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在张任看来,这他自己知道就可以了,反正再上不去,自己就请辞这主将,自己真是没脸再带兵攻城了,而不是说在之前就大肆宣扬什么的。要说他也不是那种性格的人,所以张任才不会先去和谁说什么,这个必然。如果说他是那种特别爱张扬的人,那么张任也不可能是如今这样儿了,至少马超不会说那么看重他。马超确实,和他自己性格有关,他反正是

    不喜欢那么张扬的人。但是怎么说呢,你要真是武艺有吕布那么强,那么就算你再张扬,马超也不会去说什么,反而还可能重用你,而不会去多想其他的。因为对他来说,你张扬不是不可以,关键是你要有相应的本事,你倒是可以,但是你没有那相对应的本事,你说你再

    如何如何,那只能说是自取其辱,让人所不喜欢。所以对于那样儿的人,马超是比较厌恶的,还好就是,凉州军这儿,马超认为是没有那样儿的,而马超手下人,也是基本上都知道自己主公喜恶,说实话,他们基本上也不可能因为这事儿而犯到马超手上。其实他们个性中,

    也没有说那么张扬的地方,要说凉州军的人还真是没有,其他诸侯的话……今日凉州军攻城,张郃倒是看出来了,这张任是和自己死磕上了啊,看这样儿,好像就算是他受伤,他也不怎么担心?当然张郃不会真就这么以为,要说身为一军的主将,你受伤与否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了,这个可绝对是关乎着整个军队的士气。至少张郃就敢肯定,只要他张任受伤,

    那么不说其他影响,就说对凉州军士卒的士气来讲,他们士气绝对是要往下跌,不过就是跌多少的问题而已。当然了,如果说是放到自己身上,自己也受伤的话,那己方士卒也是一样儿,没什么区别。所以张郃虽说也知道张任是豁出去了,就想上到城头,可要说其人一点

    儿都不在乎自己受伤什么的,他第一个就不相信。毕竟他要上来,就得保持一个最好的状态,那么受伤的人,有几个有好状态的?反正张郃是不相信就是了,你受伤了,自然是要影响你,不影响?可能吗?也许吧,但是他还没见过呢,反正至今为止,他是没看到过啊。当

    然你没见过的东西,不代表就不存在,你没见过的事儿,也并不代表就不能发生,这都是有可能的,很正常。对于张任的进攻,可以说张郃他也是带兵拼命抵挡,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张任还是没能上去。他这心里着急啊,毕竟他从心里往外也是不想说自己去和马超请辞说不带兵了,显然,张任是真不想,可要自己还不争脸的话,那么自己可真是,就没有脸了啊。

    所以这个事儿他还是,不到最后,他不会那样儿。但是事情真就往最不好的方面发展的话,那么他也没有办法。张任使出吃奶的劲儿,就想要上到城头,结果刚开始是没上去,不过之后他是奋起,终于让他上去了。毕竟都好几日了,要是张任再上不去,那可真是说不过去了。

    是,张郃比他强,这个不假,可兖州军终究是战力不如凉州军的,所以哪怕是有张郃,他们能挡住张任和凉州军这么几日,真就已经是很不错很不错了,再多的话,那其实都是难为他们,确实。其实张郃也知道,自己能压着他张任几日,就已经很好了,多了,那都是奢求,他都知道。说起来如果说他城头有无数人马,那么张郃还有很大信心,让张任很多时日都上

    不来,但是如今……张任上来了,这张郃反正是挡不住了。其实一切还都在他所料之中,毕竟张任不是废物,更何况那么多凉州军士卒呢,张郃当然是知道,自己加上己方人马,是能挡住人家一时,可终究挡不住一世啊。话说当初霍峻也还是没能挡住凉州军吗,所以说张郃他对这个,自然也是看得开,也不会说计较什么,自己又守不住城池又如何的。确实,他

    的想法,自己尽力了,最后如何,那就不知道了,可以说他们兖州军守城的将领,基本上都是这么个想法,毕竟你说面对强敌的进攻,你说能守住城?是,不是没这个可能,但是几率,只能是越来越小,就像如今张郃想法一样儿。刚开始的时候,他一看张任和凉州军士卒

    被自己给挡在城下,张郃心里是有些信心,估计自己未必就守不住城池啊。结果这慢慢,过了这么几日,他再一看,自己守住城的几率,只能说是越来越小,因为看凉州军那样儿,是不惜牺牲多少士卒,也是要换来己方雒阳城池被破。对此,可以说张郃就真是没有办法了,

    因为这既然凉州军,看他们那样儿,估计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了,所以张郃觉得自己挡不住,其实也属正常。看到张任上来,他是赶紧带兵围了上去,张郃自然也是不会觉得这个时候围攻其人,有什么丢面子不好的。本来为了守住城池,就不能像两军在外厮杀那样儿,还算是比较公平,单对单,个对个单挑,那样儿的话,自己还守个什么城啊,直接把城池让给

    凉州军,那不是对双方都好了?所以哪怕就是张郃,武艺比张任高,但是他和徐晃满宠曹洪他们都一样儿,都是带兵围上了张任,没二话。张任一看,心说我就知道,张郃也得这样儿!当然了,这很正常,就算是自己是他张郃,而张郃是己方这儿的将领,自己也得真去对

    付他,太正常了。要说张郃不让士卒上,就他一个人对付自己,自己才会真觉得意外点儿呢。不过那样儿的事儿,可能发生?张任是不认为有,说起来只有主将真想要和敌军的将领在步下一战,才会说让城头士卒不参与对付敌将的战事,就自己一个人对付他,不过那种情

