了,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至少此时此刻,确实是有一部分士卒,没听张郃的,而是直接跑了。那意思哥们儿不和你玩儿了,还是保住小命儿重要啊,不是吗。张郃一看,他这个时候也是管不了了,因为都已经是这样儿了,所

    以也真是,只能是带着还忠心的那些兖州军士卒,撤了下去,而城头自然是让凉州军给占领了。张郃确实,他是心有不甘,不过如今这城池都要丢了,所以他这心思其实也淡了不少。好歹他知道,自己也算是坚守了两个月还多点儿,所以说自己回到许都,就是全军覆没,也是能给自己主公交差的,毕竟自己主公那意思,全军覆没也是无所谓了。可保不住雒阳,不

    是自己的问题。哪怕是到了今日,此时此刻,哪怕就是败了,大势已去,可张郃依旧没认为自己比张任差。确实,他比张任强,这个是公认的,没有问题。而张郃嘴上更不会承认,己方不如凉州军,这个他嘴上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哪怕他心里,其实还真是有如此想法,己

    方不如人家凉州军。但是如今这城池被破,马上要让人家给占据,这个他可不认为是己方不如凉州军造成的。是,这个原因他就算是不承认,其实也有,张郃都知道。可最为重要的,他觉得不是己方不如凉州军,最后才能这样儿,而还是因为马和自己主公,他们两人对待

    雒阳战事的态度,决定了最后的结果,这个才是张郃所认为认可的。毕竟这还是那话,他马对待雒阳是什么态度,而自己主公呢,又是什么样儿?这在先天这个态度上,己方就不如人家,所以是造成了如今后果,张郃觉得是太正常了。并且还得说什么呢,就是自己也不是霍峻,不是那样儿的守城大将,所以真是,能达到如今这样儿,就已经算是挺不错挺不错

    了。如果说自己主公跟马一个态度,他马孟起能用整个凉州军和己方死磕,他们凉州军是不惜一切代价,这都要占据雒阳。毕竟都已经战两个月都多了,所以说张郃还能不知道凉州军什么样儿,马什么态度?而他更清楚的,就是己方的态度,自己主公的意思。所以在

    这上面,他知道己方可不如人家,所以今日之败,今日城池被破,也算是自己早有所料吧。而且也是在自己的预料之中,这自己认为就这么几日了,要守不住城池,结果果然,是如此啊。张郃可没认为,这自己猜测对了,还有什么得意的,毕竟连城池都被人家攻破了,马上

    这城池就要丢了,他还能有什么得意的呢?他现在也想了,自己是赶紧撤回许都,好好休息一下,就比什么都好。是,可以说之前,一直持续的战事,可没让自己休息多好。不过如今的话,可真是,那是有机会了,自己回到许都,一切就都好了。至于说己方士卒,那对不起,你们只能是牺牲在这儿了,为己方为主公尽忠,那也算是你们的一个好归宿吧。要怪,

    只能说是这该死的世道,该死的凉州军,没有办法。对张郃来说,哪怕他是不希望有逃兵,还有投降的士卒什么的,可他也是有那么一丝期望,那意思你们想活命,真就只能是那样儿了,只有那样儿,才能在雒阳这儿保住条命吧。此时此刻,张郃已经是带着兖州军士卒和凉

    州军展开了巷战。看着己方士卒不断倒下,他这心里也是在滴血,不过没有办法,自己是雒阳的主将,是自己主公给自己安排在这儿的,亲命自己在这儿的。所以说他既然是想要让己方在雒阳的人马和人家死磕,那么自己只能执行,没有其他的。而且别看凉州军厮杀凶猛,

    但是只要张郃想跑,那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说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当然了,这个时机必须要掌握好,如果说凉州军真给自己包围了,那么自己就算是吕布再生,那也不好使了。所以张郃已经是做好了跑的准备,这个倒是没错。而且他身边儿的亲卫是越来越少,这个其实也是预示着,这场战事,最后是要结束了,不是吗。张郃知道,自己该走了,该撤了,说

    不好听的,就是逃跑。所以他是一边儿和凉州军厮杀,一边儿跑。所以等张任再下了城头,找到张郃的时候,人家已经是上了战马跑了。张任没有办法,只能是骑马在后边儿追。而崔安度比他快,还是宝马,他自然是在张任前面,不过和张郃,那还是有着很大距离的,至

    少他只知道对方一个逃跑的方向,却没有看到其人,所以这就说明了,他们彼此间的距离,那是绝对不会很近就对了,显然这是远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