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先生,我军来此也有一段时日了,可是却不知何时我军才能与敌军一战?”

    张温的大帐中,众人都在那儿讨论着。而此时在韩遂的大帐,他也是同样向成公英询问着。韩遂虽然也是名士不错,而且名声比成公英还要大,但如今成公英作为他的谋士,他自然很多都是听成公英的,而且如今的韩遂,基本上事事都要询问成公英一下才行,已经是习惯了。

    成公英听后则是一笑,“主公不必着急,此事过几日再说!”

    韩遂闻言心想,反正成公英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没什么大失误就行。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本事其实不如成公英,至少在战场,谋略之上,成公英就绝对比自己强,而这个韩遂他也是不得不承认。所以韩遂觉得,战场之上,自己就听成公英的没错。

    结果这样儿就比较有意思了,因为如今叛贼和汉军两方正对峙着呢,可谁也没动手,所以此时两方就会像商量好了一样,都是异常平静,而不会引发出什么战斗,就像是彼此休战了一样。可要说胜利当然谁都想胜利,这个从来都没错。不过虽说可能会是先下手为强,但没有一定的把握,目前是谁也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生怕一个不小心,没准最后就可能到了那万劫不复之地了。

    “先生,如今非是我心急,先生当知,遂手下的那些个估计此时比我更是心急啊!!”

    韩遂是苦笑了一下,然后对成公英如此说道。成公英听了也是无奈一笑,作为韩遂帐下唯一的一个,同样也是一个比较有眼光有谋略的谋士,他当然知道比自己主公更着急的人那就是他手下的那些个了。自己主公嫡系的人马还算可以,但主要就是之前北宫伯玉、李文侯还有边章他们手下的那些人。那些人不管是迫于韩遂的势力也好,自己身上的压力也罢,反正都是因为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所以最后这才和韩遂混到一起去了的,而这点成公英心中自然是清楚得很。

    作为一个普通的士卒来说,这些人敢跟着韩遂一起反抗朝廷,无非就是为了在乱世能混口饭吃,至少还不至于饿死。反正当兵吃饷,当兵吃饷的,其实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嘛。但温饱之余呢,要是再能多捞点儿好处,那样儿的话自然就是更好的了。所以羌汉的这支叛贼队伍,确实是非常非常喜欢去劫掠,尤其是攻下一个城池后,对城池展开洗劫,而那个情形基本就和蝗虫过境其实也差不了多少。但这个只是第二重要的,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当然还是解决温饱的问题。所以最重要的那个才是最关键的,而第二重要的,和第一重要的比起来,那确实还差了很多,所以普通的士卒不是那么太心急什么,反正只要有饭吃就行了,这个才是最重要不过的。

    反正最底层的士卒是这样,但韩遂的手下可不是如此。韩遂手下自然不是普通士卒所能比的,随便拉一个出来,无论干什么也能混个温饱,所以他们所追求的自然也不是普通士卒所能比的。尤其是之前北宫伯玉、李文侯还有边章他们几个手下的那些,之所以他们都投靠了韩遂,那自然也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跟着韩遂干,能得到应得的利益,还有得到更大的利益。而那是什么大的利益,自然就是更大更多的权利,还有财物美女等等,无非就是这些。

    可如今韩遂面对着汉军一直也都是按兵不动,这时候手底下的人心中就难免会有其他的想法了。当然有想法是有想法,但却不一定就会有什么大动作小动作。而且毕竟也是刚刚投效到韩遂的帐下,所以这些人也不好去太多表示自己的不满来。但韩遂他是什么人,老奸巨猾的人了,而且作为主公,他自然也明白手下人的那点儿想法,所以今日他是特意问问成公英,到底何时才能和汉军一战。

    “主公之意属下都明白,不过之前属下也已说过,不出几日,我军必会与汉军一战,到时主公就不会如此了!”

    听了成公英的这句话后,韩遂是笑着点了点头,如今成公英都这么说了,那么自己自然就再没什么说的了,反正一切都听他的,错不了。

    “想必先生应有破敌之策了!!”

