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事儿呢,还真是不能说曹洪就是做梦,就是扯,就是他异想天开什么的。主要是曹洪觉得,真要是如此的话,那么未必真就不能守住城池!当然了,这样儿的事儿在他那儿,基本上也都差不多是个奇迹,所以……凉州军是休息了不到一日吧,他们到谷城的第二日,在马的一声令下,张任带着己方士卒,对谷城展开了进攻。而在他们进攻的时候,张绣已经

    是带兵要到新城了。张绣再带兵进攻的时候,凉州军在谷城主力,已经到了多时了,就是这样儿。张任对于曹洪,还别说,真是没什么太深刻的印象。他就知道其人是曹操亲族,是曹孟德的族弟,一个二流武将,有些地方,是不如自己。而据自己所了解的,其人武艺不如

    徐晃,一定的,但是却比满宠要高,如果说和自己比的话,应该也是要差点儿。其他的,他守城本事,应该是不如徐晃、满宠他们,可他曹洪却有徐晃和满宠他们俩都没有的,那就是其人和曹操有亲戚,他们是亲属。在张任看来,这个挺重要,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

    亲族的话,本事还行,那么基本上就代表了曹操的信任,而且都是要委以重任的。而这样儿的人,你一旦给他们杀了或者怎么样儿了的话,那么他曹孟德,是一定会报复的,只要他有机会,一定。当然了,张任不会说是怕这个,那开玩笑,没那事儿。不过曹操能让自己的族弟曹洪在这儿守着,那么显然,是有他自己的用意所,这确实是个问题。而看到张任带兵

    来进攻,曹洪自然是严阵以待,哪怕他很清楚,凉州军今日第一次,不过就是试探而已。可哪怕确实是这样儿,他也不敢有一点儿怠慢啊。喊着让己方士卒注意,而此时曹洪已经是指挥着己方士卒开始了反击。对他来说,自己主公把这么一个挺重要的城池,交给了自己,

    那么自己当然是得尽力而为。你看这最后自己实在打不过人家了,那真是没办法,只能是带兵撤退。不过如今呢,自己是能尽力多少,就多少吧。有一点要承认,张任那样儿都不主动去看什么敌军将领资料的人,他之前都了解了一下曹洪。所以曹洪自然也是早就了解了一

    下他张任,知道其人本事应该是过自己的,这是一个劲敌。就和张任把徐晃还有满宠当成是自己劲敌一样儿,这如今的曹洪,也是把张任当成了是自己的劲敌。不过张任确实,他可没把曹洪当成是自己劲敌,这个主要还是要看其人到底如何表现。他只要守城有满宠那个本事,那么张任自然而然,是会把其人当成是自己劲敌的。不过就从如今这样儿来看,张任

    觉得对方守城方面,是不如那个满宠的。当然曹洪不是弱将,这个倒是没错。可要说他守城这个方面去和徐晃、满宠相比,他确实还不够。这点作为和两人都有过对战的张任来说,他确实,可以说是很清楚了,不是吗。而曹洪呢,他也算是对张任的本事,了解了一二。对

    他来说,他是真不愿见到比自己还强的敌将。因为碰到那样儿的,自己就只能是和对方大战了,到时候己方士卒是要有多少伤亡?这个可真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啊,不过怎么说呢,还是那话,所谓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既然敢过来,自己也绝对不能怂了!所以不管是谁当主将,自己都是带着己方士卒一往无前,等什么时候城池被破,实在没办法了,

    自己才能带兵撤退!其实那话挺有道理,叫做“强将手下无弱兵”,这在徐晃那儿来说,哪怕守御函谷关的那些兖州军人马,确实,他们很多日都是没在状态,可一样儿,战力不弱,只是比凉州军状态了,士气还有战力什么的,他们是差着。但是仔细一看,其实就已经不错了。而到了满宠那儿,虽说状态士气什么的都不错,这点绝对是过了函谷关徐晃处,不过

    士卒真正战力,和函谷关一比,其实也是差不多少就对了。而曹洪这边儿呢,确实,他这儿的士卒,和人家函谷关徐晃那儿,再和弘农城满宠那儿一比,和他们都是差着,所以对于张任来说,这确实,他是乐于看到的。必须要承认什么呢,如果说曹洪只是带着他们这谷城

    士卒没多久,比如说几日,哪怕就是几十日,其实也都无所谓,都影响不到太多。可他都带着他们好几年了,哪怕就是兖州军士卒,要说他们不被曹洪影响,那可真是太假了,还没那样儿。所以如果说换成是一个大将带着他们,那么这个时候兖州军士卒的战力,而曹洪带

    着他们,再看看如今谷城城头他们的战力……不是说张任看不起看不上曹洪,这他们谷城自然也有城防,也不少,可城防这哪个城池,哪个关隘,基本上都没什么区别,可这使用城防的士卒,却是不同了。是,都是兖州军的正规军,不过因为带他们的将领不同,这给张任的感觉就不一样儿。或者说,其实还真就是如此。就说这么几年,是徐晃也好,还是说满宠

    和曹洪他们也罢,基本上除了每年有限的时日不在城池(关隘),其他时候,都在。而就以他们三个主将来说,满宠所管辖的地盘最大,因为他是整个弘农一个郡的主将,所管一个郡。但是弘农的其他县城,他只是该过问什么过问一下,其他方面,他基本上都不怎么管,

    他不管多少,只要有人好好管理就行了,要不然要什么县尉县丞那些人,都做什么的?而徐晃呢,一个函谷关,其实就已经是消耗了他几乎是所有的精力。徐晃在函谷关,这今年他在校场训练士卒的时候,最为重点,最为侧重的,其实就是己方士卒的个人武艺,平时就是

