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为对方那武艺,可比自己将军要高啊,所以这个……看着满宠逃跑,张任确实是非常想追,却一下就被兖州军士卒所阻拦下来,就是那些断后的,他们可知道,不能让张任追上自己将军!张任此时心里是这个着急啊,他也知道,如今就是拼度了。这个满宠和徐晃还不一样儿,因为是徐晃的话,那他早带兵跑了,你知道消息的时候,其实都已经晚了,人家早

    跑远了。可满宠不是啊,刚刚还在城头指挥士卒作战呢,结果如今却是已经下了城头。不过自己被这么一耽误,估计是再也追不上对方了。所以哪怕这个时候张任已经是摆脱了围攻自己的那些断后的兖州军人马,但是此时他还没下城头,正在往下跑,而满宠却早已经上了

    战马,直接带着己方士卒就奔向了城门。当然他可不是往凉州军进攻的方向去的,而是往相反的方向跑,这个是一定的。往凉州军进攻的方向去,那不傻吗,满宠能那样儿?对他来说,只要己方断后的人马,拖住张任一会儿就行,自己就能逃出升天啊。带着己方士卒,去

    雒阳!如今城门已经被破,己方是大势已去了,满宠不会再耽误什么,因为己方这几千人,如何能抵挡得住人家好几万。所以这个时候,他自然所想的就是带兵一直跑去雒阳。而在这之前,他是早已安排好了士卒,提前就给己方怎么都拿不走的那些钱粮,直接就分给了老百姓。因此,这个时候,除了他带走了一部分粮草和钱粮物资外,其他的,弘农城真就是什么

    都不剩下了。满宠自然不会给凉州军留下什么,那资敌行为,他这辈子都不能去做。因此,在满宠守御的城池中,他败了,带兵撤退,就不会给敌军留下什么。别人的话,那都没准,既然有像满宠这样儿特别看重如此之事的,那么自然也是有和他不同的,不怎么看重这个事

    儿的人,这不都很正常了。城门一被攻破,马心说,好!然后赶紧是举起湛卢剑宝剑,大喊道:“全军冲锋!”随着马一声令下,早已准备好的凉州军将士,就一窝蜂冲向了弘农城。多少人可就等着今日这个了,尤其是崔安,那等得可真是花儿都谢了,可他没办法啊,

    这辈子他都不想带兵攻城。守个城的话,还可以,这事儿他又不是没做过。但是你说让他去带兵攻城,那还不如杀了他,他觉得带兵攻城,比杀了他都难受。所以这看到城池城门被己方攻破,自己主公是马上就下令全军冲锋,崔安是第一个就带马冲过去了,当然,跟着他的那些士卒,动作也不慢。马不在意这事儿,又什么属下过自己了,这自己都没带兵过

    那么快,他崔安都跑自己前面去了。马没这想法,既然他都说了全军冲锋,那么也不是说就非得他们迁就自己,跟着自己后面什么的,那不是马性格。对他来说,你愿意这个时候抢在最前面,就在前面。不愿意或者有其他想法的,那么就随便吧,只要是对己方有利

    有好处的,马从来都不会太过于计较,因为没大用。所以崔安跑在最前面,马对此也不过就是一笑而已,自己没觉得有什么的。不过也就是他崔安这样儿,其他人,那可都是紧紧跟随马。对他们来说,这如今这个时候,在城门外,不重要。等带兵进城之后,这就是随便挥了,各自带兵去作战,不用想在自己主公前后的问题。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可真不

    会说像崔安那样儿就是了。所以这个时候凉州全军冲锋,就是崔安在最前面,然后马是带着众人在后面,都向城门而来。其实众人自然是都知道自己主公和崔安的关系,而且崔安那个人,也确实,他能那样儿,真是很正常啊。不过自己这几个,那就真是别和崔安相比了。这个也真不是说他们就什么都不敢做,主要是他们和崔安不一样儿,可以说崔安是没太多

    顾虑的这么一个人,但是他想法再多,能和郭嘉他们相比吗?所以这个就是问题了,崔安基本上就是想法简单,所以他也能轻松点儿,可众人不同啊,哪个想法不复杂呢,都是想不少,这样儿。崔安是直接就带兵杀进了弘农,这个时候城门口是早就没有了兖州军士卒的影

    儿。毕竟凉州军的大军都进来了,他们哪儿敢和凉州军大军死拼。说起来他们是要追满宠去,当然他们属于距离远的,落后的,所以凉州军自然是不会放过他们了。不过显然,漏网之鱼,那还是有的,但是崔安这一带兵进来,基本上跑得慢的,都被他带着凉州军士卒给咔

    嚓了。张任这个时候也骑上了战马,向满宠追去,不过已经是有段距离了。而崔安带兵进城,他这确实,就跟虎入羊群一样儿,兖州军根本就没人挡得住他。而且他们的人,其实没多少了,是越来越少,所以崔安对他们这些小喽啰,而且还这么点儿人,他是真提不起什么兴趣儿,因此,他也是直接就向满宠追去。他是看不到满宠了,不过张任后面还有己方士卒

    跟着,所以崔安自然是清楚,他们往那个方向去,是做什么。而别看崔安是落后了不假,但是他那度快,主要是他战马是宝马,这个别人都比不上。张任的战马不过就是兖州军的一匹下等战马而已,人家满宠这个时候所骑的,都是中等战马呢,所以张任这个从战马上,

    他就是落后的。当然了,他们和崔安相比的话,那他们都落后了,毕竟崔安的黑云,那可是宝马啊,和马那白狮一样儿,都是宝马良驹,不是他们那普通战马所能比的。而后带兵入城的马众人,除了马郭嘉他们,还有个别将领,其他像甘宁、马岱他们,都是去追击

