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马超和崔安告别了赵老伯准备进山。临走前他要给赵老伯一些财物,结果被老爷子拒绝了,还把马超数落了一顿。没办法,马超只能就这么离开了,他和崔安向山里行去。

    马超只知道赵云他们在山里,但具体在哪儿就不清楚了,他们只好进山后慢慢找。山脚下找遍了,没有,他们又向上爬山,山腰也没有,看来只能是在山顶了,还有这山也不是太高,要不马超还真就吃不消。

    他们来到了山顶,果然这里有人住,三间小屋就是最好的证明。马超两人来到了屋前,看见一个小姑娘正在干活,他走了过去问道:“小姑娘,不知赵云是否住在这里?”

    小姑娘抬头看看马超,有些警惕地说道:“你们找我二哥做什么?”

    她果然是赵雨,但自己难道像坏人吗?马超一阵纳闷。

    “我们到这是来拜访童大师,也想和赵云交个朋友!”

    “他们过会儿就回来了,你们先等等吧。”

    “好,谢谢。小姑娘你是叫赵雨吧。”

    “我是赵雨,但已经不小了!都五岁了!”赵雨反驳说道。

    马超一听笑了,五岁不小吗,无论是年纪还是,反正都很小,是都很小。

    “喂,你笑什么?”马超闻言也不再笑和乱想了。

    “没什么,赵姑娘说的没错,赵姑娘不是小姑娘。”马超没办法只好妥协。

    这回赵雨得意地笑了笑,还向马超吐了吐小舌头,最后装出一副我不和你计较的样子出来。

    马超觉得小姑娘确实是有可爱之处啊,他也不说赵雨什么了,和崔安一起等赵云他们回来。

    过了一段时间,“你二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不知道,有时回来的早,有时回来的晚。”

    马超听后也就不再问了,又过了快一个时辰,“赵雨姑娘,你总知道你二哥他们在什么地方吧。”

    赵雨闻言眨了眨大眼睛,“让我好好想一想。”

    这,马超一看就明白了,赵雨一定是知道他们在哪,可就是故意不告诉自己,让自己和崔安在这傻等着,这真是五岁的小姑娘吗,人小鬼大啊。

    马超无奈,对着赵雨施礼,“赵雨姑娘,赵雨妹妹,你看我们都已经站了这么久了,你就告诉我你二哥他们在哪里吧。你看你这么可爱,这么善良,你就忍心让我们这么一直等下去吗?”

    赵雨一听冲着马超一笑,然后就把赵云他们常去的地方告诉了他。马超是千恩万谢,不过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

    赵云和童渊经常在一片树林里习武,有了赵雨的指点,很容易就找到了那片树林。

    马超他们刚靠近树林,就听有人说道:“什么人?”话音刚落,那人就已到了他们近前。

    马超连忙抱拳,“晚辈扶风马超,马孟起见过童前辈!”身边的崔安也一起给童渊施礼,童渊的名他早就听他老师说过,那是他老师都推崇的人。

    童渊看着眼前的两人,一个年纪十来岁,另一个二十多岁。十来岁的带着把刀,身背包袱,二十多岁的也背着包袱,而手中提着戟,这戟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呢。对了,难道是他?

    童渊撇开马超,问崔安:“你老师是谁?”

    崔安吱吱唔唔地答不上来,说实话这个崔安真不知道,他老师从来都没说过这个,崔安不是没问过,但他老师说,我是谁,我自己就是自己,至于名字什么的早都不记得了。

    他老师为人特别低调,也许有人知道并州有这么一个人,但谁也不知道这人到底叫什么。

    童渊一见崔安这样,他哈哈大笑,“别说是你了,就连他自己都给忘了!当然我也不知道!”

    崔安听后这个泄气啊,他还以为童渊能知道,结果连童渊也不知道。童渊又问了问崔安他老师现在怎么样了,结果听崔安说他老师已经去世多年后,童渊也不胜唏嘘,“唉,没想到老鬼他已经走了!”

    老鬼是童渊给崔安老师起的绰号,他和崔安老师虽说不是特别熟,但也相互认识,很久前还一起切磋过,童渊险胜半招。功夫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半招就足以致命了,但谁也没提过这事,同样的,到了他们这境界,输赢胜败再也不重要了,谁也不会把这个挂在嘴边。

    童渊拍了拍崔安的肩膀,“既然老鬼把戟都传给你了,说明你是他的得意弟子,孩子好好努力吧,不负你老师的栽培!”崔安这人不太会说话,对童渊说的话反应也比较迟钝,还是马超在他旁边拍了他一下,那意思你倒是有点反应啊,崔安这回才明白。

    他抱拳施礼:“多谢童前辈!”童渊微微一笑,他看出来了,崔安这人有时对说话反应比较迟钝,也当然不会去计较什么。看到马超的动作,让他想起冷落了旁边的少年。来者皆是客,还一直没和人家说话呢。

    “小子,你是用刀的?”童渊这人比较随便,他就这么直呼马超小子。

    “小子我马下使刀,马上用枪!”马超回答地不卑不亢。

    “哦?我以前认识的一人也是步下用刀,马上用枪。不知你与他有没有关系?”

    马超眉毛挑了挑,“不知前辈所说何人?”

