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真要说到举荐自己,那么这个事儿,八成就是郭嘉,奉孝先生做的。这么认为,张绣自然是有他自己的原因。首先,就说他自己和郭嘉的关系,当然张绣可没自大地认为,自己和郭嘉关系有多好多好,那真没有。可却绝对不是不好,这个必然,自己首先是没得罪过奉孝先生,反而碰到其人,自己每一次还都是非常尊重,张绣认为自己都放低到如此姿态了,

    那么对于其人来说,也算是可以了吧。其实还真别说,张绣这么想,是挺对的。要说郭嘉对张绣印象深?那绝对没有,不过因为自己主公有需要,所以而且其人也确实,对自己还是比较尊重的,因此郭嘉就直接开口举荐了其人带兵,确实也是有这么个方面在里,这个

    倒是没错,不过这绝对不是主要的。对郭嘉来说,他张绣对自己什么样儿,对自己影响不大,或者说根本也没有。但是怎么说呢,其人既然是能放低姿态了,那么显然就说明问题,至少其人是真拿自己当回事儿,这个是一定的,所以郭嘉他心里也都清楚。再加上其人的关

    系,和他就是自己主公想要的,因此,郭嘉不吝开口,直接就谏言马超,说是让他带兵,马超一下就同意了。所以张绣也不傻,他虽说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但是猜测也算是“**不离十”了吧。这个不能说他就了解什么什么的,但是大体上,他还是都知道的。自己主公那个性格,奉孝先生那么个性,张绣可都清楚啊。而且真说起来,其实如今在司隶长安的留守

    的那几个武将中,就属自己,对雒阳这边儿最为了解,虽说吴氏叔侄他们也是在司隶很多年,但是他们更了解的是函谷关,当然,这个不代表他们就不了解雒阳,可和自己相比的话,他们还差了那么一点儿点儿,这个是张绣自己认为的。而他觉得自己对函谷关的了解,显然

    也是一样儿,比不上吴氏叔侄二人,就是这样儿。所以说自己主公让自己来,其实张绣也是想到了,是不是有这一层意思。当然了,如果说陆逊能动的话,让他带兵来,比自己可合适多了,毕竟那可是一个顶级谋士,绝对不是自己这武将能比得上的。当然了,陆逊要来,

    他至少还得带一个将领才行,毕竟他不可能亲自带兵攻城,那不开玩笑吗,所以说还得是必须有个人个跟着他,那么这个人,张绣觉得还得是自己,当仁不让啊!可陆逊在长安,那是不可能动地方啊,谁不知道自己主公对于长安的重视。所以说有陆逊在,张绣认为,顶得上十万人马了,因此,他在那儿守城,其实也是正合适不过。其他人,反正在长安的,都不

    行,就他陆伯言一个可以,这也是张绣的想法。而且张绣在长安的时候,他对于陆逊其人,还真是,挺佩服。就是自己主公依旧在长安,也就是如今陆逊在长安,维持现在这个样儿了。所以说,张绣还可能小看了对方吗?显然,绝对是不可能,所以他认为陆逊要带兵去雒阳,

    那倒是最好了,可这没那事儿啊!张绣已经是第三次带兵登上了城头,说实话,他这确实,太累了。这可以说己方在这儿时日越久,他感觉也就越累。为什么这么说,这劳累什么的,有时候也是积累。刚开始的时候,张绣刚来,之前没经历这些,所以他还没那么多感觉,可这时日一长,他要是再没什么感觉,那他体力得要多好?别说是他了,就是马超什么都不做,

    你问他累不?他绝对不可能说不累,但是哪怕张绣都已经是这么累了,他也是清楚,李典绝对是不比他好到什么地方去,甚至比他还累。毕竟自己这都已经这样儿了,他李典可不比自己少操心,劳心劳力,所以说他更累,并非就是没可能啊。所以说张绣也没什么太过担心的,在他看来,比自己更不堪的,那绝对是李典。如果说自己真支持不住的话,那么他李曼

    成才是比自己要提前倒下的那个。这个绝对不是说张绣去诅咒他,实在是这都攻城防御战十几日了,谁不知道谁啊,至少彼此军中,还有各自的情况,张绣和李典,他们都是清楚,反正该了解的,他们自然都是了解。所以说张绣所想的,没什么太大错误,如今就是如此啊。

    张绣是第三次被打退,他赶紧右手高举环首刀。城头的李典这么一看,心说你张绣哪一日要是把那环首刀给丢了,我看你还举什么东西?要说这个时候,李典还有心在心里调侃张绣,也不得不说,他肩上的压力是不但是他还知道去减压什么的,这个倒是也挺不容易的。

    凉州军鸣金,张绣带兵退走。对李典来说,心里也是这么想着,赶紧走吧,这你们他娘的退了,我这也好是多休息休息。李典对张绣,确实,还是有不少怨念的。他觉得这马超的作风,是让他属下都给学去了。别人不说,就说这个张绣,话说自己所了解的,其人可并不受马超的重用,结果这个时候,就蹦出来了。当然对此,李典没什么特别意外的,本来长安的

    人,他张绣带兵,其实是很合适的,所以不用多说。但是就看张绣其人攻城的作风,李典觉得他和马超也没太大区别。都是被打退三次,鸣金收兵,然后前几日,还来个夜战,这不就是马超的作风吗,还有李典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说起来这当主公,对自己属下,

    影响可真是不小啊。不过李典一想,其实他也是释然了,就说自己主公,那对自己属下的影响,其实也不小。就说自己,也是有个别地方,就类似自己主公那样儿,不过是不多。自己主公影响特别大的那些,肯定没有自己,自己这儿算什么啊,而且影响的基本上都是武将,

