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对马超来说,他也没说就因为如今己方要破了函谷关,然后就让张任一直在关下进攻下去,没完没了的。确实,他是真没那个想法,如今也还不至于那样儿。而对徐晃来说,这就是又过了一日,挺住了一日,也是自己也是又坚守了函谷关一日,等时日到了,自己就可以带兵撤退了。当然前提得是人家没破了函谷关,要不然的话,那自己就得早带兵跑了,因为

    函谷关一破,你真是不跑也得跑啊,没办法。只有说他们这些日没破了函谷关,自己才能说到时候自己再带兵撤,而不是被动的,是主动的。对徐晃来说,他自然是希望后者了,他主动带兵撤退,这也安全啊,而不是函谷关被破,最后自己带兵跑,然后他们凉州军还一直

    在后面追着……当然了,徐晃可并不是说害怕这个,他怕什么,至少不会怕凉州军。可主要是他真还能不能再坚守八/九日。反正就和他所想那样儿,凉州军是张任带兵攻关,他就认为自己还有希望,别人的话,那就算了吧。而别看张任为了破函谷关,他也是拼了老命了,

    但是这个事儿确实不是那么看的。如果说就靠着拼命什么的,能破城破关,那这战事其实也许都简单了,不是吗。回到大营,在自己中军大帐内,马超还是先表扬了张任一番。之后他肯定不能说丧气话了,所以自然都是讲己方能早日破了函谷关。虽说这个事儿,他并不是那么相信,那么确定,那么有信心,因为是张任带兵。还是那话,马超可绝对不是不相信他,

    但是那要看敌军的主将是谁了,对手是徐晃的话,张任还是不行。但是马超能说那话吗,说你张任带兵,最后估计还是破不了函谷关,只能是等人家都退了,己方再去占吧。那话马超怎么也不可能说出口来,但是他心里,还真就是那么想的。不过有一点一直都是,那便是

    马超一直都认为,张任从带兵攻关到现在,可真是,一直都尽力而为,都表现不错,所以谁都没说什么,自己都没说不满之类的。因此哪怕就是他带兵破不了函谷关,那又能怎么样儿呢?其实对马超来说,那不过就是提前几日,和延后几日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

    不是张任带兵的话,可能从现在开始,六七日,己方差不多就能破了函谷关。但是就算一直都是他张任带兵,最多也就是个十日,他徐晃还得带兵跑,这己方还是占了函谷关,所以这不是提前和延后的问题吗。最后马超是做了一个决定,应该说是一直以来,从凉州军到了函谷关之后,他们就没有做过的。那就是,马超说了,今晚夜战函谷关,马超也是,他肯定

    是想早破了函谷关,不过他也没说就那么着急。之前他也想了,这自己这儿是缺少点儿什么,今日一看,他知道了,是夜战。可以说从己方来到函谷关的那一日开始,己方就从来没说夜战函谷关。说起来凉州军可有这攻城攻关夜战的习惯,基本上多日不破的城池关隘,马

    超都是要夜战一番的,这个早已是他们的传统了。除非说是那么几日就破了的城池关隘,那自然是不用夜战什么的,那也不用马超这个当主公的那么操心,这个倒是不错。而众人此时一听自己主公说晚上要夜战函谷关,他们心里也是有点儿期待,毕竟之前己方可一直都没那样儿,所以这如今一战一回,不说一下能破了函谷关,可至少是能把徐晃给吓那么一下吧。

    凉州军对待敌人,可从来都没有心慈手软过,因为马超就不是那样儿的人。而他答应放过的,那自然是有他自己的道理。哪怕就是让对方活着,也绝对是翻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那都是比较老实的人吧。而对他有威胁的,别说是敌对了,就算是一个反对他的,马超都得想办法给他,不说是灭掉,但是绝对让他没太多办法威胁自己,这就是马超。其实别说是他

    了,就是曹操孙策他们,哪个是心慈手软之辈呢,从来都不是。此时众人异口同声应诺,然后马超摆手,就让他们下去了。在函谷关这么多时日,马超发现自己有两件事儿,是没做。第一是夜战,这个确实,自己也没想。第二,就是宴请众人。而如今这夜战是今晚了,但是

    宴请众人呢,马超是改成了在函谷关内,因为那样儿的话,可以说大家都没有什么顾虑了,不是吗。那个时候,马超也不会限制什么,还是差不多就行。而己方财大气粗,大旱之年,也是要什么都有,所以对己方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啊。所以马超对这两个问题,他

    确实,想得很清楚。到了晚上,马超吩咐己方夜战的时候,徐晃是在关上,做好了迎接凉州军的准备。是啊,这么大动静,他还能不知道。而对于凉州军夜战,其实徐晃之前还想呢,这凉州军好像一直都没夜战函谷关,是不是马超给忘了,还是说他干脆就没这个打算。而比起后者来,其实徐晃更相信是前者。当然了,这个是以他经验来判断的,而且他也不得不承

    认就算是之前夜战的话,也未必就对他们凉州军有什么大用。可是如今却不同了,至少徐晃就很清楚,之前和如今相比,那确实是有差别差距的。如果说之前是没什么大用的话,那么现在来看,那就是有不小的作用了,并且徐晃看得出来,马超那意思,就是想早破了函谷

    关。其实一想也是,就算自己是他的话,也得如此想法,所以这么一看,其实是很正常的。如果说马超要是不往想破关这方面多努努力的话,徐晃认为那都不是他性格。好歹他和马超也不是接触一次两次了,确实算是熟吧,还不就是这样儿。所以对马超今夜来了这么一下,