    况,还真是不多啊。所以张郃可没那样儿,还是和士卒一起围上了张任,哪怕张任在心里骂娘,可却依旧是改变不了这张郃还有兖州军士卒他们。张任和张郃还有兖州军士卒交上手了,瞬间就感到了巨大压力。没办法不这样儿,他那武艺本来就不如人家张郃,这还有那么多兖州军士卒,所以张任如何感觉是对的。而因为他刚上来的原因,第一次,还被这么多人

    围攻,张郃三个回合,就给张任打退了,他是无奈退下城头。本来马超看到张任上到了城头后,他心里算是挺高兴,可张任在城头才几个回合,实在是让他感到太不给力了。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啊,总不可能自己代替他张任出战吧,怎么也没那事儿,自己要真能上的话,

    一切就都好了,不是吗?张郃看到被自己和己方士卒打退的张任,其人在城下调整好自己,又一次登上了云梯。对此,就是他也不得不在心里暗自点头,张任虽说还称不上一个纯粹的大将,可绝对是属于二流将领中巅峰的存在了,如此的人物,如果凉州军多是这样儿人才的话,那么一统天下,可真也是指日可待了。本来嘛,这大将就非常少,所以二流武将,那是

    中流砥柱啊。张任他虽说是已经调整好,再次登上了云梯,不过心里也是不爽,心说这被人逼退也太快了点儿吧,这还好自己算是有两下武艺,要不然的话,没准都要受伤,毕竟那张郃什么实力?那兖州军士卒又是有多少?张任是不怕什么,可终究是架不住人多啊,如果说他武艺不行,或者说是大意了的话,那么之前他可真就要受伤了,这可不是什么没可能的

    事儿。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张任不想要的,他不甘心,不心甘情愿,可却都在他所料之中,这个倒是没错。说起来要是张郃和兖州军在城头没这么强的话,张任才会说是有出乎意料的,而如今这样儿,还都是他所料之中啊。但是怎么说呢,之后两次机会,张任觉得自己还得是

    再接再厉,只能是比之前表现好才行,要不然连城头都上不去,不如第一次,那么自己可真是,有什么脸啊,所以……而对张郃来说,张任第一次上来,他是轻松应对,也算是比较容易吧,给其人打退,至于说之后张任还能不能上来,对他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

    尽量不让其人上来,并且就算张任上来,自己也是要用最快的速度,打退他,如此。第二次,张任还真是,比第一次用的时间长,他才上到了城头。上自然是上来了,毕竟张郃这挡不住张任一次,之后就真不好抵挡住他和凉州军了,这个很正常。但是别赶上张任或者凉州军士卒发挥不好,不在状态,再或者是他们兖州军发挥超常,那样儿的话,张任可就上不来

    了。不过这一次,他自然是上来了,不过就是比第一次差,就是这样儿。马超在后一看,他也是心里不得不说张郃确实,果然是不愧为大将啊,就是比张任这样儿的二流巅峰的武将要强。也是,张任如果说能和他抗衡的话,那么他也成大将了,一流武将啊。不过显然,他

    这还没到那个程度,以后能不能有大进步,谁也不知道啊。对马超来说,他倒是希望张任能有所突破,可如今来看,这基本上是没什么太好的机会,所以以后他也是“任重而道远”啊,必然。不过怎么说呢,机会渺茫,但终究是有的,不过几率非常小而已,就是这么回事

    儿。张任到了城头,依旧是张郃带着兖州军士卒围上了他。张任硬着头皮和张郃他们对战,他这两下,真不是人家对手,当然了,如果没那么多兖州军士卒的话,他还是能和张郃战十几二十个回合的,可如今嘛,那是真不行了,这兖州军士卒给他压力太大了,以致于这还没到五个回合,张任就又一次被打退了。在后面的马超这么一看,心说这张任也不给力啊,这

    上都上去了,就是在城头支持不了多久,这才几个照面儿,结果就让人给打退了?马超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当然他不会说去批评张任,毕竟和昨日还有之前相比,确实,张任进步了,所以这个时候,在城头支持多久,真就不是什么大问题,或者就不是什么问题。为什

    么这么说,因为上到城头了,这才是问题,今日和之前相比,有了一个飞跃吧,这才是重要的,而此时此刻,在城头如何,显得就不那么重要了。反正至少相比之下,确实是没那么重要啊。这次虽说也是很快就被打退,但是对张任来说,比上一次好歹还多支持了一个回合,

    别管怎么说,是比上一次强了吧?只要这样儿,至少还不至于说让自己太过丢人,张任觉得就算是可以吧。反正己方那些人,他们是说不出来什么就是了,因此,张任还算是满意。还有最后一次登城的机会,张任自然也是把握住了,不过依旧是让张郃几个回合给打退,凉州军鸣金收兵。果然,在中军大帐中,马超是来到雒阳的第一次,表扬了张任一番,当然这

    个其实也不过就说就简单说了两句,说他表现不错,然后明日争取是表现更好,如此,也就完事儿了。不过虽说是这样儿,但是众人都知道自己主公那意思。他也就是说,今日张任表现,我还是满意的,你们就什么都不用说了。果然,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众人关于张任

    的话,就是没有。当然今日张任表现不错,所以自己主公表扬他是对的。所以别说马超都说了,就算是不说,众人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