    韩遂对成公英比对自己还有信心,当然这个信心不只是说建立在成公英的名声上。而从之前灭掉北宫伯玉他们一事上,韩遂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什么才叫“盛名之下无虚士”。你看看人家,不说是弹指间敌人灰飞烟灭吧,但确实算是很轻松地就让自己达成了一直以来都想达成的一个心愿。这就是智谋之士啊,所以此时可以说他对成公英那确实是相当地有信心。

    而成公英听后,他则是苦笑了一声,“主公,非是属下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如果是在平时的话,属下确实还不会把汉军太看在眼里。可汉军董卓董仲颖手下却有一谋士,姓李,名儒,字文优,此人颇有智计,非是一般可比啊,而想来主公必然也听说过此人的!”

    一听到成公英提李儒的名儿,韩遂脑袋就嗡了一下,不提还好,一提李儒,他这头就疼。

    想当初自己答应北宫伯玉和他一起起义了之后,一路上都是顺风顺水,而自己的势力可以说也是越来越大,那真是如日中天。而之后又连败了前凉州刺史耿鄙、朝中的名将皇甫嵩还有那孙坚,而本以为兵进司隶了之后能一举夺取长安,然后威胁雒阳,之后等皇帝妥协,然后给自己个好的安排。但结果却是没想到啊,没想到,最后居然是栽在了扶风的美阳。大败啊,最后要不是自己的女婿阎行还有那些残兵保护着自己逃跑,最后没准自己连命都得没了。

    韩遂到了现在也还不知道,要是没有董卓,而董卓他也没有那么大的私心,那么他也许早就该没命了。

    虽然那次的大败和天象有些关联,但与其说是败于此,最后败在了汉军的手里,还不如说就是败在了李儒李文优的手中。最后韩遂也已打听过了,那当晚的一切就是李儒的主意,最后汉军才出兵夜袭的。所以不得不说,李儒他确实是抓到了一个最好的战机,然后己方就这么败了。

    韩遂是不甘心,他是一点儿都不甘心,可这又有什么办法,败都败了,这个结果是无法改变的。但是他这次卷土重来,那是无论如何都要大胜的,李儒有本事是不错,但自己如今有成公英,所以谁胜谁败还不一定呢。而韩遂此时也很有信心,他相信,胜利的那个会是自己的一方,而不是汉军。

    而此时一听提到了李儒,韩遂忙说道:“唉,原本以为,我对李儒李文优其人已经算是比较重视了,但从最后的结果来看,我其实还是没有足够地重视啊!!”

    当时的韩遂,何尝又不是轻敌了呢。从凉州到司隶一路顺风顺水,一路实在是太顺利了,以致于韩遂虽然重视了李儒一点儿,但也没有做到足够地重视,而他都已经如此了,就更别说北宫伯玉、李文侯还有边章他们几个了,要说那三个其实还不如他韩遂呢。

    “主公,李文优此人,决计不可小看了。而汉军有此人在,却是胜过十万大军啊!所以此时别说属下没什么好主意,就算是有破敌之策,如今面对李文优如此的对手,属下也是不敢托大,因为谁知能不能成?”

    成公英倒是实话实话,一点儿假话都没有,而他本来也不是那种虚伪的人。他倒不觉得如此是打击韩遂,因为如果韩遂这么轻易地就会被打击到的话,那么他就不是韩遂韩文约了,更不配做自己的主公。

    而自己一番话的意思就是,让自己主公更加去重视李儒此人。而战场之上,其实都是瞬息万变的,那变数实在是太多了。这么说吧,一般来说只有你想不到,而却不会有不会发生的。所以哪怕此时你说你有万全之计,但也不是说十成把握能成的,就算是九成九吧,可最后没准就会因为那一点儿的变数而功亏一篑了。但同样的,也许你就只有一成的把握能成事,但之后没准一切都往对你最有利的方向在发展着,而最后也许你就能成。

    而韩遂在听了成公英的话后,他觉得自己还是有些想当然了。此时实在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如今自己手下有成公英这么个非常有谋略的谋士是不错,但人家汉军那边儿也有啊,而且感觉应该比成公英还厉害。所以胜败绝非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可不是自己想什么就是什么的。

    又过了两日,韩遂把他所有的属下都给召集到了一起。毕竟是要和汉军开战了,那么一切准备都得做好,至于手下的人该怎么去做,自然也都得给让他们说好,安排好。而这几日,自己和成公英也已经想好要如何去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