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曹操的想法确实,是挺对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一个熟悉敌军的将领,和一个不熟悉敌军的将领,就说别的地方,他们都一样儿,就只有这一个方面不同。那么显然,前者比后者,更适合去阻挡敌军,不就是这样儿吗。所以满宠就被安排兖州军所占据的地盘里,最近长安的地方,曹操的意思其实也很明显,就是你满宠在这儿,我放心。至于说其他

    人,没你适合啊,你最合适!曹操放满宠在弘农,当然不是说认为他就能守得住城池,就看弘农距离长安这么近,曹操也都不认为他能守得住。但是满宠在这儿,他却认为是最合适的一个,而且其他人也都没有什么反对。主要是他们都不愿意外派出去守城,很多人都是,

    因为他们想法里,是宁可在许都,也不愿去别的地方守城。所以像满宠这样儿的,本事可以而且又忠心,并且还适合去的,最重要的是,他愿意守城,所以曹操觉得这个真是非常不容易了。如果说己方的将领都这样儿的话,那可不都好了吗。而且满宠那一大特点,曹操这

    个当主公的还能不知道吗,他带兵退走的时候,绝对不会给敌军留下什么,除非那毁不了的东西,那是真就没有办法了,而其他的,真没有。所以有满宠在弘农城守着,曹操也是没什么不放心的,本来他也没指望一直就城池不被破,最后让兖州军撤退,那不开玩笑吗。是,也许有的地方,这个时候兖州军进攻,他们还拿下不了,比如说许都。但是一个弘农城,曹

    操可不认为马超凉州军还拿不下来。再说自己也真是没在那儿部署多少的兵力,所以满宠还能收拢多少人马?因此,曹操没对弘农抱着什么太大的希望,这个倒是真的。弘农城被破,张任是第一个追满宠的,而后就是崔安、马岱和甘宁他们几个,其他就没别人了。其实一想

    也是这几个,没说的。毕竟第一个张任是主将,他必须去,也是想去,不用多说。而崔安那人,基本上每一次,除非马超说真就不让去追,他就不去,而其他时候,绝对少不了他这么一个追击敌军的。他倒不是说必须要去擒住主将什么的,在崔安看来,追击敌军,哪怕就

    是杀些士卒,也是不错的,他确实,一直都认为这个比自己在城内巷战有意思多了。主要是巷战的话,城内人马够多的话,他觉得还可以,可人要少了,他就不觉得怎么样儿了,就是这么回事儿。所以像如今这样儿的,城内也就几百人多说了,崔安他真是,没什么兴趣。所以自然而然,他是一下就选择了去追击,他虽说没认为自己能追上满宠,可落后的那些兖

    州军士卒,就该被自己咔嚓了。所以后面的,确实是很倒霉,他们先是要被张任给杀一回,躲开的,又没几个能逃得过崔安“毒手”的,就算是再一次侥幸活下来了,最后还有马岱和甘宁他们呢,所以真能在这四个人手里活下来的,那得是什么样儿的士卒?而且不要忘了,

    可不单单只有他们四个将领,还有几千兖州军士卒呢,所以这个事儿……所以说他们四个人这么一走一过,真没有在他们四人手底下活命的兖州军士卒。就算当场没死,可过后也挂了,就是这样儿。可四人的最主要目的,绝对不在兖州军士卒,因为他们人再多,其实也就几千人,但是己方如今追击的人,也有那么多,所以何惧他们?不过四人都想过了,九成九

    是追不上人家满宠了,所以杀点儿兖州军士卒,也算是有所慰藉了吧。因为张任他们还没回来,所以马超暂时没等那么多。除了需要所有人在,他要说的话,他没说之外,其他方面,不需要所有人都在场的事儿,马超基本上都给做完了。比如说见见所谓的大汉官员,和他们说几句,比如说听一下城内百姓都是如何反应。毕竟这个时候不是晚上,是白日,所以这出

    榜安民后,马超自然是要听听手下汇报说一下百姓都是什么说法。这还别说,对于凉州军占领了弘农,百姓都没什么抵制不满的情况。毕竟前些年,在兖州军之前,可都是凉州军占据的这儿,而且凉州军可以说是很得民心,这个是没错,至少比兖州军强。所以百姓当然不

    会说凉州军什么了。哪怕满宠最后都把钱粮分给了百姓一些,可依旧是没拉拢多少民心,至少他们是不能和凉州军相比的。这个第一,他们才占这儿几年,如何和凉州军相比?第二,那就是他们这给百姓钱粮,才做了这么一次,可你要知道,凉州军每个月,都给百姓多少东

    西,所以兖州军真是不能比啊。但是满宠给老百姓东西,他也确实,没指望他们对己方有什么民心归附之类的。毕竟最后城池都让凉州军给占去了,这自己还能怎么说?哪怕民心再高,可弘农城却已经不属于己方了啊。并且自己不过就是想不给凉州军留下什么,而不是说要拉拢人心的。所以对满宠说来,这没有那个意思,而且他也知道,己方在这个上面,是真

    不能和凉州军比啊,所以是吧。马超这边儿,该处理都处理完了,就差和所有人总结了,这个时候,马岱甘宁他们,是最想回来了。马超都不用问,看他们表情就知道,根本就没碰到满宠。再说了,真要是给满宠擒住了,或者是伤了对方什么的,那么他们刚进屋就得和自

    己说,而不是一副这样儿的表情了,是吧。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追击了敌军,所以马超对两人说道:“伯瞻、兴霸,一路辛苦,快坐!”两人一听,都是苦笑了一下。如果不是说了解自己主公,这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人了,换成一个陌生人的话,两人都得火儿。毕竟这