    徐晃在关上是微微一笑,对他来说,这才是真正的马超,就是该如此,不这么做,那不是他性格啊。当然徐晃是怎么都不会说期望着兖州军来进攻,那不开玩笑吗。每一次对方进攻,己方士卒的伤亡,就是让徐晃不想接受的。可也没办法啊,打仗就这样儿,谁都如此。此时随着马超的一声令下,张任已经是带兵冲过来了,徐晃心说,来得好,让我看看你们凉州军

    如今夜战是进步了,还是说退步了。徐晃是,他不会期望着凉州军来进攻,可也真是,至少他是来者不拒,一点儿都没怕过。没有这样儿的战事,哪里有士卒的经验进步呢,确实,你在战场上不见多少血,那真是,就永远都成长不了。一边儿凉州军是拼命进攻,激烈非常,

    另一头兖州军士卒,更是拼死抵挡。说实话,徐晃是没告诉他们,什么时候撤退之类的。毕竟这事儿没准就有变化,所以没那么准的事儿,徐晃是不会说的。但是士卒和徐晃这么多年,他们也真是,非常信任自己将军。至少守不住函谷关,自己将军也能带着还剩下的自己这些人跑,所以他们如今所要做的,就是活着,如此而已,没其他的,活着,才能跑,这样

    儿。其实他们和当初的辽东军士卒,也是有一样儿地方的。那就是他们和当初辽东军士卒一样儿,那都是想着活命,最后才能跑,这都是一样儿的。不过辽东军士卒不会说相信了公孙康什么,他们不信任对方,不像兖州军的士卒信任徐晃,或者说其实也没多少个真就信任他公孙康的。但他们还知道的,相信的是,公孙康是一定会跑,这个就是他们的信心,所以

    活着对他们,能不重要吗。所以对于如今的兖州军士卒来说,这个都是一样儿的啊。张任看着关上的兖州军士卒,在徐晃带领下,拼杀得可未必就不如己方,他心里也清楚,徐晃这也许就是这些日最后的疯狂了吧。虽说自己不认为自己能带兵破了函谷关,但是怎么说呢,

    他徐晃是一定想着带兵跑了,并且距离这个日子,那自然是越来越近了,不是吗。只要每过一日,这距离他跑的那日,就更近了一日,就是这样儿。对张任来说,他自然是不希望徐晃半夜带兵跑,因为他是希望自己能带兵破了函谷关,这才是他从带兵攻关到现在,最大的

    愿望。确实,就是如此。说起来张任知道,马超一直都没说什么,还几乎是日日表扬自己,而其他人更是没多说。不过对他来说,那都不是他要的,张任一直所想的都是,让所有人都看看,自己一样儿是能带兵破函谷关,哪怕徐晃比自己强。可就从如今来看的话,这个几率不是特别大,他也知道。但这也不是说自己想提高,就一下能提高的啊,要不然的话,那不

    都好了。可现实,真都不是那样儿啊。哪怕是如今己方都夜战了,但是张任也没说就一下能破了人家兖州军防守的函谷关。他也是头疼,可是没有办法。换成别人的话,比徐晃强,不是自己这样儿。但是自己真不如人家,你说还能怎么样儿。张任也不是说就没想过,这马

    超军,都是人才济济的,可他就盯上自己了,非得让自己叫他主公,也不知道马超这是到底要怎么样儿啊。张任这么些年来,他可知道,那凉州军中,超过自己的人,多了去了,但还真是,没一个自己这样儿的。所以他最后也是稍微想了一下,也许就因为自己一人这样儿,

    所以是稀少,就一个啊,因此,他马超就必须要把自己给整服了,这就是张任的想法。但是在他的心里,可确实是知道,凉州军其实不多他一个,也不少他一个,有没有他,那都没什么大问题,这也是事实啊。所以张任如今,还真是,他也想了,也许有朝一日,自己会有所改变,真就拜马超为主了,可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呢。日子也许是遥遥无期,也许

    会是很快,这都不一定啊。就看马超如今这作为,让自己当攻关主将,张任觉得,可能多来个三五回,自己没准就变了,这事儿都不定啊。此时张任已经上到城头,而凉州军更是涌上来不少人马。对于徐晃来说,如此多的凉州军,那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他更想看到的是

    他们凉州军前几日进攻函谷关时候,他们在关上,所上来的人马。而不是如今这样儿,太多了,也许这么下去,没三五日,这函谷关就要被破了?那样儿的话,徐晃觉得自己也是不太好接受啊,要是甘宁马岱他们进攻,那都行。可他张任的话,自己还是有那么一丝不甘心

    在里的。其实仔细一想,这也算是人心吧,也有一种骄傲在里,尤其是对徐晃这样儿的将领,还是个大将,这个真是……在徐晃看来,一个比自己强的将领,那么最后什么结果,其实自己都能接受,因为自己是技不如人。但是一个和自己相比,还差着的将领,那么最后结果,达不到自己想要的,自己就不那么想接受。因为不是自己技不如人,还有很多原因在里

    ,所以最后导致了最后结果。当然徐晃肯定不是那种怨天尤人的将领,所以绝对不会说为自己的失败,为自己的输,去找什么借口。那样儿的,绝对不是他徐晃,是,那种人不是没有,而且还不少,但可真不是徐晃,他从来没那样儿过。只是心里的不甘,却绝对不会说减

    轻的。因此这个时候的话,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徐晃都得尽力去把张任给逼退下关,如此也算是最后不让自己不甘心,不让自己心里不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