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说张郃他也不可能不尽力啊,因为这是必须的,而也是曹操所期望的。是,他没指望说就主将一定要守得住城池什么的,可对于守城的主将,曹操那也确实,他自然是希望他们都能尽力,这个是肯定的,必然。所以张郃自己其实也知道,自己主公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或者说他对守城主将和士卒的期望,好歹他也在兖州军都那么多年了,所以还能不知道

    吗?要说自己主公可不是之前的袁绍袁本初,如果说把曹操换成是袁绍的话,那雒阳估计早就丢了,这是张郃的想法。其实他应该仔细想想,真把曹操换成是袁绍的话,根本就不是雒阳城丢和不丢的事儿,而是袁绍能占据司隶的地盘?不是小看他,真是他还没那么大本事,

    就说曹操吧,其实他当初不也是看马超没在司隶,所以才带兵出征了吗,那样儿,他才到司隶那儿去捡便宜,要不然的话,他能占司隶那么大地方?至少马超要是在的话,他是不会让兖州军得逞的,至于说自己不在,那可真是没办法啊。所以说让曹操占去司隶一部分地盘,

    马超也都是无奈。不过如今不好了吗,这自己也算是来收复失地的,看着己方士卒士气高涨,他就知道,这个时候过来这儿,那是一点儿没错。更何况己方还占了今年司隶大旱的便宜,这就不得不说,真是对己方有利,而对他们兖州军没好处啊。凉州军之后又是一连五日的进攻,可以说他们绝对是比之前强点儿了。但是怎么说呢,同样儿他们的伤亡也是真不少,

    根本也没说减少了多少,这样儿。所以说凉州军每一日每一次的进攻,可以说都是付出了不少士卒伤亡的代价,最后这才换来一个还算是可以的这么个结果吧。但是仔细一想,马超觉得还是能接受的,或者说他本来之前也说过了,这不惜一切代价,就是要拿下雒阳。那么

    如今这样儿,自己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别说这损失是自己所能接受得了的,就算真是自己不能接受的,那又能怎么样儿呢?反正很多时候,这真就是你接受不接受,其实都得接受,谁让你是已经决定了,就是要那样儿呢。是,如果马超不说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雒阳,那么

    就不会有更多伤亡,反正觉得伤亡大了的话,那就撤退呗,退兵不就都好了,那样儿真不就是没什么伤亡了吗?可马超是那么容易就放弃就退缩的人吗,显然不是,从来都没有,所以他早就给了自己和己方下了决心,是不惜一切代价,定要夺取雒阳,就是这样儿。如果说马超有别的想法,他就绝对不会这么说就是了。五日之后,可以说在凉州军一方,算是越来

    越轻松,当然这个可不是说他们一下就放松了什么的,那绝对不可能,那是扯,早死就那样儿吧。而是说因为他们越来越看到了希望,虽说这个时候,还只是前期,不可能指望着八/九日,甚至说十多日,就破了雒阳,他们都知道,那是做梦。但是一个多月过去的话,至

    少己方能更占优,这个是他们认为的,而那个时候,己方的优势也只能是更明显,相比之下,他们的优势,慢慢都没有多少了,然后出来一堆劣势。张郃虽说没去想,凉州军众人到底都是个什么想法,可他却知道,战事是越来越对己方不利了,这可真不是好事儿。不过怎么说呢,好歹自己是能每日每次都比较快逼退张任,哪怕城头上了越来越多的凉州军人马。

    不过这还只是一定范围,没说是一下就来了多少多少,所以张郃带着兖州军士卒,并非就对付不了,这点人,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可张郃是不得不为以后考虑,这才多少日,等一个月后,己方要是还能保持这样儿的话,自己那倒是知足了。虽说现在来讲,自己也能说是知足吧,可这危机感,那还真是很大的啊,毕竟凉州军可不是吃素的。但是哪怕如此,有顾

    虑是有,担心也肯定是有,但是如今张郃可也没说是怕了凉州军什么的,更是没有退缩过半步,确实,他一点儿这样儿的想法都没有。虽说张郃不认为自己就真比徐晃厉害多少多少,但是在守城这上面,自己还真是一点儿不服他,所以他徐公明都能带着那点儿人马,用那么

    点儿粮草守函谷关近一个月,那么张郃认为自己也许就能守住近两个月。当然了,他认为这个算是理想状态吧,真到时候,可就不一定这样儿了。毕竟现实所发生的,和你想象的,基本上都是不一样儿的,所以这个倒是很正常。不过哪怕自己守御一个多月,那也是比徐晃

    强了。对他来说,哪怕就是坚守不了那么久,可一个多月,反正比徐晃强,至少在这上面,自己就满意了。说起来张郃在兖州军的地位,其实是要高徐晃那么点儿。但是很多人都拿对方和他来比,而在张郃看来,自己在很多地方,那都是要比其人强点儿的。所以虽说是可以比较,但是最后还不是自己胜出。关键是张郃这个人,你让别人拿其他人和他相比,这么一

    个事儿,是绝对让他心里不爽。所以说这是让他从心里往外厌烦的这么一个,不过张郃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这事儿都不是一个人那么想,那么看了,所以……双方人马都是越来越少,不过最开始的时候,伤亡的自然是凉州军要多。不过这慢慢的,他们是变得少了,当然

    少也只是少了一点儿而已,终究是有限的。但是这么来看,马超认为还是不错的,就是因为之所以己方伤亡变少了,那还不是因为兖州军的人马减少了吗,所以说马超自然是满意,他知道,这己方伤亡的代价,所换来的,就是如今守城的士卒,是越来越少。当然了,己方