    非常严格操练他们,士卒每次训练基本上都跟死狗似的。徐晃为什么这么做呢,他自然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在徐晃看来,这士卒武艺,在和敌军拼杀的时候,非常重要。这他们武艺上来了,自然而然,那整体战力,不直线往上提高吗?当然徐晃这么做,也是和他个人武艺有关,好歹他这也是以勇武闻名的大将,所以说徐晃他不看重这个,那都不可能了,所以他

    们函谷关那儿的士卒,真正战力,绝对不弱,至于说最后都挥没挥出来,这自然就是没有。而在弘农的满宠呢,本身他自己武艺就不行,所以他自然就不会去交教士卒这个。满宠更多的是侧重于士卒间的配合,还有和自己的配合。更重要的,是他最重视己方用城防来

    防御敌军,这个是满宠最看重的。为什么呢,因为在他看来,你就算武艺高,可再高,能高到哪儿去?你要人人都有吕布那样儿武艺,那天下就更乱了,满宠本身武艺不行,是不会拿这个当重点,但是他也没说武艺就没用,可他却认为,配合和对用城防的防御,这个更重要,尤其是后者。所以他弘农城的兖州军士卒,就被满宠给训练成了用城防防御的高手,所

    以凉州军进攻,伤亡不少。所以说徐晃和满宠,他们那函谷关和弘农,就是这样儿的情况。可是到了曹洪这儿,他这地方又是不同了。因为曹洪没徐晃那个武艺,他倒是比满宠强,武艺方面。不过强是强了,可也不足以说让他就像徐晃那样儿,是吧。所以说训练士卒的武艺,那也不是他侧重的,不过确实,日常操练什么的,都没落下,单兵战力,他一样儿是看重,

    这个没错。而弘农满宠是侧重于士卒配合,主要是防御敌军进攻,运用城防的水平。这个曹洪不是说没让自己这边儿的士卒训练,但也不是很多,显然这个也不是他所侧重的。或者更准确来说,他没有特别侧重的地方,没有特别的重点,基本上他都想,是把己方士卒全面

    展,结果给整的不怎么样儿了,变成了如今这样儿。所以说他这儿的人马,那是不如人家徐晃函谷关和满宠弘农城的,这个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个不就是原因吗。所以说人家徐晃那儿和满宠那儿,都给了张任不小压力,但是唯独是到了曹洪这儿,不能说张任就没压力,

    可还是那话,比起两面的两个地方,那可真是啊,小了,这点张任他这个当事人,他这个

    带兵攻城的主将,是很有感触,深有感触啊。而此时的谷城城头城下,两军的攻城防御战,要说对张任,曹洪还真是没给他多大压力,至少和徐晃函谷关那儿,还有满宠弘农城一比,他这真是不如那两个地方啊。不过虽说曹洪是没给他像徐晃、满宠那么大压力,可他却是给

    了曹洪不小的压力。至少此时此刻,张任不过是带着凉州军试探进攻,可却也罢曹洪给整的是焦头烂额的。对他来说,这都多少年没这样儿了。要说自己妻子难产的时候,自己可都没这样儿啊。结果如今张任带兵攻城,却是让自己感到如此大的压力,看来其人这益州第一

    大将,也并非就是浪得虚名。当然了,张任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大将,不过怎么说呢,他那个“益州第一大将”,不是那个意思,是说他在益州将领中,综合一起的话,能排第一。所以曹洪还是不能和张任相比,至少他和对方是有那点儿差距的。至少曹洪在当年的益州军中,

    他绝对是当不上益州军第一大将的称呼,张任是可以。而没有他张任,有曹洪在,那么后者也是当不上,毕竟严颜都不比他差什么。不过今日好歹是凉州军第一次进攻,试探性进攻,所以曹洪自然开始还是能抵挡得住的。至于说之后,那就真不一定了,毕竟张任确实,是比他厉害啊。曹洪这才刚开始,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这实在也真是没办法。如果有选择的话,

    他其实还是并不想和凉州军对战。当然,人家都已经杀到家门口了,这你不迎战?那不可能,所以不光是要对上他们,还得是尽力拖住他们,就是这样儿。在曹洪严防死守下,张任还真是没上去。所以对于这个,曹洪还算是满意吧。是啊,也就是这样儿了,毕竟这可是人

    家的一次试探进攻而已。所以曹洪只能说是满意吧,也就是如此。如果说他能抵挡得住凉州军那狂轰滥炸似的进攻,那么他才能对自己和己方士卒,很满意,而不是如今这样儿,满意吧。曹洪是这样儿,而张任呢,他其实对自己和己方士卒表现不满意,当然他也清楚,这

    个也是今日试探进攻,所以就这样儿了。如果说今日不是试探进攻,那么自己就能上去了。张任他不认为,连函谷关弘农城那样儿的地方,自己都上得去,这如今一个谷城,曹洪这儿还不如人家那儿呢,所以自己能上不去?结果就在他想法一闪而过的时候,马那边儿,他已经是让士卒鸣金了。马想法很简单,也许再战下去,是,张任他能上去城头,不过那个

    早就已经不重要了。毕竟己方今日不是为了别的,只是试探进攻而已,对,就是如此。所以让自己看到了该看到的,了解了能了解的,其实就已经算是胜利了,因为今日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他是知道,张任心有不甘,但是这个事儿,一想也是没办法。那曹洪是不如

    徐晃满宠他们,可他却也不是废物,这个必然。而且曹操既然让其人在这儿,那么自然也是有他的道理,所以马是不用张任今日上去的,已经挺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