    兖州军了。对此,哪怕马知道,他们最多也就杀点儿兖州军士卒,差不多就这样儿了。不过马却也没有说打消他们的积极性,说什么穷寇莫追,不让他们去。至少在弘农这儿,马真是不能也不会那么去做就是了。什么时候,用什么办法,有些地方,或者说绝大多数的城池,破了之后,马都不会让人去追。不过这如今的弘农城,确实,拦着他们不行啊。

    毕竟己方这司隶的地盘,被兖州军占据多久了?所以这个时候,你要让他们一个人不去追,他们心里能好受?可以说身心都不会好受,不管是己方士卒,亦或是己方的将领,都是如此。看看他们这个态度,其实就不能明白点儿什么了。很多时候,必须要承认的就是,如果说

    你真是让己方将士都好好泄出来了,那么哪怕你就说不让他们去追,都没太大问题。可显然,马很清楚,哪怕如今己方在弘农都战了那么多时日,可己方的将士,还是没能好好泄一下,所以你不让他们去追,这个真是……因此,马还能不清楚如今什么情况吗,所以他是不可能去多说的,哪怕最后的结果,他们是追不上满宠,最多杀点儿落后的兖州军士

    卒,也就是这样儿了。所以马是没拦着他们,对他来说,既然几人都想追,那么就让他们去吧。反正最后追不上,也是他们自己,和自己关系不大。而且他们追到一定程度,追不上,那么就该回来了,就是这样儿。说实话,自己确实是不会担心什么,至于说满宠来个埋伏什么的,这个在马看来,他自己自身都难保了,就一味想要带兵跑,还有什么埋伏?而

    且最为关键的是什么呢,最重要的,就是他们缺兵少将,所以就别说是埋伏了,这直接能活着跑到雒阳的有多少,这个都不好说啊。当然了,在马的认为中,这己方只要不是说穷追猛打,那么兖州军自然是有机会回去不少人马,可一旦己方对他们真就是紧追不舍的话,

    那么追不上满宠,这个没错,不过多杀点儿他们士卒,这个也并非就没可能。不过马也很清楚,这个己方应该会选择前者,因为他们不是奔着兖州军士卒去的,而是为了满宠。如果说能生擒其人,那么是最好不好,可连个影儿都看不到的话,崔安他们几个,凭马对他

    们的了解,他们会早回来的。凉州军在弘农城里和城头,就只是厮杀了一会儿,可以说马大军进城之后,基本上这个战事就已经结束了。本来吗,这在弘农城的兖州军士卒,都没几千了,九成还被满宠给带走了,所以剩下的,也就是十分之一,那么被几万人,分分钟不就给秒掉了吗。所以其实崔安他们去追满宠了之后,战事基本上就结束了,然后马是带着

    众人去了太守府,这个还是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去太守府,然后清点府库,见弘农城的大汉官员,每一次,不都这样儿吗。不过府库就不用清点了,粮草物资基本上都没有了,还有的就是实在拿不走,或者说满宠根本也不想拿走,老百姓也更是不可能要的,像是城防了,

    兵器了,这类东西。不过这些东西,满宠让己方士卒,能破坏的,就尽量破坏,实在不行,那就真没有办法了。比如说檑石,这个东西你怎么破坏,不是说这东西你破坏不了,可有那工夫,有那时间,还不如做点儿别的,真的。而除了这样儿的东西之外,其他的,基本上都

    没有了。马听士卒禀报,就是他心里,也不得不说个服。真的,就这么一点,在这个上面,他服满宠,果然是够狠。为了不给己方留点儿东西,什么都没了,除了像檑石,那实在没办法之外,其他的,都没了。真是,这事儿在马攻城战事,就只有他满宠这么做,做得这么干净利落,让己方得不到什么好处,所以马能不服吗。要说兖州军都他这样儿的将领,

    那么己方想要灭他们,可确实是,比之前难度还要大啊。不过还好,就是兖州军众将,不是所有都和满宠一样儿,这么绝。至少有人不管这事儿,而还有人虽说也管,可没满宠这么狠。可以说整个兖州军上下,最狠的,就是这个满宠了。当然,这个所说的狠,主要说是在

    这个城池府库这个方面上。至于说其他方面,这个倒是都不好说,不是所有方面都这样儿,个别,个别如此。因为凉州军的经济条件,所以马确实,可以说破了城池,他最不在乎在意的,就是府库这方面的事儿。因为己方一点儿都不缺这个,平时的话,有什么东西,基本

    上都赏赐给士卒,所以马会在意这个吗?只是满宠作为,他是又见识到了,依旧是心里佩服,至少说在这个上面,他是真佩服,没什么说的。所以最后这其实还是那话,那就是曹操是亲自任命满宠,让他来这儿,确实不可能没点儿原因,而且一下就是好几年,可见曹操对其人是如何器重。要不然的话,不会让满宠来,让别人来行不行,毕竟兖州军的将领,那

    不是多了去了。至于说中途换主将什么的,别说曹操知道这个事儿,基本上就别碰,碰了就影响不少。就说满宠在弘农,他的所作所为,其实都让曹操满意,所以他自然就不会说去换个人什么的。就这样儿,满宠从到弘农来,就一直到了如今,这都好几年了。而且也不得

    不说,其人和凉州军,那是久打交道,都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曹操也是有用意,毕竟他和凉州军熟啊,这整一个比较熟悉凉州军的,防御他们,自然是有不少好处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