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三次了,李典看着城下的张绣带兵再次登上云梯,他心里说着。李典当然是希望张绣早点儿鸣金收兵,而其人因为是带兵攻城,他到底怎么让士卒鸣金的,昨日李典还真是注意看到了。就是其人高举手中环刀,那边儿凉州军士卒是马上就鸣金了。所以李典当然知道,这张绣没动作,那么是谁拿他都没办法啊,总不可能自己去让他高举右手环刀什么的吧,

    话说那自己也做不到啊。而此时李典可就等着张绣上来,然后自己也好是早点儿打退他和凉州军,如此,今日战事也算是暂时结束了。对他来说,就是这样儿,每日的战事能早点儿结束,就是他最大的期望。李典自然不会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儿,什么自己能守住城池,给

    凉州军逼退了,那不扯吗,怎么可能?但是在这开始这些时日,每日自己都快打退张绣,这个自己可并非就做不到啊。而且还得说什么呢,那就是他也认为,其实张绣亦是如此想法,别看他每日都是进攻得欢,可这刚开始,他们凉州军在城头,那可真是没什么优势。只有己

    方,那在城头人马比他们凉州军上来的多很多,所以……张绣此时终于是第三次上来了,其实李典更多的,他也是期望其人能早上到城头。至少张绣早上来,不就说明自己能早点儿给他打退吗。但是怎么说呢,哪怕如此,李典也没说是给他和凉州军放个水什么的,让他们早上来。对他来说,那绝对不是一个武将应该做的,至少别人自己是不知道,可自己却绝对

    不会那么做就是了。李典这个人,怎么说呢,确实,非常有自己的原则,这个是一点儿没错的。要不然的话,兖州军人才济济,哪怕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过来守城,可比李典强的,还愿意守城的人可并不是没有,但是他们都没在这儿,就李典让曹操给安排在这儿,这难到

    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面对李典带着他们兖州军士卒的激烈抵抗,张绣是咬牙心说,这自己一定要顶住才行!这不过才刚开始,当然了,刚开始也是很激烈的,往后己方占优的话,他李典可未必就能这么样儿。不过那时候还不一定是哪一日呢,张绣不是没信心,可对这个,

    他也是不知道啊,毕竟这以后的事儿,确实不好说。他能说己方一定破城,可到底什么时候,那就不清楚了。所以说如今张绣就是“走一步,看一步”,确实就是只能怎么每日进攻,到时候慢慢城池也就破了,不过不知道要多久?这是个问题,而他当然是希望所以时日越短越好,这个必然啊,不过最后到底如何,那谁也不知道,不清楚啊。张绣就怕自己所想倒是

    挺好,可一到关键时候就完了。这事儿都说不定,要不不都好了吗,是吧。但还是那话,就是不管怎么样儿,不管怎么说,张绣依旧是每日都尽心尽力,全力攻城。当然城头李典也是,每日只要凉州军过来,那么自己就全力以赴,守好城池,不就是这样儿吗。张绣和李典,

    两人在城头是战况激烈,能不如此吗,这他们可是短兵相接啊,这是动真格的,虽说不是单挑,属于李典群殴对方,但是哪怕如此,这战况也是激烈啊。刚过十个回合,张绣终于是支持不住了,心里对李典和兖州军士卒直骂娘,可骂也没用,所以他还是遗憾下去了。到了城下,张绣也是无奈,直接右手高举环刀,后方的士卒,鸣金了,凉州军收兵,今日战事

    暂时告一段落。张绣对今日自己表现,怎么说呢,就算是满意吧,如果说每日自己都如此表现的话,那么破城还是很有机会的,不过是多少时日问题。而且也会是越来越近,这就是指日可待了,就是这样儿。但是如果说自己并非每日都如此,都别说是进步,如果退步了,那么就要悬了。当然张绣还没认为,自己就那么不堪,随着自己和己方士卒磨合时日久了,

    这自己状态只能是越来越好,这个必然啊,所以该担心,担心更多的,是他们兖州军,而不是自己。之后是一连十日,凉州军也是没能破了新城,但也确实,他们是越来越占优了。对于张绣来说,这都是他所料之中的,但是想要在半月之内破了新城,那就不要想了,这个

    不可能。再有个十日的话,能破城,也许还行,这个是他所认为的。而且从谷城传来的消息,自己主公那儿,今日刚传来的最新消息,之前他们也是攻城十日,当然也是没能破了谷城,不知道这两日,他们还有没有什么建树。张绣不相信这两日就能破城,好歹曹洪比李典

    这儿要强那么点儿,而自己主公那儿的人马,还没自己多,也就是张任是比自己强,就是这样儿了。他是比自己强,张绣承认,毕竟自己这个师弟什么样儿,他绝对是比一般人要了解得多。但是怎么说呢,在张绣看来,就算是他张任比自己强了,可也未必就一定能比自己早拿下城池,就是因为之前那些条件。那曹洪也是比李典强啊,而且自己主公那儿的人马,

    也是没自己这儿多,这不都是问题吗。当然,还有,就是曹洪那边儿兖州军士卒,估计也绝对不会是比李典这儿差了,甚至还要强点儿,这个就是张绣所认为的。当然了,曹洪比李典强了那么点儿,可也不代表他就一定能比李典支持时日久,这个张绣也知道,不过不管怎

    么说,算起来都是自己这边儿要更占优的,就是这样儿。所以张绣如今更是要早日拿下新城了,不是为了其他东西,就只是为了赶紧拿下城池,早日和自己主公会合,就是这样儿。他觉得要是晚了的话,那可真就是不好了,如果说晚个一两日的话,倒是没什么,但是要多

