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己方鸣金,张任是无奈带兵撤退了。他也知道,这马超还是给了自己三次机会,这如今已经是没有了,那么也只能是鸣金收兵。不过看今日的时辰,这自己绝对是没昨日表现好,因为今日鸣金比昨日要早了那么点儿,所以这个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不过这个时候张任的想法也就是一闪而过而已,他也没再多想,反正想再多,张任也知道没什么用,所以还是,带着

    己方人马,跟着马超回了己方大营。而在中军大帐中,马超确实是没表扬张任,这个必然。当然,他也没说对方什么。主要是张任比昨日表现不好,但是好歹他今日三次也都上到城头了,所以谁都说不出来什么,这个很正常。如果说他没昨日表现好,而且都没上到城头,那

    么都不用马超多说,自然就会有人站出来,告他张任的状。但是如今没有,因为没有那先决条件啊,如果说张任做得不好,那么有人自然是有话说。不过人家做得不错,那么你还能多说什么?是,自己主公今日没表扬对方,可也没说他什么啊,这个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因

    此,自然也不会有其他人说什么,因为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大用。对于张任今日表现,马超是没说什么,主要是他觉得自己也不应该说什么,没什么可评价的。不过今日张任如此,其实也算是在马超所料之中。毕竟昨日是昨日,今日是今日,满宠不可能说就让他们兖州军士卒都一个状态。而昨日,其实他们士卒表现并不是说太好,但是今日嘛,马超确实承认,

    他们表现真都不错。至少今日比昨日强,这个是肯定的,毕竟昨日张任是什么情况,马超清楚,而他们兖州军呢,马超也知道。是,昨日情况,张任依旧是被逼退了三次,但是这个事儿并不是这么看的。反正昨日,比今日鸣金的时候要晚,这个是马超所看到的,所经历的,

    那么就是说昨日张任表现,比今日要强,而其实也是兖州军士卒今日表现更好。反正在马超看来,兖州军士卒要是每日都如此的话,那么己方还真是,破不了这个弘农城了。但是显然,兖州军能一直表现这样儿吗?所以说不能如此的话,那么就是己方慢慢会占优,最后夺

    取城池,就是这样儿。不过是多少时日的问题,这个是马超所认为的。虽说这个也不知道最后要多少时日,但马超还是有信心的,多少时日,只要时候到了,己方就能夺取了弘农城,就是如此。当然了,己方要是有大伤亡,那肯定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不过如今来看,这又有什么办法,满宠能直接开城投降?别说他不会投降,就以马超对其人的了解,他都不像徐

    晃那样儿,看着要守不住了,就带兵撤退,满宠可不那样儿,他是绝对要坚持到最后一刻的。毕竟满宠什么样儿,马超和他也算是接触了几次,所以自然是知道点儿。徐晃其人,是那样儿的性格,但是满宠绝对和徐晃不同。是,满宠不是说就不想保住他们兖州军的人马,

    但是更多的,马超知道,他却还是要坚持到最后,实在是不行了,城池要被破了,或者是已经被破了,他才能带兵撤退。而马超也知道他那点儿想法,满宠就认为他就算是到时候再带兵撤退,己方也追不上他们主力,最多就是追上落后的人马,厮杀一阵,所以他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担心,就是这样儿,马超认为满宠所想,如此。其实也真是,差不多就这样儿,满

    宠就是这么样儿的想法,马超所想,还真是挺对的,这个倒是真没错。再一日的进攻,张任都是咬着牙往城头上去的,他这要躲开城头的零碎,还得抓紧时辰上去,真是难为他了。至少在函谷关的时候,他还不至于说这样儿,但是在弘农城,要上到城头,可真是太费劲了。而且就自己能上去,己方士卒,可上不去多少个,这个也是自己头疼的事儿,可真不太好啊。

    不管张任怎么想,这如今马超让自己带兵攻城,不让人休息,这战事就得一直继续下去。其实一想也是,马超基本上,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那是绝对不会说就轻易休战的,因为那样儿对己方的士气,怎么都是有影响的,所以他轻易不会那么去做。所以说想休息的话,张任

    都知道,除非是马超让人替换了自己,自己爱休息什么时候,就休息到什么时候。可如今这样儿,马超不会让人替换自己,那么自己哪有休息的时候?每日都要带兵攻城,也就是撤退之后,那时候自己才有休息的时候,然后一直到晚上,到明日,继续带兵攻城,就是这样

    儿。满宠对己方士卒这个时候的表现,他也是满意的,至少是没让张任上来,所以说他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但是他也清楚,这凉州军士卒,其实是在进步,他们每一次上来的人,都比之前多,这个对己方来说,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了,但是对他们凉州军来讲,那却绝对是好事儿,不就是这样儿吗。但是怎么说呢,自己这儿不是函谷关,那地方粮草支持一个月

    都费劲,所以说自己有时日和马超凉州军他们耗,不过到底能支持到什么时候,自己其实心里也是没底儿,这个没错。这个时候自然是兖州军占据着上风,他们有优势,压着凉州军,就是不让他们上来。张任和凉州军士卒都是如此,被兖州军压住了。当然了,这个情况不过

    只是暂时的而已,对他来说,自己慢慢也就上了城头,不过己方士卒没多少能上来的。但是怎么说呢,至少张任看来,只要己方人马每一次都比上一次上来的人多,进步了,其实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要求,那都是奢求啊。至少张任觉得,如今还不能指望着己方士卒太多,

