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是张任他也知道,也很明白,基本上你所想的,和现实所生的,怎么都是有差距的。当然如果是好的方面的话,那么你所想的,和现实相比,后者是绝对过了前者,比前者还要让你满意,所以这个就是最好结果。那么不好的话,自然就是相反的了,所以也不用多了,如此情况,他都明白。而之后马也没再多什么,直接就打众人回去休息了,其实

    他也是,真想好好休息一下,这看着己方攻城,他都累。而且这个累可以绝对不单单只是身体上的疲劳,而且主要还有心理上的,马一样儿是累啊,身心疲惫。他也知道,这己方就这么下去的话,那么最后结果,虽他不认为还破不了弘农,但是到底要付出多少伤亡

    来?这个他自己心里也是没谱,多了少了,反正他希望是后者,但是一般情况,都是前者要生。可真那样儿的情况,却绝对不是马想要看到的,不过他能改变得了什么吗,自然是不能,所以他这个时候也不在这个问题上想太多,就想着自己能好好休息,就比什么都好。

    这如今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吧,自己是有担心什么的,都没错,但也真是没大用啊。又是一日的进攻,满宠依旧是指挥着己方士卒,全力抵挡着凉州军激烈进攻。对他来,己方这么多城防,城头还这么多的人马,刚开始的攻城战,对付凉州军,那还是没有问题的,是绰绰有余啊。至少此时此刻,满宠他是有信心,对他来,刚开始的时候,那就是要看己

    方的,看己方杀敌啊,而这凉州军被己方的城防碰到,那是非死即伤,就算是他张任,不也是都得心翼翼躲着己方这城防吗。所以他们带兵主将都这样儿了,那就更别是他们凉州军的普通士卒了,都是如此。关键是他们士卒如何能和张任比呢,他是能躲开己方往他

    身上招呼的东西,这个没错,但是他们凉州军士卒,很多就没那么好运了。关键是没那么大本事,能躲开己方的城防,要不然的话,他们是早能上来。不过现实情况,还不是他们凉州军士卒终究是不能和武将相比,所以连张任都费劲上来,他们更是不用了。而此时此刻,

    看着张任费劲登着云梯,当然不是登云梯费劲,实在是城头的防御,让张任变成这样儿了。而满宠他则是心里满意,心如此下去,他张任就算是上来,也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当然了,他张任是能上来,因为人家本事在那儿摆着呢。不过就是什么时候的问题而已,这个满宠是相信的。其实别是他了,这个时候,就算是自己带兵,带他们凉州军士卒,也一样儿

    是能上到城头,不过就是时辰短还是长,就是这样儿。但是怎么,己方这城头人那么多,而且防御也不弱,无数的城防。那确确实实,不是他们凉州军那么轻易就能上来的,自己知道,他张任也都清楚,就是后面观战的马他们,也一样儿是明白。而如今自己就是不想

    让他张任上来,但是看情况,他张任早晚是能上来,不过自己不会因为他怎么都能上来,自己就不去指挥己方士卒全力防守了。那不可能,毕竟以后那么多时日,还得靠着己方士卒,来防御对方凉州军的激烈进攻。实话,己方最后确实,未必守得住城池,但是让他们凉州军损失不少,哪怕就是伤筋动骨,那都不是不可能的事儿。真要起来的话,这事儿好像

    还很有可能。所以满宠其实和徐晃想法还不一样儿,毕竟函谷关的现实情况,不允许徐晃有那么多想法。毕竟就只有一个月的粮草了,你还能让徐晃想什么?所以他不可能有满宠那样儿的想法,要一直拖着凉州军,然后尽力让他们伤筋动骨。更何况,那函谷关也没有那么多人啊,这个也是实情。所以和弘农城相比下来,函谷关除了有徐晃之外,其他的,根本也

    没有什么优势,确实。粮草没人家弘农城多,人马也没人家弘农城多。唯二的优势,其实就是函谷关是天下坚城,那绝对比弘农城的城墙要高,更加坚固,这个是一定的。然后就是有徐晃,徐晃本事都不用多了,别看满宠他守城的能力增强了,可这个也未必就真过了

    徐晃,所以……这么两个优势,和弘农城的优势相比,其实就不算什么了。毕竟人家城池里的粮草,人家城池的人马,这么大的优势,确实不是那函谷关的优势能相提并论的。而且人家弘农城的城防都比函谷关多,所以要函谷关是坚持了近一个月,那么弘农城整好了的

    话,当然是能支持更多时日,必然啊。所以这个时候,至少是此时此刻,还是那话,满宠对己方还是有那么点儿信心的,别看就那么点儿,很少,但是也有啊,这个才是最重要的。而当初徐晃在函谷关,他其实内心的想法,对他们能守住关隘,是真没什么信心。徐晃认为除非是有了什么奇迹出现,那估计才可能,不过那事儿可能?而且他那个人,从来都是,还

    是那话,就是不会寄托在什么意外了,奇迹上面,徐晃是真不那样儿的。但是满宠不一样儿,他虽也不会把什么都寄托在奇迹啊,意外上面。但是怎么呢,他至少比徐晃更重视,更正视这个,所以他和徐晃有很多不一样儿的地方,就冲着这么一点,其实就不难看出来

    点儿什么了。张任是费了大劲,他才上去。对他来,这绝对是真太不容易了。而满宠没往后退,直接就让己方士卒去围攻上了。当然,其实他什么都不,兖州军士卒也是一定会围上去的,这几日不都是这样儿吗,他们是早已都轻车熟路了。而对张任来,他早知道,

