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在郭嘉这儿来说,至少他是觉得,张任确实是比昨日强了,所以自己主公那儿的话,是不会批评他。 .至于说表扬什么的,那还得看之后的,而不是现在。郭嘉还不了解自己主公吗,要说就此时此刻,张任如此表现,是,自己主公不会说他什么,可也不会去表扬他就是了。除非说张任真有可圈可点的表现,那么自己主公就算是不想表扬,那却也得如此,不是

    吗。张任这个时候,进攻是越来越吃力了,他也不可能不这样儿,城头张郃和兖州军,实在是太强,己方想上去,这一时半会儿,还真是不行。而张任心里也很清楚,不过让他不带兵攻城了,直接撤退,那么他绝对是一点儿都不甘心,不过如今显然,马还不想鸣金,或

    者说还没有到他要鸣金的时候,所以说这时候张任肯定是不用过多担心什么。不过有一点不错,那就是如果说他今日还是和昨日一样儿,都没能上到城头,然后马鸣金了。到时候张任就不光是不甘心的问题,还一定会感到非常遗憾,必然如此。虽说真那样儿的话,在弘

    农城也和这没大区别,但是如今这个雒阳,如果今日再上不去,那么岂不是说明了,明日估计也是要完?毕竟雒阳不是弘农城啊,那地方就算两日上不去,还有第三日,不过雒阳这儿……雒阳无论是守城主将,还是人马数量,包括城池坚固程度等等,那可都不是弘农城所能比的。因此,这弘农三日,必上去了,张任上去没问题,可这雒阳,就从如今的情况来看,

    真是再多三日估计也上不去啊。这绝对不能说凉州军就废物了,而兖州军一下就厉害了,不能这么说,只是这时候人家兖州军占着大优势呢,这个才是最主要的。在人家占大优势的情况下,凉州军也玩儿不转啊。所以这个时候,想上城头,张任张郃,马他们,可都知道,

    难比登天,甚至是更难!不过这个难归难,却依旧阻挡不了凉州军攻城的脚步,至少马不会说这个时候就开始休整,让己方休息,实际就是休战。那不可能,所以这个就不用想了,对张任来说,他最重要的自然是赶紧带兵上去,其他的虽说不至于就和他没关系,但也真是,

    不是他如今该去考虑的。说实话他是着急,但是马和凉州军众人,有几个轻松还不急的呢,所以……马这个时候,他已经在想什么时候自己该让士卒鸣金了。不过这个事儿他还得先问郭嘉一下,毕竟郭嘉能给自己决断。这不是说马就没有决断,那不可能,他绝对不是袁绍那样儿,好谋无断,袁绍那种优柔寡断的人,最后好不容易有了个决断,还是那话,

    结果还不是最合适的,很多还都是昏招。可马是袁本初吗,不是,所以说他不会那样儿。要说袁绍可真不是个没本事的人,这点儿可没有。袁本初年轻的时候,那绝对是个人物,就说其人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拔剑大声呵斥董卓种种不是,就这么一点,那可绝对不是谁

    都能做得出来的。而且袁绍当初说董卓,他也有自己的用意所在,说白了,他就想离开雒阳这是非之地,可他没借口啊,结果这不就是个好原因吗。董卓未必就真要杀他,不过却不想放过袁绍,结果袁绍是早跑了,因为他早就做好准备了,不是吗。可他袁本初这么个人物,这年纪越大,还真是越糊涂了。要说袁绍手下人才济济,比曹操那儿强多了,但是最后还没

    整过曹操,这个就不得不说,他自己的很多地方,还真是不如人家,马他可是深有体会啊。不过哪怕如此,也还得承认,袁绍年轻时候,是个人物,要不也没后来那样儿的实力,公孙瓒都让他给灭了,公孙瓒可不是一般般没什么实力的诸侯,那开玩笑吗,曾经也算得上是北方霸主了。可被袁绍灭了之后,袁绍就成为北方霸主,至于说曹操,在那个时候,还真

    不是个儿。而马可没袁绍后来那么犹豫,要说袁绍年轻的时候,绝对不是个优柔寡断,犹犹豫豫的那么个人,那绝对不是他袁本初。但是人总是要变的,结果最后袁绍变成那样儿了。是,这个主要是他自己,不是他手底下的人,其实也是有一定原因,他们有一定责任。

    如果说一个主公,是能影响属下,这个不假,可属下,其实一样儿是能影响到自己主公。是,一个两个的,也许还不行,但是十个八个,甚至几十个,还能影响不到?要说冀州军的组成,其实很复杂,袁绍作为他们老大,其实压力很大,他是想整好,结果他没影响到所

    有人,倒是让那么多人给影响了,结果他就那样儿了。要说一个环境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这个真是,很正常,袁绍就是被环境给改变了,如此。当然了,环境是和他手底下人有关,这个也没错。而袁绍呢,其实哪怕就是到了后期,他也还算是一个有志向的诸侯,可终究还是壮志未酬啊。要说袁绍这个人,你怎么评价他,反正毛病确实是一堆不假,可人家是世家

    大族出身的,就冲着这么一点,在这个时代,就一堆人去投奔,就是这样儿。如果说马或者曹操再或者是孙策,他们三人随便一个或者两个,要不全都是世家大族子弟的话,那么他们的实力势力,绝对是比如今要强,比如今要大,就这么简单。可他们三个都属于豪强子

    弟,所以没一个是世家大族出来的,因此,就得不到世家大族多少的助力。说白了,他们如今也不过就是合作关系,你利用我,我利用你,就是这样儿。但是如果他们是世家大族的子弟的话,至少比如今不强多了吗,所以这个也真是……张任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是没