    当张任再一次上到了城头,当然是今日的第一次,兖州军是直接就过去围攻他。张任心里叫苦,心说等什么时候己方士卒能和城头这些人马分庭抗礼了,自己也就不至于不到十个回合,就被逼退了。明明满宠没什么高超武艺,他都不和自己一战,但是这如今在弘农城这儿,却是和函谷关那儿也差不多少。自己在徐晃带着兖州军士卒的对战下,一样儿是支持不了十

    个回合,和如今,也真是没有什么区别了。不过是也有不同的地方,就是人家是徐晃亲自带兵对付自己,而在这儿,他满宠可没亲自过来,就是这个不同。不过都知道,满宠那绝对因为武艺不行,他也有自知之明,所以就没上来。要不然的话,哪怕他武艺和自己差不多,

    张任都知道,他满宠是一定会过来的,而不是现在这样儿,因为实在是有差距啊,而且还不能说是很小,这样儿。此时张任被兖州军士卒围攻,结果依旧是不到十个回合,他被人家给联合打退了。张任就知道,最后要是如此结果,可自己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啊,要不然的话,是不至于这样儿。但是如今自己只要一上去,他们兖州军士卒就来围攻自己,而自己也

    是抵挡不住。张任依旧是被逼退,就是被打退了,他是真没办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扭转如今这样儿的局面。要说在函谷关,也是十几日之后,慢慢慢慢,才让己方是占优。而如今在弘农城,这地方的情况,比函谷关还要复杂,所以说到底什么时候自己能扭转当前的局面,这自己也不知道了。反正还得是慢慢来啊,只有这样儿,最后自己才能看到反攻的

    机会。但是如今来看,一时半会儿,确实是不行了,只能是很长时间,才能好,就是这样儿了。张任在城下调整了一下,然后是马上又加入到了攻城的队伍中。后面马超众人一看,可以说张任本事确实可以,但是怎么说呢,刚开始,这弘农城头,兖州军士卒凶猛,而且

    他们还有那么多城防,这就不得不说,给己方的压力很大啊。这后面观战的众人都如此想法,就更不用说当事人张任,还有进攻的凉州军士卒了。他们不可能没压力,而且还不小,所以张任慢慢上到城头,其实马超觉得,真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至于说昨日不如前日,这个

    都不算是什么问题。至少马超认为今日张任表现,不会比昨日还差,所以这自己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如果说还有什么的话,那就只是己方的伤亡问题,如果说最后己方破了弘农城,可伤亡很多的话,这个就绝对不是他满意的。但是这个事儿,马超确实是没有办法,他不可能说,今日就让己方破城,然后弘农城就能被破了,那只是开玩笑,做梦也许都梦不到。所

    以如今也只能说是尽力而为,差不多就这样儿吧。其他的,马超倒是想早点儿破了城池,不过这事儿哪儿是自己说了算的,所以……如果说最后己方人马真是伤亡很惨重的话,那么自己也只能是再从长安调兵,和自己一起进攻雒阳了。一想,不就是这样儿吗,这弘农怎么

    也得有重兵守御着,一万人马,都不多啊,所以可真是,己方最后还能剩下多少人?又得分出去一万人马守城,所以还能有多少人跟着自己再进兵?这个也是问题,所以马超怎么都不希望己方人马最后伤亡那么多,真那样儿,就得继续调兵来和自己进兵了,没其他办法。

    所以说马超还有不满意的地方,那只能是这个了,不过他也知道,这个事儿没办法,所以马超也没多想,就想了一下,也就算是暂时完事儿了。之后的事儿,谁知道了,以后再说吧,挺好。张任算是不辱使命,虽说他还没带着凉州军士卒破城,可这个时候,他是今日第二次上去了,面对着城头兖州军士卒的围攻,张任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就想要在城头多支持一

    会儿。这个绝对不是奢求,凭张任的本事,慢慢来,是绝对有机会的。毕竟满宠他可没带兵对付张任,不过是在后面指挥己方士卒,对付他而已。所以这么一比较的话,满宠自然是对张任没优势,在函谷关那儿,好歹徐晃是亲自带兵对上的张任,所以有主将和自己一起对

    付敌军将领,和没有主将,那分明就是两种情况。就是满宠他也知道,不过有办法吗,没办法,至少自己不会说主动去对上他张任的,那样儿对己方是更没好处,所以说自己不可能那么去做啊,只能是在这儿,让己方士卒去围攻他了,没其他办法。张任他不在城头还好,

    自己能在城墙垛口边儿上,可他一上来,自己就得距离他远点儿,如此。满宠对这个,他也确实是无奈,不过却早就已经习惯了。而此时张任一个奋起,居然是比之前多支持了一会儿,虽说是只有一会儿,但是他也算满意了,毕竟这个是进步了,就是这样儿。后面观战的马超众人,也都是如此想法,张任比之前多支持了那么一会儿,这不就是进步了吗,是值得

    表扬的。当然这个时候他没在这儿,马超也不会说什么,他也是打定主意,要在众人都回自己中军大帐后,表扬一下张任。反正看如今这个情况,张任是绝对,今日要比昨日表现好,所以马超是不会吝啬自己的言语的,反正那也不要钱,多说几句,也是无所谓,但是却真有

    用啊。张任这一次虽说是依旧被兖州军给逼退,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也算是进步了,所以如果说按照如此下去的话,那么自然都是好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