    话如果是一个陌生人说出来的话,两人就觉得这是在讽刺他们。不管对方的用意如何,两人都会如此认为。不过因为开口的是马超,是自己主公,所以两人不会有这样儿的想法。再说了,自己主公不会那么做。而且自己主公真要说是讽刺你的话,那确实,就不是这样儿的话了,这个他们都清楚。两人谢过后,都是赶紧坐了下来。往对面和前面一看,都知道,自

    己两人果然是先回来的。而张任和崔安,他们还没回。两人自然是知道,他们俩都去追击敌军了,他们没看到张任,但是这事儿必然啊。而确实是看到了崔安一个影儿,毕竟崔安宝马那速度,所以他们看到了一个背影,对方就没影儿了。所以说这个速度要多快,是吧。结

    果两人还没说什么呢,崔安就已经回来了。马超依旧是让崔安坐下,众人是一起等张任。这个时候他们都清楚,绝对不是说张任追着敌军就不回来了,实在是他估计这个时候,就在回来的路上,但是张任和别人都不一样儿。说起来回来的三人,都知道自己主公是有话要说,所以没什么希望追上满宠了,他们就马上赶回了。但是张任,他绝对不会是这样儿想法,毕

    竟他是不服马超,不想拜马超为主,所以在这个事儿上,他能和三人想法一样儿吗?而张任是马上就回来了,就一会儿的工夫,马超也是赶紧让对方坐下。这个时候,是所有人都在,所以他是对众人说道:“各位,经过我们的努力,今日终于是破了弘农城!”众人看自己主公的心情不错,显然是非常高兴,要不然的话,不会第一句就是这话。所以他们也没忘了,赶

    紧说道:“恭喜主公!”众人是齐声说道,这个时候倒是说了一句很少说出来的话。马超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为了战事,各位都辛苦了,尤其是张任将军,确实是劳苦功高。各位的功绩,我都已让人记录在功劳簿上,等司隶战事结束,一并封赏!”众人闻言,

    齐声道:“多谢主公!”马超微微点头,然后继续道:“我军想来赏罚分明,所以这是各位应该得的!今晚我摆宴宴请各位,到时候各位别忘了过这儿来!”“诺!”众人是再次齐声,然后马超就打发他们走了,唯独是留下了郭嘉,显然他还是有话对郭嘉说,不过没话对众人

    讲了。郭嘉这个时候,他心里也想过了,自己主公留下自己,这如今也只能是为了一件事儿,所以他做到了心里有数。此时就听马超说道:“唉,奉孝,如今兖州军已退,满宠他那人,却是没给咱们留下点儿什么东西,不过这事儿都小事儿,对我军无任何影响,可我军如今的人马……”郭嘉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心说果然,然后只见他说道:“主公,这如今我

    军人马,还不足以拿下雒阳,所以嘉建议还是赶紧从长安调兵为上!”马超闻言点头,心说郭嘉和自己一个想法,不过……他还没接着问呢,就听郭嘉是再次说道,他其实也知道自己主公的那点儿想法,“主公,嘉觉得,可以让张绣将军,带领五万人马,直奔函谷关!”这

    就是郭嘉的想法,他觉得自己主公八成能采纳,因为这里面的事儿。就说张绣,也是很久没出来了,关键是其人以前也算是一路诸侯吧,可以这么说。而后来他投靠了己方,是后来的,而且关键是他和张任还有赵云他们走得很近,师兄弟,能不近吗?所以这个时候让他过

    来,郭嘉认为是很合适的,毕竟自己主公可是要张任拉下脸来,拜自己为主,这个也很重要啊。这进攻兖州军司隶的地盘,第一是要夺取地盘,第二就是让他张任改变想法,郭嘉都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当然之后还有第三第四什么的,不过那些都没这前两个来得更重要啊,是吧。所以郭嘉清楚,不过对张任的事儿,他不会多说,就是自己主公如今问什么,他才说

    几句,不问,他也不会多说就是了。马超一听,是不住点头。还真别说,郭嘉的建议,他自认为是最好的。长安不是没人,那人才自然有,但是到底让谁来,其实是个问题。至少在马超这儿,他就只能让一个人来。他和曹操不一样儿,在马超看来,带兵攻城的将领,就那

    么一个,所以其他人的话,基本上就没太大用了。所以让那么多人去,做什么呢?在长安,不挺好?而且那地方不会说丢了性命啊,可这战场上,刀枪无眼,所以这多危险啊。你看曹操就不是这么想法,他认为自己带去所有人,自己可都给了他们机会了,至于说你们能不能

    把握得住,那就是你们的事儿了。至于说我的话,可是把机会什么的,那都给你们了,自己这个当主公的,也算是做得可以吧。但是马超可没这个想法,他认为立功的话,你怎么都会有机会的。毕竟自己也不是说从来都是任用那么一个人,或者说是那么几个。是,很多时候,自己带去和自己一起征战的,就那么几个,可自己委派的任务,基本上都是分配了下去,

    虽说不是平均分的,但是哪个人都是有事儿做了,这个就是自己的作为。所以马超和曹操,确实,在这个上面,还是很大不同的。此时就听马超对郭嘉说道:“既然奉孝如此谏言,那么就依奉孝所说,让张绣带兵去函谷关!”当然让他直接去函谷关,可绝对不是说让张绣接

    手函谷关,而是让他兵出函谷关,直奔雒阳!虽说这个还有距离,并且中间还有其他的县城,不过这个事儿真就不算是什么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