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是损失的话,说起来这个,那么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不过就是多还是少的问题而已,就是这样儿。因此,对李典来说,他确实是不怎么在乎这个,至少他认为,自己等城破的时候,再带兵撤退,他们凉州军依旧是追不上自己。是,最后落到后面的人马,是要被他们给追上,然后凶多吉少,但那是个问题吗?反正在李典看来,那不是问题,在他看来,你跑得都那么

    慢了,那大浪淘沙,优胜劣汰,你被追上,被杀,也属正常。而真正留下来的,不用多说,做个候补精锐什么的,那都是足够了。可不是吗,其实一想,就是这样儿。所以说李典不会说早退,除非是有什么特别原因,他不得不早点儿撤,必须要早撤,那么他才能早退。比如

    说曹操这时候话了,说你马上就带兵撤退,那么李典就算是有八个胆儿,他也不敢违抗自己主公的军令。这个在兖州军中谁都知道,自己主公军令,谁违犯,谁倒霉,还是要倒大霉,这个又不是说没生过。是,也许曹操最后能看在你曾经功绩的份儿上,减轻处罚,可

    这个减轻后什么样儿,那可真就不一定了,所以对李典来说,什么样儿的是必须遵守的,他自己自然是很清楚。而没有自己主公军令,那么自己就随便了。当然了,还得是按照自己所想的那么去做,这个是没错。因此,自己可能早带兵撤退吗,只能是城池被破之后,自己再带着人马撤,就是这样儿。城头上,这个时候,李典想早打退张绣,那是不可能的。因

    为此时凉州军士卒,都上来了不少,所以都不是刚开始的时候,十个回合就能打退张绣的日子了。如今这样儿,二十个回合,李典都未必能如此。没办法,他那武艺,是要比张绣差了那么点儿,而且如今城头的凉州军士卒,绝对是越来越多,所以对他来说,这对上张绣,

    就差劲儿了。如果说还是刚开始的时候,那倒是没什么太大问题,可如今这都过了十几日了,所以这城头兖州军早就没优势了,慢慢是要让人家占据优势啊。张绣心里满意,心说都这个时候了,你李典是想早打退自己,可实际情况呢,这却是由不得你了,己方也许这时候

    还不能破城,不过自己不相信你还能支持半个月?没那事儿,你能支持个十日,那就已经算是好不错了!张绣好歹也是非常有经验的将领,而且在这儿攻城都十多日了,所以说还能不了解这个吗?他多少是能算出来,这如果不出什么大意外的话,自己到底是还能再来多少时日,破了新城。毕竟如今这情况,是对己方有利,而对他们兖州军一方,没什么好处。所

    以在张绣看来,这十日己方破城,其实并不算是太过困难。当然了,一切是皆有可能,如果说真出现了什么意外,甚至奇迹的话,那自己和己方也就不好使了。不过这个事儿,生几率,那是太小了,可以说甚至就是微乎其微啊。但是怎么说呢,只要真出来了,那么张绣

    也只能是说再继续强力攻城,没有其他的。很多时候,必须要承认,甚至本来就承认,这个战场上瞬息万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出现你所预料不到的事儿或者东西之类的。那么你没有一个好的应对之策,那就只能是被动挨打,就是这样儿。如果你说你早已做好了准备,那自然是好事儿,而且最后的情况,也许是能向对你有利的方向展,这都说不定,至少几

    率是很大,但却也不是绝对的就是了。李典在过二十个回合,二十五回合,他才带兵打退了张绣,确实也是挺不容易的。如果说他真能二十回合打退其人,那倒是好了。张绣看自己被李典逼退,这都在他所料之中,很正常。如果说李典真要是三十多回合才逼退了自己,那么这己方也快要破这个新城了,可不是吗。看对方状态,就不难看出来己方什么时候胜利

    啊。所以张绣对自己对己方士卒的表现,那当然还是满意的,只要不是退步了就行。不说比之前强,只要和之前差不多少,那么就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这个就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一点儿都不错。张绣并非就是那种不知足的人,相反,他还是一个比较知足的人,就是这样

    儿。要不然的话,马也不能让他带兵。其实其人本事了,关系什么的,是和这些有关系,可其人那性格,什么样儿,和这个关系也是很大。至少马算是了解他,所以也是比较放心用张绣,就是这样儿。如果说张绣不这样儿,那么马也不敢说那么大胆用他了,这个必然。

    张绣是继续带兵进攻,反正他也是为了早日破新城而努力,知道是距离那破城的日子是越来越近,可谁知道到底是哪一日啊,这个真是问题啊。不过不管怎么说,如今这个形势,是对己方有利,所以自己满意。而自己和己方士卒表现,那也是不用说了,哪怕就只是维持下去如此状态,那么破城时日,就没多久了。之前说是十日,其实张绣不是说那么确定,他确

    定的不是一个准确的日子,具体指定到哪一日,那绝对没有。不过就是认定了,是十日左右,还是那话,己方表现好的话,那不出十日,也一样儿能破了新城,没什么大不了的。确实是,没准七八日,就能破了,都不一定。那么表现不好的话,也许十七八日,那都未必破

    得了人家的城池,不就是这样儿吗。其实一想,张绣这么个想法,好像也是没错的。不过好歹如今他们占优,所以他所认为是十日左右,其实这个是没太大问题的,多了,那也不会说多太多时日,两三日的话,足够了,这个才是,应该说是比较准确的吧,毕竟这……张绣