    没谋士什么事儿。看到张绣是彻底带兵回了他们凉州军大营,李典这才算是真轻松了点儿。他是真不想面对凉州军那么激烈进攻,可却也没什么办法啊,确实,还是那话,有选择的话,他可是不想和凉州军对上。因为凉州军只要到这儿来,就说明他们要大举进攻雒阳,这己方这儿可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啊。马超已经有一路去了谷城,结果这又来了张绣,要从新城这儿

    去雒阳,李典当然是不想让凉州军过去,不过如今这之后两军又战了五日,这新城已经是摇摇欲坠了,都看得出来,破城也就是这两日了。张绣是摩拳擦掌,对他来说,明日也许就是破城的日子了,这自己等待这一日,已经好久了。而李典呢,他自然不希望城破,不

    过他是早已回天乏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知道自己没有那力挽狂澜的本事,所以明日战事,真守不住,城门被破,那么自己也只能是带兵离开,没其他办法。不过怎么说呢,自己就算是可以吧,尽管和自己所想,还有那么一点儿差距,可怎么说呢,这如今确实,自己都已经守着二十日了,所以其实就算是可以了,至少可以向自己主公交差,自己也是尽力了。

    张绣带兵新一日进攻,他知道,也许破城就在今日了。好歹他也是有着十几年军旅的二流武将,所以这点儿东西,张绣还是看得出来,感受得到的。不管怎么说,今日就是最好的机会,今日如果不破了城池,那么就得明日更加努力,反正就这么两日,城池必破!如果今日自己被李典逼退三次,这城池还不破,那么自己也只能不让士卒鸣金,继续进攻了,就是这

    样儿。不过张绣其实还是很有信心的,所以城池怎么就不能被破?对他来说,觉得如今的日子已经是到了,破城就这么两日。就看兖州军这样儿,看着己方的状态,就不难知道,这破城,确实是没太大问题了。只要城门一被己方攻破,就没问题。不过哪怕如此,张绣也没

    在城门那儿带兵进攻,依旧是和之前一样儿,是带兵攻上了城头。这第一次,他自然是很快就上去了,要说兖州军要抵挡不住他们,还真是,要不然的话,不会让他这么轻易上来的。也得说城头的兖州军没多少了,还不到千人,所以这么个数量对众多凉州军,自然就是他们

    吃亏。对张绣来说,这是个好开头,而且看样儿,这是不是因为今日就要破城了,所以说李典看到张绣上来,他是心里叫苦,知道这城池要守不住了,不是今日就明日,这城池就要被人家给破了。但是不管什么时候吧,只要城门还没被攻破,自己就得带着己方士卒守在这儿,寸步不离!李典还不清楚,己方士卒中有人对自己不满,就因为徐晃都能做出来早退的

    事儿,可自己却没那么做!他们的心思,自己都懂,可自己不是徐晃啊,他徐公明是徐公明,自己是李曼成,不是他徐公明!对这个,他还不好说太多。要说士卒想法,自己不是不能理解,反正早退的话,没准就能保住命,晚了的话,可能就要丢命,就这么简单。可自己

    却不会说没什么事儿就早带兵撤退了,那绝对不是自己。是,他徐晃能做出来,可自己不能。同时,李典心里也是有点儿埋怨徐晃,心说你看你,你看看,这就因为你在司隶开了个这么样儿的头,结果让己方士卒中有人都开始怨恨上自己了。李典倒是不怕士卒怨恨自己,

    可这事儿,士卒因为心中怨恨,所以对上了凉州军,未必就能发挥出他们的真正水平来,这个才是李典所担心的。如果说因为怨恨,而战力一下提高了什么的,那李典倒是还高兴了,可实际上呢,并非就是这样儿啊。所以,他是真不想如此,而如今来看,大体上还算是可以吧,也就是这样儿了。今日凉州军要是来个狠进攻,那么己方的城池,基本上就守不住了。

    当然奇迹不是没有,可那事儿几率太李典不相信会有。而此时李典已经是和张绣对上了,至于说他们兖州军士卒,那可没有和他一起群殴张绣的,实在是他们也被凉州军士卒给缠住了,所以还可能腾出手来吗?而城下进攻城门的凉州军士卒,知道今日没准这城门就要

    被破,所以他们早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不过一时半会儿的话,新城这儿的城门还能坚持,久了,那就不好使了。都知道,破城就这么两日了,所以凉州军还能不抓紧吗。这只要己方努努力,那么今日破城,未尝就没可能啊。所以说兖州军就倒霉了,这城池可就要守不住了,

    所以他们心里也都着急。毕竟自己将军带自己这些人早退走的话,那还没准能保住小命儿,可要是晚了呢不过这事儿,他们也都知道,更主要的,还得是看你自己,看个人,这个才重要。可也不能说这个时候就跑,因为风险还是大啊,不被发现倒是好,可要是被发现了,那么可真是兖州军士卒对这个,他们看得也挺重要。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没几个人真

    就愿意当那个所谓的逃兵。说实话,怕死,那有几个不怕死的?但是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最为关键的,他们也都早已是豁出去了,和凉州军再拼这么一回。也许一日两日,也许更短,几个时辰,但是这早已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拼活了,那么之后退走也许还能活着,

    最后拼死了,那么和之前那些袍泽一样儿,都埋骨在这儿吧。虽说家乡不是司隶,但是怎么说呢,好歹也是在这儿这么多年了,是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