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张任看来,如果说对方要是挥好了的话,甚至一百回合,不分胜负,都是可能的。    .但是最后,终究是他张任不敌自己,这个倒是也没错。不过因为如今有了己方士卒的帮衬,他张任在自己这儿能支持十个回合,那他都算是不错了。当然了,等以后他们凉州军人马到城

    头的越来越多,他张任支持的时辰,也就越来越多了,这一点自己也是很清楚的。但是现在,

    张郃可以说不会给他张任半点儿面子,所以他是加紧了进攻,更是让己方士卒,跟紧给张任打退。他都不用说什么,就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就足以说让城头的兖州军士卒去

    卖力做什么,所以说张郃和城头士卒的配合,那是非常不错,确实比一般般的地方强多了。

    张任在心里,还是说了个服字,这真是不服不行。所以说曹操把满宠其人安排在弘农城,那真是挺对的,毕竟一个二流谋士,真到了关键的时候,绝对是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不过在弘农城是没什么好机会而已,这个就是张任所认为的。而此时他是再一次被张郃带兵给打

    退,有这么一个大将在雒阳,张任开始,他也只能是这么被打退的份儿。好听了叫被逼退,不好听,实际上就是被人家给打退了,没什么区别啊。张任是今晚第二次被打退,一切当然也是都在他所料之中。毕竟在他看来,这哪怕就是夜战,己方来了这么一下,可对张郃还有兖州军来说,真就不算什么。至少他们对付己方,还都是没大问题,不说是手到擒来,可也

    差不多少了。这才刚开始哪儿到哪儿啊,所以说也真是……张任继续带兵进攻,他是想着能为今夜的夜战整一个好的结局。当然他也没认为开头儿就是什么好的开头儿,也只能说是一般般,差不多就这样儿吧。如果说己方士卒什么都争气的话,这个时候也不至于说是如此

    了。当然张任没认为说这个和自己没关系,和自己当然有关系,而且自己还得是负主要责任,但是这个事儿……在张郃的想法中,他自然是希望夜战早点儿结束,自己和己方士卒也好是早点儿休息。而且可以这么说,这今夜战事结束,马凉州军基本上就不会再来夜战了。

    反正以往的经验都是这样儿的,当然了,其实就算是他们再来,张郃也是一点儿都不惧,所以对他来说,自然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凉州军呢,他们真是,不会说就真再来一次什么的,马不会那么做啊。所以说在张郃看来,今晚打退张任三次,就算是己方暂时性的胜利,这个算是阶段性胜利了,至少在夜战这个上面,己方是守住了,防住了。不过马他们,

    虽说自己认为他们不会再来了,但是这个事儿,谁也说不准。不过怎么说呢,自己也真是,希望他们能再来夜战,毕竟己方在夜战守城这方面,那还是不错的,确实可以。张任这个时候,今夜第三次上到城头,张郃一看,心说你可算是上来了,看我怎么打退你!他也知道,

    这一次给张任打退后,马就该收兵了,今夜战事,可以说也是告一段落了,以后什么情况,自己也不知道,估计是没有夜战了,剩下的也只是自己和凉州军白日的作战。这也不能说夜战就是张郃所期待的,说起来他还真不会说期待这个,因为还是那话,凉州军越是进攻,就代表他们距离最后的胜利,距离破城是越来越近,这个当然不是他想要的了。但是怎么说

    呢,张郃他肯定是挡不住马凉州军如何,所以说只要他们还敢来,那么也只能说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至少在这上面,张郃还没怕过谁呢,是,最后结果无非还是要被破城,但是他怕这事儿吗?显然是不怕,所以也真是,不得不说,马要怎么样儿,那是凉州军的事儿,至少在张郃那儿,都是没什么。而此时张任上来,张郃的环刀进攻,一刀跟紧一刀,

    确实是让他有那么点儿招架不住啊。张任心里骂娘,而且还说着,这张郃不是受什么打击了吧?要说己方不过就是个夜战,也没有其他的了,难道对方是有什么想法了?毕竟张任和他接触都那么多时日了,这还第一次碰到其人这样儿,当然张任不是怕什么,主要张郃如此,

    他还是挺不习惯了。如果说其人一直都这样儿,他到底能早习惯了,就是这么回事。张任心说,我武艺是不如你,但是不到十个回合,七八个回合,这个时候还是能坚持下来的吧。不过他想法是挺好,可惜在张郃这么进攻的情况下,张任他可是连五个回合都没有坚持下来。

    这个真是不能怪他,要说也只能是说他运气不好了,赶上张郃如此,你还能怎么样儿?反正在张任看来,其人来了这么一出儿,那可真是,让自己是半点儿脾气都没有啊。对方本事比自己高,这挥又比自己好,自己还能说什么,也只能说,这碰到其人,算是自己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就是这样儿,而他被逼退了第三次,马是赶紧让士卒鸣金。这张任下去三次,

    就代表己方今夜的夜战是结束了。张任这第三次可以说是真带着人马太久,好不容易才上来,结果在城头,被好像打了鸡血的张郃几下就整下来了。这就必须要说了,还是那话,对方比张任武艺强一块儿呢,所以哪怕就是在城头,只是步下,但那也绝对不是盖的,至少张

    任如果武艺不是二流巅峰的话,他未必就真能防得住。毕竟张郃那可是一流的武艺,哪怕是下等,可也是一流,就是比他张任那二流强,这是一点儿都没错的。而张任心里都是抱怨,这他娘的自己又被打退了,已经三次了,没什么机会了,没看马都收兵了?这个时候他心

