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看到自己主公可就在大帐前面等着他呢,可不是吗,马超还真就是特意等着吴懿过来呢。是啊,他不会出大营去迎他,不过在大帐前面,那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这个也算是礼遇吧。而吴懿见到自己主公后,他是赶紧给马超施礼,“主公!”马超一笑,对他和众人说道:“子远一路辛苦,来,和各位咱们入帐一叙!”“诺!”众人异口同声道,他们也知道,自己主公

    那绝对是有话说,要不然的话,不会如此就是了。众人是陆续进了中军大帐,他们都找了自己的位置然后坐了下来,所有人都在,一个没落。而马超此时便问道:“子远,不知道长安情况如何?”马超最关注关心的,当然还是长安的情况,毕竟自己的妻子儿女还有娘亲可

    都在那儿呢,所以他可能不去关注关心吗?但是凭探马所说的那些,怎么都是不可能和吴懿这个在长安城内的当事人说的来得更清楚更具体,这个自然。而且好歹吴懿他也是个二流将领,那可绝对不是小士卒所能比的,就是这样儿。而知道自己主公关心自己家人,但是吴

    懿不能直接就去那么说啊,所以他还是先说了下城池内的情况,说了陆逊都是如何做的,而且他是非常赞同其人,说了几句陆逊好话,而最后才说到了马超的家人。因为吴懿知道,自己主公最关心的其实还是这个,那绝对是不能少了。如果说众人能听到马超心里想法的话,那么他们这个时候就能听到自己主公在心里说着,吴懿啊,你还是挺上道的啊,知道我最想

    知道的是什么。是啊,马超最想知道的,那绝对不是长安城内到底都怎么样儿了,不是说他不想知道,而不是最。因为有陆逊在,确实他还是放心很多的,并且虽说这城内又少了五万人马,可有自己在雒阳这儿,兖州军就没什么太大威胁,南阳那边儿的话,有庞德李恢在,

    李通就不敢轻举妄动,所以马超更多的还是放心。至于说兵力的事儿,有成都派去的人马补充,虽说现在还没到长安,不过那早晚会到,所以自己也不担心什么,无非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所以他最为关心的,还是自己家人的具体情况,这个才是马超最想要知道的。所以

    说吴懿都清楚,最后也都说了,那是正合马超之意啊。之后马超是随便说了几句,然后对吴懿说道:“子远一路辛苦,这还是赶紧回帐中休息吧!”“诺!”吴懿知道自己主公这是往外赶人了,所以他是赶紧应诺后告辞,众人也是被马超给打发走了,唯独是留下了郭嘉,因为

    显然马超还是有话要问这雒阳这儿唯一的一个谋士的。马超唯独是留下了郭嘉,而郭嘉也是

    稍微想了一下,自己主公留下自己的用意所在。说起来如今五万人马到了,己方得以补充了人马,所以明日对付兖州军,战雒阳,那绝对是更有把握,而且还是更有优势了。但是自己主公的想法,自己多少也能知道点儿,他必然是认为,这个时候,虽说不会替换了张任,

    但是还用不用再加派个主将,带兵去进攻雒阳?这个也是很重要,至少他想过,不过是没确定下来。说起来作为一个谋士,郭嘉自然认为这怎么对己方有好处,就怎么来最好,这是一定的。但是这如果说再加人的话,去带着兵攻城,那么一定是有些问题。首先就对如今的主将张任来说,他虽说没被替换,可再加个人,是什么意思?肯定会让他有些想法,这个想

    都不用想。所以对如今自己主公想要彻底收服张任其人,那么真这么做的话,最后可能是要没什么好处,所以郭嘉对于这个方面,他是不赞同。其实就算是真再加一个人,无非就是马岱或者甘宁,他们两人中的一个,但是不管是谁,郭嘉认为那绝对都不是太好,因为这个时候,此种条件之下,让谁上,都没准让另一个有点儿想法,所以第二个,郭嘉所担心的就

    是这个了。那么最后还有第三个,那就是城头的张郃。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郭嘉看来,城头一个张郃,三万兖州军人马,之前己方人马不占什么优,可如今这又来了五万,可比之前强多了。而张郃呢,是,张任对付其人有不小的压力,但是不是说就差距很大,那么两个

    人对付他一个的话,那也实在是高看了其人,而且是要让兖州军所耻笑的,因此这个郭嘉觉得,还是先放一放吧,至少暂时的情况,还是不要那样儿为好。而看众人都离开了之后,马超则是向郭嘉问道:“奉孝知我留下你是何意?”郭嘉一笑,“主公是否因为攻城主将之事?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然也!不知奉孝以为如何?”他当然是很清楚,郭嘉好歹是天下的顶级谋士,所以自己关心什么,他基本上猜测都能是“**不离十”,所以他知道,那么这个很正常。知道具体,那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说郭嘉要是一点儿都不知道的话,那马超才会真就惊讶那么一下。郭嘉于是把自己想法和马超一说,他听完后是不住点头。其

    实马超也是不得不承认,郭嘉所言,就是很现实的几个问题,如果说自己真处理不好的话,那么最后就算是再小的问题,也是能变大的。而自己虽然是凉州军的领袖,是凉州军的主公,这都不假,可这当主公的可是真不容易啊,而且这不是说你当上主公了,你就变成万能的了,

    那不可能。所以说很多事儿,你不去注意,那肯定不行,最后真要是出了什么大问题的话,你怎么办?这不也是个问题?所以说马超对于郭嘉的话,他是不得不重视起来,最后马超则是问道:“那么奉孝的意思是?此事最后还是不行?”马超那意思,你郭嘉最后还是不同意