    士卒也是一样儿,越来越少,不过却依旧比他们兖州军要多,多很多。所以说从人马数量上来看,怎么说都是凉州军占优,这个确实,从一开始就是,现实更是了,不过就是大优势还是说小优势而已,刚开始是小,这个不假,可越往后,倒是越来越大了。是啊,凉州军确实,能从时日的长短,来改变他们的优势。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凉州军不过就只是小优势

    的话,那么越往后,就在双方人马对比上,他们的优势其实是越来越大了。毕竟那个双方都是人马减少,这个一点儿没错,但可不是按照比例那么往下减少。最开始是凉州军伤亡多,而兖州军少,可慢慢就变成凉州军没那么多伤亡了,而兖州军却是增加了,所以……这么样

    儿下去,当然是对兖州军没多少好处,而对凉州军是有利的。所以说他们凉州军是希望看到如此,而兖州军自然就不希望了。所以说张郃早都没什么信心说自己能守住城池了,就看马超那样儿,就知道,对方是怎么都要拿下雒阳,所以这么一和他相比的话,张郃知道,那

    己方是落入到了下风,毕竟自己主公可没说死就要守住。是,比起函谷关了、弘农城了,雒

    阳确实,是被自己主公所看重,可怎么说呢,这自己主公再看重,但是他没说就非得死守,也就是比其他地方的人马多,所以说这样儿……总之兖州军在这儿所投入的,那确实是不少,可还是那话,曹操/他不是马超啊。,马超为了占雒阳,已经下令和兖州军死磕了,但是曹操却没那样儿,他没说死磕,就是不用如此。当然了,在雒阳这儿的士卒,确实,他觉得就算

    是全部牺牲掉,那也是无所谓了。因此,兖州军如此是这么个情况,其实比马超所预想的,那是要好多了。曹操不是那种什么都不去顾及去和己方死磕,而是小试牛刀,那么和己方对

    战。不过哪怕如此,这兖州军在雒阳,马超也看出来,他们算是尽力了吧。毕竟有张郃带着

    他们,发挥也都不错,所以其实是可以这么说的。但是哪怕如此,己方最后已经是要将城池破了,败了他们,这样儿这司隶战事,才能算是暂时告一段落。至于说汜水关的事儿,马超决定是暂时不去动了。毕竟雒阳一丢,曹操兖州军必定是退守汜水关,而且那地方估计还

    是重兵,所以不准备再重兵去进攻了,毕竟等拿下雒阳后,己方还不知道要损失多少呢。至少马超知道,损失绝对不会少了就是了,所以自己再去战汜水关,那么最后己方损失只能是更多。哪怕说兖州军一方,未必就真就派多少人马守御关隘,可重兵是一定的,自己是他曹操,最后也得那样儿,所以马超是不准备进攻汜水关了,除非这己方马上就破了雒阳,然

    后还有那么多人马,那自己倒是要继续进兵,其他的,倒是不行。马超是,他不可能不顾虑己方的损失,而哪有那么多兵力去战汜水关?并且有这么一个关隘,虽说是在司隶这儿,但是马超却认为,其实也算是给兖州的兵力分散了一下。至少他们在汜水关的兵力,不会少

    于一万人马,所以说他们就这么放着,这不是分散了一下他们的兵力吗。当然了,对凉州军来说,他们也是不得不防,不能不防着兖州军从汜水关出兵,来进攻雒阳来。不过这事儿马超倒是巴不得他们兖州军过来,因为真那样儿的话,不说己方就一定是能守得住城池,可

    至少让他们伤亡惨重,还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对马超来说,他真不是那么特别在乎一个雒阳的得失。至少在这儿打来打去,就像当年荆州那样儿,他觉得都无所谓了。但是怎么说呢,好歹司隶是自己的地盘,如果说真能不在己方地盘这儿打仗,那么尽量就别在,能在兖州军地盘打仗,那可真就是太好了。不过从如今这个情况来看,豫州的话,己方是不好在

    那儿作战,所以真要和兖州军一战的话,除了己方司隶这儿,那么就是在冀州、荆州或者是幽州吧,这几个地方,能和兖州军一战。马超已经是想过了,等司隶战事结束后,休息会儿,就从这几个地方,找机会在其中一个地方出兵,和兖州军一战!当然哪个地方有机会,

    这个谁也不知道。反正还有不短的时间,所以说马超也没着急什么的。再说了,自己决断不了的事儿,那不是还有郭嘉他们吗,所以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呢?因此,马超真没着急,他也没什么太多担心,真说要是担心的,他觉得应该是兖州军啊,而不是自己不是己方,好吧。

    不过如今来看,这雒阳己方还没拿下呢,想那些事儿,马超觉得也是早了点儿。不过他是早有准备,那意思先想一下,然后到时候,也不至于说抓瞎什么的。毕竟有所准备,他认为还是很对的,还是可取的。而且那几个地方,也有多少人没动过兵了,所以马超觉得带着他们,带着那地方的凉州军人马,去作战,还是不错的。好歹那人马总不动总不动,那很多都

    已经生疏了,所以真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如果说总去作战的话,那么就绝对没那样儿,甚至经验还越来越多了。并且还得说什么呢,就哪怕是凉州军,他们的人不经常作战,战力其实也是要往下降的,不过就是多少的问题。所以说冀州并州那边儿的凉州军人马,他们的

    战力,绝对是比不上在死了这儿的凉州军人马,真的,毕竟司隶这儿什么情况,而他们那俩地方,又是个什么情况?所以说也真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