    说,你张郃这一次是什么情况?和之前怎么不太一样儿了呢,这自己还没在城头呆够呢,就被你给打下来了,可真是倒霉啊。不过好歹张任也是和张郃接触这么多时日了,至少他知道,张郃不可能说没日都如此,素以其实他还是挺放心的。但是有那么一两次,也是不太好啊,但是这事儿也防不住啊,他是没有办法了。而且其人本事在那儿摆着呢,不管张任什么

    样儿,人家都是有本事的,事实啊。而这一次的夜战,在马看来,一切还算是可以吧,张任表现不好不坏,凑合。凉州军鸣金,张任带兵撤退,对他来说,这个今晚的战事是结束了,对张郃也是如此。不过他所想肯定是比张任多多了,至少在张郃看来,这凉州军终于是

    他娘的撤退了,真是,也挺不容易的。如果说这没打退他张任三次,马还不会说让士卒鸣金呢。不过这个时候倒是好了,终于是给凉州军逼退了。对张郃来说,没有比这事儿更让自己安心的了,他倒是希望能彻底逼退了凉州军,不过那事儿可能吗?所以说这个时候,能暂时让凉州军退却,张郃就已经是满意满足了,对他来说,这凉州军这么进攻,那么也是距

    离他们破城是越来越近,至少他可没认为凉州军如此,还能说距离破城越来越远,那纯是开玩笑,真没可能。所以说如今这个时候,张郃自认为抵挡不住凉州军破城,但是怎么说呢,至少暂时逼退他们,让张任三次上到城头,再给他打退,这样儿,自己还是能做到的。虽说他们凉州军是越来越占优,但是哪怕如此,他们也还没到破了雒阳的时候呢,至少一时半会

    儿,他们还不行,这还得是看自己的。在凉州军攻城战期间,马已经知道成都的援军已经到长安的消息,可以说他是对长安彻底放心了。毕竟之前因为缺少人马,哪怕有6逊这样儿的人在,但是马多少还是要想那么点儿的。不过这个时候他到是好了,因为人马足够,

    再加上有6逊他们,也真是,不用自己去多管什么了。对马来说,这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夺取雒阳,长安一切交给6逊,自己放心。如果说因为之前人马的问题,确实让自己有所顾虑,可这个时候,问题解决后,自己也真是,没有了。毕竟从成都补充上了那么多人,马

    也是满意的。当然了,有自己的军令和调令,哪怕张松是益州牧,他也得听自己的,就是这样儿。但是从成都到长安,那路是特别不好走,所以就是马也知道,这真要是说起来,最后这个时候能到,其实就已经很不错很不错了,至少说明他们度还是很快的,而没有去耽误什么,就是这样儿。可以说长安这个时候,成都的人马到了,它们人马补充上了,不像

    之前那样儿,自己这才能算安心吧。要不然还像之前的话,马心里是,多少还是要想这个事儿的。之后又是十日的进攻,是从凉州军夜战之后,又十日的进攻,当然是凉州军又进步了,而对于兖州军来说,他们的压力是与日俱增,张郃作为守城主将,他自然是深有感触,

    如此。毕竟凉州军之强,他是有切身体会的,对此,可以说他是相当有言权了,确实是这样儿。从那一次的夜战之后,他们倒是再也没有夜战,对此,张郃是满意的。当然了,还是那话,就算是凉州军来了,他也不怕,没什么,就是一个字,战!但是马没派兵来,张

    郃心情还是不错的。毕竟知道己方不擅长那个,而人家却是擅长,这就是人家用长处来对付己方短处,这他当然是不想了。可还是,他改变不了马他们什么,不过人家没来,张郃自认为挺好,不过之后的战事,这一连十日,实在也是给他太大的压力了,至少比起之前来,那可是多得多,多太多了。以前己方的优势,如今慢慢也并不算什么太大的优势了,而凉州

    军他们是,每日人马都在减少,毕竟攻城是有所伤亡,可己方呢,还不是一样儿,每日人马也是一样儿在减少,虽说比凉州军少,但是这如今情况可对己方不利啊。因为这减少人马数量,可不是按照比例来的,而人家凉州军的人马总数,那是比己方多了多少倍?因此,张

    郃他当然不认为兖州军占什么优,优势都是人家的,而不是己方的。对此,他也没办法,也只能说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此而已。不过哪怕是十日,张郃还是依旧守住了雒阳,对他来说,增加了压力而已,己方损失了人马而已,他们凉州军,不也一样儿吗?他们也许

    比自己压力能小那么一点儿,也许。但是他们那人马,每日可都是直线往下减少啊,作为雒阳主将,张郃对此,那可以说是清清楚楚。所以自己都知道的都清楚的,马他们还能不知道了?当然不可能,所以说对张郃来讲,守住城池的话,如今来看是更不可能了,但是让凉州军伤筋动骨,没准这事儿能成?他们占雒阳,真不付出点儿什么代价来,那可能吗?

    就说如今自己要拖住他们,其实就算是成功一半了吧,至少张郃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其实事实也确实如此,就是这样儿。如果给雒阳再增加点儿人马的话,那么拖住凉州军,更不是什么问题,如今城内,还是少了。当然这个是因为和凉州军人马对比的关系,如果和最开始

    他们人马相比的话,其实雒阳城内的兖州军士卒倒是……

    -

    之前有几章,刺史应该是州牧,该了两章,还有两章是彻底改不过来了,被冻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