    “此人名叫南华!”童渊看着马超说道。

    南华,太熟了,能不知道吗。于是马超就把自己所学是南华作书中所写说了出来,但他可没说星象占卜那方面的东西,熟人都不能随便说呢,何况是才见第一面的人。

    童渊听马超说完,心中微惊,那南华老头,绝对不会把自己所学随便传给他人,看来眼前少年必有其过人之处。

    想到这,童渊对他们说道:“想不到我童渊今日见到故人传人,而且一见还是两位,这就是天意缘分啊!”他心里确实高兴,虽然崔安的老师老鬼已经不在了,南华也已进军了天道,但看见马超和崔安,他依旧能想起很久很久前,与两人分别对战切磋时的情景。

    当年,童渊和南华也切磋过武艺,结果两人不分胜负。彼此都很佩服对方的武艺,不过两人都有各自的事,也就没太多深交,如今南华已经进军天道了,可以说已领先了童渊一步。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童渊本身也是一心追求天道的人,他在十年前就感应到有人到了那个层次,不过不知道是谁罢了,如今听马超一说,他当然就想到了是南华没错。

    不过他心中没有嫉妒,有的只是为故人而高兴。老鬼虽说不在了,但看崔安应该就是他的衣钵传人。而南华已入天道,他把书赠与马超,那马超当然就是他的传人。看马超这样,也差不到哪去。

    如果在没遇到赵云前,童渊也许还会为自己的衣钵传人发愁,但遇到赵云和收他为弟子后,他再也没愁过什么了。童渊已把赵云作为了自己的衣钵传人,老鬼有崔安,南华也有马超,而自己则有赵云,绝对不会比他们差。

    童渊一生追求天道,别看他表面像四五十岁的模样,其实他已经一百多岁了。他除了追求飘渺的天道外,最大的追求就是希望自己的武艺能传承下去。可惜天不遂人愿,遇见自己大弟子张绣时,童渊暗叫可惜,张绣天资聪颖,根骨极佳,可惜遇到他时,张绣年纪很大了,早就过了童渊认为的最佳年龄,童渊也没办法,所以张绣成就有限。

    后来,他又遇到了二弟子张任。张任同样是天资聪颖,根骨极佳,而且年龄正合适,只要他真正勤奋好学,刻苦钻研枪法,绝对是可以继续自己衣钵的。可惜啊,又一个可惜,对童渊来说张任是更可惜。因为张任志不在此,张任觉得武艺再高,就算万人敌那也不是他想要的。霸王项羽,力能扛鼎,沙场斗将,没有敌手,最后还不是败在了刘邦的手上。所以张任他追求的是要像韩信那样,能统帅三军,武力只不过是个辅助作用。

    所以张任用这样的态度学武,他当然不会有太大的成就。对于张任,童渊只能感叹到人各有志,不可强求。自己大弟子和二弟子都不能继承自己衣钵,童渊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关门弟子身上。他决定最后再收一名弟子就不会再收了,而关门弟子不管是像张绣还是张任,他都会尽自己最大力去把他教好,至于衣钵传承的问题他当时已是不多想了。只能说看天意,顺其自然吧。

    结果就是以这样态度,他遇到了赵云。遇到赵云时,赵云八岁,不管在他人眼里八岁是什么样的习武年龄,在童渊眼里,八岁正是最合适的年龄,根本就没晚。他还更感叹天意难测,在你不抱太大希望的时候,居然成了。赵云既不是张绣又不是张任,赵云就是赵云,一个勤奋刻苦,聪明好学,喜欢枪法的孩子。

    童渊坚信,赵云就是那个继承自己衣钵的弟子。想到赵云,他心中倍感欣慰。童渊冲着树林说道:“云儿,先不忙练了,快来见过你的两位师兄!”

    童渊看来,老鬼和南华那都是能和自己并肩的,所以他们的传人,当然也就是自己的子侄辈,赵云当然要叫师兄。

    不一会儿,就从树林深处走来一少年,看样也就十岁左右。那模样长大后一定是大帅哥,和马超有一拼。赵云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练枪法时老师让自己停下见两位没见过的师兄,但他依旧遵照童渊的话向马超和崔安一抱拳,“赵云见过两位师兄!”

    童渊在旁边笑了笑,显然他是对赵云很满意,赵云身无傲气,却有傲骨,这样的好苗子在同龄人中可是很少见的,除了个别几个世家子弟外,寒门子弟更少。

    世家子弟多有傲气,童渊不喜。而其他寒门子弟也无让他动心收为关门弟子的,赵云是唯一的一个,绝无仅有。

    马超和崔安连忙抱拳还礼,童渊这时才一指赵云说道:“这就是小徒赵云。孟起,福达,你们师兄弟间往后要多亲多近啊!”说完童渊大笑,马超和崔安连忙应诺。

    这话是正中马超下怀,现在有了这层关系,把赵云和自己绑在一起就有更大的机会了。马超前世看三国的时候,他就最欣赏赵云,如今想到自己以后能和赵子龙并肩作战,他心里真是兴奋地够呛。但这情绪只能是放在心里,却不能表现出来。

    “云儿,今日你两位师兄难得来这里,你是不是应该向两位师兄多请教请教,也好知道这两个多月自己的水平如何了?”童渊这么说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他只想让赵云三人切磋切磋。

    第一让赵云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没有谁就一定是天下无敌的。第二就是检验下自己的学习成果,看到自己的不足之处。最后则是为了马超和崔安,童渊想看看两人的本事到底如何,当然这不是目的,他的意思是,既然有缘见到故人传人,那不指点一二也说不过去,所以童渊有意指点两人一番。

    崔安和赵云不太明白童渊的用意,一个反应迟钝,一个年纪不大,阅历不深。但马超明白,他心里挺感激童渊的,要知道他的武艺是靠书上自学的,之后崔安又给他讲解了一些,但崔安怎么能和童渊比。

    如果童渊真能给自己指点一二的话,那绝对是受益无穷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