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毕竟还是那话,有些事儿,必须马这个当主公的亲自过问,亲自拍板儿,而且他是必须要知道的,这个必然。而别看马放权确实是不少,哪路诸侯都如此,但是该他处理的事儿,从来都是他自己整,这个也是必须的。其实别是他了,就是曹操孙策他们,那都是一样儿的。基本上那些事儿,七成都是属下去处理,这个没错,但是剩下的三成,必须是他们当主

    公的,亲自过问,这个是必须的,一定以及肯定的,话从来都是如此。哪路诸侯不都是这样儿嘛,所以也不单单是马如此啊。而马是不用想直接就睡觉什么的,但是在别人不来打扰自己的时候,自己确实也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谁闭目养神就不是好休息呢,其实

    真是,这个是没错的。而这个时候,马除了休息外,他也确实是不会多想。在战场上,自己都为了战事,也算是劳心劳力吧,这自己这时候可算是回到了大帐,好不容易有了休息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至于己方攻城战事的事儿,虽马还不至于一下就给

    抛到脑后,但是确实,他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去多想这个,因为马觉得也没什么大用,更是没意义。而如今该头疼的肯定不是自己,而是他满宠啊,所以……凉州军之后是一连十日进攻,可以凉州军从基本上是不占什么优势,到了如今,能稍微占那么点儿优势了。至少每一次,上到城头的人马,都比之前多,这个难道就不是优势吗。而张任表现也是越来越

    好了,至少在城头,能支持更久点儿,当然了,这个和凉州军士卒在城头多少是有很大的关系,不过也是他张任表现不错,如此。所以马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如果还有的话,那么就只是己方伤亡情况,不少,所以这个事儿,足以让马心里不满了。但是真不满,

    也没什么大用,至少他没办法就真让己方一下就减少了伤亡,那除非是不攻城了,没有伤亡,不过这个就别想了,是吧。而满宠此时则是在想,这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结果他一想,终于是想到了,自己所忽略的,其实就是凉州军夜战!这都已经十多日了,但是马却

    一直没让凉州军和己方夜战,这个绝对不是他性格,满宠当然是知道。所以结果他是想到了,马也已经让己方士卒开始了夜战,这今日是第一次,至于以后还有没有,那谁也不知道。不过今晚,确实是凉州军这次来弘农的次夜战,满宠则是严阵以待,他知道,在夜战这上面,己方可不如凉州军,所以自己要是再不好好守城的话,很容易就吃大亏啊,毕竟

    人家擅长这个,而己方可不擅长。所以人家是用人家的长处,来对付己方的,不能就是短处,但是和人家凉州军相比的话,那不就是短了,所以这个……但是即便如此,对满宠来,他也没什么可惧怕的。是,这个是己方不擅长,而对付一个擅长这个的敌军。但是怎么

    呢,即便如此,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真起来,兖州军在夜战的经验,其实也不少,但是分和谁比,要是和江东军比,他们这个方面,那自然是强。可要是和凉州军一比的话,那么他们就是弱了,就是如此。和弱的比,你强,和强的相比,你弱,这就是如今兖州军在夜战的情况。他们绝对是比江东军强,比他们厉害,可却也是比不上凉州军,如

    此。马下令,而张任带兵进攻弘农,夜战开始了。起来张任之前夜战函谷关,他都没现在这么紧张。不是他害怕,而是实在他这压力不。别看满宠武艺是不如徐晃,但是其他方面,他可绝对就不比徐晃差多少。尤其其人还有个二流谋士的脑子,这个就不得不,张任没遇到过这样儿的对手。起来如果真有选择的话,他宁可选择像徐晃那样儿的,哪怕就

    是一员大将,他都认了。不过对付满宠这样儿的,二流将领,而且还有个二流谋士的脑子,张任心里觉得,这自己压力太大了。起来他满宠除了武艺不如自己之外,张任都没现自己比人家还要厉害的地方。所以他也不得不承认,人家兖州军果然是人才济济啊,就是马,

    他都承认这个,他也清楚,真起来,兖州军绝对是人才众多,比己方还要多那么点儿,这个马很清楚。毕竟曹操是什么情况,人家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就冲这么一点,投靠人家的,就比自己多,就是这样儿。起来有一个皇帝在手,好处确实是多,不过打死马,

    他都不想要。毕竟比起那些好处来,马想更多的是麻烦。是,有了皇帝,天子在手,好处是多,但是马一想到刘协总给曹操找麻烦,他就一点儿都不想要这么一个皇帝。起来马不光是不喜欢刘协这个人,觉得他是太无情,所当帝王的,都那样儿,可是你怎么也得差不多吧,毕竟如今这个时候,大汉都这样儿,你还是那么无情,实话,马确实是看

    不习惯。但是他身为臣子,不可能多什么,而且他更厌恶刘协,所以更是不可能和他多什么了。因此,怎么马都没那个想法,把刘协给整到自己这儿来。如果他有这想法,那么当年他绝对比曹操度快,给刘协整到自己这儿来。但是马从来都不想,因为刘协是

    麻烦。是,马不怕麻烦,这个没错,但是他绝对不喜欢麻烦,这个也是对的。所以,刘协在曹操那儿,马觉得最好,反正只要不在自己这儿,那就比什么都好。是,有刘协在,那好处多,但是马想要的不是那些好处,他想要的,就只是清静,是自己能这儿能安静点