    自己只要一上来,满宠是不会动地方,可他们兖州军士卒,却都得围上自己,这个自己早已是习惯了。你要他们不来围攻自己,或者晚点儿的话,那么自己都可能是要不习惯了,不过如今来看,兖州军士卒能那样儿吗?显然,就算是满宠他不去什么,他们都不会那样儿的,所以……张任是在心里叫苦,心什么时候己方士卒能上来一堆一堆,就像是在函谷

    关后期,自己带兵进攻时候那样儿。真那样儿的话,自己还能如此?没准就是自己对上他满宠了,而不是如今兖州军士卒围攻自己,自己面对这么多人,每一次都玩不转啊。是,兖州军士卒都没什么武艺,可架不住这人多啊。而且还是在步下,所以吃亏的,最后还得是自

    己,他们人多,损失个几十都无所谓,但是自己这却不能受伤了不是,所以这个……实在是支持不住的时候,张任都是无奈退下城头。没办法,他确实,不退不行啊。毕竟城头那么多兖州军的人马,自己稍微一个不心,就要受伤。是,自己能杀死杀伤他们几十,但是还是那话,对他们来,那点儿人马,根本也就是九牛一毛吧,所以这对张任来,他不会傻

    去做那赔本儿的事儿。此时张任依旧是被兖州军士卒所围攻,他一直都够不到满宠,虽心里也是想着能对上满宠,不过实话,他都知道,这如今可真是,没什么希望啊。而没几下,在张任杀死杀伤了十几个兖州军士卒后,他就被n多兖州军的人马给逼退了,他是不甘心啊,但是一点儿用都没有。而满宠看到张任被己方士卒打退,他心里高兴,心任你张

    任本事不错,可面对如果多的己方士卒围攻,你最后不还照样儿是被打退了吗?满宠绝对不是看不起他,也不可能看了张任。只是如今这个情况,他是真心觉得己方士卒表现不错,如果每日都能如此的话……当然这个他也觉得是不可能了,但是虽如此,可不代表

    满宠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是吧。看着城下的张任,满宠依旧是对己方士卒道:“快,往敌军主将那儿,给我狠狠招呼着!”就是把城头的滚木檑石,都往张任那扔。当然他那儿是被扔更多,其他凉州军士卒,自然也是一样儿被照顾,这个是一定的,不过是不想张任那

    儿那么多而已。张任一看,心里是继续叫苦,这可比函谷关那儿,城防多了多啊。他也不是没听过,天下城防最多的地方,就是襄平,就是曹操兖州军占据那儿之后,那地方的城防,到现在还有一堆堆的呢,太多了,数不胜数。所以天下人基本上都听过,城防最多,是襄平。可如今来看,这弘农城的城防,也不少啊,至少张任就很清楚,这绝对是满宠这几年

    积攒下来的,这个东西不是你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的,而是慢慢积累出来的,就是这样儿。襄平那儿不就是吗,那是二十几年的积累,所以那地方的城防数量是天下第一,其实并不为过。第一,那城池够大,第二,那也有条件,滚木檑石什么的,不会缺少,所以

    一点儿点儿的积累,就到了如今这个程度。其他地方不是城防就少,而是因为期间都有战事,所以当然是要消耗这个。只有没经历过战事的城池,还有主将去积累,那样儿城防才够,而不是如今的城池,有了战事,积累的城防就可能要消耗掉,就像如今弘农城这样儿。

    张任知道自己上城头,这刚开始,还可能是越来越费劲,可即便如此,也阻挡不了他想要带兵上去的脚步。对张任来,这自己当然是能上去,哪怕城头城防零碎,被兖州军士卒扔下来这么多,自己要心翼翼躲着,但是虽这样儿,自己慢慢,还是能上去的,这个没有什么问题。倒是上去之后,面对那么多兖州军士卒围攻,自己还是支持不了几个回合。如果

    真那么算起来的话,不到十个回合,自己是必被逼退,没办法,不可能不退啊。所以张任也是,期望着这日子能很快过去,一下最好过去十几日,甚至几十日,那才好呢。因为那样儿的话,就是己方占优了,而不是他们兖州军。但是这事儿,他也知道,显然是不可能啊,

    没可能那样儿,太想当然了,想法真好,可现实,不会那样儿啊。什么一下就过了十几日,就算日子过得再快,也没那样儿的。不过如今张任觉得,这时日过得还真慢啊。他倒是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心理作用,不过如今的张任,就是这么个想法,一直想着,这么该快的时候,

    就不快了呢。之后两次,张任虽是特别费劲上去了,不过还是在城头坚持了那么几下,最后被兖州军打退,而马是果断让己方士卒鸣金。对他来,今日的战事,又结束了。对张任,他虽不是那么满意,但是也没什么不满的,在马看来,今日张任就算是无功无过,也就是这样儿了。自己不会表扬他,因为他没什么进步,但是却也不会批评他,因为张任也

    没什么退步。所以马在中军大帐中,也就是简单了一下今日战事,然后让张任是明日再接再厉,争取很快上到城头,然后能在城头多支持一会儿,也算是有所进步。不过马倒是清楚,这事儿一时半会儿,张任是做不好。主要是城头的兖州军人马,太多了,满宠再那

    么一指挥,那张任是根本就招架不住啊,之前的情况,不都是前车之鉴啊,所以马也不是不知道。但是如今战事还得继续进行下去,慢慢来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