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确实如此,要不然的话,之前四十多日,怎么就没这样儿呢?所以这个就是真说明问题啊。但是不管怎么说,今晚马是宴请了众人,他也觉得是必须必要的。至于说下一次,那自然是己方破了雒阳之后,在雒阳城内再宴请众人了,这就是他的想法。至于说这期间,就是再也没有了,这个也不能说就是马吝啬小气,那根本就不是这样儿。主要还是,这如今战事

    紧张,而己方稍微放松一下就行了,多了的话,马觉得也是没必要,也容易出问题,所以……一顿晚宴,众人也算是都吃好了,毕竟这都一个多月没这样儿过了。他们是,除了崔安那样儿的之外,其他人可都不看重吃什么好东西,主要是大家能聚在一起的氛围,这个也

    确实,真是不容易啊,最重要了。而之后马和众人闲聊了几句,战事的情况肯定有,不过不多,反正他那意思,他们都很清楚,无非就是早日破了雒阳就是了。尤其在曹操还不是说要派援军的情况下,他们更是如此,这就不得不说,是对己方有利有好处,而张郃就只能

    是据城死守了。当然他那个死守不是说就要他给兖州军给曹操尽个忠什么的,那倒是绝对没有。而这些时日以来,可以说凉州军确实是损失不少,反正是比兖州军多,这个真是。但是怎么说呢,马也并非就是接受不了,至少他之前说不惜一切代价去夺城,这话都是实实在在的,没半点儿虚假,所以其实这些他是早有所预料了。不过如今来看,这之后己方又不

    知道要损失多少,毕竟张郃这个时候,他可是必然要和己方死磕,他虽说是不可能牺牲掉自己性命。但是雒阳城内的兖州军,自己倒是认为没什么可以幸免的。当然了,确实,最后他们剩下多少,是和他张郃有关,但是这个和己方也并非就没关系。不过主要还得是看他张

    郃怎么样儿,这个是肯定的。如果说他张郃像徐晃那样儿,那么马就很清楚,最后他们兖州军和己方,都会剩下不少士卒。但是显然,凭经验来看,张郃可不是徐晃,甚至也不是满宠,最后马认为,其人可能和己方巷战,都不一定啊。巷战的话,马倒是不怕什么,

    不过最后很大可能,就是他们兖州军几乎全军覆没,而己方损失也不会少,就是这样儿了。真要说起来,马确实,他肯定是不希望这个,必然啊。毕竟哪怕你张郃不是徐晃那样儿,行,可至少和满宠曹洪那样儿差不多也可以啊,但是显然这……先对于巷战的话,马确实是一点儿都不想,这个是一定的,但是主动在人家那儿,而不在己方啊。人家要和你战,

    你最后怎么都得战。而因为最后损失多的都是己方,所以哪怕他们兖州军是全军覆没,可是他们还不至于说是伤筋动骨吧,但是己方呢,看最后损失多少吧。多了的话,至少在司隶这儿,己方损失那可真是大了,这个和最开始自己的想法,还是有区别。当然了,自己要是

    不说拼死拿下雒阳,那么肯定没这么多伤亡,可雒阳最开始自己是没太当回事儿,但是己方士卒己方将领不可能就不当回事儿,所以马知道,自己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夺城,其实是没错的。哪怕最后己方损失很大,但是也值得!就是这样儿。如果说自己不这么做,那么对己方的军心不利,这么些年了,马可很少能看到这样儿的情况,所以哪怕损失多了,自

    己也要让己方拿下雒阳来,这个是一定的。计划赶不上变化,也许最开始,自己确实,没对雒阳有势在必得的意思,但是之后,那可就必须要有的,就如今这样儿。而且如今都已经是这样儿了,马也是肯定不会说改变自己主意,哪怕曹操再派兵,说死守雒阳,自己都不会改变主意,无非就是再增派援军而已,就是这样儿。什么叫不惜一切代价,这自己对雒阳,

    是势在必得,必须要拿下。而如今来看,怎么都是对己方有利的,就是曹操没说要必须守住城池什么的,他更是没派援军,所以马觉得是不错。如果自己是他曹操的话,估计最后也得是如此。毕竟雒阳才到兖州军手里几年?他们都没什么太多太大的感情,这个很正常。

    如果说是己方,那确实,就不一样儿了。看看己方将领,看看己方士卒,其实就不难知道一二。关键是雒阳在己方手里都多少年了,当年从兖州军手里夺到己方这儿来的时候,就一直是己方地盘,直到最后再被兖州军夺走,就是这样儿。所以己方占这儿多少年?他们兖州

    军才占据了几年?这相比之下,他们确实是不能和己方相比就是了,这个是一定的,要不看看他们士卒都是什么想法,而己方士卒呢,又是个什么想法,一对比就对比出来了,就真是不一样儿啊。所以说在马这儿,他自然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取城池,雒阳对他对凉州军来说,那就是势在必得的。可在兖州军那儿,本来曹操最开始的时候,他是有那个想法,

    毕竟连函谷关都不要了,就要保住雒阳那么一个城池。可看己方士卒那样儿,根本就对雒阳也没什么太深的感情,所以他就知道,这在这方面对比下来,己方绝对是不如人家凉州军。其实一想也是,毕竟这是司隶,不是他们家,如果说是豫州或者兖州的话,曹操就很清楚,

    最后绝对不是这样儿了,显然,如此啊。所以说曹操最后没派兵,不光是因为四大谋士的原因,其实他自己,最后也并非就没想,不过是没对人说而已。他不认为四大谋士一点儿都不知道,但是他们也没说,显然是已经没那么大必要了。如果说有己方将领来找自己,说怎