    儿,就比什么都好啊。但是你要给刘协整来,那么就再也不会平静了,马真不想那样儿。而且他也很清楚,自己是厌恶刘协,而他刘协呢,对自己印象也不怎么样儿。起来自己在刘协那儿,基本上和曹操没太大区别。甚至在有的方面,可能还不如曹操呢,这个马都清楚。其实一想也是,自己更看重的是刘辩,虽刘辩这个人,他不适合当皇帝,但是马挺

    喜欢他,要不然也不至于给他救回到凉州了。是,这里面有他母亲的原因,但是更主要的,还是马看重他,觉得这么一个孩子吧,自己能救他的话,当然是要尽力而为了,就是这样儿。如果换成是刘协的话,那么他什么样儿,马都懒得去管。爱怎么怎么地了,就

    刘协那人,马只要看到他,就烦,从来都是。但是他也承认,刘协没赶上好时候,要不然的话,他会是一个还不错的皇帝。怎么呢,赶上东汉末年,他父亲刘宏给他留下的,已经不能是烂摊子了,比烂摊子,还不如,这就是马所认为的大汉,真就是千疮百孔啊。所以他刘协还能有多大本事,把大汉整好?他绝对无力回天,也没有力挽狂澜的本事,尤其

    他的对手都是谁,不用多了,就一个曹操,他都斗不过对方,所以刘协这辈子,确实,也算是挺可怜了,马也那么认为。但是虽如此,却总也改变不了其对刘协的厌烦,这个从来都是。毕竟一码是一码,刘协可怜,马是认可,毕竟当皇帝的,他都那样儿了,自然是挺可怜。但是同样儿,马认为他也是可恨的,至于为什么,那原因太多了,马都不

    愿意再多,真是。不过不管怎么样儿,哪怕是到了如今这个时候,天底下,民心还是向汉的,这个一点儿不错。别看大汉是风雨飘摇,都要被灭了,但是老百姓不会多想什么,依旧是在大汉的统治下生活。怎么大汉都四百年,确确实实,对老百姓的影响不,这个是

    肯定的。抛开奴隶制时期的周朝,就属大汉这在历史上统治时间最久,当然了,大汉是整个西汉加上东汉,到公元二二〇年,这个是没错,连王莽时期都算上,这个是历史上承认的大汉。所以汉朝的影响力,其实是很大的,这个一点儿都没错,因此,如今这个时候,三

    路诸侯,可没一个人有称帝的心思,是想都没有想过。看看袁术袁老二,直接拿个玉玺称帝了,看着就是个傻,可袁术真不是那样儿的傻,他是有原因的,还不就是为了过袁绍。结果他的目的是达到了,他也挂了,因此,最后还是让人看成是傻,没办法,他做的事儿,基本上九成九的人都理解不了,确实,袁术那个人想法,一般人,基本上都理解不

    了。所以这么一个敢称帝的一路诸侯,都被灭了,那么其他人,之后真没谁了,至少诸侯中,谁敢。而如今曹操他们几个,都没这想法,因为时候没到啊。时机不成熟,你想什么,其实都没太大用,不是吗。至于刘协,他一天是最头疼的,没办法,自己就是个傀儡,没

    太大用,曹操就为了个名,为了他自己为了他们兖州军能得好处,才拿自己当个傀儡。真要是对他们没什么用了,自己不能带给他们多大的利益了,那么自己也就快死了,自己太清楚了。不过有曹操在,基本上自己死不了,但是曹操不在了,他儿子继承他的位置的话,那

    自己就危险了。刘协从来都清楚,曹操是曹操,他儿子是他儿子,除了他大儿子曹昂,这个人还行之外,其他几个,他们要继承曹操的大业,那么自己就只有身死一条路了。至于要真是曹昂继承他父亲大业的话,自己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刘协啊,他可真是,他可不傻,非但不傻,还比较有头脑,至少他的想法,是真心没错的。曹操在,怎么都不会杀他,这个

    是肯定的。但是曹操不在了,除了他大儿子继承他的位置,那样儿的话,刘协有活命的机会,其他几个,他是半点儿机会都没有。曹操对自己几个儿子的认识,他其实很清楚。他最喜欢的,就是大儿子曹昂。要曹丕,他最像曹操这个奸雄的性格,可以曹操的那性格,

    在曹丕那儿,他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而曹植呢,他是有越自己父亲的文采,这个绝对是,没的。而曹彰则有越曹操的勇武,那武艺一流,确实是非常不错。曹冲有过其父的智计,非常聪明。可以曹操主要的几个儿子,各有特点,但是曹操还是最喜欢曹昂。

    哪怕他也是很喜欢曹冲,但其实他最喜欢的,还是长子曹昂。曹昂在前面所的那些方面,他也就是个中等偏上,差不多就是这样儿,没什么特殊特别的。但是唯独,就是在对大汉的心思上,曹操觉得,自己儿子,很有自己的这个个性。就是其他人,在曹操这个位置上,之后刘协是一定会死,但是唯独曹昂处在曹操位置上的话,刘协他死不了,所以曹操很清楚自

    己几个儿子都什么样儿。在对待大汉态度上,就这个长子,基本上就和自己一样儿,而其他的几个儿子,都对大汉没什么忠诚。对此,曹操也不了什么,毕竟自己这个当父亲的,都让人成是“曹贼”,自己还能怎么样儿?实话,曹操自认为这辈子,绝对没对不起

    大汉,是,自己有时候做事儿,比较绝,但是所处自己这个位置,能不那么做吗?光看那些的话,那自己确实,就是“曹贼”,可自己为了大汉,是做了多少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