    是再一次上到了城头,直接上去就大喊,当然主要就是对李典喊的,“李典,放马过来!”他其实也知道,就算是自己什么都不说,他李典马上也过来了。可不是吗,不过因为他这么一喊,李典也是冷哼了一声,大喝道:“怕得你来!”那意思就是,我还能怕你。确实,李典一点儿都不怕,如果说他可能是怕曹操,这个倒是有,但是说李典怕张绣,那是半点儿都没

    有啊。说着,这时候两人已经是战在了一处,他们都是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哪怕是在步下,其实也一样儿。最相同的就是,都在玩命儿,这是最主要的。话说谁不拿出自己的本事来,那么虽说不至于身死,但是受伤,那是逃不了的,这个很正常。话说这个地方是城头,

    但更是战场,这才是更为重要的,不是吗?在战场上,说起来就算是以吕布的骁勇,他都不敢说就不会受伤什么的。因为变数实在是太多了,不受伤,那除非你不上,要不然的话,总有一日,总有一次,至少是要伤的,这都太正常不过了。所以说张绣李典他们,真是也不多什么,他们再强,还能过吕布?所以说谁不拿出来真本事,谁不认真,谁最后就要吃亏!

    两人这边儿确实是战况激烈,不过不光是他们这儿,就是兖州军和凉州军,也都是一样儿。毕竟城头上去的凉州军士卒,那可比最开始几日要多,所以这可给张绣减轻了很多负担。他也知道,这自己早日和自己主公会合的目的,可就要达成了,这还是很不错的。不过虽说如此,他这二十回合一过,还是被人家李典给打退了。这个比之前,坚持还少了几个回合,但

    是这都不算事儿,对张绣来说,自己也不可能每一次都挥比之前好,甚至就是一样儿,都未必啊,所以……张绣被打退了,但是他是第三次又攻了上去,上到了城头,这也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其实对于如今他来说,鸣金不鸣金,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所以到底是进攻多

    久,当然张绣是可以决定的。不过他没有那么做,依旧是沿袭了自己主公那样儿,三次被打退之后,自己就鸣金。说起来他也是觉得这三次正好,自己也没什么可改变的。当然了,如果说自己这儿马上就破城了,那么就算是过了三次,其实都是应该的,这张绣肯定不是

    那种一点儿都不知道变通的将领,那样儿的真有吗?也许是有,可绝对不是他就对了。不过这个时候,他也确实,是不会那么去做。确实,只有必破城池的时候,他才能那么干,而其他时候,还真是不会。毕竟怎么还得承认,张绣做事儿,是比较小心翼翼,毕竟他知道自己在凉州军的身份和地位,而且还非常有自知之明。对于自己主公让自己带兵,独领一军,

    他虽说是,不知道其人具体的意思,但是大致上什么情况,张绣多少也是知道的。而必须要承认的,那就是自己主公,绝对可以说这个就是对自己的器重,不管是什么情况,如今这个就是这样儿,在别人看来,在自己看来,就是如此。而张绣也不是没想过,这他也认为,

    自己主公这样儿,八成就是和自己那师弟张任有关。至于说赵云,那就不用想了。对于自己那个小师弟,张绣多少还是知道的,至少他就很清楚,你让赵云在自己主公面前去举荐自己,那确实,没问题。可这个事儿到底有多大几率,张绣清楚,也就是能比奇迹出现强那么

    点儿吧,差不多就这样儿。张绣知道,这个可不是说自己小师弟就一点儿都不讲人情什么的,那绝对是没有。而是因为,自己这个本事的原因。说起来自己都清楚,这己方比自己强的人,那还不是一抓一大把,确实。就说自己主公带走的那些个,哪个不比自己强了?就说留守在长安的几个,周边郡县的几个,哪个比自己差了。6逊就不说了,那还不是武将。但

    是是吴氏叔侄啊,还是说杜畿雷铜他们,说起来哪个都不比自己差。哪怕在有的地方,确实,自己自认为能胜过他们,可在有的地方,他们却是要过自己,这点张绣很清楚。所以说和赵云不会有什么关系,而且其人如今可还在冀州呢,要说他暂时还不会和自己主公频繁

    接触。退一万步说,哪怕真就有联系,可赵云绝对不会说去举荐自己。除非说自己本事是被他所认可,而且还埋没了,那么他赵云是绝对能主动说话,其他的,就没希望了。对于自己这个小师弟什么样儿,可以说张绣还是很了解的。好歹他也是和赵云接触了不短时日,怎

    么说他们都是同门,所以赵云当然和他走得比较近,这个是肯定的。因此,张绣和赵云,他们自然也算是彼此了解,这必然了。而张绣看来,不是自己小师弟的关系,那么就是自己另一个师弟,张任了。要说当初自己主公可是亲自任命了其人是带兵攻城的主将,就在长安,所以张绣当然是清清楚楚。所以他也是认为,自己这样儿,是和张任有关,不过具体什么样

    儿,张绣还不知道,他只能是猜测一个大概,和张任拜自己主公为主有关,其他的,不知道了。不过要说张任举荐自己,那打死张绣,他都不信。与其相信张任,还不如信赵云呢,好歹自己那小师弟的可能性,并非就没有,不过就是少得可怜而已。但是他张任,从他的口

    中说举荐自己,呵呵,张绣知道,那还真是,绝对不如奇迹生的几率大,所以自己当然一点儿都不相信,自己那师弟张任能举荐自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