    么不出兵什么的,那么不管是自己,还是说四大谋士,肯定对他们说的话里,是有这么一点的,那是绝对的。不过这个事儿,没人来找自己,这个就更不用自己去多说什么了。而在那四人想法里,显然也是这样儿啊。所以说四人都没多说,那么曹操就更不会去多说什么了。当然了,更主要更重要的是也没人来找曹操去说什么,这个更重要,因为他们也实在是太了

    解自己主公了,好歹二十多年的接触,那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就别说是夏侯兄弟、曹仁曹洪曹纯他们这些曹系的将领,好歹他们可都是曹操的亲族,所以可以说早就是很了解自己主公,这个是一定的。就说其他人,外姓非曹系的将领,他们也是,这么多年了,还能不知道

    自己主公是个什么样儿?既然他都没说是要增派个援军什么的,那么就一定不会派人去雒阳了,这点他们都清楚。所以也没人去问什么,因为不少人可都听说了,几日以前,自己主公是特意召见了四大谋士,他们可都来了,为了什么,不言而喻啊,众将都不傻,所以还能不知道?因此,也确实是没人去找自己主公说什么,他们也都知道,都没用,自己主公早已

    经拍了板儿定下来的东西,那可真是,不是你说什么就能改变得了的了,就是这样儿。所以也没人去问曹操,去说什么派兵不派兵的事儿。因为他们都已经知道了,所以还用说什么?如今也就是等着张郃什么时候回来,就是这样儿。当然了,他们肯定也是不希望己方损失多少,但是他们多少也是都知道张郃那人的性格,所以说己方最后还能剩下几百人?几十人?

    那就已经是很不错了,真的,要不然的话,全军覆没,他张郃光杆儿一个跑回许都,那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生的事儿。必须要承认的是什么呢,就是有的兖州军将领,确实,他们可能是做不出来那样儿的事儿,那都正常。不过就他张儁乂,确实,是能做出来那样儿的事儿

    来的。不光兖州军将领如此想法,就是曹操,他也不是没想过。这自己没派兵,显然更是不会说让己方全军和对方凉州军死磕。但是在雒阳的人马,别说自己那意思是已经让他们死拼,就是没自己话,张郃也绝对是要和凉州军死磕,这个自己是一点儿都不怀疑什么,确

    实就是如此啊。张任再一次带兵,强攻雒阳,这几日他也知道,张郃是拼了,其实己方何尝不是呢?当然了,一直以来,其实都是如此,不过就是这几日,更甚之前。毕竟不管是己方士卒还是兖州军的人马,他们都知道,这城池可是要破了,没多少时日啊,所以己方士卒还能不抓紧。而他们兖州军的人马呢,是,他们是不希望城池被破,可最后他们也挡不住这

    个啊,所以……不过从如今来看,张郃可是半点儿撤退的意思都没有,这就不得不说,其他和徐晃他们真不一样儿。至于说和满宠、曹洪他们,是一样儿吗?谁知道了,反正人家俩,他们是从己方破了城后,就马上带兵跑了。可如今的张郃,他能是那样儿?反正在张任的感

    觉上,他觉得张郃不是那样儿。就和马所想也差不多,张任也是认为,对方要和己方顽抗到底,巷战什么的,也不是不能有。所以对于张郃,张任确实,他算是比较上心了。对他来说,从长安出来到现在,也还没经历过巷战呢,也许到了张郃这儿,真就有可能这样儿啊。

    张任可没说他期待什么巷战,可对方要如此,他也是没有办法。他之所以不期待,其实和马所想也没大区别,还是巷战的话,己方损失就要多了,就是这么简单。如果说己方能不损失多少,把对方给灭了,那么张任对此,他倒是还很期待的。不过这事儿可能吗,自然是没可能,到时候巷战的话,凉州军必然是要损失,不可能就损失一点儿,当然兖州军最大的

    可能,就是他们团灭,最后是全军覆没,他张郃老哥儿一个跑了,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这个前提,是他张郃真要和己方死磕,哪怕最后是城池破了,他也是那样儿。所以说只要他真那么个想法,那么张任认为,最后的可能性还是不小的。当然了,他张郃如果不是那个想

    法,和满宠还有曹洪他们一个想法的话,那么最后还能保住点儿兖州军人马,至少几千人的话,还是没问题的。当然了,那样儿的话,己方也会少损失点儿,这个是肯定的。不过在张任看来,这样儿的事儿,可能性不大,至少和张郃要和己方巷战相比,巷战的可能性大,

    而他直接带兵跑的可能性小,就是如此。当然了,一切皆有可能,最后什么样儿,确实是谁也不知道。张任是带兵,今日第一次上到了城头,结果马上就迎来了张郃的进攻。不过却没有兖州军,主要是城头兖州军的人马越来越少,更多又被凉州军士卒拦下,他们双方死战,所以说刚开始就算是还有兖州军士卒过来,可却也被凉州军士卒给拦了下来。结果这个时候,

    就只是张任和张郃的单挑,确实是很不容易啊。但是后者依旧是比前者的武艺高,所以如今等待张任的结果,其实就只有一个。二张是激烈斗着,别看张任武艺是比张郃低,这个不假,但是他能和徐晃对个几十回合,那么和张郃,自然也是这样儿,没什么问题啊。而张郃

    呢,他武艺是高,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没有了己方士卒多少的帮衬,所以自然而然,不可能说再像之前那么轻易,几个回合,十几个回合就能逼退张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