    了呢,这个怎么说,怎么和自己主公交差啊,这主公可是很信任自己的。所以说就冲着这么一点,张绣都得是尽力,更何况还有很多原因,那么多其他原因,也是足以让他是尽心尽力,就是这样儿。怎么说张绣都是一个算是“冷板凳”的这么个将领,因此,马让他带兵,可以说他绝对是受宠若惊。毕竟他知道,哪怕自己和张任赵云都有不浅的关系,但是其实那

    并不能代表什么,因为自己主公不是说就以关系来用人的,更主要的,还是本事和忠诚。所以说张绣没认为自己在这两方面,有什么过其他人的地方。因此,这马让他单独领一军,还五万人,确实是让他有些感动了。好歹他也知道,自己主公是没有忘了自己,自己比

    起那些好几年都没什么事儿做的人,那不是强多了。当然这么去说,可能是有点儿夸张了,要说好几年都没事儿做的人,凉州军还是没有的,至少马并不是说就一定让你去做什么大事儿,可小事儿,那却还是有的。而张绣那意思,不是小事儿,就是大事儿,他那意思就说,好几年,甚至更久,都没什么大事儿可做的人,自己比起他们来,那可真是,强太多太多了,

    甚至干脆就不能比较。如今已经是过了十日的进攻,但是张绣没说是信心减少,反而他还增加了点儿。毕竟他知道,按照如今己方这情况就这么进攻下去,那破城确实就是指日可待。自己是没说半个月就破城,但是二十多日,不到一个月,新城必破!必然的啊,而且他们新城的粮草,绝对也是不多了。话说当初的函谷关也不过有一个月左右的粮草,最后的话,

    都已经支持不到一个月了,就是弘农城,能稍微多点儿,主要是满宠可是几乎调拨了一个郡的粮草到这儿,所以那还能不多?至于说新城这儿,李典可没那权限,调拨整整一个郡的粮草到他这儿,那不开玩笑吗,所以张绣认为,他这儿的粮草,其实也就是和函谷关那儿差

    不多。而且曹操会给雒阳调拨粮草,可却绝对不会给李典这个新城调拨粮草的。而雒阳那边儿呢,张绣自然也会认为,雒阳都缺粮呢,所以还能给他这儿调粮?开玩笑,那样儿的事儿,是绝对不可能的。没让他这儿给雒阳调粮,就已经是不错了,毕竟这个地方的关键,雒

    阳那边儿是很清楚。但是这儿的粮草,那自然是还剩下多少就是算多少吧。其实李典也不认为,这凉州军这么进攻,自己能支持一个月,自己本事和他张绣,其实都差不多。哪怕有的地方,自己是比其人强,但那却也是有限的,并没说多大差距。而如今是他们凉州军开始

    慢慢占优了,这个自己就不得不说,己方倒霉啊,不过哪怕如此,自己也要坚守再次,哪怕

    粮草都是越来越少,不过这个都不是大问题,问题是己方还能坚持多久?自己倒是希望多点儿,不过如今来看,凉州军才不会给你面子呢。所以对李典来说,这个当然是问题,不过他也是想过,最大可能,不是粮草被消耗没了,而是己方在不到一个月内,城池被破,自己

    无奈带兵撤退,就是这样儿。还真不能说是李典没信心,实在是凉州军之强,确实不一般。他这和张绣攻守城池,李典作为当事人,他怎么都是有着最大感触的,这个是一定的。如果说粮草要是能多点儿,李典也不至于想那么多,不过如今这个情况,都是对他们兖州军不利

    的,所以……张绣再一次带兵进攻,李典身上的压力,那确实,是越来越大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随着人家激烈进攻,己方城池被破的时日,也只能是越来越近,这当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可确实,李典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如果说有可能的话,他都不希望张绣来这儿,然后从自己这新城过去。但是自己这么一座城池,干脆就抵挡不住人家这么激烈的进攻,而

    且双方实力的对比,己方可一点儿都不占优势。除了这城池城防之外,确实是没拿得出手的了,所以说都十日都多了,如今这个阵势,还不能给李典更多更大的压力吗。不过他也是没有办法,心说自己主公也没多支援新城,就靠着之前的五千人马,和那一个月的粮草,怎

    么去和人家凉州军的五万人马相抗?当然了,自己这已经算是支持了十几日,就算是可以吧,自己最多,再支持个十日,也就差不多了。不是说自己就真没点儿信心,认为自己不能支持更久,实在是人家现在占优呢,这个你不能忽略了啊。如果说己方占优的话,那倒是还

    好,不过这个时候,优势不是在人家那儿,而不在己方这儿啊!张绣带兵是上去了,可以说如今这个时候,那上去绝对比最开始要快,快很多。而且凉州军士卒上到城头的,那自然也是比之前多了,多不少。所以李典还可能不增加压力吗,所以他也只能是给自己自我安慰,毕竟确实,那是实话,他能以一个小城,没多少人马,没多少粮草,就支持到现在,还能支

    持个十日,其实他就算是不错了。张绣带兵上去,李典是赶紧带兵围上。还是,不管是什么情况,只要己方这城池还没有被破,那么自己就一定在城头坚守着,李典也不是徐晃那样儿,为了保住兵力,直接带兵就撤,其实真没多少像徐晃那样儿的,像他那么做的,只是少

    数,这个确实是没错。而且李典肯定不那样儿,他不怕处罚,而是觉得这就算是到了那个时候,己方也未必就一定会损失多少,是,损失更多,这个自己承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