    呗,而郭嘉闻言,他则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主公可以如此做!暂时先不用管其他,还是让张将军一人带兵攻城。再过个十日八日,看看情况再说!”“奉孝此意……”郭嘉点头,“不错,嘉以为,主公还需观察啊!如果说张将军表现一直是比之前还好的话,那么自然是不用说太多,好歹我们如今人马已经是又补充了五万进来,足以对抗兖州军!主公所

    虑,无非就是张郃其人,张将军不是其人对手,可这个,却还得慢慢来啊,主公觉得?”马超点头,“不错,奉孝之言甚是!”最后这个事儿他就这么定下来了,马超自然是同意了郭嘉所说的,暂时不用出手安排什么,再观察观察几日,他觉得也挺好。毕竟郭嘉那意思,马

    超也是都明白,这也算是给他们一个公平的对待吧,他如此所想,这个也是郭嘉的意思,马超都懂。不过他之前却没想那么多,就只是想着这加人的话,是要有问题,但是具体什么,那还得是自己谋士给自己说,最后怎么样儿,还是他郭嘉给自己意见更好,让自己决断。或者说其实也是郭嘉给自己决断,毕竟其人还是很擅长这个断的,如此。之后马超也没和郭嘉

    多说,郭嘉就起身告辞了,马超点了点头。其实他是有加派人的意思,但是经过郭嘉这么一说,还真是,就改变他想法了。当然了,马超也不是说就非要这样儿不可,无非就是对己方更有利而已。但是郭嘉这么一说,他算是更明白了,其实应该是再多观察观察,这样儿才对,对己方更有好处,不是吗?一夜无话,到了白日的时候,马超还没出兵,而这个时候在

    他中军大帐,吴懿是来和马超辞行,他要动身回长安了,马超都知道,所以之前是特意让他来自己大帐这儿,和自己一起吃朝食,因为吴懿马上就得走啊。马超此时对他说道:“好吧,子远如此,长安我是更放心,那地方还真是少不了你!奉孝,福达、伯瞻还有兴霸,你

    们代我送送子远!”“诺!”四个人是异口同声,而吴懿则是跟着他们一起出了大帐,然后四人给他送出了大营。他们四个算是马超的代表,可以说直接就代表了自己主公。而吴懿来的时候,是带了五万人马,浩浩荡荡过来雒阳。可这离开的时候,就他老哥儿一个,还真是,

    萧条啊。这个也不能说就是好笑还是什么,反正就是鲜明对比,就是这样儿。而马超之前说得都是真心话,如今长安本来也没几个将领了,所以说那地方不能少了他吴懿,这个可是没错。总不能就靠着陆逊还有吴班他们吧,那么大的城池,就算是没有战事,也未必就忙得过来啊,所以吴懿还真得是在那儿才行。而他自己也知道,所以是赶紧和自己主公告辞离开

    了。对吴懿来说,雒阳这地方还真不是他要呆的地儿,只有回长安,那地方才是!送走了吴懿,没过一会儿,也是该凉州军继续强攻雒阳的时候了,马超一声令下,全军出击!当然昨晚吴懿所带来的五万人马,这个时候也一样儿是不能落下,全军出击,当然是都包括他们

    了。而昨晚那么大动静,五万人呢,张郃自然是知道很清楚。他知道凉州军又一下多了好几万人,这不得不说,是给己方也给自己不小的压力啊。不过自己却一点儿都不惧,反正从来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人在多,一时半会儿也是破不了己方城池的,自己只

    要是尽力拖住他们就好了。要说张郃他已经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有信心了。至少当时的情况,让他来说,还是有机会守住城池,逼退凉州军的。可如今人家一下又来了五万人马,这就不得不让他正视这个事儿,如今想守住城池,基本上就不要再想了。他认为凉州军破城,还就是多少时日的问题,自己没霍峻那么大本事,所以这也只能说是尽量去消耗凉州军人马,

    然后拖住凉州军,也就是自己所能做的了。所以张郃都这么个想法,要说雒阳最后还能守住,那才怪了。除非是曹操再派人马,再调拨粮草过来,那倒是没准。不过真那样儿的话,就是和凉州军大战了,那双方非得有一方全军覆没不可,不这样儿的话,最后谁也不会收手

    啊,不就是这样儿吗。此时张任已经是带兵奔着雒阳城来了,张郃一看,心说虽然这凉州军是多了不少人马,这个没错,但是他们还没替换将领,也没说增加带兵攻城的将领。其实对张郃来说,以守城这方面来讲,他确实是不希望马超真就加派将领攻城的。因为那样儿对

    己方可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但是从他自身的角度来说,他倒是希望那样儿。因为只有如此,最后他也许才能更进一步,己方也才能进步更多,这是好处。但是人家马超没那么做,所以张郃也只能是想着好处了,马超就算是那么做了的话,他也一样儿是会想着好地方的。至于说不好的地方,他是自动给忽略了。而其实一权衡之下,张郃还是希望是如今这样儿,

    他希望是前者,就是马超没再加派人来进攻城池。因为张郃认为,自己以后还是有很多机会能更进一步的,而己方士卒也是。但是如今的雒阳城,如果说丢了的话,那么己方再什么时候能夺取回来,都不知道了。确实,因为雒阳这地方,马超把失地失而复得了,之后他是

    一定会派重兵把守,不让己方有机可乘。所以说以后什么时候己方再来夺取城池,那都不知道了,可张郃知道的是,只要己方再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