    能上去,而他虽说没放弃,但是马就要放弃了。心说这个时候是不是该鸣金了,想到这儿,他是看了郭嘉一眼,正好,郭嘉这个时候也是看向了自己主公。就听马说道:“奉孝,你看今日这战事,如何啊?”郭嘉一听自己主公的话,其实在马看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自己主公要做什么了。所以此时他是苦笑了一下,然后对马说道:“主公,是该让张任

    将军回来了,鸣金吧!”其实这个时候也只能是这样儿了,要不然的话,还要如何?不过这话郭嘉都不能去说,这个他不会说,本来自己主公为了这雒阳的战事,他就已经够焦虑了,所以自己要再多说,他心情必然也是不能好啊。因此,郭嘉不可能说那样儿的话,对他来说,

    这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是太清楚了。马闻言点头,心说这正合我意,他也知道,郭嘉并非就是顺着自己说,而是也真正觉得,这己方是真该鸣金收兵了,所以这……如果说己方占优,那就算是晚点儿收兵,其实都无所谓了,可如今这是什么情况?不用多说了,真就是和昨日一样儿,早收兵早好吧。“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凉州军鸣金了,张任是

    带兵撤退。他确实是有够无奈的,不过也是,真心,没办法。对张任来说,一日两日,自己带兵是别想上到雒阳城头了。当然了,就算是换成马岱、甘宁他们,也未必就好使,这个毕竟张郃之强,兖州军之众,这在雒阳这儿,真是体现很好啊,他也是不得不承认。而张任清楚,马他们都能理解自己这样儿,其实哪怕就算怪责自己,也是无所谓了,反正自己都

    已经当了好几个月的主将了,也算是可以了,给别人机会,也是应该。而且也确实,人家马岱甘宁,可都比自己强啊,所以就算是换上他们,自己也是心甘情愿,不过就是没能上到城头,自己有不甘心的地方。其实如今张任这想法,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马至少这个时

    候,他还真没有临阵换将的意思。如果说张郃没那么强,雒阳没那么多兖州军的人马,张任还这么表现的话,那么马也许就真要换人了。其实就算是他不说什么,手底下的人,也都不可能一个字都不说。不过如今这个情况,说起来,并非都是张任的责任,实在是对手强

    大啊,这个没办法。张郃听到凉州军鸣金,心说你们这个时候鸣金就对了,就是自己,也得如此啊。这你们再战下去,伤亡只能是越来越多,所以这个时候不撤,什么时候撤?在张郃看来,不是自己吹,至少在这前些时日,抵挡住凉州军,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是,以后什么情况,那是以后的事儿,至少此时此刻,是没什么问题。凉州军今日依旧撤退,对张

    郃来说,如果每一日都能如此的话,那么雒阳也就守得住了。但是显然,他都没有那个信心,毕竟别看凉州军这个时候是不占优,可他却清清楚楚,他们是属于慢热型的,都是慢慢才占优,他们越来越强,这个也是张郃所认知的。所以他也是为以后担心,张郃自然是希望

    守住城池,可真要守不住,那也没办法。本来,这真算起来,己方能占一时优势,可占据不了一世啊。这凉州军如今七万人,那么马就算再调拨五六万,都是没有问题的,所以说在兵力上面,如今他们是没优势,可以后呢?谁知道马调不调兵?他调兵来,那己方就没

    那么多优势了。对张郃来说,他自然不希望凉州军占优,而己方变成劣势。但是怎么说呢,马如果真就不惜一切代价,要拿下雒阳城的话,那凉州军自然是能拿下,不过是花费多少代价的问题,这个是张郃所认为的。所以只要马舍得,他认为问题。可如果说马不那样儿的话,那么自己这儿的机会可就大了。如果说他觉得夺取雒阳,对他们凉州军是得不偿失,

    那么他绝对,不会说再调兵非要拿下雒阳不可了。说起来无非就是夺取下雒阳对他们好处多,好处大,还是不拿下城池对他们好处多。这个对张郃来说,他也不知道马是什么想法,毕竟凉州军的具体情况,他一个外军将领,不可能知道很清楚,他最多知道个大致也就不错

    了。所以说张郃还可能知道马的想法吗,说起来马是个什么想法,他所想的就是,这如今己方都已经是到了这个地步了,那么可以说无非就是对凉州军好处多少的问题。如果说马认为夺取下雒阳城,对他们凉州军来说好处大、好处多,那么他就一定会调兵,早晚的事儿,张郃认为。那么相反的话,他就不会动兵,因为马认为拿下雒阳,他们凉州军是得

    不偿失,那么就不会再进攻了,到时候就要撤退,这个也是张郃的想法。不过对于如今凉州军内部的具体情况,说实话,张郃这么一个外军将领,不可能知道多少,他能知道一个大概,其实那都算是好不错了,真的。就算是凉州军众人,你说他们就对己方有十足的了解,

    那都不见得吧,就是马,他都不敢说什么,因此就更不用说是一个张郃了。凉州军撤退,张郃倒是没直接就下去,虽说他也很想去休息。不过却还是在城头近半个时辰,之后他才下去。张郃其人,还算是比较负责,这个倒是不错。对他来说,尤其是如今这个时候,自己要

    是不能小心谨慎的话,那么没准就要让凉州军给钻了空子,这事儿都不是没可能。好歹他马孟起还带来了一个顶级谋士,可自己这边儿一个都没有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